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代宗师魂殁仙苑
    ,更新快,,免费读!

    不知是因为内心的愧疚,还是单纯对陈立遭遇的悲痛,孙长空的眼中已经吟诵满泪光,原本白皙的脸颊也变得通红起来。

    “老祖,你……你这又是何必呢?为了一个与您毫不相干的人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真的值得吗?”

    陈立剧烈地咳嗽了两声,随即大口喘了几口粗气才终于道:“呵呵,孙小友啊!你年纪尚轻,自然不知道这几千年来我到底经历了什么。等你活到这个岁数你就会知道,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活得没有尊严。”

    说着,陈立的嘴角又溢出一大口黑色的汁液,孙长空轻拍了两下他的后背,对方这才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我过着非人的生活,不见天日,生怕被天界的人寻到踪影。不过也正向你之前所见到的那样,他们还是找到了我,而且而且达到了他们所要的目的。我陈立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了,再也没有昔日的仙人修为。哪怕是一个刚刚学武的小鬼也能将如今的我轻易击倒。如此一来,天界的富贵资源就不会外流,而他们便可以继续坐在身为造物者的位置之上,永不衰落。”

    这时,陈立突然怪笑了几声,然后道:“然而,他们忘记了一点,那就是你的存在。他们没有想到,我已经将自己身上的无极仙气全部用作制造你的新身体之中,让你成为了一个拥有着再度飞升可能的可造之才。只要你还在,那么人间的希望之火便不会熄灭。”

    陈立的一番话孙长空有些受宠若惊,本以为自己只是一时运气好侥幸活了过来,却没想到事情的背后居然还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不过,现在的孙长空根本不想去管什么天界仙人,他想要做的就是将面前奄奄一息的陈立从生死边缘拉扯回来。

    “老祖,你先别说话,让我用内力帮你化解体内的魔英。”

    不等陈立拒绝,孙长空已经盘膝坐在他的身边。运气调息,而后将双手放在他的后心之上,暗自运功。

    现如今无计可施的孙长空除了无二真经图可以依靠之外便再无其它。而他一直都坚信,这门曾经自己在无意之间得到一部惊世秘籍,一定可以让陈立转危为安。

    “雄鹰展翅,魁下山,百骨鬼林,还有光明迦楼王,请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吧!”

    心念转动之际,孙长空的掌心之中随即浮现出一道四彩光芒,而借着这股神奇的力量,他立即将心中真气注入到陈立的体内,希望借此消除对方体内的大量魔英。

    不得不说,无二真经图的力量属实强大,哪怕是以往臭名昭著的魔英都不得不在他的威力之下显出疲态,一点一点向身体中心收拢,进而成为一团胶状的液体,盘踞在陈立身体的要害部分,稍有差池便有性命之忧。不过,现在脸色难看的并不是陈立,而是孙长空。从他那惨白的脸色来看,他的情况似乎极不乐观。

    事实上,当同时使出四幅无二真经图的时候,孙长空便已经猜到了这一点。往常,他还是凡人之躯的时候,使用无二真经图稍一过量,身体便会立即出现不适,个别时候甚至可能昏厥倒地,这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多次出现过,也就不一一举例了。而现在的孙长空,虽说有仙人之体作为保障,但同时使用四幅无二真经图的内力消耗,并不只是单纯的数量相加,而是相乘,甚至是呈几何倍数递增,这使得他原本充溢的灵气储备瞬间便已经被消耗殆尽,只凭一口气站在那里,强行不倒,否则肯定已经丧失了战力。

    不过,孙长空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收获也是可观的,毕竟陈立体内的魔晶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肆意狂暴,无法无天。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愿意帮上一把的话,甚至可以将陈立体内的魔英一口气全部取出来。可是这种关键时候,孙长空不敢有半点放松,更不敢出声叫人。他就那么一直坐在陈立的旁边,任豆子一般大小的汗水顺着额头,脸颊向下滴淌。发不容易身体好转的陈立终于睁开眼睛。当看到对方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之时,他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份久违的刀割感。

    “孙小友,你这是不要命了吗?再这么下去的话,你会油尽灯枯而死!”

    孙长空也是人,他也会像别人那样畏惧死亡。可也因为这个原因,孙长空才不想放任陈立而不顾,毕竟那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更关键的是对方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怎么有理由不支帮对方一把,哪怕这帮忙的后果又多么严重。

    “呵呵,老祖,你不要担心我。我年轻力壮,这点消耗我就全当练功出汗了。”

    陈立咬了咬牙,随即呵斥道:“我的状态虽然不好,但也不至于被打坏了脑子。你再这么任性下去的话,不但救不了我,就连你自己也要为我陪葬。听我的话,赶快住手!”

    陈长空斩钉截铁道:“不!对不住了老祖,这回我不能听你的话了。你为我付出了太多,而我却只是一个将陈家搅得险些鸡犬不宁的罪人。现在我想明白了,所以才要用这种方式偿还自己所犯下的恶行。”

    说着,孙长空再次将体内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一道灵气顺势输入到陈立的体内,再次令魔英的发展受阻,眼看就是结成晶体。可就在这时,陈立的嘴边虽然洋溢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后他轻轻抬起自己的右手说道:“孩子,忘掉过去,迎接明天。你还有大好的未来,不要被那些仇恨与愧疚蒙蔽善良的双眼。记住你是谁!”

    陈立一掌拍在孙长空的胸膛之上,力道虽然不大,但足以让后者直接击飞出去,而后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这是一记精妙绝伦的绵掌,无论是出人的力度还是攻击的角落都恰到好处,这才使得孙长空没有受到额外的伤害。

    再看失去了孙长空渡功之后的陈立,精神顿时萎靡,嘴边黑色汁液的流淌速度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欢跃,而是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味,让人不禁为之惋惜。

    最终,陈立的遗容被停留在了微笑的瞬间,他坐在那里,像一块饱经沧桑却依然晶莹的丰碑一样。他的嘴稍稍张开,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似的,可是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老祖!”

    当孙长空呼喊着再次奔向陈立的时候,看台之上的陈少麟也有了一些感应。就在刚刚,他突然觉得自己体内的魂魄好像被人抽走了一半似的,整个人都变得万分虚弱起来,就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合眼的时候。陈家老祖竟然仙逝了。

    “老祖宗!”

    陈少麟泪流满面,起身刚要往台下奔去,却被旁边的白发童子一把拦住。

    “你忘了我之前所说的话了吗?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可以离开这里!”

    “可是,可是老祖宗他……”陈少麟指着台下神情激动道。

    “我知道他已经故去了,作为相交数千年的老伙计,我也是相当难过。可是你要知道,现在位于场中的都是一些什么人物,就凭现在的你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那个坏蛋间接害死了老祖宗,我要为他老人家报仇。”

    白发童子道:“你没听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俗话吗?现在的你还太过弱小,无法参加到这种级别的大战之中。等你拥有了绝对实力,并将体内的仙人传承完全发掘,那时你想做什么我也不会再拦着了。”

    陈少麟咬着发白嘴唇,双手的指甲因为握拳时用力过猛,深深地嵌入到掌心之中,留出数道血水,滴答滴答落在地上,不时便形成了一片小小的血泊。

    “我,我!”

    忍耐不住的陈少麟突然间抬起那只满是鲜血的手,用力掴掌在自己的脸上,巨大的力量不但将他的脸颊完全打肿,就连嘴角出也溢出少量的血液。

    “陈少麟啊陈少麟你这么冲动做什么。白发仙人说得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他日我修得无上审通,定将你这贼子碎尸段。”

    看到自己的徒弟如此激进,白发童子倒没有显得太过担心,反而是在脸上挂出一股欣慰的笑容。

    “陈立啊陈立!你是走了,不过你留的这位陈家少主似乎比你预期的还要坚强得多。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孙长空将陈立的尸身小心安放在靠近墙角的位置,这样一来哪怕是由碎石坍塌也不会轻易砸到对方的身上。

    在确定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之际,孙长空缓缓站起身来,与此同时那那手掌之羊的万丈金我光,竟然再次袭入到战场之中。

    “哦?那是什么?”

    一直急于抢攻的电闪真君被那突然降临的金光感到十分诧异而趁着这个机会,一直被压制的遮天皇终于有了金蝉脱壳的机会,纵身腾空便跳到了数丈之外的地方。而同一时间,位于掌中的那枚魔英居然再次有了动向,刹那间便幻化成一根修长的挺拔的尖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