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 接驳
    “眼睛?什么眼睛?”白发童子不禁问道。

    王道人摇头道:“这件事情现在还不能和你们说,等时候到了你们自然会知晓。”

    说完,他再次看向赛场之上,眼中竟流露出一股极为复杂的目光:“长空,这次就看你的了!”

    再说回赵家庄方面的情况,无欲按照之前方惜时的命令,潜入到赵家庄附近,并找到了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个人,他就是孙长空的父亲,孙逸扬,一个断了右臂,却风采依旧的中年樵夫。在自己极端的优势之下,他竟然做出了主动解除幻境的决定,让自己的真身暴露在无欲的面前。

    “我敢保证你死定了。方掌门说过,只要杀了你,就没有能去阻止他了。”

    孙逸扬无奈地笑了笑,随即道:“孩子,我看去你是身不由己,所以就不为难你了,在我未动怒之前,速速离开赵家庄吧!”

    无欲看了一眼对方身后井然有序的屋舍,满面冷笑地说道:“呵呵,怎么?怕我这个外来人打扰了此处的清静?哈哈,你越是害怕,我就偏要这么做。你还不知道我无欲的厉害吧!看招!”

    无欲的出手一气呵成,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间。只见他的手臂才微微抬起一点,指尖位置处已经跃出一道紫色的火光。

    “哦?那是什么东西?”

    “砰!”

    不等孙逸扬回过神来,一处距离二人最近的房屋已经应声倒地,其中立时燃起熊熊紫火,乍一看去分外吓人。

    “哈哈,怎么样,我的炸力还可以吧?”

    看着得意洋洋的无欲在自己面前显耀着自己的能耐,孙逸扬非但没有露出半点惊讶的表情,反而变得出奇的沉着,就连呼吸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孩子,力量不是像你那样,用来滥杀无辜的。”

    无欲冷笑地回道:“哦?照你所说,那我应该怎样做?”

    “你应该这样!”

    说时迟那时快,无欲只觉得一只无形的巨手突然加持在自己的背心之上,然后全力推了自己一把,之后他的身体便如同炮弹一样倒着飞向孙逸扬的身前。心知大事不妙的他连忙挥舞手中的光剑,希望借此逼开对方。

    “这剑看起来不怎么样啊!”

    孙逸扬一边说着,一边伸出那只仅有左手,随即抄走了无欲手中的兵器,而后顺势踢出一脚,将对方又重新蹬了出去。

    “这速度也太快了些吧!”

    无欲不敢相信,看似貌不惊人的对方,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夺剑的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点停顿也没有,更没有给他丝毫准备的机会。而直到他最终落地的时候他才愕然发现,自己胸前已经凹陷下去,出现了一个脚印形状的浅坑,如果那一脚的力道再大上一两分的话,也许他是的胸口上已经被开出洞了。

    “怎么样,还要打吗?”孙逸扬淡淡地说道。

    无欲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在先后咳了三口淤血之后,他才愤然道:“打!死也要打!”

    “好家伙,真是一个亡命之徒!”

    这回,无欲再也没有什么章法可言,猛兽一样的姿态,疯癫一般的外形,再加上那他可以撕裂一切事物的利爪,他就这么直奔向孙逸扬的身前,准备与对方进行近身肉搏。

    “我就不相信,我无欲还杀不了一个残废!”

    刹那间,爪印明灭,遍布四周,面对这种从四面八方一同袭来的攻势,孙逸扬以一手之力,居然还能从容应对,所有的防御全都来得恰到好处,多一点则浪费气力,少一点则无法抵挡。快一点对方有机会变化套路,晚一点则来不及防备。正是这完美的守势使得无欲上百招的爪功全部付之东流,更使得他体力精力大幅消耗,直在原地大喘气。

    “呵呵,年轻人,你的体力似乎不太怎么好啊!有机会多到外面运动一下,这样有助于你修身炼体。”

    “要你管!”

    面对孙逸扬看似关心实则讥讽的话语,自尊心受挫的无欲奋起直上,在全力催动内力的情况之下,他的半个身子都被那般妖艳的紫火所包围。而在火焰所有位置处,什么衣料,皮肉,经脉,血管全都消失不见,只露下一根根烧得发红的骨骼,暴露在空气之中,看起来委实狰狞。

    孙逸扬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唉,你这又是何必呢?”

    这时,被紫火包围的无欲口中,发出阵阵凄厉的笑声,在一阵缓和之后,他才用一种阴森的口气回答道:“惹怒我欲的人,我定叫他痛不欲生!”

    无欲字字如针,深深刺入到孙逸扬的心中。可就在这时,前者忽然遥空将手一招,分神当中的孙逸扬来不及做出调整,当看到那道紫色火焰来到面前的时候,已经为是已晚。

    “糟糕!”

    “轰!”

    瞬间,冲天火光直射云霄,哪怕是相距数址丈外也能隐隐感觉到空气之中的炽热感。在“三位一体”之后,无欲的修为再创高峰,而所谓的“重生”更让他拥有了之前从未领教过的强大力量。更是它们使得如今的无欲无比强大,也正是它们才让孙逸扬感受到了些许震惊。

    “真是让人不痛快啊!”

    随着一道悠长的埋怨,被火焰吞没的孙逸扬大手一扬,已然将身边的火势全部扑灭。而在无欲看来,对方看起来似乎根本就没有爱到伤害,唯一可见的便是额前的一缕白发被烧掉了一截,但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发觉不了。

    “你小子果然还有点能耐。不过要你知道,惹怒我孙逸扬的人,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无欲讥笑了一下,随即挑衅道:“哦?既然你这么说,我还真想”

    话音未落,无欲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向后拼命飞射而去。而与此同时,他的鼻子似乎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而他的右侧脸颊也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湿热。

    “我的手!”

    当无欲想要伸手摸自己侧脸的时候,他才惊愕的发现,自己右边的手臂居然已经被连根摘除了。当他看向前方的时候这才惊觉,孙逸扬的左手之上居然握着一条断臂。而那条断臂的主人正是他自己。

    “怎么怎么可能!”

    无欲强行稳住倒飞的身形,并用双脚在地上留下了一条修长的沟壑。直到他完全将身体停下来之后,他才感觉到患处传来的剧烈痛楚。

    “啊!”

    血浆喷溅,犹如洪水爆发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即便无欲封住了身上数处大穴,但流血的势头仍然没有减弱多少,再这么下去的话,就算对方不出手他也要血尽而亡。想到这里,他突然咬了咬牙,伸手那只带有火焰的左手,随即轰向自己的右肩之上。

    “呲~”

    “呃~”

    不得不说,无欲果真是心狠手辣之辈,哪怕是对待自己也是毫不留情。烈火焚体的滋味固然难以忍受,不过托它的福,现在肩膀上的伤口已经暂时结痂,血也大致止住了。

    满头大汗的无欲终于抬起那张苍白的脸颊,用一种极为残酷的笑容随即说道:“你居然断了我的手臂。”

    孙逸扬举起手上的那只断臂,一脸真诚的模样说道:“呵,你说它啊!我也是为了你好,不让你又要祸害人间了。”

    无欲冷笑了一下,继续道:“你以为扯掉我的一条右臂,就能保证自己相安没事了吗?哈哈,可笑!”

    不知是因为愤怒的力量,还是因为之前根本没有使出全力,此刻的无欲无论是身法还是修为都在成倍地爆增,他虽然只剩下一只手臂,却比之从前两只手的时候还要厉害数分,他捏起左手的中指与食指,以指代剑,随便向前那么一戳,便有不少百道剑气接踵而至。

    “看我的无求无欲剑气!”

    无欲这一招剑式非同寻常,孙逸扬面色一沉,随即施展轻盈身法,与之在旁边的空地之上周旋起来。

    然而,“无求无欲剑气”拥有窥探对手内心的神奇力量,所以每当孙逸扬准备躲避的时候,剑气总会抢先一步,令他不得不继续后撤。一来二往,孙逸扬的路数已经初现凌乱,而气息也变得急促起来。

    “哈哈!逃吧逃吧!我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只要你停下脚步,我的剑气就会立即让你万剑穿心!”

    孙逸扬眉头紧皱,因为他发现从刚刚开始,追随自己的剑气就在不断增加,直到现在他身后至少有不下千道的剑气,而且个个都是无坚不摧的无上剑道,对于任何一名修行者来讲几乎都是致命的。而独自面对这一切的孙逸扬突然诡异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呵呵,要是被儿子看到我这般模样,那可就太丢脸上。也罢也罢,我就和你好好玩玩!”

    “轰!”

    突然间,孙逸扬背后窜起一道紫色的火光,那正是无欲的招牌绝技,炸力。可令无欲困惑不解的是,自己明明没有使用炸力,那道紫色火焰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然而,当一切全全部消散之时,无欲终于看到了答案。

    “你!你居然装上了我的手臂,这,这不可能!”

    迎风而立的陈逸扬一脸春光地看着不敢置信的无欲,而他的右边肩膀之上,赫然多了一条稚嫩的胳膊。

    “呵呵,还不错!”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