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讨公道
    ,更新快,,免费读!

    剧烈的爆炸威力使得中心处方圆一丈之内尽是灰烬,而胡老二的脑袋也随之彻底消失,只剩下破衣烂衫的方柔,半跪在雪地之中,半条胳膊竟全都鲜血染红,看起来伤势极为严重。

    “你们,好卑鄙!”

    这时,那个带头的壮汉诡异地笑了笑,随即说道:“你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你和那个男子都是身怀绝技的修行者吗?要不使点非常手段,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不过现在好了,你已经失去了大半的战力,我看你还怎么拒绝我的热情。”

    说罢,他朝旁边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同时道:“去,帮我把她给我按住了,不要扫了我的兴致。”

    另一名同伴虽然极不情愿,但听到对方的同命令之后竟显得极为忌惮,连忙跪到方柔的身边,轻声地叫骂道:“哼,每次都做这种你吃肉我喝汤的活,早晚你得死在女人的身上。”

    这时,身后的壮汉突然厉呵道:“喂,你在磨蹭什么,快点动手啊!”

    那人不敢违抗对方的意思,只昨连连应和道:“好的。”说罢,他转身看向面前的方柔,竟是露出一副同情的目光,一边俯身一边朝方柔伸去罪恶的双手,两眼之中更是燃起火一般的目光。

    “今天算你倒霉遇到了我们兄弟二人,如果只是我的话,也许只是受点凌辱罢了。可是让他动手,你多半要被他折磨死了。不过,你死归死,化作厉鬼之后千万不要找我,我都是听从他的指示,否则会受到非人的待遇。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那人似乎是在祷告一般,一连说了好几句“就这样吧”,他在告诫方柔的同时,同样也是在安慰自己,令他心中的罪恶感可以减少一些。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方柔突然抬起头来,凌乱发丝遮在脸前,给人一种莫名的冲动感,更是激发起了那名壮汉潜藏在心中的原始兽性,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飞扑直接将方柔压倒在地,依靠自己高大的体形,更是用一只右手握住了方柔的两只手腕,然后腾出另一只手用力扯下对方身上的衣物。因为,方柔身上的衣服本就已经破损的七七八八,几乎不能遮体,现在又经他这么一通蹂躏,更是不堪重负,当场被二撕两半,而方柔那洁白无暇的身体登时呈现在那名壮汉的眼前。

    “好,好!”

    看着面前这位上身**,美丽动人的女子,壮汉几乎连想都不想,伸手想要去脱自己的衣服。可就在这时,来自于身后一只飞脚当场将他从方柔的身上狠狠踢了下来,“噗通”一声栽倒在地,吃了满口的雪水。

    “你这混账东西,大哥还没享受的美味,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滚,给我滚得远远的。”

    翻身仰面朝上的那名壮汉用力吐出嘴里的积雪,一股带有土腥气的强烈苦涩感随即涌入到他的喉头之上,令他差点呕吐出来。他摸着被踢中的脸颊,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就在个时候,那名带头的壮汉已经伏在方柔的身上,准备进行不轨的行为。被打的壮汉不禁看向被自己老大压在身上的那名女子,而与此同时,方柔也在看着他。

    那是一种多么无助且令人怜惜的目光,这一刹那,之前存在于他脑袋之中的所有邪恶念头全部都烟消云散,仿佛躺在地上的已经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陌路人,而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作为哥哥的他,怎么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他竟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柄带智力的匕首,他就是用这柄凶器了结了胡老二的性命,并将他的头颅整个切了下来,交给自己的老大。

    当然,这并不是他的意思,他也不敢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行径,一切都是他老头的授意,而他也不过只是像手中的每首一般的杀人工具一样,只能服从,否则便会惨遭杀害。

    “你住手!”

    终于那名壮汉说出了自己手中的想法,可让地上的那名男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同时进入自己身体之中的还有一柄利刃,一柄足以危及自己性命的凶器。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蛮力,他竟用体内之中的灵力强行将那柄致命的刀刃完全震断,并且及时回身补了一掌,声如裂帛一般,将出手重伤自己的同伴一招击飞,并重创了对方的五脏六腑。

    在看到透出自己胸前的那枚兵刃之后,那名带头壮汉以一种不敢相信的语气随即惊呼道:“你!你居然敢杀我!别忘了,是谁将你举荐给江大人的。”

    这时,被重掌击中的壮汉再次从雪地之上坐了起来。可以看到,在他来时的轨迹之上,赫然泼洒着一条细而长的血痕,而就在他的胸口之处竟是出现了一个一个手掌形状的沟壑,而在掌印中心的位置处,也是掌力散入体内的入口处,竟是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这就是血迹的来源。而这一招,正是带头壮汉从江患海那里学来的,名为破心掌。身中此招者,心脏会随之爆裂开来,招式之毒辣,可以说是正道之少有。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对自己兵刃相向,他也不用再顾及什么情面,自己是有什么绝招都往上招呼了。

    但是不得不承认,那一刀的手法,无论是从角度,速度,还是力道来讲都是恰到好处,哪怕是时光回朔,他也未必能躲过这一刀。想来想去,那名带头壮汉越来越气,最后竟是不顾身上的刀伤,索性从雪地里站了起来,拾起地上的断刃,一步一步朝对方走去。

    这时,方柔已经从雪地之中挣扎出来,在勉强护住自己关键部分之后,他这才看向前方,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接近自己的救命恩人。

    “你要干什么?”

    这时,那名带头壮汉回头冷笑了一下,而后温柔地回道:“没什么,解释一个叛徒而已。不用担心,等料理完他,我就回去陪你!”

    说完,那人竟然顺手抓了抓自己满是污秽的裤裆,显露出一副极其猥琐的样子。然而不等他看向前方,他便觉得自己的身前就好像冲来一头大象一样,直接将他撞飞了出去。随之,那名壮汉觉得自己的腰间居然被人死死抱住,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要知道,他身下的可是积雪深达一尺来厚,即便这种情况之下他仍能感觉到来自于大地之中反馈回来的强烈冲击。瞬间,他觉得自己的所有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一口鲜血更是夺口而出。

    “该死!又是你!”

    当那我带头壮汉看清对方模样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对自己毕恭毕敬,沉默寡言的傻大个竟会拥有此等可怕的眼神。不等他做出回应,对方一个头锤,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鼻染骨上,一时间,鲜血,鼻涕,还有强烈的酸痛感全部涌出体外,几乎让他当场昏死过去。可到了这个境地还没算完事,对方两只铁钳一样的手掌已然死死掐自己的咽喉,哪怕自己的身体再如何强悍,但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也会像纸片一样脆弱得可笑。千钧一发之际,他拼尽自己最后一股力量,发出了自己生命之中最强的一掌。

    “你给我去死!”

    掌力摧发,整个空间就好像停滞下来了一般,之前涌伤自己老头的壮汉人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可就在那以为自己保全不际,一道白色的身影随即出现在他的眼前。

    身影真的是白色,因为那是方柔**的背脊,那名壮汉也临幸过不少的烟花女子,却从未见过一个像对方这般,湿润如玉的女人。而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就是那么瘦小的一具身体,竟然接下了来自于自己老大的至强一掌。方柔同样出掌迎对,两股掌力相互冲撞,立时将周围的积雪切成了平整的两段。

    “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见识到对方以重伤之躯单掌接下自己的破心掌之后,带头壮汉的脸上随之浮现出一股恐惧的的神色,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物一样,显得无比忌惮。而就在这时,方柔则收回了自己探出的手臂,而后淡淡道:“我叫方柔!”

    “噗!”

    在方柔公布答案之际,那名壮汉的口中立即喷出一道血箭,其中更是夹杂着若干细碎的血块,那是器官受损脱落的组织,如此可以看出刚才方柔的的一记掌法有何等可怕。而将方柔掌力全部吸收的壮汉自然难逃厄运,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登时魂归天际。

    在见识到了方柔强大修为之后,那名幸存的壮汉吃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向对方求饶道:“这位姑娘,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贵体。我知道自己死不足惜,可在最后我仍能希望能陪伴你的左右,并且偿还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

    面对壮汉的真诚请求,方柔淡淡地笑了笑,随即转身来到那名死去壮汉的面前,一把扯下对方的外衣,随即裹到自己的身上。

    “不用了,你走吧!我看你本性不坏,应该是受人唆使。不过今后你要好好做人,如果被我知道你还干一些杀人放火的坏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就在方柔以为这件事将要就此了结之时,站在她面前,血还未能止住的壮汉身形忽然一闪,竟然来到了方柔的身后。

    “你!”方柔惊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