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成全
    ,更新快,,免费读!

    柳如音那一剑刺得当真是正中要害,哪怕是身负异禀的遮天皇也难以承受,一度出现轻度晕迷的迹象。为了不让对方完全昏睡过去,本来就受伤的狐半仙还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着话,想要借此吸引遮天皇的注意力。

    “吾皇,你怎么会被一个凡人所伤,而且伤得如此之重?”

    遮天皇双眼发呆,随后淡淡地笑了下,貌似淡然道:“没什么,只是想尝一下流血的滋味而已。不过,我还是小看了柳如音。”

    身为女人的海棠仙人敏锐地感受到了遮天皇的心理变化,于是微笑道:“吾皇,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那个小妮子吧?”

    遮天皇再次苦笑了下,摇头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谈情说爱的。今天我们还在这里,明天就不知道身在何方了。”

    海棠仙子疑惑道:“那我们还能去哪里?仙宗一日在世,恐怕我就休想过上安宁的生活。”

    遮天皇伫下步子,从二人的肩上缓缓站起身上,挺了挺发僵的腰背,脸上竟是浮现出一副活力四射的神色,他的剑势居然在不知不觉沼上修复得差不多了,虽还不能剧烈活动,但好在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行走。

    “呵呵,他不想让我们安宁,我还不想让他闲着呢。只要我遮天皇活着一天,我就要与自私无私的小人战斗到底。”

    看着遮天皇如此坚决的态度,狐半仙咽了口唾沫,然后忌惮地说道:“吾皇,之前你交行我们的事情并没有办成,还险将自己折在里面。”

    遮天皇淡淡道:“呵呵,这有什么,人生在世,谁还没遇到过几次挫折。打起精神,不要灰心。”

    “可是……”狐半仙忽然吐吞道。

    “可是什么?”

    遮天皇仔细审视了一下面前的狐半仙,不知为何,今日这个老头说话的时候竟一改往常简单直白的方式,话语啰嗦的要命,这让本来身为主人的遮天皇意识到一点点不对劲的地方。面就在时,一旁的海棠仙子突然插话道:“吾皇,请您允许我们二人离开您的身边,还我们这对可怜人自由。”

    遮天皇眉头立时收紧,皱起的皮肤形成一条条错落有致的沟痕,看起来就像老虎一样。

    然而,遮天皇比起老虎不知要可怕几百倍,哪怕是万虎之王也许都不及他的百分之一吧?

    过了许久,遮天皇才终于说道:“为什么?”

    狐半仙恭敬道:“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们发现自己的生命实在太过短暂了。与您不不同,我与海棠都是凡人,并没有永恒的生命。而我们现在已经一把年纪,如果再这么浑浑噩噩下去的话,恐怕也后悔都不及了。我想通过这有些的时间,好好欣赏一下这个世界,和别人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生活。我们真的老了,打不动了。或许,您应该去找几个年轻人,他们有资本,也有意气,不像我们这些半截身子入土的人,我们确实应该走了。”

    说着,狐半仙看了一眼海棠仙子,二人相视的那一刻,整个空间都仿佛静止了一般,在说出心中积压许多的愿望之后,他们感觉到从示有过的轻松。

    然而,面对狐半仙的真切恳求,遮天皇并没有发怒,而是仰天大笑起来:“我说狐半仙,你这个老家伙什么时候淀粉会了说起笑话了。你想归于平凡,呵呵,你以为天下人会忘记你曾经所犯下的滔天恶行吗?从里面随便哪出几件来就足以让你死上十次百次,你以为这样的你还能回到平凡之初?”

    狐半仙惨笑了下,点着头,表示认同遮天皇所说的话。可是在那之后,他仍然继续说道:“像您说的那样,我或许一辈子都偿还不远自己所犯下的罪过。可如果我再这么执迷不悟的话,那就再也没有被宽恕的机会了。人最怕的不是犯错,而是知错不改。以前的我确实做错了许多,不过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会穷尽余生为自己的罪过还债。”、

    遮天皇怒斥一声,一道强烈的气场随即铺展开来,并将狐半仙与海棠仙子笼罩其中,别说是自由行动,哪怕是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

    “呵呵,你说今后的日子?你信不信,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遮天皇喜怒无常,这是狐半仙与海棠仙子早已知道的事实。对方既然已经这么开口,那他也就一定能做到。或许,这就是一个作为王者的遮天皇“君无戏言”的表现吧!

    狐半仙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竟然浮现了出一股意味深长的笑意:“说事实,我狐半仙亲手杀了那么多人,看透生死的我早已无惧死亡。不过我知道,只要您想,我与海棠仙子一定走不出这里。不过我想说的是,武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哪怕我今天死在您的手里,我要离开的心意也不会发生改变。更何况……”

    说着,狐半仙伸出手,而海棠仙子见此情形也将自己手掌摊开,与自己的手掌握在一起,无比紧密,好似山盟海誓里说的那样,永不分离。

    “哈哈,好好好!果然是两个硬骨头,看来当初我遮天皇并没有看走眼。既然你们的心已经累了,我再勉强你们二人留下也就失去了意义,你们走吧!”

    出乎意料,出乎两个人的所有意料,本来一一场再所难免的屠杀居然被遮天皇三言两语一笔勾销了。狐半仙与海棠仙子彼此看着对方,两人四眼,竟洋溢相同的目光。他们高兴,却喜极而泣。他们拥抱在一起,脸上的皱纹在这一时间全部浮上表面,虽然看起来让他显得更加年老,但其中的欣喜却是无法替代的。

    “多谢吾皇!”

    恢复理智的第一时间,二人一同跪伏在地,借此表示自己对遮天皇的感谢。而作为他们二者上百年来的主子,遮天皇的脸上同样流露出欣慰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亲生孩子出嫁结婚了一样,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幸福的感觉。

    “可惜,你们要走了,本皇也没有什么可送给你们的饯行礼物。”

    说着,遮天皇摊开手掌,掌心之中居然浮现出两枚金光闪闪的药丸,看着那两个小玩意的狐半仙与海棠仙子,眼睛都快瞅直了。

    “这是两枚由我自身修为凝练而成的无极丹,你们服下之后有机会晋升到仙人之境。哪怕了失败了,也不会出现反噬的情况。”

    说完,遮天皇手掌一扬,两枚无极丹一跃而起,“嗖嗖”两下射入到二人的口中,进而融入到四肢百骸,潜移默化地发挥着它们应有的功效。

    受到遮天皇如此珍贵的大礼,狐半仙激动地又在地上连嗑了几个响头,海棠仙子跟在后面也这么做了一番,遮天皇将上前将他们二人从地搀起,笑容满面道:“从今天起你们与我遮天皇不再有任何瓜葛,相忘于江湖。”

    海棠仙子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痕,随即不禁问道:“可是我们走了之后,谁来当您的左膀右臂啊!”

    遮天皇淡淡地笑了笑,自信满满道:“呵呵,你以为本皇只有你们两个属下吗?”

    说着,他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接着道:“你们忘了,这具身体是怎么得到的了?”

    狐半仙稍加思索,而后惊讶道:“果然,他居然是……”

    看着面前那个巨大无比的天然溶洞,血嗜子与云影子相视一眼,面上不由升起几分疑惑。

    “呵呵,这位高人可真是性格乖张,居然跑到这种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之中,而且还藏身于洞穴之内。这下,别人就是想寻他恐怕都难于上青天喽。”

    这时,前方带路的庞伟忽然道:“好了,不要耽误时间了,我们快快进去吧!”

    说完,庞伟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再看前方那个漆黑无见不指的溶洞之中立即灯火通明,却又让人未曾感觉到一丝丝刺目的感觉,手法当真是相当高明。就在这样,三人相继过时入到溶洞之中,可就在这时,云影子意识到了诡异的地方。

    他的脚虽然着地,但却感觉不到来自地面任何信息,在看来,地面就好像被铺了一层厚实的棉花一样,十分的舒服。然而,周围的灯光只能照亮通道空间,却无法反映出地面的情况。好奇之余,云影子蹲下身子,仔细一看,这一下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这……这是空的!”

    就在云影子观察地面的同时,血嗜子也意识到了异常情况。

    首先是这里的空气成分,居然感受不到丝毫的灵气波动,也就是说,在这里想要施展出十成十的修为那是几乎不可能的。

    第二,溶洞的走向是斜向上方的。可按照他们前进的速度以及争执,按理说早已来到超过山顶的高度,前方不该再有通路。可事情怪就在怪在这里,他们仍在前行,而且前方的道路就好像永无止境一样,哪怕是高强度的光线也无法一下子照到尽头。

    这里哪还是什么溶洞,分明就是通往幽冥的鬼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