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佳人执剑
    ,更新快,,免费读!

    因为忌惮魔英的力量,电闪真君与雷鸣帝二人一直不敢与之正面迎战,只能一鼓作气,希望借此击败遮天皇。可眼下孙长空的行为实在有些“莽撞”,他不但从遮天皇的正面进攻,而且还是独自一人,这要是被魔英盯上的话,消不了一时半刻半会被轻易击杀。可是,就在二人以为孙长空必死无疑之际,孙长空掌中的金光再次引起他们的注意。

    “那是什么招式,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电闪真君看着那道闪闪发亮的闪光,不由得联想到自己所使用的电闪真力。从境界上来看,金光已经完全弱于他的蓝色闪电,只是不知因为什么,他总觉得孙长空掌中的光芒似乎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强悍力量。

    “小子,快闪开,你不是魔英的对手。”

    电闪真君轻呵一声,想要吸引孙长空的注意力。可后者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仍然继续朝前方冲去,而位于他右手之的灿烂金光更是大胜从前,渐渐地,一柄利剑的轮廓浮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那就是所谓的天云丛剑吗?呵呵,有点意思!”

    看着眼前那越发凝实的剑体,遮天皇轻蔑地笑了笑,随即伸手一握,将那柄由魔英幻化而生的黑色长枪抓在手中,一时间威风凛凛,好不气派。

    “来战!”

    一光一暗,一剑一枪,在这一瞬间化为不数残影,遍布整个空间之中。泥土,大地甚至连虚无飘渺的天空都在此刻变得伤痕累累。光刃划过空间之后,留下一条条刺目骇人的黑色裂口,许久不能愈合。而在这期间,孙长空与遮天皇毫无保留地使出混身解数,一心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遮天皇执枪乱舞,随即一只由无数光刃聚集而出的球状物体,轰然冲向前方的孙长空。

    面对这等强大的招式,孙长空竟由单手握剑变作双手握剑,纵身一跃,使出一招飞鹰扑食,径直掠向光团的上空。

    “给我开!”

    此刻,孙长空的话就好像天地间的真理一样,天云丛剑甫一劈落,那只足有两三人之高光刃气团立即一分为二,并且发生了一道震耳欲聋的尖啸。然而,不等孙长空落到地上,只见光团的内部突然涌出大旦的细小的罡气,虽然个体的威力一般,但无奈数量实在太多,使得质变引起质变,将那些看似无害的罡气汇聚成一道弑神之力。

    “糟糕!”

    眼见自己性命难保,孙长空心头一颤,手中天云丛剑随即在他的手腕之上旋转起来,形成一一道临时的剑盾。而那些细碎的罡气虽然威力强大,但劣势在于不能在短时间当中释放完毕,这样一来便给孙长空有了化解为零的机会。众多的罡气迎在天云丛剑之上,发生“叮叮”的密集脆响,不时孙长空的耳道之中已经被震得渗出鲜血。

    “好厉害的罡气,不是有天云丛剑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死无全身了吧!”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身后突然升起一道诡异的寒意,不等他回过身来,一记结结实实的掌力已经打在了他的脊椎之上。随即,狂暴的能量仿佛一只出笼猛兽一般,瞬时袭入孙的身体之中,并且肆意破坏着其中的器官经络。孙长空体内接连响起数道闷响,而他的口中已经血流如注,好似内脏被碾成了碎屑一样。

    “你太大意了!”

    孙长空倒飞出去的时候,电闪真君与雷鸣帝为了保护他,只得双双再次迎上遮天皇。可是不不知是什么原因,几十招之后的遮天皇,修为竟然又有了提升的迹象,而且幅度不小,至少有三百多年的修为。这样一来,原本二人合力还可以轻松应付,现如今已经不能放松半刻,不然分分钟便会落得和孙长空一个下场。

    “雷鸣帝,这家伙的身体有古怪,我看不能再耽搁了,出绝招吧!”

    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相视一眼,瞬间交换了心意,刹那间,二人将自己的本命法宝,电锤与雷鼓一起祭出,并在万分之秒之内来到了同一地点。

    “驱魔扶正,无龙八音!”

    说话间,雷鼓之上电光涌动,而在电光的包裹之下,雷鼓跃入到半空之中,竟然在一息之内变大了整整十倍。如此巨大的鼓,常人恐怕一辈子也见不着。不过在电闪真君看来,这样的效果并不能令他满意。

    “雷鸣帝,不要再婆婆妈妈了,使出全力,将那个魔头直接轰成渣子。”

    在电闪真君的怂恿之下,雷鸣帝不由得叹了口气,一边摇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随手一扔,黄符便自动来到了雷鼓旁边,贴到了鼓身之上。一时间,雷鼓的鼓面之上显现出一狰狞咆哮的凶兽,一直站在旁边的飞仙子也不禁惊声叫道:“那是獬豸!”

    其实,飞仙子也没有见到过真正的解豸到底长得什么样,可从祖师那里得知,狰豸是一咱拥极强正义感的瑞兽,能分是非,判对错,而一旦此兽出现,定然是世间有了极为可怕的事物才会招致的到来。飞仙子皱紧眉头,心中暗道:“这个孙长空居然如此邪恶,竟能让狰豸亲自现身,看来这小子不是好与的角色啊!”

    想到这里,飞仙子带着柳如音又向后退了两丈之余,这才稍稍感觉到一丝安全。

    这时,柳如音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于是问道:“师父,孙长空居然做借了什么,竟然被这么多的人联手围攻。”

    飞仙子摇了摇头,然后道:“这世间本就没有真正的对错之分。也许,那小子只是做了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却不小心触犯了他人的利益。无论是天界还是人界,外科就是利益二字。谁要是动了仙宗的好处,那定然是有死无生的了。”

    柳如音身体一震,惊声道:“师父,你说孙长空触怒了仙宗?这,这怎么可能?”

    飞仙子阴沉着脸,继续道:“你看到这持鼓的壮汉还有那个使锤子的年轻人了吗?他们就是天界之中响当当的天斗神,雷鸣帝与电闪真君。而作为天斗神的他们一生之中只听从一人的安排,他就是仙宗!”

    柳如音仍然不敢相信师父飞仙子的话,于是接着道:“可是孙长空只是一介凡人,凡人又怎么会触犯仙宗的利益呢?”

    飞仙子轻笑一声,随后道:“孙长空当然不行,可并不代表现在的他不行。”

    “什么意思?”柳如音情不自禁问道。

    “我们面前所看到的这个孙长空,也许只是个被别人附身的傀儡而已。”

    “什么?傀儡!”

    这下,柳如音感觉自己的精神世界都快崩塌了,回想起二人之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再想到真正的孙长空可能已经不复存在,原本性格坚强的她仍然没有抵挡住心中的悲痛,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滚滚滑落。

    “不,不可能。他一定是孙长空,他还能说出我们的经历,伪装者一定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

    飞仙子无奈地摇头道:“傻丫头,不要再欺骗自己了。稍微高深一些的慑魂附身之术便能轻松获取身体原主人的生前记忆,就算他说得再怎么真实,那也只是他从孙长空脑海之中窃来的信息。”

    这下,柳如音已经说不出话,他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眼中的泪光却是异常晶莹。突然间,她意识到活着竟是如此疲倦的事情,或许只有一死才能让她感到解脱。

    “孙长空,孙长空,把孙长空还给我!”

    说着说着,柳如音纵身一跃,挥剑直接进入到战场之中。这时,雷鸣帝的雷鼓还没有准备妥当,刚好柳如音便趁着这个机会杀入了战场之中。

    柳如音才一亮相,便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他的手中本无剑,却腰上却另着一柄可以自由弯曲的柔剑。柳如音手腕急晃,那柄原本吸一三尺多长的剑身竟然一下子被延长到整整一丈,在长度之上哪怕是遮天皇手中的魔英黑枪也逊色不少。冲入战场之中的柳如音二话不说,向遮天皇发动起疯狂般的攻势,再加上遮天皇本身并不想伤害对方,如此一来,修为远超柳不断知多少倍的遮天皇竟被对方逼得连连后退,看上去已经显露败相。

    “如音,你在做什么,你应该站在我这一边!”

    柳如音双眼通红,青丝飞扬,年上去就真的像得了臆病一样,再加上这张美丽的脸颊,叫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怜香惜玉之情。可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柳如音这种不要命的攻击如果再不加以阻止的话,终会伤到遮天皇的身体。虽然不太情愿,但遮天皇还是在对方一个小小失误期间,只凭两指便夹住了柔剑的七寸处,使其进退不得。

    “如音,快住手,不然我就不可客气了!”

    柳如音抬起那张惨白的面庞,用一种极为恐怖的沙哑声音说道:“还我孙长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