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救我
    ,更新快,,免费读!

    那位神秘人也不去看陈玄风,只是淡淡地回道:“就凭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本座的身份。要去皇宫就快点吧,晚了恐怕就赶不上了。”

    陆离心头一震,不禁再次问道:“您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人将手搭在陈世杰的身上,纵身一跃,竟是凭空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点痕迹也不留。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遥远的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了道雷霆般的尖啸:“你的东西还我给你!”

    陈玄风心头一凉,便觉得自己的左边肋下顿时传来一阵刺骨的寒意,当他伸手去摸相应位置的时候,这才愕然发现,那里已经被鲜血染红。

    “这……这是!”

    在惊慌之间,陈玄风鼓起全身的劲力,硬是将体内的那道寒气逼出体外,只听“噗”地一声闷响,雪地之上立即出现了一颗被鲜血包裹的晶体,这不是和他用来打伤陈世杰的手法一模一样吗?但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当中,中伤一个同为仙人的陈玄风,如此实力简直深不可测,根本不是陈玄风之流可以相提并论的。

    “门主,你!”陆离刚要说话,却被陈玄风出手阻止,稍事调息,他才终于道:“无碍,不要和别人说起这件事。”

    说完,陈玄风与之前陈世杰一样,用手轻抚了一下受伤的位置,立时患处恢复至原来状态,一点痕迹也没有。

    “此地不能久留,我们走!”

    初入初升大陆便吃了大亏,陈玄风虽然报仇心切,但还不至于丧失理智。保险起见,他决定先驻扎到皇城之中,然后再做打算。

    此时,就在另一个相反的方向,方柔与神来子也来到了目的地的附近。不过二人的运气较陈玄风要好上一些,并没有遇到什么不世高手,反而在途中的茶馆之中停了下来,稍稍歇息了一下,同时打探一下关于皇城的情报。

    “这位大爷,看您穿得穿着,是从皇城里来的吧?”

    身为女人的方柔不方便,所以与人搭话的事情便落到了神来子的身上。在他们所在桌子旁边,是一个风尘朴朴、穿着却是极为华丽的中年男子。而在他的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名身高马大的重髯壮汉,看这样子应该是中年人的保镖护卫。

    果然,神来子刚要上前,便被二人掉到了一旁。反倒是那名当家的主子看了一眼对方,这才挥手道:“让他过来吧!”

    神来子不但不生气,反而一脸笑容地来到那人的桌前,连连道谢之后才继续道:“您看我和我的妹妹初来乍到,无亲无故,想要去皇城闯荡一番。只是听闻最近皇城十分不太平,所以想向您请教一二。”

    这时,那名华衣男子看了一眼隔壁桌上的方柔,不禁立即心花怒放,原本阴沉的脸色也瞬间舒缓过来。

    “呵呵,好说好说。既然阁下和家人一同前来,为何不将他一起请到这张桌上。我胡老二一向都是喜朋好友,让妹子也过来一起坐吧!”

    就在神来子为此为难之际,一向古灵精怪的方柔居然已经来到了那个名叫“胡老二”的身边,俯身轻声道:“那就多谢这位胡大叔喽!”

    胡老二受宠若惊,连忙回道:“不用谢不用谢,别叫我大叔,我有那么显老吗?妹子,叫我哥哥就行。”

    方柔轻拍了一下胡老二的肩膀,然后看了一眼对面的神来子,附和地说道:“好好好,胡大哥!”

    茶馆里的条件着实有限,除了一些放了不知多久的糕点之外,就没有其它可以充饥的了。多亏这位阔爷胡老二早有准备,竟从包袱之中拿出了几个包装精美的上好杏仁酥,递给方柔道:“妹子,这个给你。”

    这时,一旁的神来子瞧了瞧方柔,又看了眼那位胡爷,不知该说什么好。过了许久,胡老二才意识到自己的疏忽,随后也给神来子了两块。

    “你们吃,不够还有。”

    这时,位于左侧的护卫大汉上前一步,伏在胡老二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后者脸上显现出几分不悦,心里好似经历了一番挣扎之后这才说道:“二位真不巧,我还有事在身,就不能陪你们了。这些点心就当我的一点心意,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到皇城胡家去找我。只要你提我胡老二的名字就没人不知道的。那我们就此别过!”

    双方抱拳送别之后,胡老二与自己两名护卫就此离开。确定真的离去了之后,神来子这才将手里的可仁酥扔到桌上,目放凶光道:“嗯,一介色徒,幸亏你跑得快。”

    这时,旁边的方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指着神来子说道:“师叔祖,没想到你都这般修为了,居然还会与这种市井小民较劲,再说,人家不是给你点心吃了吗?”

    神来子将桌上的杏仁酥用两指挟起来,好像生怕沾上上面的残渣一样,显得尤为厌恶道:“哼,好色之辈的东西不吃也罢。”说完,神来子双指一松,又将杏仁酥摔在了地上。不过这一摔不要紧,方柔独具慧眼,一下便瞧到点心里面居然还夹着一张黄纸,要不是仔细去瞧还真发现不了。出于好奇,方柔将那张纸条抖了出来,摊平在桌上,定睛一瞧,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救我!”

    原来看似寻常的偶遇,居然是一场不为人不知的挟持。方柔刚要起身,却被神来子一手按到肩上,逼回了座位。

    “师叔祖,你这是……”

    神来子摇了摇头,无奈道:“咱们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如果在进入皇城之前再生事端,恐怕你就再也别想见到孙长空了。”

    “可是,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方柔心急道。

    “哎,人各有命,我们冒然出手反而忤逆了上天的旨意,是要遭到报应的。”

    方柔立即反驳道:“可是,你现在不救人,就不怕良心的谴责吗?”

    神来子苦笑了笑,随即道:“丫头,你年纪还小,还无法区别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可我看那个胡老二的样子,似乎也不是什么善类,也许这就是天理循环吧!”

    方柔怒目而视,看着神来子,一字一句道:“我不相信,虽然他这人有些好色,但本性还是好的,至少他没有为难你我,甚至还将自己的点心赠予我们,这足以说明他是个好人。”

    “呵呵,你怎么不知道,他给我们点心的目的不是单纯地想要寻求你我的帮助。而且,像这么巧妙的手法,他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他真的被人挟持的话,又怎会有机会将纸条揉到杏仁酥之中。”

    方柔伸手拍了一下桌子以示自己的不满,接着他斩钉截铁地说道:“就算你说破天,这人我也救定了。”

    神来子面色一冷,口气阴森道:“你是认真的?”

    方柔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话。

    “好!要去你自己去好了,我要留在这里!”

    方柔淡淡地笑了笑,随即破门而出。看着方柔渐渐远去的背影,神来子叹了口气,顺手将自己的茶杯酌满,而后自言自语道:“你啊你,这又是何必呢?”

    离开茶馆的方柔立即施展“飘”字身法,一飞就是几十丈远。她本以为凭自己的身手,再加上路上的脚印,一会儿工夫就可以追上那三个人。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岔路极少,追寻了一柱香时间的方柔仍然没有丝毫收获,甚至已经有些找不到来时的路。毕竟,这里已经几乎被积雪覆盖,而她的身法极为高超,已经达到踏雪无痕的地步,所以哪怕是想寻着来时的路再返回也变得十分困难。方柔停下身子,站在空旷的雪地之中,环顾四周,竟有种置身幻境当中的错觉。

    “呵呵,我就知道那个胡老二会耍花样,不过现在好了,居然是个大美人主动送上门来。我说兄弟,这个是不是该我先了啊!”

    就在方柔顺着声音回身看去之际,路旁的丛林之中倏尔走出两道人影,正是之前护送胡老二的两位保镖。而让方柔悲愤交加的是,其中一人手上竟是提了一枚人头,

    那人正是胡老二。

    “你们,你们居然杀了他!”

    这时,手提人头的大汉突然向前走了两步,满脸坏笑地说道:“这可不能怪我们兄弟二人,是他自己不安分,偷偷给你们发出了信号,这才让我们起了杀心。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再去担心他透露消息了。况且,上面交待只要将他带回就行,又没有说过要活的还是要死的,如此一来倒是轻巧多了。”

    说完,那人将胡老二那枚还未来得及合上双眼的脑袋递到自己的跟前,而后对着他说道:“没想到你这个死人还能给我们兄弟二人带来意外收获,我可真的要谢谢你了啊!”

    话音刚落,那名壮汉伸手将胡老二的头颅顺势扔了出去,方向直指方柔所在的位置。

    方柔没有想到对方说翻脸就翻脸,变招之快,实在有些令人应接不暇。为了不让胡老二的遗骸二次受损,方柔只得伸手以阴柔之力,将那枚人头停到了自己的掌心之中。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在那枚头颅的上方,居然还贴着一包黑色的粉末,不等他回过神来,一道耀眼火光已然冲天掠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