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杀阵屠仙苑
    ,更新快,,免费读!

    “怎么?老祖复活需要仙宗亲临吗?”

    孙长空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有生之年,居然可以听到关于这位立于三界六道之中巅峰王者的事情,这令他感到颇为激动,就连眼瞳之中都不禁射出晶莹的光芒。

    白发童子轻笑道:“呵呵,仙宗他老人家无所不能,无所不晓,如果说天底之下还有人能救陈立的话,那便只有他了。”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由得为难道:“可是,仙宗身居天界之巅,像我这等凡人怎么可能见得到他?”

    白发童子发现孙长空在看自己,以为对方是在寻求自己的帮助,于是连忙解释道:“不要看我,你见不着仙宗,我同样也不例外。仙宗他老人家的行踪向来都是飘忽不定,而且真正待在天界之中的时间极少,如果要找他的话,简直比打败他还要困难。不过……”

    “不过什么?”孙长空不由道。

    “不过,据说近几百年来仙宗在人间活动的频率极高,曾经有几位散仙见到过他,不过碍于当时的情况,所以才没有主动上前参拜。也许,我们也能通过他在人间留下的蛛丝马迹从而找到他所在的位置。”

    孙长空欣然道:“那事不疑迟,咱们快去询问一下几位见过仙宗的散仙吧!”

    白发童子看了看头上的月亮,随后无奈道:“三更半夜的,你不睡觉人家还要休息呢。再说,你身上伤势未愈,这个时候轻举妄动的话恐怕会落下病根,我看还是缓上两天再去吧!”

    孙长空急忙道:“可是老祖他……”

    白发童子拍了拍了孙长空肩膀,宽慰道:“你放心,陈立好歹也是仙人,他的遗体不会焚化的。我估计,陈家人应该会选择一处风水极佳的宝地,用以修建停放陈立的肉shen的祠堂。”

    孙长空微微点了点头,心有石头这才稍稍落了下来,如释重负道:“那好吧!晚辈就只得在仙人的府上麻烦您几日了。”

    白发童子一听孙长空这么说话,连忙挥手道:“哎,你误会了!这里可不是我的家,我的道场也这么气派。”

    “啊?那这里是?”孙长空惊讶道。

    “呵呵,这不是显然易见的事情吗?整个初升大陆之上,还有哪里拥有如此气派奢华的林立建筑,这里是皇宫。”

    “皇宫!怎么可能!”

    孙长空顿时觉得自己有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他长这么大还没有接触过与皇室有关的事物,关于皇宫那就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事情了。如今这么看来,眼前的这片庄园确实只有皇室高贵地位身份才能与之相配,而像白发童子这样的散仙,一般都会隐身于深山老林之中,过着与世无争平淡无奇的朴素生活,显然与这眼前的淫奢情景格格不入。

    “可是我为何会被送到皇宫之中,苍北仙苑没有能够安放我的地方吗?”

    听完孙长空的话,白发童子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下来,看上去就好像被屋屋厚厚的霜粉饰了一般,看起来十分阴沉。

    “小伙子,你要坚强啊!”

    孙长空心头一颤,不由道:“仙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白发童子叹了口气,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过了许久才道:“我是说,无论发生了什么大事,你都要坚定自己的信念,不能放弃希望。”

    孙长空越听越感觉不对劲,于是连忙道:“仙人,您就不要再调晚辈的胃口了,有什么事您就和我说了吧!我能承受得住!”

    白发童子点了下头,终于说道:“好,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就不妨告诉你。苍北仙苑,没了!”

    孙长空先是一愣,他的大脑在飞速思考“没了”这个词语当中所包含的意思,可无论他怎么怒力,都无法得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没了?什么叫没了?人,还是地方?还是说门派解散了?”

    白发童子连续点了三下头,然后道:“对对对,全都没了。”

    这时,孙长空猛然学得自己的脑袋被人用铁镐狠狠敲了一下,使得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晃动起来,犹如大浪之中的孤舟一般,随时都可能被打翻在地。他慢慢蹲下身子,双手抓着杂乱的发丝,语气悲切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发童子俯下身子,强装笑容道:“我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放弃希望。当日……”

    于是乎,白发童子将孙长空失去意识,遮天皇被人救走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原来那天,大战过后,就在大家准备就此离去之际,大地之上突然泛起大片血红色的光芒,那些还未来得及逃出会场的观众只要被红光沾染上,便会立即被化为血色蒸汽,随即升入天空之中。就这样,现场残留的数万名观众竟然无一例外,全部惨死当场。而这里面也包括初升大陆之上众多的能人好手,他们的遇难对于整个初升大陆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这里面,只有少数拥有极高修为的修行者才能勉强逃出血光笼罩的范围,不过即使这样,这些人人也大多身受重伤,之前的一男一女就是这么被送来的。

    “血光?什么样的血光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力量,仙人,您没有识破吗?”

    白发童子摇头道:“看出来又能如何,当时情况紧急,光是带着你和陈少麟出来就已经相当费力了,再加上一个活死人陈立,就连我都险些折在那里,这种情况之下我哪还有精力去追查血光的来源,能自保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这么说,就连仙人你,也不是那血光的对手了?”

    白发童子虽不想承受,但也只得点头道:“留在那里的人必死无疑,无论是仙还是人。”

    这时,孙长空不禁想起苍北仙苑之中几位好友亲朋,这里面就包括王道人,三胖以及方柔等人。救人心切,孙长空立即向白发童子问道这些人的下落。然而,对方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失落道:“我说了,不要放弃希望。虽然这些人还没有被找到,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逃出来。”

    “可是万一他们还在苍北仙苑之上,那岂不是……”

    白发童子略显生气道:“你这孩子,怎么净想这些不好的事情。我说了,他们兴许已经逃了出来,只是没有来皇宫疗伤而已。我看我还是……”

    “不行!我要回去看看!”

    不顾白发童子的阻拦,孙长空强忍着隐隐发作的伤势,强行施展身法,只次腾跃之后已经掠出几十丈外。然而,孙长空身上的伤远比他想象的糟糕得多,简单的几个运作已经令他的四肢传来阵好似随时都要解体的剧痛,于是乎他又不得不重新落到地上,跪倒在地,用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如音,你怎么样了?”

    篝火烧得树枝发动“吱吱”的爆鸣声,而柳如音也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被强行唤醒过来。然而,在昏睡的过程之中,他的梦境依然都残留着之前所见的,如同地狱一般血腥场景。一望无际的血光,随处可见的残肢碎体,她从未想地人间居然会出现此等令人触目惊心的场景,可以的话他希望那些画面只存在于自己的臆想之中。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他手上还沾着血,是它提醒着她,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紧接着,柳如音想到了自己的师父飞仙子,接着他疯狂般地找寻四周的空地,可是那里除了黑暗之外再也没其他的人。

    可是,火又是谁升起的呢?

    “你醒了!”

    就在柳如音手足无措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黑暗之中渐渐传了过来,不过让他感到万分震惊的是,对方的样子竟是如魔鬼一般恐怖,令人惧怕。

    “你……是你,孙长空!”

    柳如音知道眼前的孙长空只是一个冒牌货,但不知对方身份的他也只能用这个称呼来唤他。而遮天皇挤了挤那满是血污的脸颊,好像要摆出一副笑容,却发现自己的状态已经不容易那么做了。

    他踉跄地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就好像他本来就属于那里一样,沸身上下都被一团浓密的黑气所萦绕。而让柳如音更为吃惊的是,本来不可一世的对方,此刻竟是如此狼狈,两只手掌齐腕斩断不说,被半条右腿也不翼而飞。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呵呵,我不是孙长空,你认错人了。”遮天皇苦笑道。

    听到对方这么回答,柳如音故作镇定说道:“我……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又不知道你是谁,只能这么叫你。你,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被人打成这样?”

    遮天皇轻吐了一口体内的浊气,随即抬起那只仅有的左眼,寒气逼人道:“呵呵,天底之下,当然没有哪个人能将我伤成如此地步。只是,伤我的并不是人。”

    “那是什么!”柳如音不禁问道。

    “那是一个空前绝后,史上唯一一次被使用过的恐怖陈法,人们称他作九十九犁杀生大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