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回天乏术
    ,更新快,,免费读!

    昏暗的灯光,将原本失去知觉的孙长空重新唤醒起来,他扶着吱吱作响的床头,艰难地坐起身来,抬眼向窗外看去,发现天色已经漆黑一片,太阳坠落,夜幕已经降临,比愁绪还要幽长的夜晚已经开始了。

    “我在哪里?”

    这几乎是孙长空每次醒来之后都会问的问题。在庆幸自己依然活着的同时,他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是十分好奇。曾经,他幻想过美女救英雄的场景,只是这个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不知这一回,只存在于童话里的故事能不能发现在自己的身上呢?

    “公子,你醒了?”

    “女人!温柔!还很年轻!”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在孙长空听来,却能反映出许多具体的细节,甚至连对方的身高,体重,哪怕是身上穿的衣服多与少,他都能听出个大概。也许这只是他用于打发散新时间所开发出来的独到技艺吧!

    “请进!”

    带着满心的热切期望,浸淫着浓郁古代气息的木制房门被人从外面“吱扭”一声轻轻推开,一只穿着绿色绣花鞋的精致小脚猛然闯入到孙长空的视线之中,并在他的心上轻轻叩了一下。

    果真是一名美丽动人的女子。孙长空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类似的画面,然而当他真正遇到这种情景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嘴巴竟然笨得让他有种拿刀割舌头的冲动。

    “有劳姑娘了!”

    看着孙长空双腮粉饰的样子,那女子掩面微笑一声,随即才将手里的托盘放在了屋子正中央的桌子之上。

    “公子,这是主人交待过的汤药,请公子趁势服下!”

    孙长空尴尬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被一圈圈纱布裹得严严实实,哪怕是私密部分也没能幸免。他哪里还是人了,分明就是一只刚刚加工完毕的木乃伊。

    “多谢姑娘,没事的话您就去忙吧!服药的事情我自己来就行。”

    说实话,如果那名女子就这么离开的话,他还真可能会感觉到一丝小小的失落。可谁承想,那名女子居然嘟起嘴来,作出一副撒娇的样子嘤嘤道:“可是主人交待过,一定要亲眼看着公子服下才能离开呢。”

    女人的话像刚炼制的蜂蜜一样噗嗤噗嗤涌入到孙长空的心间当中。二话不说他竟直接抄起桌上的黄汤,咕咚咕咚几口咽下,连口气都没喘。这药虽然苦涩难咽,但因为加入了“美人”这剂药材竟变得丝滑如绸,十分容易入口。而在孙长空将任务完成之后,那名嫂子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她在他的脸颊之上轻轻吻了一下,孙长空没有想到,天底之下居然还没有如此柔软的事物,竟比那长绒棉还要软上几十倍,让他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而在这之后,那名女子终于心满意足地将青瓷碗收回托盘之中,转身如风一般,漂到房外,并将屋门带上。

    “我这是在做梦吗?”

    孙长空摸了摸还残留着那名女子身上香气的脸颊,居然坐在那里傻笑了半天,直到一阵急快的脚步声这才将他的思绪重新带回到现实当中。

    “快快快!男的已经快不行了,女的只是受了点轻伤昏迷了,快点抬到后院准备救治。”

    虽说自己也是个伤病人员,但出于热心肠与好奇心,孙长空琮是决定起身一探外面究竟。可还没走到门前,他便隔着门扇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此人受伤极重,恐有性命之忧。

    孙长空虽未曾专心于医学方面,但对于一些简单的伤势还是有一些基本常识的。照这个流血量来看,此人身上至少有四到六处致命伤,而且受命时间不少于一个时辰。自己这边好不容易转危为安,外边又抬来了一个重伤员,想到这里,他还真为这里的主人捏了一把汗啊!

    终于,孙长空还是找开了门房,只不过那一男一女已经被送离了这里,却往了更为幽深的后院。

    不看不知道,孙长空现在才知道自己现在所在地方竟是一处极为奢华的豪宅,庭院,回廊,琼楼玉宇,数不胜数。这样的场面令他一度以为自己身在天界之中,也只有那个遥不可及的仙境才能配得上如此罕见的庄园吧!

    “哦?这么快你就醒了啊!”

    随着那人的惊叹,孙长空回头望去,却发现在月亮的照耀之下,一个不大自己腰间的半大孩童赫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说他是孩童,可是他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无尽的岁月与沧桑,尤其是那一头银色的长发,更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威严。他当然不是什么孩童,他就是白发童子。

    “白发仙人,您怎么会在这里!”孙长空惊声道。

    白发童子用手撩了撩被晚风吹乱的银发,随后淡淡地笑道:“你这小子,难道忘了是我把你救回来的吗?”

    孙长空尽力回想了一下之前所发现的事情,可遗憾的是,当时遮天皇那一掌的威力实在太过强大,能保住这条性命就已经实属不易,哪里还有什么机会去辨别是谁将自己带离了战场。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这么说了,那事实大概也就是如此,于是乎孙长空几乎没有什么迟疑地就半跪在了地上,向白发童子行礼道:“多谢仙人救命之恩,孙长空无以为报。”

    白发童子连忙将孙长空从地上搀扶起来,然后说道:“不要谢我,谢就谢陈立那个老鬼。要不是他以自己毕生修为为你制造了这副仙之体,恐怕你早已经呸复存在了吧!”

    经白发童子这么提醒,孙长空立刻想到了之前为救自己性命被魔英侵入体内的陈立。虽说早已有了最坏的打算,孙长空仍然坚持问道:“老祖他怎么样了?”

    被孙长空这么一说,白发童子随即深深叹了口气,整个人就像泄了气似的,无论气势还是精神头都大不如之前。

    “陈立那个老家伙不知道看上你的哪了,居然这么不顾性命安危来保护你,以至于让自己……”

    “他老人家到底如此了!”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哎,活倒是活了,只是与死也没什么区别。”

    这话孙长空听起来虽然很是惊喜,但仍然忍不住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发童子第二次叹气道:“他用自己的大部分修为,给我塑造了这一具堪比仙人之体的身躯,使你虽未达仙人之境,却已先受仙人之恩,当真是百世修来的造化。可正因为这个原因,陈立的身体变得异常虚弱,一些原本对他并无太大影响的物质却成为致命的异物。那魔英便是的一种。”

    孙长空紧接着道:“那然后呢?”

    “然后还能有什么,陈立将魔英纳入到自己的体内,并没有办法将其迅速化解,反而让他在体内疯狂生长起来,以至于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方。而他体内唯一保留下来的一丝无极仙气,便成了抗衡魔英的仅有武器,姑且保住了陈立的性命。而要将全部的魔英消化分解,那将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可能要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才能完成。而在这个期间,他将处于一个“假死”状态,无法抵御任何外来的伤害,哪怕是一个孩子也能轻松取走他的性命。所以说,现在的陈立实际上是虽生犹死啊!”

    听完白发童子讲解之后,孙长空跃跃欲试道:“既然是无极仙气不够,那我就将体内的渡过他不就好了吗?不行,我得去陈家走一趟。”

    “站住!”白发童子一声大呵,直接将孙长空喊住。一步之后,他已经拦到对方的面前,面色严肃道:“你这小子难道是傻了不成?如果只是运渡无极仙气那么容易的话,那我早就做了。”

    孙长空不由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白发单子再次叹惜道:“你不知道,仙人体内的无极仙气,并不只是从天界之中吸收而来那么简单,他要通过自身的功法并加以多次炼化方能为己所用。根据每位仙人的流派不同,炼化无极仙气的方法也不尽相同。如果贸贸然将无极仙气注放到另外一位仙人体内的话,非但不能达到目的,反而会使得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未经炼化,或者与被渡仙气的仙人不相符的无极仙气一旦流入到身体之中,便会随即化作一道犹如暴躁猛兽的戾气,肆意流窜在诸条经脉之中,并且破坏其中的器官经脉,并且造成无法挽救的毁灭打击。你的身体虽然是由陈立无极仙气所化,但经你使用之后已经成为了你的专有物品,对陈立来讲起不到丝毫作用。所以我才要劝你,教你不要意气用事。”

    受到白发童了的点拨,孙长空的眼前豁然开朗了许多,不过他的心情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感觉,反而觉得越来越重。

    “难道,我们只能在旁边看着吗?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加快老祖苏醒吗?”

    白发童子想了一想,随即道:“有倒是有,不过比让陈立现在醒过来还要困难。”

    “啊?这么有难度吗?如此说来,我倒想去试一试。”

    “试一试?呵呵,小子,虽然现在的你有点能耐。但我劝你一句,你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哦?听仙人这么说,能让老祖起死回生的居然是一个人。”

    白发童子怪笑了一声,然后略显不屑地说道:“呵呵,如果仙宗也算作人的话,那你我恐怕连作蝼蚁的资格都没有了吧!”

    孙长空惊声道:“什么!仙宗!”

    这下,孙长空的心情变得彻底冰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