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云上人
    ,更新快,,免费读!

    能同时召集如此之多的仙人,并且使他们一点怨言都没有,提议者更是出类拔萃之人,而他便是天界赫赫有名,曾经带领仙林军为仙宗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仙兵长,陈重。

    不过不同于以往,饱经杀场的陈重一改平日里淡然冷酷的态度,竟是摆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似是刚刚受到了奇耻大辱,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反常的表现。

    不知过了多久,距离陈重最近的一位仙人率先开口道:“我是仙兵长,你急急忙忙叫我们过来,究竟因为何事啊?”

    这时,与他座位相同的一名黑衣仙人继续补充道:“就是就是,我那边还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去办,要不是仙兵长通过飞音传书告知于我,我还不会来呢!”

    陈重轻叹了口气,随即操起那把极度沙哑的嗓子,细声细语道:“我知道各位在天界之中几乎全部都身兼要职,可今天的情况实在太过特殊,因此才会如此仓促地召集大家过来,一同共事。只是,知道这件事情详情的人还没有到,所以得麻烦大家再忍耐一下!”

    这时,坐在桌子不端,恰好与陈重相对的一名年纪最大的仙人突然笑了笑,抚着自己胸前那雪白如瀑的长须,憨态可掬道:“仙兵长叫我们来,那是看得起我们。不过,您能不能提醒露个话,也好叫我们这此老家伙们有多少有些准备。我记得上次把我们如到一块,还是为了推举新任仙宗的事情呢。怎么,仙宗出事情了吗?”

    听到这里,陈重的表情明显变得不自然了,而坐在两旁的众仙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变化,?于是纷纷议论起来。

    “不是吧!仙宗出事?到底是什么事情?”

    “哎,本以为换了这界仙宗可以太平几千年,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哎,我看天界比人间也没多少。”

    “仙宗如何我管不了,不过上次他杀我胞弟的事情还没完呢?就因为我弟他调戏了一个他的婢女,他便滥用私刑,当场将其击毙,连魂魄都被抹杀。哼哼,没想到啊没想到,天理一生循环,报应不爽啊!”

    众仙对于所谓的仙宗,反应并不是太过友好,甚至还有个别人对其深恶痛疾,只是因为对方身份特殊,?所以才不敢有任何怨言。而如果仙宗旦出事,那便正好遂了这些人的心愿,推选新一任的仙宗自然也会提上日程。毕竟,偌大的天界,没有一个群龙之首是万万不能的。

    看着大家激动的反应,陈重不得不用手叩了叩身前的桌子,随即,一道道绚烂无比的光圈像水一样从他的拳尖出应势而出,然后掠过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体,随之荡向墙壁四周,?最终消失无形。可就在这个时候,除了陈重自己之外,其余人的身体之中竟然释放出与之刚刚光圈颜色相同的光芒,只是数量庞大了许多,原本漆黑的房间之中一下子便灯光通明起来。

    这下,七嘴八舌的气氛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而直接对仙宗破有危言的那名仙人也老实下来,向一只受了伤的猫一样,躲到稍稍靠近的位置处,不再说话。

    陈重抬起眼皮看了看在场的仙人,随即轻蔑道:“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跑到我这里撒野来了。你们要走我不拦着,不过能不能离开这里,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此话说完,之前扬言要离开的那几位仙人果真没有一个敢动弹的。不因为别的,单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就足以叫他们胆颤心惊。

    这些看起来美丽无暇的光芒,实际上一种生命灵火的东西,它们依靠仙人身体之中的无极仙气作为燃料,可以在短时间之中将仙人的修为提升至以往的数倍,但由此付出的代价那就是无极仙气的大量消耗,甚至还有可能危急根本,丧命当场。所以不到紧要关头,仙人绝不会动用这股力量。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们已经控制不了,作为仙兵长的陈重,刚要就拥有点燃无极仙气、生出本源灵火的能力。而凭借这一近乎无敌的招式,已经有不下百名的仙人惨遭厄运。

    陈重的动怒彻底让房间之中安静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房门被人人从外轻轻拍了开来,随之出现的一个被群光萦绕,身携圣势的高大男子。众仙家见到此状,立即摆出一副万分敬畏的样子,并且并且异口同声道:“参见神流仙使!”

    原来,陈重所说的当事者不是别人,就是之前派分身下凡,捉拿陈立回归天界的神流仙使。不过,此时的他似乎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不快而显出不快的样子,相反他的眉梢眼角之中,竟然还带着隐隐的喜色。

    “神流仙使,你终于来了。”陈重舒了口气,这才将正座的位置让开,站到了一边上。而流仙使微微点了点头,而后来到桌子的正面,面带微笑道:“让大家从百忙之中抽身过来,神流确实惭愧,不过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在座各位一定相当感兴趣。前不久,我下界欲要缉拿陈立回来,可在达到一处名为苍北仙苑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名叫孙长空的凡人,并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关于遮天皇的线索。”

    “什么遮天皇?当年他不是被大兽长亲手了结了吗?为何今日又会重现人间?”不等其它仙人发问,?距离自近,听得也最为真切的陈重不惊得惊声道。

    面对对方的疑问,神流仙使回答道:“当年事情已经过去了太久,?至于当时的真实情况,恐怕许多人都忘记了。不过我可以确信的是,那人身上的气息,绝对和遮天皇一模一样,要不是修为差得极远,我甚至以为他就是遮天皇本人。”

    这时,一位身着杏黄色长衫的仙人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当初遮天皇无法无天,胡作非为,单是殒命在他手上的仙人便不下二十名。这种罪恶涛天的祸害,当然要就地正法。不知神流仙为何没有那么做呢?”

    面对这位仙人的置疑,神流仙使显得稍稍尴尬,不过在一番缓和之后他终于再次开口:“秋枯仙人,你有这种疑问我也理解。不过,当时的情况十分复杂,而且就在我准备向陈立出手之际,我遇到了一位故人,正是他将我的那道分身一招摧毁了。”

    “哦?虽然虽然是分身,但那毕竟也是仙使你的分身,怎么可能会被人一招摧毁,难道他的修为比您还要有过之吗?”

    神流仙使道:“天界之中自然找不出几个,但别的地方却有。”

    “哪里?”

    “冥界,那人就是崔判官。”

    那名仙人倒吸了口冷气,不由道:“崔珏?他怎么会在人间现身,冥界之人除了鬼差之外,不是不能在阳间随便走动的吗?”

    神流仙使叹气道:“当时我也纳闷,可事情发生的太快,我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便已经失去与分身的联系,至于之后的事情我也就不知道了。对了,听说前几天有一批仙林军下凡剿匪,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

    说着,神流仙使回头看了一眼陈重,而后者却显出一丝难色,在内心挣扎了一阵之后他才回道:“和仙使说,仙使说也许不信,自从他们下界之后,我就没有收到过他们的音信了。”

    流仙使眉头一挑,神色微怒道:“这怎么可能,你这次派了多少名仙林军下凡?”

    陈重的声音越发低沉,好像生怕对方听到似的:“十八名,还有一个分队长。”

    “一个也没有消息?”神流仙使补充问道。

    陈重轻轻摇了摇头。

    “荒唐,简直荒唐。堂堂天界的仙林军,百里挑一的凡人高手,居然居然在一天之内全部失去联系,这事情如果被仙宗知道的话,你的仙兵长之位恐怕就不保了。”

    陈重一听,连忙半跪在地上,声音略微颤抖道:“陈重一直都知道神流仙使铁面无私,可这回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这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请仙使再给我一个机会,我想亲自下界寻找他们的下落。”

    神流仙使看了陈重一眼,随即将对方搀了起来,然后语重心长道:“陈重,你也不能怪我。你可知道仙林军在仙宗心中的位置,那是天界的针上荣耀,是天界的心血结晶。十九名仙林军成员一同消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万一他们有个三长两短,莫说是总兵长的职位,就算你的性命恐怕也岌岌可危了。”

    陈重湿身一颤,双手立即抱住神流仙使的两臂之上,神情神情激动道:“仙使,你可要帮帮我啊!”

    这时,神流仙使的嘴边不由得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他看着陈重,就像在审视一件名家字画一样,目光之中尽是晶莹的光彩。

    “这样吧!我召集大家过来,本来是想让他们随我下界,寻找遮天皇的所在,并将他就地正法。不过,既然大家共事一场,我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那么在追捕遮天皇的同时,我们也一起寻找一下仙林军的踪迹吧!”

    这下,陈重有终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突然觉得,神流仙使就像自己的再生父母一样,要不是这么多人在场,他非得给对方磕几个响头不可。然而欣喜的他并没有发现,神流仙使的嘴边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