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天玄门来袭
    ,更新快,,免费读!

    清晨的雪地之上,处处洋溢着久违的生机与活力,许不见阳光的众多生灵纷纷走出自己的巢穴,享受着来之不易的温暖。树上的积雪不时落下几块,刚好砸在下方一只正在寻找松子的松鼠。不过看他双腮鼓鼓的样子,今天的收获应该还是相当丰硕的。

    突然间,一阵整齐的脚步打破了这片森林的祥和,远远看望去,一队训练有素的人马如同一柄巨大的尖刀一样,慢慢刺入到雪地之中,似要将这大地一裁两断。

    然而,仔细观看之后可以发现,这些人的头上全都系着一条白色的布带,这分明就丧葬时候才应有的着装,那么他们大清早的来这里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不过可以看出的是,这些人的神情都是颇为凝重,就好像刚刚痛失了至亲之人似的,有一种视死如归的魄力与气氛。而在他们之下,唯一一个没有佩带白色布带的中年男子,却是精神十足,一双浓密的眉毛就像两柄快刀,似要斩尽这世间一切的仇人。

    他就是陈玄风,天玄门的门主。

    经过了三天三夜马不停蹄的赶路,他们终于来到了初升大陆的领土之上。就在刚刚,他们还杀了看守边界的一队守卫,不过在他们看来,那些人根本就是形同虚设,陈玄风甚至没有出手,那些守卫便被自己的门人全部斩杀了。

    不过,这并不是天玄门人的本意,可以的话他们宁愿不来趟这一潭浑水。只是前不久陈经纶,也就是陈玄风的独子刚刚惨遭意外,客死它乡。作为世上唯一亲人的陈玄风,自然要给自己儿子讨回一个公道。趁着陈经纶头七未过,为了给自己的亡子了却生前心愿,报仇雪恨,他命令天玄门内的所有精英与自己一同前往苍北仙苑,并将杀人者碎尸万段,违命者杀无赦。

    陈玄风向来都是说一不二,加上丧子之痛,陈玄风会做出怎样极端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然而,作为门人,他们能做的就是无条件地服从门主的命令,因此心中即使有万般不满,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跟随着陈玄风,争讨苍北仙苑。

    现在,他们已经来到了初升大陆的东北部,距离苍北仙苑还有大约一天的路途。而这几日来,天玄门人寝食难安,身体情况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耗损,多亏这次与陈玄风一同道来的还有天玄门的副门主,也是陈玄风多年的至交好友,陆离。如果说这个时候陈玄风还能听进去某人的话,那此人只能是陆离。

    “门主,你看大家连日奔波,体力精力大量消耗,如果以这种状态前往苍北仙苑的话,恐怕会对我们不利啊!”

    陈玄风抬头眺望一眼远处的高山,随即张开干裂的嘴唇,用一种极为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们到哪了?”

    陆离说道:“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这里应该距离皇城不远了。”

    “皇城?是人皇老儿所在的地方吗?”

    陆离微微笑了笑,随即道:“没错,正是皇室命脉所在。”

    陈玄风又道:“那你说,我们是应该当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直接掠过皇城呢,还是理应去城里拜见一下这位初升大陆的王者呢?”

    陆离道:“天玄门向来都以礼服人,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是应该进去见一见人皇的。”

    陈玄风突然叹气道:“可是,我的儿子死在他的领地之中了,他要不要向我道歉?”

    陆离轻咦了声,紧接道:“这……恐怕不太可能,不过,如果有人皇的帮助,也许攻上苍北仙苑索要杀害经纶的凶手就要容易多了。”

    陈玄风不由道:“有多容易?”

    陈离微笑道:“不费一兵一卒。”

    陈玄风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陆离抱拳作揖,然后恭敬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去一趟皇城。”

    陈玄风轻皱眉头,略作思索才说道:“可是,后天就是经纶的头七了,我怕耽搁了时间赶不上在那之前将凶手亲手轰杀。”

    陆离又道:“可是就算不去皇城,偌大的一个苍北仙苑,再加上浓厚的底蕴,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攻的下来的。在我看来,只有借助皇室的力量,才能在保证拿住凶手的前提之睛,将伤亡降到最底。”

    陈玄风将头转向陆离,双目如炬道:“你确定?”

    陆离再次行礼道:“只有这个办法。”

    “好,就听你的!”

    就这样,天玄门的众人在陈玄风的带领之下,浩浩荡荡地朝皇城方向进发,所过之处无不是兽走鸟散,一片狼藉。仿佛他们已经不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个从地狱之中逃出来的恶鬼一样。

    不经意间,两道人影突然从丛林之中一闪而过,除了陈玄风与陆离之外,根本无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然而就在这时,陈玄风暗运掌劲,一团积雪随即拔地而起,落入他的手掌之中,并在灵力的摧动之下化作一颗指甲盖大小的冰粒,悬在掌心之中。

    “是谁!”

    陈玄风话如惊掣,与此同时那枚冰晶立即暴射而出,在一边打断一十三根枝条之后,终于听到冰粒“噗”的一声,撞到了一个相对柔软的物体之上,然后消失了踪影。而在这个时候,一道踉跄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手扶着受伤的左边软肋,面色难看地盯着出手之人陈玄风。

    “好厉害的身手,不知这位前辈从何而来?”

    陈玄风掸了掸被雪花沾染的衣衫,面露戏谑之色道:“老夫陈玄风,乃是天玄门的门主。今日有事来到初长大陆,想要前往拜见一下皇城里的人皇。”

    听到陈玄风的名字之后,那人的脸色明显变得阴沉了许多,显然就是他也听说过这人的恶名,怪不得自己会伤在对方的身上。

    “原来是陈门主,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陆离看了一眼对面地上的血迹,不由得轻笑道:“这位小兄弟,看你刚才的身法,虽然未能躲过门主的追魂掌力,但能在一瞬之间将自身伤害降至最低,也是相当难得,不知你师承何处?”

    那人声音一顿,随即尴尬道:“说来也是巧了,晚辈也姓陈,仍是陈家老祖陈立的玄孙,陈世杰。”

    陈玄风眉头稍展,随即大笑道:“原来是陈家少主陈世杰,真是不打不相识。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从刚才陈少主你的身手来看,加以时日,定能超越陈家老祖的。”

    不提“少主”二字还好,一听陈玄风这么抬举自己,陈世杰的面色立即变得无比的狰狞,他甚至忘了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位陈立相当的仙人。

    稍事缓和,陈世杰才尴尬地笑道:“陈门主有所不知,就在不久之前,老祖宗推举了族中另一位潜力巨大的晚辈接替了少主之职。所以说,少主之名,世杰真的担当不起了。”

    听到这里,陆离不由得惊声道:“什么?陈家老祖居然废了你另立少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世杰颓然一笑,无奈道:“此事一言难尽,不说也罢。”

    这时,只见陈世杰轻抚肋下伤口,转瞬之间刚和还在汨汨淌血的裂口便消失不见了,而周围的血迹也一同没了踪影。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迹象,可慧眼识真的陈玄风一眼便瞧出了对方的超强能耐,嘴上虽没说,但心中却已经波涛汹涌。

    “此子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自愈能力,如果吾儿能学得十之二三的话,恐怕也不会落得惨死的下场。”

    就在陈玄风心中感慨万千之际,只见陈世杰的身后忽然闪出另一道身影。对于此人的出现,不只是那些玄天门人,就连身为门主与副门主的陈玄风与陆离都不禁大惊失色,单从对方身上那股无比强大的气息之上便可以判断,对方竟也是一位少有的仙人。

    “你的伤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陈世杰回头朝身后的人行了一礼,随即毕恭毕敬地说道:“小伤而已,有劳亚父费心了。”

    陈玄风神光一寒,不由道:“亚父?这位难道不是陈家老祖吗?”

    陈世杰笑脸盈盈道:“不,这位是我的亚父,并不是陈家人。”

    陆离淡淡道:“原来,这个陈世杰已经叛离陈家了啊!真是可惜可惜!”

    陆离的声音很是微弱,但即使这样还是让那个被陈世杰称作“亚父”的人听到了,他的脸上随即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而后翘起一根带有红色指甲的手指,轻笑道:“你刚才你说可惜?”

    陆离有些尴尬,随之向后退了半步,这才终于道:“不,在下不是那个意思。”

    那人继续道:“你的意思是说,让世杰跟着我,不如让他跟着陈立了?”

    这时,陈玄风接过话茬继续道:“至少从传承的方面来讲,让这位往昔的陈家少主留在陈家更恰当一些。”

    这时,只听那人突然凄厉地大笑了几声,随后面如寒冰地呵斥道:“你们懂什么!能被本座亲自调教,那是世杰百世修来的福气,你说是吧?”

    当那人看向陈世杰的时候,后者连忙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噤若寒蝉道:“是,是,有亚父的栽培,世杰就算赴汤蹈火也愿意。”

    看完陈世杰的“表演”之后,那人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将陈世杰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时,远处的陈玄风终于忍耐不住,大声叫道:“你究竟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