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再现遮天幕
    ,更新快,,免费读!

    枯木长老的担忧是有根据的,可他不知道,此时位于他面前的孙长空,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是一位曾经让天界为之头疼的混世魔头,遮天皇。

    “长老,既然这样,要不我们赶快阻止这场比试吧!再这么下去,我怕那个年轻人会吃不消。”

    这时说话的是苍北仙苑的冯道人,他在仙苑之中兢兢业业数十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可惜他的资质平平,比起王如水来还要差上一些,所以在众弟子的眼之中,他并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师。不过他的心地却是相当善良,这在大家的心目之中也是公认的。因为这个原因,方惜时专门将他调到奇珍室当中,命他看护由仙苑之人从五湖四海收集来的飞禽走兽,以供观赏。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冯道人极少与人交流,平常时候只会喂喂动物,吃饭的时候才有机会和同门中人闲聊几句。而今天他是偷了个懒才有机会跑出来,枯木长老很是疼爱这位晚辈,便与他坐到了一起。

    听了冯道人的提议之后,枯木长老叹气道:“唉,太晚了,如果是刚才的话也许还有机会。可现在他们二人已经打得眼红,哪一个也不可能轻易收手。而且从刚才二人模糊的交谈之中似乎可以推断,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天大恩怨,这才产生了这一场旷世之战。在我看来,他们二人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了。”

    “这……不会吧?好歹,这二人也是年轻一代的杰出代表人物,如果因为传薪大会受到折损,这不仅仅是我们苍北仙苑的损失,更是初升大陆的损失。长老,你想想办法吧!”

    枯木长老环视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而那位冯道人则顺着他的目光一同向前看去,却并没有发现对方的意图。

    “长老,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能化解这场决斗的关键人物。”

    “谁?”冯道人不由道。

    “王如水。”

    冯道人恍然大悟,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哎,你看我这脑子。一个是他的亲传弟子,一个拥有他的功法路数,这种时候王道人出场是再适合不过的了。可是,我好像并没有他的身影啊!”

    枯木长老沉吟了一下,随即淡淡道:“其实我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试试看而已。如果王如水真在的话,他早就主动现身,还用得着我亲自去寻吗?同样都是他的传承,他这个当师父的当然要出面解决二者之间的矛盾。不然,他这个‘道人’头衔也就白叫了。”

    冯道人略加思索,然后道:“也许,王道有事缠身,所以不方便前来。要不,我去他的宅院看看?”

    枯木长老摇头道:“不用了,如果他听说了这里的事,自然会主动前来。而他迟迟没有露面,只能说明如今的他无法出面,甚至不在仙苑之中。”

    “那……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二人相搏相杀,最后拼个你死我活吗?”

    枯木长老看了对方一眼,语气古怪道:“你没看见我在吗?师父不在,那就让我这个作师祖的临时调教一下他们二人吧!”

    话音刚落,枯木长老的面庞居然迅速干裂,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势头化作一张又丑,又干,布满深深纹理的树皮。而与同时,枯木长老身上的其它部分也发生了相应的异变,到了最后他的那位灰色道袍已经松垮得掉在了地上,而原本活生生的枯木长老竟然变成了一团褪色的藤蔓,像蛇一般爬向下方的空地。

    孙长空使出全身力气的一招居然还是没能击败遮天皇,而云来势剑的威力也因为体力得消耗变得大不如从前,神效全无,用了也只能给自己徒增负担,用了还不如不用的好。想到这里,孙长空只得收回自己的势剑,只留下那件无缝云裳穿在身上。

    另一边的遮天皇,显然还没有从之前的冲击之中缓过神来。刚刚那一击要不是他认真对待的话,说不定他的这具肉身已经被那地解的怪力化为灰烬。而也正是因为他的认真,孙长空才错失良机,使得比赛重新回到了起跑点处。

    “果然,仇恨的力量可以使人强大。如果当初的你有这等实力,恐怕我也夺不了你的肉shen.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喽。”

    随着话语吐出,天空之中那道几乎与在同大的遮天幕轰然而下,心知这宝贝厉害的孙长空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并将体内所有能调动的力量全部唤醒过来,严阵以待。

    “哼哼,想用遮天幕来镇压我,你想得轻巧。看我如果破了你这破烂!”

    孙长空心念一动,周身上的无缝云裳立即衍化变形,进而形成了一把一人多高,光算刀刃就有一尺多长的巨型镰刀。远远看去,那柄镰刀之上散发着隐隐的紫光与灰气,从头到脚无处不是被死亡所占据。仿佛,它并不是人间所有,而是来自于冥界之中的鬼器。

    “看我的刈云鬼镰!”

    说时迟那时快,看似巨大的镰刀在孙长空的挥动之下竟然轻如鸿毛,一点也不费力。而随着他的出手,天空之中立即浮现出一道几乎纵横天际的无边光刃,豁然迎上遮天皇的遮天幕。

    “嗡!”

    由镰刀激动而出的光刃不费吹灰之力地从遮天幕的身上径直切入,而后又从另一边穿体而出。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极为流畅,哪怕是提前演练过几十次的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不得不说,孙长空这一招实在太过抢眼,就连刚刚到场的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都不禁为之伫步。

    “我的天!这个叫孙长空的小子为何会使用遮天幕?他与天幕尊府又有什么关系?”冯道人瞠目结舌地问道。

    对于对方的疑问,枯木长老只是简单地深吸了口气便淡淡说道:“无论什么关系,三幕尊府也不会将遮天幕轻易借给别人的。”

    “照您的意思,那眼下的这件遮天幕是……”

    枯木长老道:“难道你忘记了昨夜三分尊者遇害的事情了吗?”

    冯道人再次顿悟道:“这么说,是这个叫孙长空的小子偷了天幕尊府的镇派之宝。我的天啊!那好歹也是三名响当当的尊者,其中还包括钟吕大尊以及据说拥有最强尊得战力的郭实郭尊者。连他们都难逃一死的话,我看在场之人,除了那几名仙人之外就无人能制得住他了,”

    就在枯木长老分析到这里的时候,天空之中忽而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剧烈爆炸,遮天幕连同那道光刃一同被那爆炸引起的光火完全吞没,原本就已经相当和煦的天气一下子变得格外炎热起来,就好像是在过夏天一样。

    “哈哈!我的刈天鬼镰成了!”

    不得不说,能有这样的结果孙长空已经相当满意了。虽说他接触升云战法已经有段时间,可这期间他并没有时间潜心研究这门高深莫测的功法。直到比赛前夕,在一个休息的空当之间,他仔细回忆了一下铭记于心的口诀要领,并迅速从里面筛选出对己方有利的段落与套路。而之前所施展的刈天鬼镰就是这么被他学会的。

    在有了升云战法的心法之后,孙长空练起里面的功法将会事半功倍,达到一种超乎想象的修炼速度。在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是再晦涩难懂的口诀他都可以在瞬间领悟其中的意思。眼见自己的招式占得优势,孙长空乘胜追击,挥动手中的鬼镰突然砍向前方不远处的遮天皇。

    “纳命来!”

    遮天皇淡淡地笑了笑,满脸轻蔑的表情说道:“我等着。”

    说完,那团还未来得及完全散尽的烟尘被一扫而空,而那原本应该被光刃摧毁的遮天皇竟然再次出现在孙长空的眼前,毫发示损。

    “不,这怎么可能!中了刈云鬼镰的遮天皇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看着孙长空疑惑的神情,遮天皇不禁洋洋道:“呵呵,凡人就是凡人,连这点粗浅的道理都想不明白。由无数云朵组成的遮天幕怎么可能害怕一般的兵器,哪怕是用威力再强的神兵利器,在面前对天幕的时候也会变得束手无策。我看你的什么鬼镰样子是挺吓人的,不过这威力嘛……”

    遮天皇将尾言拉得尤其之长,在持久了数息之后他才姗姗地说道:“把戏而已。”

    如果说,遮天幕是吞天兽的避风港的话,那对遮天皇而言,它就是最强的法宝,无坚不摧的兵器。遮天幕在下落的同时,外形开始急速变化,还未来得及占到地面便已经幻化成一个海螺形状的倒置漏斗。而在漏斗的内部,一道道赤如鲜血的纹路,赫然盘踞在漏斗的内壁之上,形成了一道充满诡异气息的奇怪纹路。

    “呵呵,准备受死吧!”

    遮天皇金口玉言,刚一说话,那枚巨大无比的漏斗开始缓缓转动起来,而在这种运动的情况之下,孙长空发现位于内壁之上的血色纹路竟然形成了另一道场景。

    那是一头从天百降,傲视群雄的绝世异兽,而它便是吞天一族的始祖,曾经与大兽长并肩作战的吞天天皇——噬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