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 共枕同眠
    ,更新快,,免费读!

    “什么?九十九犁杀生大阵,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可是据我所知,初升大陆之上似乎并没有这么厉害的阵法啊!”

    遮天皇轻蔑地扬了扬嘴角,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竟使得他脸上的那道纵贯上下的伤口再次渗出血来,柳如音看得心惊肉跳,又不好上前助其疗伤,只得从怀中掏出一条自己的丝帕,然后亲手递给了对方。

    “擦一擦吧!”柳如音难为情地说道。

    遮天皇看着那条绣着“空”字的杏黄色手帕,不禁心中一阵荡漾,他应该为此感到欣慰才是,可不知为何,此时他竟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多谢!”

    柳如音继续问道:“你是说,你是被那个九十九犁杀生大阵伤成这样的?”

    遮天皇道:“说来惭愧,我所中的只不过是九十九犁之中的前二十三犁,如果被全部击的话,就算是仙宗下凡也要尸骨全无!”

    “什么!连仙宗也不能幸免于难吗?这所谓的杀生大阵居然有这么厉害?”

    遮天皇得意道:“那是当然,当初魔界至尊魔皇,就是死在这道阵法之下。而当初的他,也没能抗过第六十七犁。”

    经遮天皇这么耐心的讲解,柳如音也算对这道毁天灭地,天下无二的弑神阵法有了初步的了解。不过让他感到不解的是,自己为何与遮天皇走到了一起呢?在她的印象之中,在那道无比恐怖的血光出来之后,他便不自主地昏迷过去,之后的事情便不得而知了。如果说是遮天皇将自己带到了这里的话,那岂不是救下自己,避免让她被血光吞噬的恩人也是遮天皇?

    “是你救了我?”柳如音不禁问道。

    “没错,是我!”

    “那你身上的伤不会是……”

    遮天皇坦然道:“也没错,我的手脚就是救你的时候被杀生大阵齐刷刷斩断的。”

    柳如音的内心感觉到无比的震撼,不仅仅是这件事情本身,还有遮天皇说话时不禁流露出来的淡然与气魄,就好像早已将生死看穿一样,丝毫不为自己的安危着想。而她可以感觉得到,此时“孙长空”看待自己的目光竟是分外的温柔。

    “你明明已经离开会场了,可是后来却又回来了,是不是因为我?”柳如音终于问道。

    遮天皇突然大笑道:“哈哈,你把我想得也太好了吧!我只不过是好奇血光的来源,所以才专程回来看了一下。没想到刚好就发现了躺在地上的你,于是就顺手将你救回来了。”

    说到这里,遮天皇目光明显开始故意躲闪,不让柳如音看透他的心思。然而,柳如音也不傻,明摆在面前的事实他又怎能视而不见呢?

    可为了保护对方的尊严,柳如音只得装作没有发现,而是淡然笑道:“哦,那就好。如果你真的是因为救我所以才伤成这个样子的话,那我会觉得十分内疚的。”

    遮天皇轻哼了一声,不由道:“不用你来可怜我。这点小伤,明天就能痊愈。”

    说着,遮天皇举起自己的右臂,只见已经空空如也的手腕之上突然突起一块令人作呕的神奇组织,看起来就好像春天树枝上面长出来的新芽一样,虽然个头不大,但却极具活力。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拥有如此匪夷所思的能力?”

    遮天皇并没有回答柳如音的话,而是站起身来,一跳一跳地来到不远处,硬是从黑暗中拉出一个硕大的物体,那竟是半截羚羊的尸体,尸体从中间位置处被一劈两断,而看伤口处的断面十分平整,想来当时出手的动作应该是极为凌厉的手法。

    “这里有半只羚羊,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切点下来烤烤吃吧!”

    飘渺云巅讲究清心寡欲,吃斋诵经,哪里会沾什么荤味。尤其是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柳如音脸上的鄙夷神色变得越发浓郁,遮天皇看到之后不禁说道:“怎么?你不敢吃?”

    柳如音一向都是要强的女人,一听到“不敢”二字,她立即反驳道:“谁说不敢,只是我恰好不饿而已。”

    不知是不是上天有意要捉弄柳如音,话音刚落,他的肚子里便传来一阵细碎的肠鸣音,听起来就好像一个正在哭叫的孩子一样,使得柳如音变得十人可爱。

    “这……”柳如音想要出口辩解,却不承想一枚迎面飞束的物体刚好砸在他的额头之上。

    “哎呀,好痛!”

    随着物体掉落的轨迹,柳如音从地上将其拾了起来,凑近一看竟是一颗叫不出名字,可是看上去却是相当诱人的野果。

    “不想吃肉就吃野果吧!反正谁饿谁知道。”

    说完,遮天皇翻身侧躺在地上,并将自己的后背对向柳如音。

    说实话,柳如音早就是饿得不行了,眼下见到食物自然是不肯放过,也不担心上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张口便狠狠咬了一口,一时间甘汁入口,唇齿留香,柳如音觉得这是他吃过的最好的野果了。

    发现遮天皇躺在那里默不作声,柳如音出于关心不由道:“喂,你不吃吗?”

    遮天皇轻咳了一声,随即道:“不吃,我不饿。”

    “可是你的伤还没好,不吃东西怎么能行!”

    遮天皇忽然转过身来,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那张布满血污的俊俏脸颊显得尤为突兀。

    “我说不吃就不吃,不要来烦我!”

    遮天皇的火爆脾气令柳如音颇为意外,在稍微缓和了一下之后,她才重新鼓起勇气道:“你的伤是不是还没有完全稳定啊!我来给你看看!”

    遮天皇又将身子扭了过去,语气略带央求地说道:“别烦我了,让我睡了一会儿,一觉醒来我就能好。”

    现在正是寒冬腊月之际,虽说生了篝火,可对于深夜之中的寒气来讲也是微不足道。随着时间的进行,遮天皇的呼吸声也变得缓和起来。不过,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起来,这让旁边一直观察着的柳如音十分在意。

    “喂,你没事吧?”

    只听火堆的那边,悠悠地传来卫个微弱的声音道:“没……没事,只是有点冷!”

    在这之后,遮天皇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柳如音唤他,他也没有丝毫回应。柳如音坐在那里越想越不对劲,索性起身来到遮天皇的身边,伸手抚在他额头之上,试了一下对方的体温。

    “我的天!怎么这么烫!”

    柳如音没有想到,一个人发烧竟可以达到这种恐怖的地步,就在刚刚触及到对方皮肤的刹那间,他有一种被火灼烧的错觉。作为修行者的他们,本来早就应该练就了冷热不侵的能力,可是现在遮天皇的伤势太重,再加上没有及时治疗,食宿不好,众多的不利条件联合到一起,最终还是将遮天皇击倒了。看着对方瑟瑟发抖的样子,柳如音有些于心不忍了。

    “你……你怎么样了!”柳如音颤抖道。

    “好……好冷!”

    无奈之下,柳如音只得将对方拖到距离火堆更近的位置处,希望借此可以让对方暖和一些。可是现在的遮天皇已经极为虚弱,身体根本抗不住这种燥热,不一会七孔之中便淌出了殷红的鲜血,看到这一幕的柳如音又将对方搬回了刚才的地方,并将他从地扶立起来,准备运功给对方疗伤。可这一试不知道,眼前这位“孙长空”的奇经八脉竟与常人迥异,几乎所有的穴道都和她知道的背离。连穴道都找不见,又要如此为何疗伤治伤呢?

    可随着病情地不断加重,遮天皇的嘴里也说起胡话来:“爹娘,你们要去哪里!带上孩儿!”

    柳如音看着对方那股无比悲伤的表情,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怜悯之情。可就在这时,遮天皇突然摊开双手,并将柳如音搂到了自己的怀中,死死地抱住,任柳如何挣扎都摆脱不得。

    “你!你放手!”

    就在柳如音准备强行出手之际,只听遮天皇忽然道:“别动,让本皇抱一会儿!”

    听到对方以“皇”自称,柳如音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手讥讽地说道:“就你还敢称自己为本皇,我看你是想当皇帝想疯了吧!”

    对于柳如音的指责,遮天皇并没有生气,反而脸上洋溢起一股幸福的表情。柳如音低下头,借着火光看了看对方,心道:“这家伙又在做什么春梦,怎么笑得如此猥琐?”

    不过这一回,柳如音并没有再试图离开遮天皇的怀抱。在她看来,人家已经舍命救了自己,现在就算吃点亏也是对于救命之恩的一种合理回报,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想到这里,柳如音干脆枕到了遮天皇的上臂之上,怡然自得地看向头上的天空,同时淡淡地说道:“睡吧睡吧!睡醒了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嗯!”

    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只是单纯的巧合,遮天皇居然应和了一声,然后继续睡下。而旁边的柳如音则是转过头去,自顾自地去梦乡之中寻找自己的情郎去了。

    “孙长空,你到底在哪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