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不老的代价
    ,更新快,,免费读!

    天地萧条,寒风飒飒,苍北仙苑,传薪大会的会场之上,除了那些只顾逃命的观众之外,很少有人还能安静地坐下来,欣赏着这一场旷世对决。而皇室成员的五个人便是他们之中的一份子。

    孙长空与遮天皇的修为虽然惊人,但在千磊与江患海看来也不过是小小的把戏而已,对他们根本不足为惧。而借着这两位高手撑腰,诸葛神迹,诸葛流芳还有那名女子嫣然同样有恃为恐,看着场中不时发生了的一幕幕惨剧,他们居然还有心思谈天说地。

    “江患海,看你的样子,似乎又找到了鲛人啊!”

    在千磊的调侃之下,就连一向沉着冷静的江患海也禁不住流露出欣喜的神色,而后才有意识地压制着心情,微笑道:“侥幸,侥幸而已。”

    “这么说来,老师的研究马上就能成功了?”旁边的诸葛神迹不由得惊声道。

    江患海微微地点了点头,淡然道:“应该差不多。还过这次让我感到欣慰的是,那个韩家的长子一次居然给我送来了两只鲛人。”

    “两只?”

    诸葛流芳的眼睛都瞪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苦苦寻找的奇珍异兽,竟然同时被人找到两只,对于他而言,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讽刺。而看到他的神情变化,嫣然随即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好生安慰道:“不要沮丧啊大伯,我就不相信,您的内伤除了江大人之外就无人可医。”

    “唉!或许是吧!不过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还得另当别论啊!我一大把年纪了,实在不能和你们这些年轻人相比。或许这就是老天对我前辈生所犯下的罪孽做出的惩罚,他老人家让我死,我怎能不死呢?”

    这时,诸葛流芳与嫣然二者的对话被江患海一字不落地全都听到了耳朵之中。听罢之后,他神秘地笑了下,随即朝自己的右边略微高声道:“金衣老者,你是不是想请我为你疗伤啊?”

    听到对方这么说,诸葛流芳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几步跑到对方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在江患海的面前,声音颤抖地虔诚道:“江大人,请你救救我吧!”

    江患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黑色宝甲,而后轻描淡写地说道:“要想让我救你倒是不难,可你当初背叛我的事情该如何了断?”

    “背叛?”诸葛神迹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随即看向前面地上的诸葛流芳,面色阴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患海看了下伏在地上不敢说话的诸葛流芳,淡淡地说道:“王子让你说话呢,你快说啊!”

    “我……我……”

    不知怎的,向来口齿伶俐的诸葛流芳居然变得结巴起来,别说说话,就连往外吐字都变得万分困难。不时,他已经急得满头大汗。生怕这两位大人因此怪罪自己。

    “我……我再也不敢偷拿江大人的药了。”

    江患海轻哼了一声,语气冰冷道:“当初我看好你,却没有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贪得无厌,偷了我的不老神丹,想要借此拥有永久的生命。可你却没想到,过量的服用使得你的身体状况适得其反,不但没有恢复年轻面貌,反而变成了如今这副白发苍苍的衰样,真是活该!”

    这下,罪行被分布出来的诸葛流芳再也没有任何底气,甚至连颜面也不要了,连滚带爬地来到江患海的脚边,抱着对方的小腿,大哭大叫道:“大人,大人,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我保证再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了。”

    江患海提腿一脚蹬开那把“老骨头”,恶狠狠地吼道:“现在知道错了,晚了!你可知道我为了调制那几颗不死神丹,耗费了多少天材地宝,其中很多都是人间绝迹的稀奇之物,根本不可能再寻到。你让我原谅你,可谁又能还我神丹?”

    江患海的话像一枚枚匕首一样,狠狠地刺在他的心头之上。对方如此态度,几乎是对他判下了死刑。他知道,自己再也得不到救治的机会了。

    “不过……”

    江患海口中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词语立即叫其他几人为之震,而作为当事者的诸葛流芳更是屏气凝神,生怕自己的任何动作打断对方的话语。

    “不过你既然都认错了,我也不能做那种心胸狭窄之人。”

    诸葛流芳喜极而泣,连磕了好几个响头,神情激动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江患海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继续道:“哎,你先别着急谢我。我还有事情要你去做呢,如果你能顺利完全任务而且不死的话,我就给你疗伤,而且还帮你提升两成功力,你看怎么样?”

    两成功力,对于一般境界较低的修行者来讲可能只是几年十年的修炼而已。可对于像诸葛流芳这种已经登峰造极的人来讲,那可能是一辈子都跨不过的鸿沟。而现在江患海随随便便就做出了“两成功力”的许诺,这对于诸葛流芳来讲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更加关键的是,对方已经答应为自己治疗内伤,那样的话他就有机会继续活下去了。

    “大人请讲,只要是老夫能做到的一定倾尽全力,毫无保留。”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要提前和你说下,这次的任务相当艰巨,你这一去,恐怕凶多吉少。”

    江患海是什么人,那可是比之仙人还要高深莫测的高人之中的高人,拥有无上的修为以及超乎想象的神通,乃是立于这片大陆之上的巅峰存在。可如果连他都说那个地方凶险万分的话,那恐怕他只能有去无回了。

    “大人,你说得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啊?”

    江患海淡淡地笑了下,指了指自己的脚下。诸葛流芳顺着看去,却不见对方说话,于是他便主动说道:“在地里面?”

    “呵呵,应该说还要再往下一些。”

    “还要往下,那是什么地方?”

    “冥界。”江患海的眼中闪着毒蛇的一样的目光回道。、

    “这……这,您不是在说笑吧!冥界?那不是只有死人才能去的地方吗?我活得好端端的,怎么能达到那里?”

    江患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阴森地说道:“别人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只要稍加相助,你就能以活死人身份达到地府。不过,这还不是关键。”

    “还不是关键?我的江大人啊!你不会让我去投胎转世吧!”

    “呵呵,金衣老者你真会说笑。我让你去那里,是为了让你帮我借一件东西。”

    诸葛流芳不由问道:“什么东西,和谁借,怎么借?”

    江患海神秘兮兮道:“其实只是一张纸而已,一张写着我的名字的纸。”

    “那又是什么纸呢?”

    “记载着我生卒年月时辰的生死簿。”

    “我的天!大人,您可真会拿小的寻开心啊!生死簿,那是只有崔判官方能有权使用的神书,小的怎么能有机会接触到,更不要说是将他给您带回来了。”

    江患海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而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俯身拍了下对方的肩膀道:“我没有让你带回来,你帮我毁了他就行。”

    “那小的也做不到啊!崔判官神通广大,莫说我这种无名小辈,就算是仙人碰到了他,也要敬畏三分。我公然去要他的生死簿,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江患海又道:“当然,像你说的那种情况是万万无法得手的。可是,如果他能主动现身的话,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诸葛流芳不由道:“哦?那他会在什么时候现身,在哪里现身?”

    江患海又指了指自己脚下的地面,一字一句道:“苍北仙苑!”

    “轰!”

    又是一阵剧烈的爆炸,这下大会会场已经支离破碎,大半个看台已经沦为废墟,而在青龙白虎两侧的区域之中,各有一个硕大缺口,那便是之前的爆炸所致。

    “够了,遮天皇,你还要残杀多少无辜的生命!”

    孙长空刚要上去,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摇晃了几下,接连的交手令他内力空虚,而对于这副新生的身体他还没有完全适应,所以用起来也不能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一些不必要的力量损耗也就再所难免了。而遮天皇就不同了,他本就是仙人与上古凶兽的结晶,无论体力还是灵力都要远超常人而孙长空的身体又是凡人之胎,对于力量的消耗十分有限,这样一来他虽不能使出十成十的实力,但对于自己的消耗也是极其微弱的。照这种态势下去,就算找上十天半个月他也不会感到丝毫疲倦。

    “哼哼,好机会,去死吧!”

    说话间,遮天皇双手急舞,与此同时天空之中一直迟迟未有动静的遮天幕终于再次运转,可这一次,哪怕是九天云霄之上也能感觉到此刻人间发生的剧烈变化。

    “还在等什么,快动手雷鸣帝!”

    “咔嚓!”

    一声惊雷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刚好击中遮天幕的上端,恐怖的蓝色电光瞬间照亮了整片黑云,并在其中点起一道熊熊大火。

    “是谁动的手!”

    遮天皇仰天长啸一声之后,伸手一指头顶苍穹,一时间天地无光,风云变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