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蒙骗神来子
    ,更新快,,免费读!

    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相视一眼,尴尬地笑了笑,不知该如何回答。神来子看二人神情古怪,不由得向后他们的后方。可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血嗜子与云影子并没有一起出现,这样的情况确实有点不妙。

    “你们的师父去哪了?他们不会……”

    天水道人连忙道:“别别,师叔你别瞎想。他们……他们只是,只是去……”

    火髯道人在旁边看着也是相当着急,可天生嘴笨的他不还不如天水道人能说会道。眼看对话就要穿帮,神来子居然自己补充道:“我就知道,他俩一定是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外出喝酒去了。”

    听到这里,天水道人的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说来说去原来对方并没有察觉到其中的异样。

    “呵呵,就是就是,师父和师伯真是太过分了,自己偷懒不说,居然还将师叔一个人撇下,实在是不仗义。”

    “对了,他们去的是哪家酒馆,现在去还赶得上吗?”

    这时,火髯道人紧接着说道:“不要去了,他们走了也有段时间,估计喝得也差不多了。等他们回来,您再找他们好好说道说道。再说,您可是现在仙苑这中辈分最高的人,您要是走了,传薪大会岂不是群龙无首?”

    神来子一想对方说得也对,于是只得叹息道:“也罢也罢,我也不缺那几两浊酒,还没有我自己酿得好喝呢!走,咱们回去。”

    神来子身形一晃,已然消失在二人的面前。而见到对方离开之后的天水道人立即松了口气,他感觉自己的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好险好险,这要是被师叔发现了,那还不得现在追上去。”天水道人不由得庆幸地笑道。

    然而,与天水道人松弛的样子不同,现如今的火髯道人面如死灰,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可是,我们这么瞒着师叔真的对吗?此去无事还好,如果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你我岂不成为了仙苑的千古罪人?”

    要不是火髯道人提醒,天水道人差点忘记了这件事。不过在他看来,带两位师父去的好歹也是仙苑的前辈萧然师叔祖,再怎么说他也不该残害同门中人吧?、

    “哎,你就不要在这里杞人忧天了。再说了,就凭你我师父的修为,天底之下又有几人能伤得了他们。就算有,他们也能自保遁逃啊!无论怎么说,他们都不会出事的。”

    火髯道人点了点头,面色稍转道:“但愿如此。”

    “轰!”

    一声巨响将二人的对话突然打断,与此同时他们一起看向爆炸的中心,那里正好是擂台所在的位置。

    “擂台居然不见了!”

    用以建造擂台的石材,他们两个是再清楚不过了。一般情况之下,别说是切割,就是想在这些石板刻下一道痕迹都是极为困难的。而要想整个擂台完全摧毁消灭,那就耗费极其恐怖的庞大能量,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完成的?说话,究竟是谁在打斗呢?

    “哦,是那个姓孙的小子!”

    天水道人一眼便认出了在之前对决之中大放异彩的“孙长空”。不过让他略感意外的是,作为对手的年轻男子,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这家伙是什么来头,难道也是某名门旺族的后起之秀?”

    火髯道人眯着眼,看向下方的空地之上。说起来,他和孙长空还交恶过一段时间,自己甚至重伤了对方,使其半个多月无法下床。不过,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了,他对于孙长空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是微微记得,此子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可不知为什么,在看到另一生陌生男子的时候,他竟也感到一丝熟悉感,就好像自己曾经见过一眼。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确实没有见过这样一张俊秀的脸庞。

    “真是奇怪,我怎么觉得这名新秀的武功套路,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天水道人突然惊声道:“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此人施展的正是我们苍北仙苑的心法口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属于王如水王道人的流派。”

    “王如水?难道就是那个孙长空的师父?这么说,这名新秀和我们仙苑也是有些联系的了?”

    天水道人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也许这人只是王道人无意间收的一个野徒而已,今天刚好有机会来大显身手一番。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对于我派的功法运用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与王道人相比起来恐怕已经是青出于蓝了吧!”

    火髯道人紧锁眉头,嘴边红色的胡髯也被他的气吹得呼呼直摇。

    “不对,没有你说得那么简单。你看他的身体!”

    “哪里不对,我怎么……”

    一边说着,天水道人随即看向那名年轻人的身体,在目光稍加停留之后,他的脸上立即涌现出一股惊骇的表情。

    “怎么……怎么可能,这个小子居然是一位仙人!”

    火髯道人纠正道:“确切来讲,他并没有达到真正的仙人境界,而只是拥有了一具仙人之体。”

    “仙人之体?那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有人只拥有仙人体却无仙人之境呢?”

    火髯道淡淡道:“当然有这种可能,比如,你的祖宗曾经有幸成为仙人,而他则恰好获得了仙人血脉,所以才继承了仙人之体的能力。”

    天水道人恍然大悟,激动道:“这么说,这名年轻人是某位仙人的后裔?”

    火髯道人点头道:“应该是没错了。不过具体是哪一个,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知道了。”

    天水道人欣然道:“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苍北仙苑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天纵奇才了。刚好,让他成为我天水的门人,我要好好地指教他,使他成为当世无双的绝世修行者。”

    火髯道人轻笑道:“就凭你?呵呵,不是我说。如果你不使用窃天神术的话,恐怕未必是这小子的对手。你觉得,这样子的自己有资格教导他吗?”

    天水道人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回道:“我没有资格你有吗?”

    “当然有。”火髯道人一点也不谦虚地回道。

    “你!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这吹牛皮的功夫一点也没变。”

    火髯道人轻笑道:“呵呵,彼此彼此。不然,你我怎么会是师兄弟呢!”

    在勉强将孙长空与光明迦楼王挡开之后,遮天皇好不容易从碎石之中将半截身体拔了出来,站在废墟之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不得不承认,孙长空的本尊虽然自愈能力极强,但差就差在体力不佳,这么几百回合下来遮天皇已经气喘如牛,而孙长空却依然游刃有余。

    “呵呵,怎么样啊遮天皇!我这个凡人的力量足够让你震惊了吧!”

    在孙长空的挑衅之中,遮天皇猛然抬起头来,那一双猩红的眼眸的黑色的发丝之间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任何被他瞧上一眼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的魂魄马上就要破体而出了。

    “小子,你惹怒我了!”

    孙长空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谁又不是呢!遮天皇,今天你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呵呵,就凭你?”

    遮天皇抬头看向观众席上,随即目光落到了其中一人的身上。不等对方反应,一股诡异的力量已经加持在他后心之上,并将他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送入到赛场之中。不等那人落地,一道血泉已经从他的心口之中狂射而出,一滴不落地倾洒在遮天皇的身上。

    “哈哈,好温暖的人血。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在迅速恢复!”

    就像遮天皇所说的那样,在那道血泉的滋养之下,他的身体状况开始飞速好转,之前的力弱的表现也得到了有效的缓解,片刻之后已经再回巅峰状态。而那位“贡献”了自身精血的无辜者就要悲惨的多了,不但小命不保,就连尸身也变成了一具干尸,迎风一吹便化为了灰烬。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的那个人是有意要那么做的吗?”

    现场的观众并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事情是蓄意为之,而是一起意外。不过,其中几位道行较深的传薪者就表示十分担忧了。

    “这小子是什么来路,为何会使用如此阴毒的功法,还用人类精血作为补品,这种损阴折寿的功法,实在是有违正道之风。”

    说话之人是苍北仙苑当中一位十分有声望的长老,名叫枯木,大家都喜欢叫他枯木长老。按照辈分来讲,他与神来子他们是同一个时期的老前辈,可以说是见证了苍北仙苑由盛转衰的整个过程。而更加巧合的是,孙长空的师父王道人,也是他的高徒之一。只可惜,王道人与枯木长老徽号为性情不合,平日里极少来往,对于王道人之前的遇袭遭遇,他也一概不知。

    不过,在早些时候,他便听说了王道人手下出了一个桀骜不驯且潜力惊人的弟子,此人就是孙长空。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只是在他刚刚那一招采人精血之后,他对于这名可畏的后生不禁产生了一些焦虑。

    “此子心术不正,心狠手辣,如果再任由他这么下去,恐怕会贻害众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