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迷雾重重
    ,更新快,,免费读!

    听完方惜时近乎耸人听闻的预言之后,血嗜子先是露出了标志性的狞笑,随后手指对方的鼻子,像骂自己的弟子一样大声叫喊道:“方惜时,你别再这里鬼话连篇了,之前的事情已经让我对完全失去了信任,你说魔界大门开就开,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又一次再给我设套?”

    方惜时挤出一丝笑容,而神情却是异常颓废地说道:“呵呵,我倒是希望自己所说只是一个谎言而已,可惜的是,事实并不是那样。”

    云影子向前猛然跨出一步,与此同时他的手掌已经在一瞬之间轻取方惜时的衣襟,而后使了一招颠倒乾坤,直接将对方摔在地上,并用虎口死死抵住方惜时的命脉,厉声责问道:“快说,你把我们弄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对于云影子的暴怒,方惜时并没有发怒,甚至连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他就那么安然地躺在地上,并且以一种十分缓和的语速回答道:“我说了,魔界大门马上就要打开,要想重新封印大门,就必须将这块漂石也沉入到大地之中。而这件事情只凭我一之力是远远不够的。”

    血嗜子走到方惜时的眼前,居高临下地冷笑道:“姓方的,你不要告诉我,你让我们是为了帮你封印魔界的,在我看来,你可没有那么一副菩萨心肠。”

    方惜时继续道:“好吧!既然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那我再接着说下去也是浪费口舌。如果到现在你还认为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的话,那你就一脚把我的脑袋踏碎了吧!”

    血嗜子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凶光,随即一道沉重的杀气立即将他的整个人全部武装起来,给人一种由内而外的清晰寒意,哪怕是修为高深的方惜时也不能例外,他的身体正在地上瑟瑟发抖。

    “呵呵,你以为我不敢吗?你要知道,这些年来死在我手里的仙苑弟子,可要远你比知道的多得多啊!”

    方惜时好不容易调整好气息,这才回道:“这个我也知道,只是因为您是长辈,所以我这个作掌门的才没有追问。”

    血嗜子轻“咦”了一声,不由得再次说道:“这么说,你也知道他们的身份?”

    “那是自然,他们都是天幕尊府派来的奸细。早在这些人出世之时,天幕尊府便将他们召入到自己的门下,并加以特训,使得原本只是孩子的他们成为天幕尊府的少年死士,从始至终只听命于天地双尊的差遣。”

    听完方惜时的解释之后,云影子好奇道:“既然你早知道他们的来历,又为何要将他们纳入仙苑之中,这岂不是引狼入室吗?”

    方惜时冷酷地笑了笑,然后翘起那只被云影子压在身下的手掌食指,阴森地说道:“有二位师叔坐镇,我方惜时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血嗜子的脸都被气绿了,那一只原本只是准备抬起的右脚,竟真的已经踩在了方惜时的脸上,只是还没有用力而已。

    “你这小子,居然敢拿我和云影子当棋子使唤,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方惜时想要摇头,却发现血嗜子的右脚已经将他的头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无奈之间,他只得继续使用那只还能稍微活动的右手,尽量左右摇摆了两下,然后才道:“整个仙苑之中,能做到杀人不露痕迹的恐怕只有二位师叔了。而我作为掌门自然不能出手,否则将会直接影响到仙苑与天幕尊府的关系。我们苍北仙苑的底蕴固然雄厚,但也不是用来对付那些虾兵蟹将的。”

    “虾兵蟹将?方惜时,你的牛皮吹得也太大了些吧!”云影子轻笑道。

    对于云影子的质问,方惜时却没有感到丝毫不适,反而十分坦荡地说道:“果然,像师叔你们在苍北仙苑的身份,虽然在别人眼中高高在上,其实对于一些实情并不了解。话说回来,你们就不好奇,萧然师祖是如何出现的吗?”

    不说还好,经方惜时这么一提醒,血嗜子这才想起自己的师父萧然,随后扫视四周,一边寻找一边高声说道:“快!萧然师父在哪,叫他出来,不要再装神弄鬼的了。”

    突然间,方惜时一跃而起,竟将身上的云影子强行弹了出去。而与此同时,他伸手钳住的血嗜子的脚踝,后者想要反抗,却发现为时已晚,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已经不听使唤,被对方轻松抛入了半空之中。而他则使了一招漂亮的鹞子翻身,惊险地落在了脚下的漂石这上。要知道,再往后多走半步便是虚空,这要是不小心跌下去,恐怕连尸骨都找不全了。

    “二位师叔还是这么火爆,这可当真为难惜时了。不过,你们问我萧然师祖的下落,我可以告诉你们。不信,你们回头看!”

    在方惜时的提醒之下,血嗜子与云影子在同一时间双双转身,而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的身后居然多了一个身空修长黑袍的男子,定睛一看,正是二者的师父萧然。

    “师父,您什么时候来的?”云影子痴痴地说道。

    血嗜子见此情形,明显有些出乎意料,就连原本利索的口齿也变得结结巴巴,可见在萧然生前,他是多么敬畏这位授业恩师。

    “师……师父!”

    面对两位弟子的呼唤,萧然并没有回答,而是像一个木头人一样,穿过二人中间的空隙,一步一步走到方惜时的身后,接着转过生涩的身体,目无神光地看着他们,再也不动一下。

    “方惜时,你究竟对我师父做了什么,快点让他恢复正常!”云影子咆哮地叫道。

    “恢复正常?呵呵,云影子师叔,难道你忘了师祖已经仙逝了吗?对于他来讲,只有死才是恢复正常。饶是那样,你还要坚持吗?”

    “你!”

    云影子还想继续说下去,却突然发现方惜时那一句句气得人牙根痒痒的话语竟是极有道理。好在他也不是是分不非,在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他才继续道:“好!好!你别让师父恢复正常,你能不能让他变成生前的样子,至少可以与我们说话交谈。”

    “抱歉,这件事情做不到。”

    “为什么!”血嗜子看着面前那个如假包换的萧然,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对方已经在上千年前悄然离世。而当初下葬萧然的人,就包括他自己。

    “说!你是从哪里盗得师父遗体的!千百年前的骸骨早就已经化为黄土,怎么可能这般栩栩如生,这不可能,他一定是假的!”

    方惜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萧然”,悠悠地说道:“呵呵,师祖,您的好徒儿说您是假的呢!你您还不赶快露两手让他瞧瞧!”

    说时迟那时快,原本站在那里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血嗜子,突然觉得面前吹来一股火辣辣的气流,待他再次稳住心神之际,萧然那快如闪电的腿功已经迎面来到他的咽喉。

    “这……这是师父的封喉杀!真的是师父!”

    距离仅仅只有半寸,血嗜子的性命便要不保了。而就在生死关头,“萧然”的脚尖竟然悬停不再像向前移动一分,这才使得血嗜子逃过一动。能在一招之内轻举血嗜子的性命,这人除了他的师父萧然之外还能是谁呢?

    “怎么样?这下相信了吧!”

    方惜时接着道:“好了萧然师祖,您可以回来了。”

    不知为何,辈分比起方惜时要足足高上两代的萧然对于对方的话竟是言听即从,方惜时让他回来,他便使了他瞬身神术重新站到了对方的身后,再次没入沉默之中,一语不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其他人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萧然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练就了真正的天人合一。

    “方惜时,你对萧掌门到底做了什么,竟能让他对你如此毕恭毕敬,你该不会使用的是邪门歪道的巫术吧?”

    云影子听说,西南地区,有一批专门修炼神打巫术的异教徒。他们信奉的并不是仙宗,而是上古时期便一直存在的上古巫神。据说,一旦得到上古巫神的眷顾,他的信徒便会随即得到强大的精神与力量,使其成为不可战神的魔神。而更加重要的是,当巫术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信徒将会掌握一种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玄妙功法。不过,这一切都只是谣传而已,真正见到过的更是几乎没有。不过,从面前种种的迹象上来看,方惜时白发使用的邪术,多半就是这所谓的巫术了。

    然而,面对云影子的当面质问,方惜时却显出一副不以不然的样子,之后不屑地说道:“巫术的强大,我也略有耳闻。不过让我为了几招所谓的巫术就要抛弃之前的修为,我宁可不去学这门功法。而我也确实不会使用什么巫术。”

    “什么?不是巫术?那你是用何种办法令萧掌门起死回生的呢?”云影子不禁再次问道。

    “呵呵,说来你们也许不信。这门神奇的功法,其实就藏在我们苍北仙苑之中,并被诸代掌门口口相传,甚至连本秘籍口诀都没有。”

    “口口相传?方惜时,你莫非是疯了不成?你的师父逍遥子明明就是被活活困死在人魔两界的夹层空间之中,哪里有机会将这门功法告之于你。难道,他还能给你托梦不成?”

    方惜时微微一笑,随即抬头看向自己的两位师叔,面色恐怖地说道:“如果我说,事实就是那样呢?”

    空间中的寒风变得愈发刺骨沁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