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一剑破天
    ,更新快,,免费读!

    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但在遮天皇看来,却比天底之下任何杀招产生的威力强大,他的身体前后摇摆了两下,就连手中擒着的柔剑也忘记了控制。

    “去死!”

    在一声厉呵之中,那柄柔剑终于如愿以偿刺刺入到了遮天皇,不对,应该是孙长空的体内。这下,柳如音眼中的泪水一发不可收拾,看起来似乎要将自己的眼睛哭瞎似的。

    亲手将剑插入到心爱之人的心窝之中,恐怕世间再也没有比之更加悲惨的事情了吧?柳如音松开了握剑的右手,颓废地坐倒在地,双手掩面,放声哭泣。

    “啊!”

    大叫的并不是柳如音,而是被一剑穿心的遮天皇,就在刚刚,他的灵魂以及肉ti都受到了致命的一击,这恐怕是他自从降生以来首次感受这种痛苦,狰狞的神情,癫狂的动作,这让他从前所谓的王者之气荡然无存。

    “你居然拿剑刺本皇!为什么,为什么!”

    遮天皇伸手劈向身前的柔剑,竟将那柄原本柔软无骨的剑体一掌崩成数段,血顺着伤口不断涌出体外,哪怕他是遮天皇也经受不起这种伤势。电闪真君眼见遮天皇重伤,不禁大喜于色,兴奋地叫道:“快!快动手,绝对不能让这个家伙跑了。”

    然而,雷鸣帝与电闪真君的性格不同,他并不想趁人之危,更不想出手击杀一个身受重伤的败者。就在他为自己动手与否犹豫之际,一旁的电闪真君已经按捺不住,抡起手上的雷锤,轰然砸向天空之中那只有狰豸幻影的雷鼓。

    “受死吧!”

    “轰隆!”

    电闪真君一招轰落,宛如惊天霹雳一般,雷声之大,响彻云霄。而与此同时,在雷鼓的另一面,一只携着无上正气的獬豸幻身奔空而出,径直砸向下方的遮天皇。

    “吾皇小心!”

    生死危难之间,两道人身影居然从一旁的阴影处闪身而出,正是之前被孙长空击退的狐半仙与海棠仙子。二人一左一右将遮天皇架在肩上,同时将身体向上一提,随即三人化作一道七彩流光,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轰!”

    姗姗来迟的獬豸撞在原本就已经满是疮痍的地面之上,又给现场增添了一个硕大的缺口。可是让众人为之惊讶的是,那道獬豸幻身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再次跃出深坑,仰天长啸,似乎是在宣泄着心中的愤懑。

    “该死,就差一点,给我追!”

    原来,从雷鼓之跑出来的并不是一道幻影,而是一只真实存在的天界瑞兽。作为正义化身的猙豸,身为天界守护神的它是无数魑魅魍魉的克星,这里当然也包括曾经无恶不作的遮天皇。相反,如果是遇到了正义之士獬豸的实力也会大幅下降,甚至还不如一些体积与自己相近的弱小凶兽。、

    不过,现在獬豸才刚出世,体内的力量正是处天巅峰时期,电闪真君一声令下,它竟同样化作一道流光,紧追而上。

    电闪真君瞪了一眼旁边的雷鸣帝,略显责怪地道:“还在这里愣神干嘛,快追啊!”

    雷鸣帝无奈地点了点头,伸手一招,那只大如小山的雷鼓随即缩小,恢复到以往的正常状态落在他的身前。而在上方的鼓膜之上,竟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那是獬豸显现之时所留下的。看到这一幕的雷鸣帝,面色不由得一变,随即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你先去吧!我把雷鼓收拾过就跟上。”

    看到雷鸣帝如此坚决的态度,电闪真君不禁摇了摇头,声音低沉道:“那你快点跟上,我先走了。”

    一场好端端比试硬是衍变成了一幕人间惨剧,天水道人带来了援军,可是之前的损伤已经于事无补,死者已矣,再无回天之术。

    飞仙子将坐在地上抱头痛哭的柳如音扶了起来,好生安慰了几句,不过听那凄厉的哭声,似乎并没有多少作用。而白发童子与陈少麟也终于从看台上赶了下来,一个来到孙长空的身边,一个来到陈立的尸身前方。

    “老祖宗!”

    看着陈立悲惨的死状,陈少麟的眼中终于流出了悲痛的泪水。他知道,要不是自己的话,对方就不会来趟浑水,也就不会遭此劫难。一想到家中唯一一个对自己真心实意的长辈就此故去,陈少麟的心中不由得升起几分凄凉。而这种感觉本不应该是他这种处在无忧无虑时期的孩子所能感觉到的。

    孙长空扑倒在地上,脸朝下,根本看不出受伤的情况。白发童子帮他翻过身来,这才发现对方的胸口处竟有一道黑色的掌印。

    “好厉害的掌法,要不是有仙人之体的话,这小子恐怕已经纷身碎骨了。”

    不过好在,孙长空还有一息尚存,只要性命还在,身为仙人的他便有方法将其治愈。

    “好了好了,今天就当大发善心,为自己积阴德了。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呵呵,这回可有我的忙了。”

    雷鸣帝看了看四周,终于将目光放在了不远处一具死尸的身上。

    “就是你了!”

    话音刚落,雷鸣帝伸手一指那躯尸首,随即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死去的人居然再次“活”了过来。他站在地上,双眼却仍然紧紧闭着。在雷鸣帝的控制之下,那人一点一点来到他的面前,进而挨到那只受抽的雷鼓面前,暂时停止了活动。

    “能成为雷鼓的一部分,你应该感觉到高兴才是。来,笑一个吧!”

    说着,那个死人的脸上竟真的扬起一道笑意,只是与他的整个状态极不相符,看起来十分恐怖。

    “定!”

    雷鸣帝掐指念诀,并在那具死尸的眉心处轻轻点了一下,随即破损的雷鼓之中突然掠起一道怪风,当即便将那具死尸吸入其中。说来也奇怪,尸体才一跌入雷鼓的窟窿之中,向外掀开的鼓膜便开始飞速愈合,最终恢复到这前完整的样子,一点伤痕也看不出。而这一切,却已经被旁边的飞仙子看在眼里。

    “呵呵,没想到常常天界之人,居然也会使用这种损人利己的恶毒禁术,真是让人本仙子大开眼界啊!”

    雷鸣帝知道对方是在嘲讽自己,然而他并不生气,甚至丝毫没有找对方麻烦的意思。

    “仙人与凡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仙人可以最大限度地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资源,而那人毕竟已经死去从多时,空留个皮囊又有什么意义,与其让他归入尘土,还不如为我所用,尽其所能。岂不快哉?”

    “哼哼,仙人所说极是,飞仙子领教了。”

    说完,飞仙子甩袖转身,随即看禹仍在那里满眼悲伤的柳如音,淡淡道:“走,与我去寻你那位新师妹,之后咱们就回飘渺云巅。”

    飞仙子向前走出几步之后,发现对方并没有立即跟上。于是,她再次转过神来,声音近乎撒娇地说道:“我说如音啊!你还站在这里干嘛,难道你以为那只魔头还能自投罗网不成?”

    柳如音看一看躺在一边,仍然昏迷不醒的陌生人“孙长空”,这才跟了上去。

    “走了走了,他们都走了,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回去把这里的事情告诉给父皇,他一定会兴趣的。”

    诸葛神迹虽然被之前的旷世大战吓得不轻,不过仗着身边有江患海坐镇,他才能如此安稳,甚至还有兴致品几口上好的碧螺春。

    不过,这时的江患海却并不这么想。或者说,他正在为自己感到庆幸。如果刚才战斗继续进行下去的话,说不定他们几个也要被牵连其中,那时他们就不可能像如今这般淡定从容了。“王子,听臣一句,回去之后千万不能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人皇。”

    诸葛神迹轻咦了一声,不由道:“老师何出此言?”

    江患海继续恭敬道:“以人皇的脾气,如果知道苍北仙苑藏了这么多的不世高手,势必要出兵镇压。介时生灵涂炭,民不聊生,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可是,今天到场的人又不只是我们几个。其它的观众同样也会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出去啊!”

    江患海道:“这个王子不用担心,臣自有办法。”

    在庞伟的带领之下血嗜子与云影子一前一后,紧跟在后面,与其一同前去拜访那位所谓的高人。而在血嗜子右手之中的,正是那柄关乎无数夫性命的启天钥。

    这里距离苍北仙苑不过百十里,但地貌情况却是大不一样。一眼望去,能看到的尽是荒凉萧条之景,道路两旁散落着说不上什么物种的骸骨。日迫西山,泛红的夕阳斜照在几人的面庞,给人一种沧桑憔悴的感觉。云影子看着远方的地平线,心思好像已经飞出到了另一个世界当中。

    这一路上,三人并没有使用飞行技能,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按照庞伟的话来讲,只有步行而来才能彰显出他们的诚意。可是这么长的时间他们滴水未尽,就算是骆驼也要口干舌燥,尤其是血嗜子,性情本来就火暴异常,更是忍耐不了这种酷热。

    “我说师叔,咱们还得走多远啊!我这脚都快走直了。”

    “好了好了,我们就要到了,你们两个再耐心一点。”庞伟道安慰道。

    血嗜子道:“真是的,要不是为了见那个世外高人,我怎么会受这种罪。云影子,回去之后你要请我好好喝顿酒啊!”

    云影子淡淡笑了笑,随即道:“有机会,有机会一定请你。”

    说着,他看向前方,这时一个巨大的黑色洞穴赫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到了。”庞伟的脸上露出一股瘆人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