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 归位
    ,更新快,,免费读!

    在打发了两名皇家护卫离开之后,孙长空沿着另一条路向前进发。不得不说,这片皇龙山脉占地极大,比起苍北仙苑之下的苍北山脉还要大上数倍。而与苍北山脉相比起来,皇龙山脉灵气之多,资源之丰,竟是毫不逊色。哪怕是一些想要有心归隐山林的隐士来到这里,也会喜欢上这片大好河山。

    不过随着前行,孙长空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皇城山脉人杰地灵,可进入这里之后他总能隐约感觉到一股微弱的不祥之感。或者说,这里似乎存在着什么极为恐怖的存在,所以才会让他有这种虚无飘渺的错觉。

    可是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来头呢?他也不知道。

    得知守界者今晚会达到皇城,为免对方受到埋伏夹击,孙长空决定到时前去助其一臂之力。但他现在好奇的是,对方的身份究竟是谁。

    “守界者?莫非是方掌门,嗯,有可能。毕竟他的修为高深莫测,而且神通广大,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守界者的身份和他还是很相称的。”

    不过稍微想一想孙长空便推翻了这个猜测,因为他与方惜时的关系并没有好到,对方可以为了自己赴汤蹈火的地方。不要忘了,当初要不是方惜时有意刁难,他又怎么会身陷群落山的五相马贼手中呢?

    排除了方惜时,孙长空便把目光放到了王如水,王道人的身上。从关系来讲,他们之间已经情同父子,而孙长空也一直将对方当作自己的亲生父亲供养,可以说是亲密无间。不过王道人的能耐如何,孙长空也是再清楚不过了,知命初期的修为,哪怕是和以前天人境的沈万秋对阵起来,也没有十成十的胜算。这样的王道人,与那传说之中高深莫测的守界者实在相距太远,根本就没有可能。

    除了以上两位,孙长空自认为与自己关系较好的,便是一些同辈中人了。而他们的年纪与往往自己相仿,就算稍微大上一些,也不足以拥有通天之能。思前想后,孙长空实在想不出第三个人了。

    就在孙长空穷思竭虑之际,一个不经意的想法突然从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一部不世奇功的雏形渐渐出现在他的眼前。

    “无二真经图,难道,是那位断腿老人?”

    初次见面便赠予自己如此珍贵的礼物,虽说没有见过对方出手的样子,但想来能拥有这种神功的人自然不会亏待了自己,那样一来他的实力便相当可观了。

    “莫非,真的是他?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怎么知道我和守界者关系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丝线索的孙长空再次找到了疑点。按理说,自己那天从那群人的手救下老者,并与他一同前往破庙,喝酒赠图一事,只有天知地知,二人可知而已。而且从那之后,他与那名老者也没有任何联系,现在自己连对方的模样都快忘不清了,又怎会被人追查到他们之间的关系?

    想到这里,孙长空不得不将自己之前的推断否决,而另一个足以让他为之震撼的猜测随之出现:难道,那名守界者与我有着极近血缘关系?

    在料理完那名壮汉的后事之后,方柔再次回到之前的茶馆之中,他本以为神来子会在那里静静等待自己的归来。可是等回到茶馆之后的她才发现,原来的桌上已经换批陌生人,神来子也不知了去向。

    “小二,之前坐在这里的那名男子去哪了?”方柔拉住旁边擦身而过的一名伙计,随即道。

    “哦,原来是姑娘你啊!你的那位同伴早就走了,不过他给我留了一张字条,并嘱托我一定要交给你。”

    说着,伙计从袖口之中掏出了一张崭新的字条,递给了对方。方柔打开一看,竟是无比震惊。

    只见字条之上写着:“此去多难,吾孤身前往,勿念。”

    简单的十来个字却是写得如此凄凉,如此决绝,这让读完字条的方柔感动无比的愧疚。怪不得神来子突然变得那么冷漠,原来对方只是想支开自己,好令自己独自去往皇城。

    感动之余,方柔突然问道:“他走了多远了?”

    伙计稍加思索然后道:“姑娘你走了没几步,那名客官便结账走人了。从您出门时算起到现在恐怕已经有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那这里距离皇城还有多远的路途?”

    伙计不假思索道:“步行的话差不多半天的时间。不过如果使用轻功身法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方柔点了点头,丢下一枚金锭子之后,便飞身扬长而去。

    “师叔祖,你可要等等我啊!”

    自从与遮天皇分别之后,柳如音便一直坐立不安,甚至连吃饭睡觉都没有想法。他坐在石头旁边,而那头野猪王便栖息在一旁的丛林之中,似乎已经将对方认作自己主人一样,寸步不离。

    柳如音回头望了一眼那头大家伙,似是发问,又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到底应不应该追上去?”

    这时,趴在一团树枝之上的野猪王发出两声“哼哼”的怪叫,竟是仿佛在回答对方的问题一般。不过,柳如音也不意外,只是淡淡道:“原来你不想让我去啊!我本以为你会和我想的一样。”

    柳如音抬头看了一看天色,时候才刚下午,阳光正暖,酒在身上无比的舒服。可是此时的她竟感受不到半点的安逸,心中反而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这时,她开始寻找一些可以有效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法,可是他的意识就好像被一只无形之手紧紧握住了一样,除了遮天皇临行之前的那张笑脸之外,便再也想不起别的。于是乎,柳如音开始变得莫名狂躁,脚下的积雪也被他蹬得露出了原本的地貌。

    “你为什么不想让我去?”柳如音再次问道。

    这下,野猪王也不出声,它只是趴在那里,嘴巴一动一动的,似乎是在回味刚刚吃下的食物。显然,人与兽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至少在现在这种状态之下,对方并不能感受到人类心中的那份挣扎。除了对柳如音的感激之外,它也想不到其它可以用来报答对方的办法,所以它只能陪伴着她,一动不动。

    虽然没有从野猪王的身上得到相要的答案,但柳如音却自顾自地说道:“他毕竟夺去了孙长空的肉shen,你不帮他也是应该的。”

    稍微顿了顿,她又继续道:“可是他却是因为你,所以才会和神来子他们一起离开。对方为了你可以奋不顾身,你又为何如此绝情呢?”

    这回,柳如音思考的时间略长,日头已经微微向西方坠去。突然间,柳如音伸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掴了一掌,声音之大,甚至将地上的野猪王吓得站了起来。

    “柳如音啊柳如音,你可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你的心里只应该有孙长空,怎么能容下第二个人!”

    想到这里,柳如音突然起身,如风一般,奔向前方的丛林之中。可是,她现在前行的方向,居然是遮天皇与神来子他们离开时的方位。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去送死!对不起,孙长空!”

    这时,反应稍慢半拍的野猪王,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如巨石滚落一般,轰然挤进茂密的丛林当中。

    无欲怎么也没有想到,重生之后的第一次任务便遭遇了如此的奇耻大辱,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想到能够化解对方招式的办法。他被一根看似普通的藤条像挂腊肠那样被吊在一颗高大的松树之上。在旁边,孙逸扬,也就是孙长空的父亲,正坐在那里,静静地烤火。

    赵家庄的地处偏远,而且气候潮湿,尤其是到了冬天更是让人难以忍受。许多赵家人都搬离了村子,只剩下一些安土重迁且行动不便的老人们留在这里,继续过着与世无争的朴素生活。而孙逸扬就是看重了这一点,所以选择在这里安度晚年。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孙逸扬从怀里缓缓掏出了一张被叠成窄条的信纸,这是他刚刚从树林里射来的暗箭之上得来的,上面清晰写着:“汝儿在吾手中,欲救速来。”

    在落款之上,赫然写着“江患海”三个字。孙逸扬看着面前的那团篝火,一时间思绪被带到了早已忘怀的悠久岁月之中。

    “你们还是来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

    这时,丛林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孙逸扬连看都没看,便欣然开口说道:“你回来了。”

    王道人缓步走了出来,看着被火光照亮的陈希原,他却显得异常失落,而左边随风飘荡的裤管却是异常显眼。

    “真是抱歉,没能看好长空,让他被江患海一行人带走了。”

    孙逸扬摇头微笑道:“这不怪你,凭你的修为,就是前去阻止也只是徒劳。”

    “可是我的胳膊……”王道人惭愧地说了一句,却说不下去了。而这个时候,孙逸扬走了过来,在他的肩上轻轻一拍,就像一位慈父的样子一般,向王道人宽慰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不方便露面,所以只能由你代替我照顾长空。现在,你的使命完成了,回来吧!”

    话音刚落,王道人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一道金光随即划破天空,并且注入到他的身体当中。金光闪过,王道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右臂。

    “我的右膀,你终于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