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幕后操手
    ,更新快,,免费读!

    在前行的同时,血嗜子与云影子还发现,沿途的石壁之上居然绘有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的彩色壁画。看壁画的颜料与画工,不像是近代人的手笔,而更贴近于上古元人。面对这种惊世之作,二人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因为,壁画的内容是一种无比压抑的场景。散落的四肢,堆放的头骨,还有一个个身背双翅,却长着张狗脸的奇怪生物。他们手中或是拿着大刀,或是拿着巨斧,看起来那些惨遭虐杀的人们便是死于这些狗面人的手中。可问题是,壁画里的所描绘的情景到底只是人类一时的突发奇想,还是曾经真的发生过呢?至少在现在的角度来看,二人显然得不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快看!”

    突然间,血嗜子唤了一声,让云影子去瞧。而就在他指尖所对的广告,一个异常魁梧的巨人形象赫然横跨在画幅之上,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突击感。金色的宝甲,威风凛凛的宝剑,光从装备来看此人的身份便不同一般。而与之前的那些狗面人不同,这名巨人竟已经有了现代人类的生理特征,上颚骨也恢复到正常人类的水平。云影子乍一看到这名巨人的时候,竟有一种恍然隔世的错觉。

    “奇怪,我怎么觉得这人长得好生眼熟。”云影子疑惑道。

    血嗜子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响度之大,使得整个溶洞都回荡起他那意气风发的声音。

    “云影子,你是老糊涂了不成?从这壁画的现状来看,创作这画的时候恐怕是在上万前,那时的你我还没出世呢,你又如何认识这画中的巨人?”

    血嗜子所说的确实没错,可云影子越看越感觉那人十分熟悉,可就是迟迟想不起对方的身份。而就在这时,血嗜子抚了一下自己的白须,而后悠悠地说道:“你还真别说,这人长得有些像方惜时啊!”

    云影子一拍自己的脑袋,恍然道:“哎,你瞧我这脑子,就是就是,这名巨人和方惜时长得实在是太相似了。如果不考虑的高大,简直是一模一样。

    二人之所以判断那名身披宝甲的是一位巨人,那是根据周围其它人的身高比例所推算的。与狗面人相比起来,被肢解的人类恐怕只有他们一半大小。而巨人又要比狗面人足足大了好几倍,所以这么说来,这人一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如果站在面前的话,那就和小山一样。

    “不过,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壁画之上又刚好有一个与方惜时长相极为相似的巨人。莫非,他们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吗?”

    看着云影子迷惑的样子,血嗜子不由说道:“你就不用再为这种小事伤脑筋了,当初就是逍遥子将方惜时领入仙苑的,方小子的底细他一定知道。”

    “知道又有什么用,人都没了,上哪去问。”

    血嗜子不耐烦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既然逍遥子能把方惜时领入苍北仙苑,那就说明这个小家伙绝对没有问题。难不成,他还会给自己找麻烦不成?”

    这下,二人一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随后却又异口同声道:“还真有可能!”

    逍遥子向来都是慈悲为怀,以普渡众生为己任,哪怕是他不幸身故,也是因为营救天水道人才酿成了灭顶之灾。如果说方异时的背后真有一些不为人知,且又关系重大的事情,他很有可能将这份重责自己提下,然后默默地为之付出。这就是逍遥子,一个能力不大,却心系天下的仙苑掌门。

    “我说,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还不快点跟上!”

    这时,前方的空间之中突然传来了庞伟的呵斥声,为了不让对方起疑,他们两个只得快步跟上。

    “对了师叔,你知不知道这洞壁上的壁画是怎么回事啊?”

    庞伟回头看了一云影子一眼,不禁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血嗜子连忙解释道:“呵呵,云影子就这样,对什么问题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您别搭理他,咱们继续赶路。”

    说实话,血嗜子已经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进入溶洞的,甚至连走了多长时间都分不清。他们就好像被困在了这条毕升的通道之中一般,仿佛再也走不出这里似的。

    “师叔,还有多远啊?”云影忍不住寻问道。

    谁知,庞伟突然诡异地笑了一声,回答道:“你着什么急,你不觉得达里悠然漫步也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情吗?”

    庞伟的一句话都快把血嗜子的肺给气炸了,可毕竟对方是自己的师叔,而且来到这里也是他们一再坚持的结果,如此一来他们自然不能什么怨言、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血嗜子与云影子几乎走不动的时候,前方一道异样的沤引起了二人注意。

    “到了。”

    庞伟说话的同时,云影子明显感觉到对方有口气之中带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情绪。可话说回来,他不是就住在这里吗,又为何好似刚从鬼门关逃出来一样?

    “好了,我就不带你们去前面了,有会么事情你们自己去问。还有启天钥!”

    庞伟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血嗜子手中的那枚怪异的兵器,而后说道:“劝你们一句,千万不要尝试与他叫板,不然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

    云影子拜谢道:“多谢师叔提醒,咱们有缘再见。”

    庞伟苦涩地挤出一丝笑容,而后摇头道:“我们还是不要相见了。我这个已死之人,本就不该出现在人世之间,这次露面纯属无奈。你们好自为知吧,我走了!”

    话音未落,二人只觉得面前吹过一阵轻风,随后庞伟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虽说他的修为还没有达到真正的仙人之境,可从刚才的身手来看显然已经相距甚微,甚至只有一念之差。

    不过,在庞伟离去之后,一个全新的问题摆在了二人的面前:二人究竟从去是留呢?

    “怎么说,咱们现在就进去吗?”血嗜子迫不及待道。

    云影子出手阻止道:“先等等,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血嗜子将眉毛一竖,略显愤怒道:“那你他娘的不早说话,这都来到门前了你才想起说!我不官,来都来了,说什么也要进去和那名高人打个照面,哪怕只是简单地说两句也行。”

    这时,云影子的脸上明显变得有些狰狞,就好像是在遭受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显得十分不自然。

    “那你没有想过,这里面的人是我们的熟识呢?”

    “哦?你什么意思?”血嗜子再次追问道。

    “你看,从方惜时诈死之后,奇怪的事情一件一件地相继发生。先是我们仙逝已久的师父萧然重现人间,现在又是师叔庞伟主动现身,甚至还和师父他们争夺启天钥。哪怕庞伟师叔的面容改变了许多,可师父与他相交几百年,又怎会认不出他呢?”

    血嗜子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到了,不过,毕竟现在师父是以何种方式复活的我们还不得而知,万一方惜时那小子只是依靠某种邪术将师父他老人家的遗体恢复了机能,魂魄却仍然没有归位,这样一来不是解释的通了吗?”

    云影子摇头道:“可是,师父认识你我啊!要不就不认识,要不就都认识,绝没有模棱两可的可能。”

    血嗜抬起那只猩红色的眼睛。声音阴森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

    “或许,他们早就认出等些,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目的而迟迟没有相认吧!”

    听到这里,血嗜子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所有汗毛全在这一瞬间悉数站立起来,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这么说,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只是师父和庞伟师叔二人的一场阴谋?”

    云影子摇了摇头,神色黯淡道:“恐怕,他们二人也是受人指使,真正的幕后黑手其实是……”

    “哈哈师叔,你就不要再那里胡思乱想了,我出来还不行吗?”

    说话间,血嗜子与云影子突然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开始迅速收缩,丈成尺,尺成寸,眨眼之间,远在天边的那道异度空间居然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而在那道淡淡的光晕之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站立其中,风度翩翩,气势如虹。

    “真的是你!方惜时!”

    在血嗜子的惊呼之中,方惜时笑脸盈盈地从通道之中走了出来,仍然显出一副十分尊敬的样子,向两位分别作揖行礼,这后才挺身说道:“不要怪弟子太有心机,只是想两位师叔与启天钥一同请到这里实在太困难了,被逼无奈之下才想出了演这么一场戏。不过还好,一切都在惜时的掌握之中,我们也终于得以在此相见。”

    云影子面色如铁,声音冷酷道:“你这家伙,到底在计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方惜时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反正事已至此,让你们知道也无妨,抬头看!”

    说罢,方惜时大袖一扬,原本将他们三人禁锢起来的溶洞立时消散于虚空之中,再看四周已经是云雾缭绕,清风吹拂,这哪里还是人间,分明就是一处云中仙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