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失败的验明正身
    ,更新快,,免费读!

    魔英出现的一刹那,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的神色明显变得难看了许多,之前还极其自信的态度也立即收敛了起来,这让旁边看着的孙长空觉得十分不解。

    “魔英?那是什么东西?”

    不等孙长空发问,只听远处的看台之上突然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别打了,住手!”

    孙长空抬头递目观瞧,与此同时遮天皇也一同看向说话的人,而此刻让他们彼此都变得异常尴尬的人,竟是柳如音。

    “你……你怎么来了?”孙长空不由说道。

    现在柳如音还不能确定孙长空的身份,至少从外表来看,那个拥有着“孙长空”皮囊的遮天皇与她印象之中的“情郎”更加贴切一些。她看了一眼真正的孙长空,却没有真正的止步,而是跑向另一边的遮天皇,神色焦急道:“你……你没事吧?”

    看到此时此刻还能有人真心实意地在乎自己,遮天皇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久违的暖意,之前的紧张气氛一下子也变得稀薄了不少。

    “呵呵,你放心!就凭他们两个我还不放在眼里。你快点回去吧,这里不安全。”

    柳如音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孙长空等人大声道:“你们三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也把我算上。”

    “你,你这是在这干什么!”遮天皇惊声呵斥道。

    柳如音淡淡地笑了下,回答道:“没什么,让我看着你独自迎战他们,我是如何也做不到的。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同一时间,孙长空与遮天皇的身体都不由得为之一颤。虽然都是同样的反应,但他们的心情却是千差万别。孙长空的心中是苦的,而遮天皇的心中却是甜的。

    稍事停顿,孙长空终于忍不住叫道:“如音,你快过来!他不是孙长空,我才是!”

    柳如音仔细打量了一下子这个自称“孙长空”的陌生男子,随即轻蔑地笑道:“你说你是孙长空,呵呵我还说我是孙长空呢。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的身份。”

    孙长空慌不择言道:“我当然能,你我初次相见是在群落山,五相马贼的地牢之中,你说对不对!”

    柳如音脸色立即惨白一片,口中不断嘟念道:“怎么,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这时,遮天皇迅速从孙长空身体之中的脑海之中吸引相关的记忆,而后微笑地说道:“那天,我们闲聊到了深夜,要不是我们的无意之举,也许根本找不到通往地下世界的溶洞。”

    柳如音再次以震惊的表情看向中一侧的遮天皇,声音颤抖道:“你怎么也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孙长空才意识到遮天皇能够任意窥探自己的记忆,于是连忙向柳如音说道:“他霸占了我的身体,所以也同样获得了我脑海之中残存的记忆。相信我,站在那边的绝不是孙长空,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遮天皇冷笑一声,回击道:“你说我是恶魔,难道你自己就是什么好东西吗?别忘了,你身上所背负的血债可是你一辈子都还不清的。”

    “你!”孙长空刚要发发作,谁知夹在二人蹭的柳如音突然插话道:“你们不要说了,这种无意义的争论就是吵到天黑也分不出个高下。你们两个都说自己是真正的孙长空,那我倒有一个办法。”

    说到这里,柳如音的神态明显变得不太自然起来,就好像一朵羞涩的杜鹃花一样,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粉色。

    “我知道,真正孙长空的身上有一个很不起眼的胎记,而且长在……”

    说到这里,柳如音讲不下去了。旁边的电闪真君反倒是来了兴致,插了一句说道:“长在哪里?你倒是说啊!”

    “长在……”柳如音还是没能把话补全。

    这时,遮天皇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妙,虽说他得到孙长空的身体已经有段时日,可这段时间当中他除了去尽量适应这具全新的躯壳之外,根本没有机会全方位地认识孙长空的身体。如此一来,其中的一些枝末环节也是一无所知。而相比较而言,真正的孙长空就要清楚得多了。

    然而,即使这样,孙长空同样也没有做出回答。他并不是不知道正确的答案,只是因为他知道那个部分太过隐密,说出来的话他与柳如音之前的苟且之事就等于公之于众。而就在刚刚,遮天皇已经看到了看台之上站立起身的飞仙子,虽说他们之前并没有见过面,但结合前因后果他也能猜个**不离十,对方便是柳如音的师父。如果被她知道柳如音做出如此低贱不自爱的事情,对方一定会大发雷霆,甚至还会惩罚柳如音。为了保对方周全,孙长空只得闭口不说。

    “我说了,胎记长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地方,你们谁能说出正确答案,谁便是真正的孙长空。”

    就在孙长空为说与不说纠结之际,一直阴沉着脸色的遮天皇忽然举手道:“我知道,你说的那枚胎记应该就在我的右侧大腿的内侧吧!”

    听到回答之后的柳如音缓缓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对于谁是真正的孙长空,她的心中终于有了答案。可是,这也意味着他与孙长空的情事被自己师父飞仙子全部知晓了。

    当柳如音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飞仙子的身影已经渐渐浮现在她的面前。

    “师父……”柳如音的声音很是低沉,就好像失声了一样,喉咙之中全是沙哑的声音。

    “如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么**的地方,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

    就在孙长空与柳如音二人为百口莫辩之际,始作俑者遮天皇终于发话了:“想必这位就是飘渺云巅的新任掌门,如音的师父飞仙子了吧?晚辈孙长空,见过仙子。”

    “少废话!我现在问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飞仙子的身体虽然没有动,可她的右手骨节已经攥得无比惨白,好似骨头随时都要从里面崩出来一样。

    遮天皇灵机一动,强颜欢笑道:“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其中当日我和如音师姐都被抓到了五相马贼大本营里的地牢之中,而且相距只有一墙之隔。当时的我身受重伤,衣不蔽体,这才不小心让如音师姐看到我的胎记,实在是一个巧合。”

    听到对方将这个谎言好不容易圆满,柳如音心中大舒了一口气,然后点头道:“是……是的,就是这么回事。我们真的……”

    柳如音又看了一眼那个曾经令他魂牵梦绕的男子,而后才接着道:“是清白的。”

    听到这里的孙长空,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他本以为柳如音会为了忠于自己的内心而道出真相。那样一来,虽然后果相当严重,但却不会让人有所遗憾。而当柳如音口中“清白”二字甫一出口,孙长空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冰封千年的深潭一样,整个身体都不住地打起哆嗦来。

    “好了!现在情况已经明朗,这个家伙就是说谎者!”

    话音未落,柳如音转身拨剑,手腕急抖,刹那间不少数十道犀利剑气立即破口而出,无一例外全部攻向了孙长空的身前。不各怎么的,这时的孙长空竟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硬是站在原地吃了那几十道剑气。好在,现在的他是仙人之体,一般的攻击对他而言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可即使这样,孙长空仍然感觉到心中一国刺痛,就好像刚刚愈合的伤痕又被人再次挑破一样。

    孙长空的身体摇晃了两下,并没有倒下,他的口中喷出一道血雾,不只是他,就连前方不远处的柳如音也被他那带有无尽怨恨与不甘的鲜血所沾染,原本整洁的衣服之上立即出现一抹刺目的血红色。见此一幕,柳如音也着实意外,他的剑突然垂到了地上,口中不由问道:“你……你为什么不躲,凭你刚才显露的实力,想要躲过我的剑招简直易如反掌。”

    孙长空咧开嘴,露出那一口浸满血水的牙齿,凄惨地笑了笑,随即颓然道:“躲什么躲,有什么好躲的,连自己最心爱的人都能背叛,我还不如一死了知。”

    似乎察觉到了柳如音的内心变化,遮天皇连忙上前,向柳如音好生安慰:“对付他这种卑鄙小人不用自责。你不用剑刺他,他便要用剑来刺你。先下手为强,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好了,既然他已经奕成了这副样子,你就不用再操心了,让我解决他吧!”

    说完,遮天皇猛然挥出一掌,对于孙长空来讲,现在的自己实在不适合剧烈运动。要不知怎的,他就是不想在柳如音的面前出丑。所以,哪怕身上的余热再怎么严重,他也要咬紧牙关,挺过面前的这道劫难。须叟间,孙长空的身形已经一分为三,分别逃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借此躲避遮天皇的攻势。

    “哼哼,想跑?没那么容易!”

    遮天皇心头暗自用力,一道由无数烟云聚集而出的巨大手掌,一分为三,分别抓向孙长空所化的三道分身,几息之后便已经赶到了身后,对于孙长空来讲,情况已经迫在眉捷。然而千钧一发之际,一直待在边上看热闹的电闪真君与雷鸣帝双双加入战斗,一左一右轰轰两掌,便将其中的两道巨手轰得神形全无。而此刻孙长空的其余两道分身竟瞬间变得模糊起来,而位于那仅存的一只手掌前方的分身竟是由虚转实,最终成为了真正的本体。

    绕了一圈结果还是到了原点。孙长空无奈地笑了笑,掌中随即光芒万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