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更新快,,免费读!

    要说现在谁最悠闲,那此人非张望远莫属了。他早已得到情报,早早离开苍北仙苑,这才免于葬身在那场灾难之中,饶回了一条性命。可就在下山不久,他便再次碰见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就是纳百川。

    不同于上次初回见面的样子,纳百川带来了两个人,或者说是两个奴才,一个脑袋大大,耳朵大大,眼睛大大,嘴巴大大,可唯独身体小小的一个畸形少年。另一个长相俊秀,气质汪凡,一看就是出生于名门旺族,书香门第,多年受到长辈熏陶,拥有极高修养的帅气男子。这二人一矮一高,一丑一美,站在纳百川的身边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见此情形的张望远差点笑出声来,在稍事缓和之后这才勉强道:“纳公子,你来了!请问这两位是……”

    纳百川点头笑了笑,随即回道“哦,这是我带来的两位新仆人,我给他们起名为天残地全。”

    张望远打量了一下那两个人,然后摆出一副极为认同的模样,连连点头道:“公子说话真是一针见血,一个叫天残,个叫地全,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误会了。”纳百川笑脸盈盈道。

    张望远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向纳百川问道:“哪里误会了?这个丑娃子长相如此奇特,与天残一称再合适不过了。而这位貌美男子长得惊为天人,器宇轩昂,与地全也是相当匹配。这难道有问题吗?”

    纳百川并没有直接回答张望远的问题,而是将双手搭在天残地全的身上,然后令二人一同转身。而再看到他们身后样子的时候,张望远这才恍然大悟,惊声说道:“原来如此,还是纳公子匠心独运,奇思妙想!望远佩服佩服!”

    纳百川皱了皱眉头,好似有什么不如意的心事,便随即说道:“望远这个名字听起来还是有些古怪,我看你不如叫张达远好了。”

    张望远听此之后立即俯身跪地,就好像迎接圣旨一样,神色庄重道:“纳公子果然神机妙算,之前义父也说过和公子相同的话,还赐给了我一个与您刚才所说一模一样的名字。既然天底之下有如此巧合之事,那属下今天就立即更名为达远,从此为公子救命,再所不辞。”

    看到张望远如此样子,纳百川满意地笑了几声,然后才道:“好好,本公子现在求贤若渴,如果能多有几位与你实力相仿的人加入我们阵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张望远稍加思索,接着道:“既然公子这么说,达远也不不再隐瞒。其实我闪张家人才辈出,藏龙卧虎,实力之雄厚,绝对亚于初升大陆之上任何一个超级大派。如果公子有意的话,我可以请族长主动出面,为您挑兵点将,您看如何?”

    “哈哈,张达远,我真是太喜欢你了。如果事情真的成功,魔界大门得以打开,我替魔界之主作主,封你一个远征大将军,拥有统领万军之能,这下你满意了吗?”

    张达远立即叩头道:“多谢公子提拔!谢公子!”

    纳百川仰天大笑几声之后,回身一闪,身形已经化作一道血色迷雾,升入至天空之中。与此同时,那所谓的天残地全紧随其后,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确定对方真的离开之后,张达远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叫骂道:“哼,一个光杆将军而已,有什么可以威风的?要不是小爷误入奸人圈套,认了才能该死的干亲,怎么可能与你们同流合污?不过,我倒是可以借这个机会使一招借刀杀人,除掉孙长空,这样一来……”

    想到这里,张达远的脸上已经写满了阴谋的意思,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山坡之上再次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张望远,快过来!”

    听到别人呼叫自己从前名字的时候,张达远多少还真有一些感慨。而在不他视线不见的最远处,一个人正搀扶着另一个人站在那里,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自己的方向。

    “哦?好像是屠昊阳,怎么他也活着出来了吗?啧啧啧,真是不容易嘬!”

    念在以往的情分之上,张达远并没有假装没有听见就此离开,而是显出一副热心肠的模样,一路小跑地来到对方的面前,一脸和善道:“这不是屠师兄么,有什么事找我?”

    一边说着,张达远看向对方腋下的那个人。只见对方披头散发,一身是血,目光所到之处,没有不带伤口的,而且个个都是深可见骨,让人见了有种不寒而栗,感同身受的错觉。这样子的伤情真的还有救治的必要吗?

    除非,有大罗神仙相助。

    “这位是……”张达远故意拉长了声调问道。

    屠昊阳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不太情愿道:“这……这是我爹!”

    “你爹?你说这位就是杀手联盟的盟主,屠有道?”

    屠昊阳刀眉一颤,冷酷道:“我爹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

    张达远摆出一副泄气的模样,有气无力道:“哎,本来好心想帮一下你们,可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必要了。我看我还是认相一点快点走吧!”

    说着,张达远回身就要朝回走,这时屠昊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时直接闪身到对方的面前,一把所致住张达远的手腕,声音似乎咆哮道:“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张达远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然后便道:“呵呵,我是死是活与我何干?再说,我看你的身上没有什么大碍啊!”

    屠昊阳压低声音,但语气仍然极为冷酷道:“你帮还是不帮,你要这么走的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语毕,屠昊阳缓缓抬起右手,同时,他的掌心之中竟真的有一道耀眼的金光随之闪过,乍一看去就好像正午的艳阳一样,晃得眼睛都睁不开。而面对屠昊阳的武力威胁,张达远竟然不以为然,甚至还略显轻蔑地笑了笑,随即道:“这么小的日头有用吗?要不要我给你添把火?”

    说时迟那时快,行动异常迅速的张达远一个空中翻身,直接跃到屠昊阳的身边。接着,他将右手中指食指捏在一起,口中轻吐一声“起”,那枚原本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微型日头竟然瞬间鼓胀了好几倍,变得和手心一般大小。这下,屠昊阳的脸色立即变得万分难看起来,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前发梢直往下淌,看起来就像在经受无比严苛的训练一样。

    “哎呦,不错啊!这样都能撑得住,是我小瞧你了。”

    张达远环视四同一圈之后,突然将视线停在了一棵不知名树木的树冠之上。在那里,有一颗迟迟还没有落地的果子。张达远满意地笑了笑,张口轻吹了口气,那枚野果便落到了他面前的土地之上,并且沾满了尘土,看起来再也没有之前的灵性与水气。

    张达远一边弯腰捡起那个野果,一边语重心长道:“我记得去年你我观看内门晋级寒的时候,你喂我吃了一颗土葡萄。今年,为了多谢你的教导之恩,我也来孝敬孝敬你。”

    说着,张达远将手臂探到对方的面前,并且推开手掌继续道:“来!吃了它!吃了它之后,咱们的新仇恨恨全部一笔勾消,谁也不亏欠谁。同时,我也会帮你救治屠盟主,你看怎么样?”

    屠昊阳抬起那双原本犀利、如今却十分温和的眼眸,然后一点一点看向面前那位复仇者,随即轻笑地说道:“你此话当真?”

    张达远道:“那当然,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最起码不会做出食言的卑贱之事。”

    “好!既然屠师兄这么痛快,那我就不再耽搁时间了。请吧!”

    张达远一脸坏笑地看着屠昊阳,并将手里的野果一点一点送向对方的嘴巴。屠昊阳虽然性情冲动,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能分得清轻重缓急。为了救回自己亲爹的一条命,他只能这么听认对方的摆布了。

    当脏果进入到口膛的一瞬之间,土腥气与苦涩感味一同涌上他的味蕾,并且持续不断地冲击着他的大脑,似要让他当场死掉一样。可接着,随着野果被他咬开,果子内部甘甜可口的汁液便涌上了整个喉头,给予他复生一般的感受。他从未感觉到,一个看似普通的野果居然拥有如此美妙的味道。不过,这也可能只是他用来欺骗自己大脑的一种无意识反应吧。

    “哈哈,我的好师兄!师弟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当真,还把野果真的吃下去了呢?你这么做,师弟我真的很是愧疚啊!”

    在将果子的最后一点残渣咽下肚子之后,屠昊阳的脸色重新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状态,看起来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好了,果子也吃了,旧仇也报了,这下你可以放了我,然后救我爹了吧?”

    张达远呵呵一笑,伸手在那枚正在剧烈燃烧的火团之上轻轻一弹,那只太阳似的物体立即飞射而出,并随之没入到厚达数十丈之后的石壁之中,最终伴着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一同化为灰烬。

    原来,看似不起眼的小不点,竟然还蕴藏着如此可怕的能量,现在的张达远已经今非昔比,傲视群雄的超强修为更令他拥有了戏谑屠昊阳的资本。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年之前,他们哪里能想到会有今日的结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