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故交
    ,更新快,,免费读!

    当然,孙长空不会知道噬天的来历,可当看到那只无比恐怖的兽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瞬间感觉身体之中的全部热血都冷却了下来,一种由内而外的彻骨寒意立即袭卷他的四肢百骸。

    “这……这是什么玩意!”

    下意识间,孙长空用力跳开之前所在的位置,可当他他的脚才刚离开地面,一股无法解释的巨大能量轰然坠入其中,并在大地之上开出了一个狭长的裂缝。

    “砰砰砰!”

    那道力量没入基础之中,并没有完全散尽,而是朝向更远的地方继续肆意扩张,不时已经将那道巨型沟壑延伸到了会场之后,进入到茂密的森林之中,这时大片的走兽相继奔脱而出,一道道刺目的通天火柱赫然显现。

    “我的天!这家伙真的是苍北仙苑的弟子吗?拥有如此恐怕的修为,哪怕是我也要望尘莫及了。”

    在观看了完全的对决之后,化身为藤蔓状态的枯木长老愕然止步,他知道如果自己再继续向话,恐怕连他也要被牵连其中。

    “哈哈,怎么样!我的遮天幕还可以吧!”

    处于绝对优势之下的遮天皇倚天狂啸,而与此同时,天空之中那枚无比巨大的漏斗形态的遮天幕,已然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势。这一回,遮天幕内部的条纹由红转为蓝色,一时之间周围空间之中的气温顿降数成,就连喘气的时候都会产生大片的冰雾。

    “还想来,做梦!”

    孙长空知道遮天幕的可怕之处,能够躲过之前那一击除了他自身的实力之外,更重要的还是他的运气。他当然知道,幸运女神不会连续两次向自己投出橄榄枝,无论如何他也要在对方出招之前阻止这位可怕的怪物。

    “看我的麒麟刀诀!”

    话音刚落,孙长空以手代刀,挥臂急斩。立时,空地之上浮现出一只金色麒麟的幻影,而位于他的头上的两只犄角,竟已化作一对蕴含着凌厉刀气的利刃,霍然奔向天上的遮天皇。

    “呵呵,区区雕虫小技,也想与天争威?呵呵,无知!”

    面对那只个关足比自己大了面倍的麒麟幻影,遮天皇非但没有丝毫示弱,反而越战越勇。电光火石之间,他朝前方的空间之中轻点数指,与此同时,旁边的遮天幕立即光芒大作,无数像银针一样的物体从漏斗内部飞射而出,如漫天飞蝗一般同时攻向那只麒麟。

    “飞蝗噬天剑!”

    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那看似无穷无尽的细小的物体,竟是一枚枚精致锋利的微型利剑。虽说他们个体的力量有限,可旦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量变引起质变,便会引起一连串的可怕反应。

    “吼!”

    面对遮天皇的倾世一招,由孙长空激发而出的麒麟幻影随即仰天长啸,这时只见他的鳞片纷纷竖起,并如同蓄势待发的飞箭一样,突然倾巢而出,与那上方而来的众多利箭相互碰撞。

    “咚咚咚咚咚!”

    一时间,由无数爆炸声组成的一部惊世乐章赫然响起,进而回荡在天地之间,传向四面八方,经久不息。而由此产生的破坏力更是尤为骇人,这下不只是擂台所在的地方,就连四周的看台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不好!会场马上就要撑不住了,我们快跑!”

    几个眼急脚快的观众不等看完整个对决的过程,便前后从走廊之中奔逃而出,头也不敢回,生怕耽误了最佳的逃命时间。而此时位于各个方位的仙苑长老也全部出动,并且使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硬是在观众席的前方竖起了一道似实非虚的壁垒,而之前的气墙与屏障和他相比起来,简单是不堪一击。

    不过即使这样,场中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狂暴的能量像一头出笼猛兽一样,疯了一般地纵横在会场中央,并不断冲击着四周的壁垒。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几位长老只能咬紧牙关,不然不只是他们,就连整个会场之中的观众也要为葬身于此。

    此刻,四面的看台之中已经完全沸腾起来,无比的恐惧与绝望瞬间笼罩在这些可怜人的身上。

    “不行,我们要走,我们要出去!”

    这时,一些好事者干脆站了出来扇风点火,鼓动大家一起离开。而那些平民百姓哪里会去考虑其中的利害关系,纷纷涌向走廊的入口。不得不说,为了观看这一场传薪大会,来自于五湖四海的观众委实数量太多,而预留给他们的通行通道又实在太少。如此一来,前面的人被后来的人挤翻在地,又被身边的人踩脚下;而那些因为踩到别人的人,则因为脚下不稳随着一同跌倒在地,如此一来周而复始,踩踏事情不断升级,伤亡也在急速猛增,不时好端端的大会会场竟成了一副人间地狱的模样。

    “哈哈哈哈,看到了吗孙长空,就是因为你一个人,使得这么多人为你陪葬。这下,你该成为千古罪人了!”、

    遮天皇虽然口中这么说,但心中仍然是汹涌澎湃。他没有想到,孙长空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厉害的绝招,这在他原本的记忆之中根本不曾出现过。要不是之前他已经使出八分力量的话,也许刚才的那招麒麟刀诀已经分出高下。

    说实话,看到如此惨烈的伤亡情况,孙长空的心中也是相当愧疚。但他同样清楚,如果不能将面前的这位大魔头彻底解决的话,那死去的无辜者只会变得更多。

    “少在这里扰乱我的心志,实话告诉你,来这之前我早已做好了必死的觉悟。不把你这个人间毒瘤摘除的话,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哈哈,毒瘤,我还是第一次说别人这么形容我。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只能成全你了。”

    遮天皇说话之时,遮天幕开始运行第三周天,这回漏斗形态的内部已经再无旁物,而之前出现过的神秘纹路也不见了踪影。在那里只有黑色,歇斯底里,不掺任何一丝一毫的杂质。看到那片黑色,孙长空仿佛觉得整个天空被遮天皇吞噬了。

    然而事实上也差不多。遮天幕的大小有限,但由其散发出的黑色却好似永无止境。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黑”染色的天空越来越多,乍一看去就好像遮天皇真的将苍穹一点点吞噬了一般,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

    天狗食日月,黑幕遮苍天。不得不承认,遮天皇的实力实在太过超乎想象,哪怕是陈立与白发童子也变得万分急躁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凭那小子的能耐,根本不可能是这家伙的对手。在我看来,今天在场的人恐怕都要为此丧命了。”白发童子绝望道。

    陈立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即看向身边仍在那里注视战场中心的陈少麟,轻声道:“少麟,趁着时态还没有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老祖错了,不该将你卷入到这场混战之中。”

    说到这时,陈立的眼中顿时黯然无光,似乎已经完全放弃希望,只等死神降临的那一刻。

    “老祖宗,你在说什么丧气话。孙大哥不是还在那里吗?他都没有放弃自己,我们又为何要轻言放弃?”

    看着面前这个不过十一二岁,却已经拥有了如此强大勇气魄力的陈少麟,陈立苦笑了一下,不禁感叹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呵呵,少麟说得对,凭老祖您的实力,怎么能这么容易束手就擒呢?”

    陈立转身看向后方空空如也的座位,只见在眼界的边缘处,竟然出现了一个身着破旧长袍的道人。

    “哈哈,是王道人啊!你刚才去哪了,让我一顿好找!”

    见到来者是王道人,陈少麟喜出望外,连忙跑上前去,一手将对方拉了过来,向陈立介绍道:“老祖宗,这就是我之前和你提到过的王道人,就是他救了我的性命。”

    陈立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所谓的“救命恩人”,不过在他看来,对方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天人境修行者,除了年龄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之中突然浮现起一幅久违的场景。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王道人淡淡地笑了笑,谦和道:“呵呵,您是在说笑吧?我平日里都待在苍北仙苑,极少去入面走动。而您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应该没有机会碰面的。”

    陈立想了一下,却继续坚持道:“虽然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上千年,不过我还没有达老糊涂的地步。当年,在守界人旁边的那个小书僮,应该就是你吧!”

    听到这里,王道人的脸色稍稍一变,然后便恢复到正常状态微笑道:“呵呵,老祖还真是好记性呢,那么久的事情都还记得清,真是不容易啊!”

    看着二人一问一答的样子,旁边的陈少麟有些看糊涂了,随即轻声道:“原来,你们两个之前就认识啊?”

    陈立面色冷峻道:“认识算不上,只能算是一面之缘。”

    这时,一边的白发童子已经按捺不住,不禁插了一句说道:“守界人?你居然是他的门生?”

    王道人神秘的笑了笑,淡淡道:“凭在下的能耐怎么可能入守界人的法眼,在他看来,也许我只是他的一只眼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