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生擒
    ,更新快,,免费读!

    举手投足之间斩断自己手臂的事情就已经令无欲相当恼怒的,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孙逸扬居然还可以将刚刚断落的手臂接在他自己的身上,甚至同样能够使用其中所蕴含的“炸力”,此等诡异的事情在无欲看来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可以的话他希望这场梦能够赶快结束。

    “呵呵,没想到你的体内还有如此神奇的能量,这倒是世间不多见的。如此说来,你应该是众异时空前来的异域者吧!”

    无欲喘了两口粗气,随即桀桀地怪笑道:“哈哈,没错,我正是从无妄修罗界而来,是所谓的七原罪者之一。怎么样,是不是怕了?”

    孙逸扬摇头道:“怕倒不是至于,想当初我也曾和几名异域者有个一面之缘,借机还切磋了两招。他们与你一样,都肩负着这个世界当中不曾存在过的奇异能量,像你体内的火焰就是其中的一种。”

    无欲扬了扬嘴角,不屑地说道:“呵呵,就凭你所见的那点能耐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我认真起来的话,你连还手的能耐都没有。”

    听着无欲的叫嚣,孙逸扬使劲甩了甩自己才刚接好的手臂,漫不经心道:“呵呵,你误会了。我之所以会剥夺你的手臂,并不是想窃取其中的能量。”

    无欲眉头一皱,不由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这时,孙逸扬突然将双手架在身前,而手轻笑着说道:“当然是为了动手的时候方便了一些。”

    突然间,无欲只觉得眼前一晃,紧接着孙逸扬双手握着一柄长柄巨斧,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前。而当他意识到眼下危机的时候,那柄巨斧已经披头盖脸地斩了下来。躲已经为时已晚,无欲只得横剑架在自己的头顶前方,希望借此抵消一些巨斧之上的冲击。

    “轰!”

    谁承想,孙逸扬的长柄巨斧力大无穷,单凭一件单薄的利剑根本不足以与之抗衡。在巨大的轰鸣声中,无欲引以为傲的光剑硬是被压成了弓的模样,弧度大得有些吓人。再这么下去的话,无欲就要和自己的配剑一起命丧当场了。可就在这时,他的口中居然发出一道刺耳的尖啸。

    “哈哈!”

    声音过后,孙逸扬定睛一看,却发现原本受制在自己巨斧之下的无欲居然已经退到了十丈之外,虽说他们二人的身手都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方,但想在须臾之间逃出这么远的距离根本是不可能的。

    “嗯?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孙逸扬还不没有搞清楚之前事情原由的时候,一道慑人的杀气突然从天而降,而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看到自己头上的不远处已然射来上百道比之刚才更加凌厉的剑气。

    “好家伙!”

    孙逸扬面不改色,振臂挥斧,与此同时只见那件紫色的巨斧之中突然奔出一道魁梧的身影。那人手中同样握有一柄巨大的斧头,只是样子略显飘忽。一瞬之间,那道人影居然举着那柄巨斧一连斩出了不下百招,刚好与那天空之中落下的剑气一一相撞,最后同归于尽。可就这个时候,孙逸扬的身体不禁微微一震,同时一道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涌出。

    “这!”

    在满心的疑惑之中,孙逸扬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只见在位于心口的位置处,居然冒出一道亮晶晶的片状物体,仔细一看竟是一段剑尖。

    “哈哈,怎么样,现在知道我无欲的厉害了吧!”

    直到这时,孙逸扬才恍然,原来站在远处的无欲不知在何时已经绕到了自己的身后,并对他发动了致命一击。这一剑稳准狠,可以说是势在必得的一招,孙逸扬落此下场也就不意外了。

    作为败者,孙逸扬并没有回过头去寻找对方,而是站在原地,淡淡地说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

    无欲又一次怪笑了几声,随后洋洋道:“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了,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我是三位一体之后的产物,我的身体之中寄宿着三种完全不同的能力。之前的炸力是一种,剑气也是一种。而让你反应不过的,就是我的第三种力量,名叫时间静止。只要满足特定的条件,我可以在任何时候让周围的时空停止运转,无论人或者事物,无一例外。”

    背着身的孙逸扬默默点了点头,之后才以一种微弱的语气说道:“从某种角度来讲,你对时空的掌握能力甚至还要强于方惜时。你所谓的时间静止,让人根本无法防备。”

    无欲冷笑了下,接着道:“这我倒不敢保证,毕竟他的时间掌握者可以做的事情连我也不清楚。不过,以现在状态的我,你是绝无可能打败我的。所以,你不是束手就擒吧?”

    “哈哈哈哈!”突然间,孙逸扬父仰天大笑道。

    无欲面色一沉,随即冷酷地说道:“你这老家伙在笑什么?”

    孙逸扬停了一下,咳嗽了三两声之后才缓过来说道:“你,你以为这样子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哦?既然这样,我倒想领教一下,你还有什么通天之能!”

    “用不着通天,几招雕虫小技就足以……”

    到了后面,无欲突然发现对方的话语竟是变得模糊沙哑起来,就连他的身体轮廓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清晰,而是变得万分扭曲起来。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无欲想要抽剑离开,却不承想自己的光剑竟被那具已经形如烂泥一样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为了不使自己也陷入其中,他只得咬牙弃剑,飞奔似的朝身后丛林之中遁去。

    “哪里逃!”

    才刚刚转过身来的无欲还没来得及跑了两步,便惊觉自己面前的不远处虽然向自己掠来一道黑影,等黑影到了面前,他才惊呼道:“好大的一只手掌!”

    “砰!”

    无欲甚至没有做过多的挣扎,便已经被那只巨手死死攥住。被制的瞬间,他便觉得那只手掌就像具有魔力一样,不断地吸收着自己体内的灵气与精力,使他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便使失了反抗的能力。

    就这样,无欲被一只从地下猛然钻出来的手掌死死箍住,而就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之后,一个穿着破旧汗衫的中年男子不紧不慢地从一颗大树背后走了出来。

    “你!你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看着眼前毫发未损的孙逸扬,无欲的眼中全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可以确定自己的那一剑真的命中了对方,可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得逞的话,那孙逸扬又如何能安然无恙地站在地上呢?

    “呵呵,小子,兵不厌诈,你输就输在你礁过自信,将自己的底牌都告诉了敌人,这才使得我有了可趁之机。不得不说,之前那一招确实有些凶险,要不是我反应及时的话,恐怕已经被你送到阴曹地府里去了。”

    说着,孙逸扬从扔出来一个物体,无欲定睛一看,惊讶得几乎合不拢嘴。

    这不正是自己那条被夺走的手臂吗,怎么现在又被孙逸扬随意丢弃了?

    可当无欲发现手臂之上那条细而长的伤口之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你居然用障眼法,让我误以为那条手臂就是你。而事实上,你早就躲到了一边,看我自己在这里折腾,你好卑鄙!”

    孙逸扬淡淡地笑了笑,神态平静道:“我喜欢别人唤我卑鄙,因为那正是他们束手无策的时候。方惜时小看了我,也高看了你。他错就错在不该叫你孤身前来。”

    说到这里,孙逸扬不由得想道:“长空啊长空,这些年你究竟怎么样了啊!不知道到底长高了多少。”

    “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将整个赵家庄杀得尸横遍野,鸡犬不留!”

    看着到了这种地步还不依不饶的无欲,孙逸扬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你这孩子本来不可限量,只可惜跟错了人。杀了你也怪可惜的,况且还需要你为我引路。所以……”

    说罢,孙逸扬伸手打了个响指,那原本用来束缚无欲的巨手开始迅速石化,而后浮现出一条均匀的裂纹。随着裂纹的扩展,无欲渐渐觉得自己有了逃脱的机会,便索性用力震开周边的石块,想要借此脱离控制。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当他飞出巨手之后竟有一种莫名的轻漂感,当他准备用脚着地的时候他才愕然发现,自己身体居然诡异地消失了。

    “咚咚咚!”

    随着一连串沉闷的怪响,只剩下脑袋的无欲在地上连续翻滚了数圈,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如今的他已经被先前的冲击与震撼吓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逸扬笑脸盈盈地走向自己。

    “虽说你还有用,但身体之类的就需要了,留个脑袋能说话就好。”

    刹那间,无欲感觉对方的那憨态可掬的笑容之中仿佛藏有利剑无数,顷刻便将他千刀万剐,而他的双手却连一点鲜血也没沾上,真可谓是杀人不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