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赶去皇城
    ,更新快,,免费读!

    在一番近乎摧残的折磨之后,三胖便昏死了过去,待他重新醒来之后,便见到不浪兽高渐飞双双打坐在地,一言不发,而且面色极其难看,好像受了极重内伤似的,看起来不容乐观。不过好在,身为兴浪一族的兴浪兽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而高渐飞也因为兴浪兽的恩赐而拥有了与之相近的能力,虽然达不到那般恐怖的程度,但比起常人来讲也是好上太多了。就这样,三胖在岩洞之中一待就是好几天,走到现在,他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公子,你们怎么样了?”三胖轻声问着,生怕打扰对方。

    “不要说话,公子现在正处于生死关头,稍有差池便有可能经脉逆转,暴体而亡。”

    就在三胖发问之际,高渐飞抢在前面,替兴浪兽回答了三胖的疑问。而在这个时候,兴浪兽原本暗红色的脸庞随之缓解了许多,再次回到了携有淡淡浅灰的苍白色。

    三胖连忙来到高渐飞的身边,观察了一番之后确定对方的身体没有其它异样,这才开口道:“你和兴浪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觉醒来就发现你们坐在那里,跟死人一样一动不动?”

    高渐飞看了一眼旁边仍在调息的兴浪兽,不由得摇了摇头,略带悲伤道:“其实之前事情你已经看到了,只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又都忘却了。兴浪公子变成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你!”

    随着高渐飞看向三胖,三胖不禁抬起手来指着自己,一脸无辜道:“我?你是不是在说笑?我怎么不知道?”

    高渐飞深深叹了口气,就好像要把之前心中的所有不快全部宣泄出来似的,这才有了说话的精神:“就在兴浪公子使用自己的兴浪血脉,尝试性地唤醒地下阵法的时候,一道紫色的光芒从坑中一跃而出,顺势便钻了到了你的体内。然后,你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们二人积习难发起疯狂般的攻势,在不伤及你的情况之下,我们竟被你逼得连连后退,其间兴浪公子为了保护我还硬吃了你一拳,再加上之前失血的缘故,这才成为了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三胖抬起自己的双手,以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它们,意识随之陷入到了深深的思索之中。然而,他就好像失去了记忆一下,对于高渐飞之前所说的事情,他还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了,那道紫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进入到我的体内?”

    高渐飞道:“在将你安顿妥当之后,兴浪公子将那紫光从你的身体之中驱逐出来,据公子讲,那是阵灵。”

    三胖吃惊道:“阵灵?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高渐飞不满道:“你这家伙老是旷课,当然不知道阵灵了。不过你应该知道,凡是存世的事物,只要时间一长,便有可能孕育出独立的思想与人格,他们不是人,却所有人一样的思维方式,这些凭空出现的意识,就是所谓的灵。而顾名思义,这所谓的阵灵就是阵法之中衍生出现的一种人格意识。”

    三胖稍稍听懂了一些,随即道:“你接着往下说。”

    高渐飞道:“在我们之前挖的那个深坑之中,有一道足以存在了数千年,而且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阵法,当年人类五大高手就是凭它将魔皇击杀于此的。”

    三胖一听身体微微一震,好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样,眼中都生成了若干血丝。

    “魔皇?你说的是当年入侵人间,统领无数魔人魔将的魔皇?我的天啊!那是什么样的阵法,怪不得兴浪公子要将他激活,也只有这样强大的杀伤力,才能将苍北仙苑之中所有人全部瞬间抹杀吧!”

    高渐飞继续道:“嗯。可是这阵法之中的阵灵并不希望自己被唤醒,?所以才会从阵法之中显露出来,并挑选了意志力最为薄弱的你作为寄主,借你之力,欲要将我们强行驱逐出去。不过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兴浪公子修为无边,实力通天,哪怕是那个阵灵也不是对手,一番恶斗之后终于将其击败。当时的兴浪公子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又将那道阵灵注入到了阵法之中。因为阵灵的身上饱含了阵法之中的所有核心力量,如果阵灵不在的话,阵法自然无法发动。可正因为这个原因,兴浪公子原本就已经情况不妙的伤势又一次雪上加霜,阵法虽然得以摧动,而他却陷入了昏迷之中。”

    三胖看着不远处面色惨白的兴浪兽,心中不由得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愧疚起来。不过归根到底,那也不是他的过错,毕竟是那道阵灵假借了自己的身体与力量,使了一招借刀杀人,才中伤了兴浪兽。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当时他的意志力能再坚强一些的话,说不定就不会给对方可趁之机了。

    高渐飞一眼便看穿了三胖的心思,他从怀里拿出一张不知放了多久的干粮,随即道:“这段时间你都没有吃东西吧!正好我这里有半张饼,你就先凑合一下吧!”

    三胖接过饼的瞬间,眼睛之中竟然已经通红一片,他并不是生气,而有有些想哭的冲动。高渐飞走近他的身旁,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安慰道:“不用自责,这件事情就连兴浪公子也没有事先预测到,你来不及提防更是再平常不过了。而且在我们调息的这段时间,你一直守在我们身边,寸步未移。光凭这一点,我觉得自己能交到你这个朋友就已经相当值得了。”

    三胖泄着嘴,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未说话的他用力点了点头,然后捧起那张饼大口大口吃了起来,看他的吃相,会让人有种见到饿鬼修罗的错觉。

    在吃过那半块饼之后,三胖来到旁边的石缝之中,这是一个用石头挡起来的简易水池,这几天来他便是从这里获得洞顶渗透形成的水滴、而后汇成水源从而挺过来的。他来到水边上,探出双手拨开水面上的异物,捧起下面的清水,酣畅地痛饮了一番,这才感到稍稍的饱意。

    “可是,兴浪公子还要过多久才能醒来啊!”三胖蹲在水面低声道。

    高渐飞看了看旁边的兴浪兽,面色严肃道:“这个我也说不过,也许就在今天,?也许是在明天,也许……哎,我也不知道。一切都得看公子自己的造化了。”

    三胖紧接道:“可是,公子他不是身兼苍浪血脉吗?有它在,哪怕是致命的伤势也能在一瞬之间恢复过来。怎么换到公子自己身上就失效了?”

    高渐飞摇头道:“关于苍浪血脉你我知道的实在太少,它的实际功能效果我也没有搞清楚。不过现在能知道的是,虽然都受了苍浪血脉的恩惠,可是你我二人身上衍生出来的能力也未非一样。或许公子同样身负异能,只是你我还没有察觉罢了。”

    就在二人对话之时,兴浪兽的口中忽然吐出一大口淤血,与此同时,他那双许久没有睁开的眼睛之中,终于爆发出一道夺目的光彩,如同旭日东升一样,给人一种难得的温暖与慰藉。

    “公子,你终于醒了。”

    三胖小连滚带爬,来到了兴浪兽的身边,刚要接着说下去。谁知苏醒过来的兴浪兽,开口第一句便说道:“快走,皇城要出大事!”

    高渐飞听了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毕竟他们已经待在这里好几天的时间,就算皇城里真的发生了什么无法想象的灾难,也不应该是他们这种身在千里之外的人所能了解得到的。稍微迟疑了一下,高渐飞才说道:“公子,你大初愈,我看还是找个幽静的地方安心养伤吧,等伤好了再去了不迟!”

    兴浪兽不顾阻拦,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王者之气随即显露无疑,令旁边的二人立即哑口无言。

    “不迟?如果今晚我们达不了皇城的话,那人间可就真的完蛋了。”

    三胖接着道:“公子,你不是借阵法之力,将苍北仙苑里的人全部消灭了吗?既然人都死了,应该就不会再有胆大妄为者敢打魔界大门的主意了吧?”

    兴浪兽狠狠瞪了三胖一眼,他可是从未见过对方如此凶恶的一面。原来人与凶兽的区别就在这里,有些时间,凶兽发起怒的样子,足以将一个大活人生生吓死。

    “今天你的问题可真多啊!三胖。咱们能不能一边走一边说?”

    三胖不敢有任何异意,干脆利落回道:“遵命!”

    幽暗的房间之中,端坐着几道人影。他们虽然一言未发,甚至连动都不动,可单单是这些人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悍气息,就足以让一个天人境的修行者爆体而亡。这里居然坐了一屋子的仙人,个个都有不世之肥。他们曾经或是无敌的将领,或是独霸一方的藩王,甚至还有个别的做过一国之君,不过现在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号,那就是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