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 仙苑根基
    ,更新快,,免费读!

    遮天皇一招之内撂倒白发童子的事情就足已让孙长空感觉震惊无比了。而令他更为不解的是,此时出现在自己前的为何是这个最不可能出现的人呢?

    “你怎么会来这里,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遮天皇以一袭红装示人,而就像他表现出来的状态一样,现在他整个人的性格似乎也与之前孙长空所知识的大不相同,变得异常活跃,活跃得甚至有些离谱,以至于让他一度怀疑对方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遮天皇。可从其身上散发而出的阴森气息之中孙长空可以确信,此人绝对就是那个仙人与凶兽结合所生的遮天皇。

    “呵呵,没什么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别忘了,你的身体还在这我里,你有什么异样,我都会在第一时间从你的身体当中感应到。呵呵,不过现在的你可真狼狈啊,前几天还见你有元婴化身,可现在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了。难道,是这个白毛小孩给你摘除了?”

    孙长空深深叹了口气,随即道:“唉,这件事一言难尽。要不,你先把我放了?”

    遮天皇古怪地笑了笑,背起双手,淡淡道:“放了你?”

    孙长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于是接着道:“你来不是为了救我的吗?”

    遮天皇略作思索,随即道:“这倒是真的,不过,谁说救你就得放了你。只要你不受到致命伤就好了。”

    孙长空气急败坏,怒声道:“你!”

    遮天皇不以为然道:“怎么,你就是这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

    孙长空冷笑道:“呵呵,救命恩人?别忘了是谁让我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遮天皇紧接道:“可你也别忘了,如果没有我,你也不能会在知命境时就能拥有一具仙人之躯,这可是多少兆人都渴求不来的恩赐啊!”

    孙长空一想对方说得也对,但考虑到不能让遮天皇这么快把过错择清,于是继续道:“不过,我还是喜欢自己原本的样子,不过你怎么能把我的身体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也太邪乎了吧!”

    遮天皇架起双臂,并在原地转了圈,而后才道:“邪乎?我怎么没有感觉,我看着挺好的啊!”

    孙长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举起那只戴着锁链的手臂,指着对方笑道:“你当然感觉不出来,因为你更邪乎!”

    二人相视一笑,原本阴森冰冷的监牢之中立即被一股欢愉的气氛所充斥。在那之后,遮天皇甚至还坐到了孙长空所在石床之上,与其像朋友一样聚到一块,这才继续说道:“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孙长空当时一愣,心道这无所不能的遮天皇居然对自己还有所请求,不由得来了兴致,于是道:“什么事?”

    这时,遮天皇突然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长空,好像生怕他跑了一样。孙长空不禁打了个冷战,突然间他有种羞涩的感觉。

    “你要干嘛?”孙长空呆呆地问道。

    “你把柳如音让给我吧!”

    听完遮天皇几乎算不上请求的请求,孙长空“噌”地一下从石床上站了起来,扯得四下的锁链“咣啷咣啷”直响,而他的心情也和这声音相同,一样是难以平复。

    “不行!”孙长空斩钉截铁地说道。

    遮天皇道:“本皇是认真的,为什么不行?”

    孙长空甩动了一下手上的铁链,似要宣泄心中的愤懑,想要将其完全扯断。可不知这些锁链是由什么金属打造而成的,质地就是格外的坚韧,拉动起来甚至还有一种微弱的弹性,与他印象之中一般的铜与铁大不一样。不过,现在的孙长空已经管不了许多,听到遮天皇想要夺己所爱,出于一个男人最起码,也是最厚重的尊严,他也要与遮天皇斗争到底。

    “实话告诉你,柳如音早已是我的女人,甚至已经以身相许。你是万万比不上我与她之间的关系的。”

    遮天皇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而后才道:“呵呵,果然是幼稚的想法。本皇活上上吨年,早已看透这世间的情爱,那些支末的事情本皇更是毫不在乎。我只要他一心一意跟着我,至于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本皇可以一概不去追究。”

    孙长空已经气得脸色通红,就连手臂上的青筋都在一瞬之间暴涨起来,让人看了之后有种担心里面的经脉会跳出体外的可笑感觉。

    “我和柳如音的事情要去你追究?我的意思是说,我与她本就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你凭什么当从中作梗。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好,你身为遮天皇,居然耻于做这种龌龊之事,真是让人又气又怒。”

    遮天皇淡淡道:“呵呵,君子之名本皇可以不要,但柳如音我却是要定了。”

    孙长空立即回击道:“如果我说我不会退让呢?”

    遮天皇从石床缓缓站立起来,随之仰头看向石床上的孙长空,一字一句地认真道:“我会杀了你,让柳如音彻底死心!”

    孙长空忽然仰天大笑了几声,随后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自我陶醉道:“哈哈,原来你也知道,除了杀我之外你并没有办法让柳如音放弃与我之间的感情,如果连你都承认的话,哪怕是死我也甘心了啊!”

    被孙长空这么一番讥讽,遮天皇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他虽然没有跳到石床之上,但空间之中已经霍然出现了一只无形的手掌,并将其挺举起来,牢牢抓在手心之中。现在的孙长空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力,现在只要遮天皇心神一动,他便会立即化为一滩肉酱。但正和孙长空之前所说的那样,如今的他已然置之生死于度外,只要柳如音还爱着他,那他便可以为这段刻骨铭心却又极为短暂的爱情献出生命。

    也许,这正是爱情的力量。

    “动手吧!来啊!只要你杀了我,柳如音一辈子都会仇恨着你,那样的话你永远都得不到他的心。哈哈,我真是个天才!”

    遮天皇看着面前这个嚣张的孙长空,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

    孙长空不以为然道:“我还生怕你不敢动手呢!你杀吧!我要是喊出半个疼字,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遮天皇破怒为笑,点头道:“好气魄!”

    孙长空得意洋洋道:“那是。”

    “可惜,这样好的气魄,居然被你这种蠢人给占据了,给我过来!”

    说话间,孙长空只觉得自己头上传来一阵剧烈的震荡,而后整个人便从石床上面摔了下去,最终昏死过去。在意识清醒的最后边缘之上,孙长空看到遮天皇不怀好意地走向自己,再之后的事情,他就一点也不知道了。

    跟随遮天皇脚步一路向皇宫进发的方柔与神来子已经赶了两个多时辰的路,这时天边已经大亮,而雪势也终于停了下来,久违的阳光露出慵懒的姿态,倾洒在洁白无暇的雪地之上,反射出七彩斑斓的光芒。不知是之前的救伤未愈,还是连夜的奔波劳累,方柔脚底一滑,直接摔倒在路旁的雪地之上,随即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痕迹。

    神来子看了一下对方并没有大碍,于是关心地说道:“要不要休息一样,我这把老骨头都吃不消了,更何况你一个女孩子。”

    其实这也怪不了方柔,就在这前不久,他迎来了自己人生之中的月经初潮,下来他的气血较为虚弱,体力更是大不如从前,有这种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爱于面子,方柔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对方,而是强忍着腹痛,重新站了起来,摇手道:“不了不了,再这么耗下去,我们就真的赶不上那个假孙长空的步伐了。话说,他应该是去往皇宫了吧?”

    神来子点头道:“嗯,十有**。不过,以我们现在的样子如果贸贸然去了非但达不到目的,甚至还会被扣上一个造反的罪名、收监囚禁起来,那样的话我们可就是真的成了冤大头了。”

    方柔怒声道:“凭什么?难道就因为我们是苍北仙苑的人?”

    神来子道:“不仅仅是这个原因。你可知道,这次的传薪大会,为何皇室会一次派出五名代表前往参加吗?一方面是为了寻找优秀人才,使其加入他们,并且壮大皇室的实力。而另一个,也是最为重要的目的,是为了了解我们苍北仙苑的真正底蕴以及综合实力。”

    方柔不由道:“他们了解这些有什么用啊?”

    神来子叹气道:“傻丫头,实话告诉你,他们是在衡量是否应该除去我们这根扎在他们眼里的肉中刺啊!”

    方柔惊声道:“为什么?”

    神来子道:“因为苍北仙苑的实力远远超过常人的意料,只有他们才知道我们的真正厉害。他们担心有朝一日崛起的苍北仙苑会取代整个皇室,成为新一任的巅峰势力,所以才有了将我们扼杀在未成气候的摇篮之中。”

    “这么说,仙苑地下的那道血光,就是皇室的杰作了?”

    神来子摇头道:“这倒不可能。想在苍北仙苑的地下做文章,他们除非是不想活了!”

    方柔不由道:“这话是何意思?”

    神来子傲然道:“因为我们苍北仙苑的根基,关系着整个人间的存亡命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