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胡老二的书信
    ,更新快,,免费读!

    方柔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完,便发现那名壮汉后脊之上猛然飙出一大片鲜血,直接打湿了他的脸庞,感觉着血液之中传来的滚滚热量,她这才知道对方如此做的原因。

    “噗嗤!”

    当那片鲜血完全散尽之时,一只巨大的拳头随即出现在方柔的面前,而那名壮汉就是在这枚拳头的攻势之下身中致命伤害,惨死当场。

    “哼哼,以为那么点掌力就能杀得了老子吗?还有你这个叛徒,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

    原来,之前被方柔击倒的带头壮汉并没有死去,而是选择佯装假死,然后择机发动奇袭。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关键时候自己的同伴居然会挺身而出,挡下自己这招杀拳。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对方也付出了最惨重的代价。

    “哈!”

    随着拳内劲力完全宣泄完毕,那名壮汉的尸体终于不堪重负,当场被撕成了碎片,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当那众多的尸块纷纷落定之时,那名带头男子竟然看到了一道鬼魅一样的身影赫然站立在自己的身前,即使相隔一丈来远,他仍能感觉到对方身上不时散发出来的强烈杀气。

    “呵……呵呵,你以为老子我是被吓大的不成吗?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说话之间,带头男子攥拳攒劲,与此同时那只硕大的拳头之上立即散发出一道淡淡的白气,就好像刚刚出锅的地瓜一样,通体紫色,好像随时都要炸开似的。而在一切准备妥当之际,那人终于挥出了志在必得的一拳,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对方身中拳劲之中,暴体而亡的场面。

    然而,理想总是那么骨感,现实却是异常残酷,他的拳头虽然已经挥了出去,可是他的身体已经被留在原地,一步也动弹不得。这时,只见他的胸口前方,赫然插着一只纤细的胳膊,不知什么时候,方柔已经闪身来到他的近身范围,并以迅雷之势对其发动了致命一击。

    “噗!”

    终于,那名带头男子跪倒在地,不过依靠着健硕的身体,他硬是没有当场断气,而是极力呼吸着,让自己不至于立即死去。不过,这个时候方柔的手臂仍然没有从他的胸口之中拔出来,而一旦那样做了,带头男子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说,你们和那个胡老二究竟是何仇何怨,为什么要痛下杀手,甚至不惜将他的头颅割下来!”

    面对方柔的质问,身处弥留之际的带头男子,冻同有显现出丝毫恐惧,反而摆出一脸释然的微笑,目不转睛地望着对方。

    “嘿嘿,小姑娘,你难道还想去挖掘事情背后的真相不成?实话告诉你,江患海江大人的实力是你们这些蝼蚁无法相比的,你要继续探寻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一听对方死到临头竟然还如此嚣张,方柔心中怒气猛增,随手便将对方挑了起来,使其半个身子悬在空中,任由鲜血顺着自己的手腕流向自己的上臂。

    “你到底说不说!”

    这时,那名带头男子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刚刚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似的,然后轻声道:“告诉你也无妨,江大人近些年一直在搜毁鲛人的下落,目的就是为了他们体内提取到有关强健身体的秘密。而刚才胡老二的家中,便有一只原始鲛人。我们此行出来,就是为了去往皇城以南的霸县,找寻原始鲛人的踪影。不过谁知半路上居然遇到了你们,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既然这样,你们为何还要杀他?杀了他,你们凭什么找到那所谓的原始鲛人?”方柔疑惑道。

    带头男子淡淡一笑,随即道:“你有所不知,在我们接到任务之际,江大人便传了一道秘术给我。这秘术的作用可以获取他人脑中的讯息,所以对于原始鲛人的所在,我早已铭记于心。而在杀害胡老二之前,我便使用秘术将他的大衣讯息占为己有,为免被他人捷足先登,我就匀他的头颅取了下来,哪怕是毁了对我而言也毫无影响。”

    方柔目吐火光,咬牙切齿道:“你们这些禽兽,为了一己私欲,竟然草菅人命,置百姓性命于不顾。今天我就要给胡老二报仇!”

    “呲!”

    方柔以一种拔剑的姿势将自己的手臂从对方身体之中快速抽出,一时间,一大片腥臭的血雾飞扬而出,立即在旁边的雪地之上蒙上了一层纱巾状的鲜红颜色,而方柔自己也没能幸免,这下她的身上已经是血迹斑斑,这里面有她自己被炸时候的血,有保护自己身亡壮汉的血,还有就是那名带头男子充满怨恨的血。这三种血在此刻聚集一处,仿佛是给他平添了一件杀戮的外衣,使其眉宇之间透着浓重的凶戾之气。

    好歹也是救了自己的性命,出于最后的感激,方柔将散落在周围的尸块一个个捡了起来,并在不远处的丛林之中挖了一个土坑,将那名壮汉的遗骸葬到了里面,也算尽了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而看着不远处躺在血泊之中,尸体早已冷却的那名带头男子,方柔心中却是再次波涛汹涌,恨不得上前鞭尸一通。不过,她知道,自己现在做什么都无法挽救那名壮汉的性命了。

    “你好好安息吧!有机会的话,我会亲自去往你家为你料理后事的。”

    说罢,方柔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这是他在清理现场的时候无意之间发现的,看落款的名字,这应该是他准备寄给亲人的家书,只可惜这封家书再也寄不出去了。

    打开沾有血迹的信纸,方柔迅速浏览了一遍书信的内容。原来这是壮汉写给自己母亲的封信。

    信里的内容大致交待了自己在外面的一些事宜,里面并未提到自己为江患海效命的事情,只是说自己在一处粮店打些零工,偶尔为镖局压几趟镖,暂时充当一下镖师罢了。不过,在这里面方柔意外发现,壮汉与那名带头男子竟是堂表兄弟的关系,这让她颇感震惊。

    “连手足般的亲人都痛下杀手,他们这是怎么了?”

    想到这里,方柔继续看下去。可到了这里他竟有些瞧不懂了。

    “家没了,娘死了,我所有的希望都化成了泡影。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死吧死吧,让时间的刀刃从我的身上狂啸而过,不留一丝一毫,与天地同在。”

    方柔看看这封信的信封,却发现信上并没有注上收信人的地址,再接合最后的一段话,方柔有了一个让自己震撼的结果:原来那名壮汉从始至终就没有想过将这封信寄出去,而他所谓的“娘”也早已离世。一封看似问候亲人的家书,实际上只是一种让自己内心感到一丝慰藉的手段。或许他是太寂寞了,寂寞到要以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来宽慰自己孤独的心灵。意识到这一切的方柔眼眶微红,眼泪随即涌了出来,一滴滴掉在手里的家书之上。

    “也好,你就去下面和家人团聚吧!”

    方柔右手双指轻拈,那封家书立即化作一团耀眼的火焰,随之化为灰烬。而方柔的身形也随之一同消失,只留下一行伶仃的脚印。

    寒风吹过,将昏迷之中的孙长空不小心从睡梦之中唤醒过来,他扶着剧痛的脑袋缓缓坐立起来,可就在这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现了。

    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被人调换了,一袭红色的长衫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气令他颇为不爽。就在他准备将其脱下这时,他又发现了一处不同寻常的地方。

    “我的指甲这是怎么回来,我记得之前没有这么长啊!”

    孙长空所说的“长”并不只是单纯的疏于打理,而是一种出奇的,超乎寻常的长。乍一看起来,他的手指就像传说中的僵尸一样,修长无比,上面的指甲更是锋利得让人心中发冷,尤其是上面的鲜红色印迹,更是令他有种作呕的感觉。他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变成这副样子?

    孙长空来不及考虑那么多,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居然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户外环境之中,可他明明记得之前自己被关押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阴暗监牢之中啊!是谁把他运到这里来的?

    稍加思考,孙长空脑海之中那个始作俑者的样子渐渐显现出来:

    “遮天皇,又是你!”

    他本以为对方真的会一气之下将自己击毙,却不曾想自己非但没死,竟还被幸运地救了出来,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不过长时间的昏迷令他此刻口干舌燥,现在他唯一需要的是,那就是牛饮一番。

    好在,他的不远处就有一处自然形成的水潭,二话不说他连滚带爬,伏在潭边就是一通狂饮。在心满意足之后,他伸手控干嘴这的水渍,刚要离开。可就在这时,他在脚下的水面之上,看到了一副令他无法接受的景象。

    “我……我的脸上怎么回来,我是在做梦吗?”

    孙长空摸着自己的脸颊,除了眉心处隐隐涌动一道邪气之外,他惊喜的发现,水中倒映着的不正是自己从前的面容吗?这么说,他又回到了以往的样子,可以用真面目示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