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六章 强者再袭
    霹雳乍现,万物俱寂,空间之中立即被一股浓烈的焦糊气所充斥。在那道蓝色闪电降临之后,大地之上立即腾起大片肆意的火光,与此同时残余下来的电光继续射向四面八方,形成一副万分混乱的场面。

    “是谁!”

    遮天皇长啸一声,纵身跃入天空之中,指天叫骂。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雷光再次扑落,只不过这一次的雷击与之前不同,只见那道蓝色的光幕之中居然渐渐浮现出一道人影。

    “遮天皇,你让我们好找啊!”

    在那人的叫嚣之中,遮天皇终于看清对方的面容。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显现出太多的意外,就好像事先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一样。

    “呵呵,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十方天斗神之中的电闪真君嘛!这么说来,雷鸣帝也到了。”

    说罢,遮天皇闪身来到数丈之外的空间之中,而就在他的残影刚刚消失之际,一道看不见,却是气势惊人的恐怖风啸奔腾而过,竟使得沿途的空间都变得扭曲震荡起来。

    “哈哈,遮天皇,好久不见人!没想到你这逃命的本事原来原强了啊!”

    随着那道深厚低沉的声音,肩抗雷鼓的雷鸣帝终于也现出真身,与电闪真君一前一后,形成包夹之势,将遮天皇的退路全部堵死。而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孙长空已经有些看糊涂了,不知该如何应对面前的情况。

    “二位仙家,如果你们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等一会儿我们比试完成之后再说也不迟。”

    孙长空好言相劝,却不承想这两人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尤其是雷鸣帝,他面对着孙长空,摆出一副“谁要敢当老子,老子就要他命”的架势。孙长空一看这两位都不是好惹的主,只得站在一旁安心地做着自己观众的职责。

    “怎么,是一个一个的让,还是一块出手?本皇时间紧得很,要动手的话快点!”

    电闪真君轻蔑的一笑,随即指着遮天皇的方向说道:“就凭你还用得着我们哥俩一起动手吗?我一个人就够了。”

    遮天皇的眼中忽然闪出一丝凶光,冷酷道:“一个人?呵呵,难道你忘记了万年之前的那场大战了吗?如果不是仙宗那个老混蛋从中作梗,你早就下地狱了!”

    电闪真君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无数细小的电光顺势从他的体内跃出体外,活跃在表表之上,远远看去就像一团球形闪电一样,分外耀眼。

    “遮天皇,少在这里大言不惭了!万年的时间你可知我经历了艰苦多少的磨练,而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将你亲手击败,并且毁灭。”

    看着电闪真君咬牙切齿的模样,遮天皇微微点了点头,流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并且淡淡道:“呵呵,看来那次的失利对你的打击委实不小啊!也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不能让你失望。放马过来吧!”

    电闪真君终于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他从自己的腰间缓缓抽出了电锤与闪凿,随即高声说道:“雷鸣帝,你让我,我要和他单打独斗!”

    “可是”

    雷鸣帝想继续说下去,却被电闪真君示意制止了。雷鸣帝迟疑了一会儿之后这才终于叹了口气,于是道:“我这脾气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改一下。也罢也罢,你自己小心。”

    说完,雷鸣帝身体急坠,刚好落到孙长空的身边,与他并立而站。不过身为天界之中的庞然大物,雷鸣帝的身材比起旁边的孙长空实在是大了太多,原本身材修长的孙长空在他面前简直就如同孩子一般。

    “你小子从哪来的,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雷鸣帝憨厚地说道。

    孙长空莞尔一笑,对方的一句话不禁让他回想起之前他几人被困遮天幕之中的情景。而在那里,他首次见到吞天兽陈家老祖,还有这两位天界的十方天斗神。

    “呵呵,这些事情说来话长,有机会我再和你说吧!”

    说完,孙长空抬头看向头顶上方,在那里一场旷世绝战马上打响。

    “呵呵,遮天皇啊遮天皇,没想到万年不见,你居然堕落到要依靠凡人之躯才能苟活的地步了啊!啧啧啧,真是可惜,凭你现在的样子,似乎并不能发挥十成的修为啊!”

    遮天皇轻笑一声,随即道:“对付你,五成功力足矣。”

    “痴人说梦!”

    话音未落电闪真君的闪凿已经夺手而出,而在飞出的第二刻之后,闪凿的外形开始迅速幻化,进而变成一条纵横上百丈的巨型电光,轰然射向前方的遮天皇。

    “哼哼,不堪一击!”

    面对前方迎面而来的闪凿,遮天皇不闪不避,居然只是抬手轻轻一挥,便将那道闪电一掌击飞。在数次翻腾之后,闪凿终于显出实体,再次恢复到原本的状态。

    “什么!他居然还隐藏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可为何他刚刚没有对我施展呢?”

    令孙长空感动无比震惊的是,眼下遮天皇的修为竟然又有了长足的进步,或者说从一开始他便一直刻意地收敛自己的实力,这才让孙长空产生了一种与他旗鼓相当的错觉。而如果是以如今这种状态的遮天皇相搏的话,孙长空恐怕连十招都走不过,便会被对方轻易击杀。

    “呵呵,你一个凡夫俗子,当然不知道我们天界之人的厉害。虽说遮天皇的体内只流着一半的仙人血统,不过即使这样也足以叫他受益终生。凡人与仙人之间的差距,是永远也拉近不了的,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闪凿被一招拍飞,这对于电闪真君来讲不得不说是一种沉重的心理打击。可现在的他却是格外兴奋,眼见闪凿即将坠地,他将抢先上前,挥起自己手中的电锤,用力抡向那只翻动之中的闪凿尾端。

    “嗡!”

    当电锤与闪凿这一对惊天神器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一道足以开天辟地的恐怖能量豁然释放,而由此受到激发的闪凿如同重生一般,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神采,甚至力量远超从前。在击飞之后的第三息之上,闪凿周身所笼罩的无数电光竟然衍化成一道混身放电,神采飞扬的狰狞凶兽,再次攻向上方的遮天皇。

    “好家伙,来吧!”

    面对电闪真君毫无保留的一记杀招,哪怕是一直自诩不凡的遮天皇也不由得正色起来。电光火石之间,他猛然抬起自己的右手,而后高声喊道:“天幕召来!”

    话出之时,苍穹之下,大片乌云立即沸腾起来,它们相互交融,相互结合,不时便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垂天巨幕,赫然悬挂在穹顶之下。而与此同时,受那只电光凶兽的追迫,遮天皇不得不施展身法,急速撤退,生怕被其占到一丝一毫。

    这时,在恐怖电力的作用之下,空间之中的气温开始飞速上升,明明是寒冬腊月的时候,竟然比三伏天还要热上许多。孙长空穿得不多,但仍然是汗如雨下,而相比较起来,雷鸣帝就要从容许多了。

    “请问仙人,难道你不热吗?”

    雷鸣帝上下打量了一下孙长空的身体,不由得皱了下眉头,惊叹道:“好一具仙人之体,你这小小年纪,居然就有如此奇遇,当真是空前绝后。不过,你对仙人之体的了解还是太少,对于控制体内的阴阳之力知之甚少。等你学会了之后,就不会再受外界环境的变化影响了。”

    说着,雷鸣帝摊开手掌,只见他的掌心之中竟然悬浮着一道淡淡的幽光,孙长空定睛一盾那居然是一汪清水。突然间,雷鸣帝“哈”了一口气,正好融入到清水之中,原本是流体状态下的水瞬间变成了一块冰晶,并且散发出夺人的寒气。

    “拿着它你就不会感觉到热了。”

    孙长空从雷鸣帝手中接过那块冰晶,随即一道温和的冰意涌入他的身体之中,并且滋润着干燥的奇经八脉,使得之前的燥热感立即烟消云散。

    “哇!好神奇,多谢仙人!”

    雷鸣帝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在看到孙长空第一眼的时候,他竟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这让他想到了多年以前曾经与他相交甚好的一位故友。只可惜时光荏苒,数千年过去了,对方已经杳无音信,而他们则再无机会聚到一起,把酒言欢。

    “定荒都,你究竟去了哪里啊!”

    电闪真君乘盛追击,而在他的操制之下,那只电光凶兽的身法变得愈发凌厉,几息之间已经赶到了遮天皇的身后。

    “纳命来,遮天皇!”

    终于,遮天皇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烧焦味,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对方点着了。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形忽然一虚,随即整个身体都变成了缕缕黑烟,消失在空间之中。

    “哼?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电闪真君为对方的去向迷惑不解的时候,倒挂在天空之下的巨大黑幕突然有了行动。

    “原来在那里!给我杀!”

    心念一动,那头电光凶兽转身冲向那道巨大无比的遮天幕。在它看来,对方就仿佛形同虚设一样,欲要将其撕成碎片。

    “砰!”

    电光凶兽径直撞在遮天幕的正面之上,然而令电闪真君瞠目结舌的是,冲击之后遮天幕居然毫发未损,而他的电兴凶兽与闪凿却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