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沈万秋的道
    ,更新快,,免费读!

    沈万秋从苍北仙苑逃出来之后,便一直徘徊在死城“望远”周围。郭实的死让他破为受伤,方惜时的意外“暴毙”同样给予了他巨大的打击。在接连的精神冲击之后,他不惜违背先祖遗命,竟然修炼了所谓的“弃道”一法,自此进入了与寻常修行者截然不同的修行之路。

    直到事发之后的第三天之后,沈万秋还没有回忆起自己当日脱困的情景。那一刻,他觉得整个身体都快被蒸发了似的,体内的血液更是瞬间沸腾起来,险些经脉暴裂而亡。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股从未有过的清爽感随即流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之中,为其干燥的身躯注入了一股难往的凉意。就这样,他迷迷糊糊从跑了出来,随后便陷入了昏迷之中。而当再次苏醒之际,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登高城的城外,只可惜这这里已经死气沉沉,一个活人也没有;再联想到之前发现在自己眼前的惨剧,强烈的恐惧感令他几乎疯狂,未必再次掉入那种极度的死亡威胁之中,他只得拼命狂奔,逃到一个没有人可以找他的地方。

    然而,一番尝试之后,沈万秋发现自己居然只是围着苍北仙苑绕圈而已,他就像被人下了魔咒一般,再想往外踏出半步也都是奢求。直到现在,他已经放弃了逃跑的念头,因为他实在是跑不到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走不出这里?难道,此处已经设下鬼打墙了。”

    鬼打墙,顾名思议,就是鬼魂设下的墙壁,实际上就是一种形象表述撞邪的方法而已。而发现这种事情的地方,大多都是因为地下磁场发生了异变,从而影响了人对方向的正确判断,所以才会出现围着某一点打转,却迟迟走不出去的现象。不过沈万秋并不认为,自己会被那些子虚乌有的鬼话所欺骗,他坚信自己的判断绝对无误。

    “该死,跑了好几天了,除了喝了几口泉水之外,连口吃的都没有。再这么下去,我岂不是要被活活耗死?不行,我得想想办法!”

    沈万秋举目四顾,想要寻个过路人来帮助自己。可说来也奇怪,自打自己醒过之后,他便一个活人也没有见过,仿佛他已经脱离了真实的世界,掉入到了另一个只有自己存在的孤独空间之中。执拗的沈万秋仍不肯罢手,于是使出身体里最后的一丝气力,撕心裂肺地叫道:

    “有人吗?谁能来帮帮我!我有钱,我有很多很多钱!”

    说着,沈万秋从怀中掏出大把大把的金票,迎着风,不停地抖动,他希望可以依靠这种办法来让过程人发现自己。可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他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回应。这里实在太安静了,哪怕是一只野狗野狼的嗥声也没听见过半声。他实在太累了,以至于双脚失去支撑身体的力气,整个瘫坐在碎石路上。就在他心灰意冷、准备放弃求生希望的时候,一道高昂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起来,站起来!像一个男人一样!”

    沈万秋霍然抬头,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起初他以为那是自己的幻听而已,可就在他准备再次低下的时候,那道熟悉却又严厉的怒斥再次回荡在他的耳畔。

    “沈万秋,你就这点能耐吗?连眼前这关都挺不过去,如何能将弃道修至大成境界?”

    听到这里,沈万秋心头一动,随即一股淡淡的蓝光在位于他心口的位置处缓缓升起,在洪荒散尽之后,他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心脏居然不翼而飞了。

    “我……我的心是怎么回事?”沈万秋惊声道。

    这时,只听暗中的那人回答道:“你已经放弃修行之道,原来的心自然也一同消失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无心人。”

    沈万秋摸了一把空荡荡的胸膛,自言自语道:“无心人。人无心还能活吗?”

    “呵呵,道中人无心自然必死无疑。但你不一样,你已跳出六道之外,不在五形之中,现在的你除了你自己,谁也杀不死你!”

    沈万秋不由道:“为什么?”

    那人再次道:“因为你已经不受人间法则的束缚,对于常人而言的致命伤,对你来讲,只是可有可无的饰品罢了。只要你坚定意志,沈万秋便会永远活在这个世上,永不灭亡。”

    沈万秋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仰天说道:“那我该如何挣脱这个无尽的循环,我已经走不出去了?”

    这时,那个人发出几道讥讽的笑声,随即说道:“一个停在原地的人怎么可能会走出来呢?沈万秋,你还在那里,并没有移动。”

    沈万秋低头看了看自己脚,确实他的鞋子实在不像一个赶了三天三夜长途的样子。如此说来,他真的只是一直站在这里,什么地方也没去?可这么说来,之前残留在自己脑海之中的狂奔影像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不等沈万秋发问,那人便主动回答道:“其实那些只是你的执念而已,你想要摆脱那些所谓的正道之道,却无法真正与其一刀两断。正道像幽魂一样纠缠着你,所以才使得你的‘弃道’不得其法。相信我,摆脱了道,你才能真正地走出来。”

    沈万秋道:“可是现在的我该如何走出去,我已经走不动了?”

    空间之中再次传来一阵凄厉的笑容,只听那人忽然道:“一个无心人怎么可能会有疲倦的感觉,你的所有负担只是精神上的牵挂与不舍而已。放弃它们,摆脱它们,只有那样你才能做到真正的弃道。”

    沈万秋痴痴道:“弃道之后,我就能回到原来了吗?”

    “不,来时的路已经被封死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一条全新的道路。从此之后,你将不会受到任何限制,哪怕是神威天兆也无法杀你。从那之后,你将会与天同寿,与地齐福。”

    随着意念地不断增强,沈万秋的面前忽然浮现出一条从未有过的通道,那才是离开这里的真正出口。可是,通道里面一片漆黑,他总觉得自己一旦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机会。想到这里,他不禁迟疑了一下。可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居然已经不由自主地向前迈出一步,将近半个身子已经没入到通道之中的黑暗之中。与此同时,那些看似虚无飘渺的黑色竟好似具有生命一样,像蛇毒一般,迅速蔓延到所沾染的身体部分,并将其涂成黑色。而作为当事者的沈万秋此刻除了尖叫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可让他万分痛苦的是,他竟然连惨叫的能力都没有。他只能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拖入到那条看似犹如无底洞的通道之中,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这是沈万秋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无助,原来在真正的力量面前,自己的存在居然是如此渺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

    “你终于成功了,恭喜你,沈万秋!”

    当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第一眼映入自己眼帘的竟是一个最不应该出现的人,他就是方惜时,一个在自己印象之中已经死去多时的亡者。然而,他不知道对方炸死的事情,并没有搞清楚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然而,不等他出口发问,方惜时已经率先道:“什么都不要问,这些事情我以后慢慢和你道来。不过现在的你已经学会了沈家最强秘法,弃道。修为之强,已经不能再以正常的修行之法来评断。据我估测,现在的你应该已经进入了仙人之境,至少也是无限接近,否则你的身体之中绝不会出现如此强大的气息。”

    在方惜时的提醒之下,沈万秋缓缓抬起双手,看起来寻常无异的双手之中,竟然隐藏着一道无法估量的庞大气息,好像随便一动,就有会有一头洪荒凶兽随之跳出来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

    方惜时笑道:“呵呵,先不要高兴得太早,习得弃道之后的你,还有许多没有开发的能力,这些事情等我们以后慢慢研究。不过,现在的当务之际,是你要和我去一趟皇城。”

    沈万秋心头一颤,不由道:“去皇城做什么,那里高手如云,去了的话恐怕凶多……”

    说到这里,沈万秋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意识到凭自己现在的修为,哪怕不能算是天下无敌,但想要数招之内取自己性命,也是不可能完全的任务。况且,之前方惜时说过了,现在的他除了自己之外谁也杀不了死,几乎无敌的沈万秋又怎么会忌惮皇家护卫和几名所谓的高手呢?

    “你放心,这次去往皇城的人定然少不了,而我们此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和他们发出冲突,你还有要事在身。”

    “什么事情?”沈万秋激动道。

    “打开魔界大门!”

    这时,就在二人对话的石洞后方,忽而闪过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舅舅,你竟然没有死!”

    沈万秋喜出望外,刚要上前,可就在这时,他发现对方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一颦一笑之中都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阴森感。

    这还是当初疼爱自己如同疼爱孩子一般的郭实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