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柳如音的选择
    ,更新快,,免费读!

    在孙长空使出无缝云裳的刹那间,一真相当从容淡定的飞仙子立即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手指赛场之上,瞠目结舌道:“这……这怎么可能,师姐的升云战法,这小子是怎么学会的!”

    飞仙子所说的师姐,当然指的是苏如云,那个曾经让她无比忌惮,敬畏的掌门。可是对方明明已经失踪了一百余年,而孙长空的样子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又如何学得这天下独一无二的升云战法呢?莫非就在这期间二人见过面?

    柳如音眉头轻提,口中喃喃道:“升云战法?就是那套让无数同门为之疯狂的绝世秘典,这么说,苏掌门与这人有过接触,甚至还不惜将自己的功法传于了他?”

    现在孙长空改换了模样,柳如音并认不出他的真实身份。在柳如音的眼中,只有长着“孙长空”外表的遮天皇,才是他朝思暮想的梦中情郎。

    听到柳如音如此说话,飞仙子不由得冷冷道:“苏掌门?呵呵,不要忘了,现在飘渺云巅的掌门可是我飞仙子。如音,你对师父我当选掌门是不是不服气啊?”

    柳如音别的时候可以任性,可当了涉及立场问题之时她可一点都不敢含糊,连忙跪倒说道:“徒儿不敢。师父成为掌门那是众人所向之事,如音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还敢不服气呢?”

    看到柳如音示软的飞仙子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将对方从地上搀起来之后马上平心静心道:“如音,师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自从我成为掌门以来,门内接连发生了数起抗议。因为这些事情,已经有不少门人被囚禁起来,其中还包括你的惊鸿子师叔以及斐然长老。作师父的我,实在不想再看到同门反目的事情发生了。你知道了吗,如音?”

    柳如音连头也不敢抬起,一个劲起在说道:“师父放心师父放心,弟子绝不会让您失望。”

    这时,飞仙子看了一眼旁边才收入门下的邱鹤针,微笑着说道:“鹤针啊!为师有几句话要和你师姐交待一下,你先去别处看看吧!”

    邱鹤针是何等机敏的人物,一听飞仙子这么说,她立马干脆地回道:“好的师父,正好弟子有些内急,那我就先离开一会儿了。”

    说完,邱鹤针转身欲要离去,可就在这时他还不忘在柳如音的身上打量了几下,好似要将对方看穿似的。

    “哼,什么事情这么鬼鬼祟祟的,非但让我离开才肯说。你要让我走,我就偏要听。”

    想到这里,邱鹤针衣袖一抖,一支精致的纸鹤好似无心实则有意地从袖管之中溜了出来,刚好掉在一个不经意的角度处。确定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邱鹤针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呵呵,就算你有再高的修为,恐怕也看不穿我这独门手艺,听风纸鹤。有它在,就算相隔几百里地,我也能收到纸鹤周围的所有声音。”

    确定邱鹤针已经离开之后,飞仙子这才来到柳如音的身边,伏耳低声道:“如音,你也知道升云战法的厉害,只可惜当初苏如姐离开太过匆忙,并没有给飘渺云巅留下只言片语,对于战法修炼的详细方法更是无从知晓。你说,如果能让升云战法重归我派,那是不是一件幸事呢?”

    飞仙子的话柳如音并不反对,可是不知如何她总觉得对方似乎另有打算。

    “师父,你该不会是让我将那升云战法讨要回来吧?万一,人家用的不是苏师伯的功法呢,那样的话岂不是自找无趣。”

    飞仙子颜色冷酷道:“为师跟在苏师姐身边数百年,她的最强功法师父怎么可能认错。我说是就是,你不要置疑为师的判断。”

    “师父息怒,弟子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那人与弟子非亲非故,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这样的情况之下,弟子该如何向他讨要功法的口诀与要领?”

    飞仙子诡异地扬了扬嘴角,就好像一只老狐狸见到了心怡已久的野鸡一样,眼中立刻放射出贪婪的目光。

    “我说好徒儿,这种时候你怎么犯糊涂了呢?别忘了,你可是女人,而且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你觉得,一个美丽的女人向男人讨要一件对他来讲微不足道的东西很难吗?只要你想,他连自己的心都能给你。”

    虽然飞仙子说得隐晦,但柳如音已经大概知道了对方的想法,这下他再也淡定不了,连忙拜伏道:“师父,弟子也想为师门贡献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可是师父刚才所说,弟子恐怕做不到。”

    飞仙子目光一寒,声音冰冷道:“什么?你说你做不到?如音,难道你忘了为师多年以来的悉心栽培了吗?你就是这样回报为师的养育之恩?”

    “不,不是那样的。只是弟子早已心有所属,这您也是知道的。如果让我对另一个虚情假意,我宁愿以死明志。”

    看到柳如音坚定的目光,飞仙子连忙走上前去,伸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如音,师父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江湖儿女,你有这种想法,师父也不怪你。可你也要清楚,这个世道上,只要男人有点本事,哪个没有个三妻四妾,到了那个时候,你以为孙长空还能对你一心一意,不会始乱终弃吗?看清现实吧孩子,趁着你还年轻,还能利用自己的姿色。小小牺牲一下色相也没有什么,就当是被蚊虫叮了一下不就没事了吗?成大事不拘小节,想想飘渺云巅,想想自己的同胞,想想以后的生活与修炼之路,你就知道该选择哪条路了。”

    飞仙子的话就像一只满口谗言的魔鬼一样,不断侵蚀着柳如音原本坚强的内心与意志。这使得他那泰山般坚定的信念竟然出现了一丝丝动摇,随后动摇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将她唯一的一丝底限都摧毁殆尽。

    “师父,在答应这件事情之前,你能不能也答应弟子一个请求?”

    一听柳如音回心转意,飞仙子立刻喜出望外道:“说!只要你能将升云战法搞得手并且送归本派,你的所有要求,只要为师能做到的,全部都满足你。”

    柳如音轻轻点了点头,随即道:“师父,如音希望完成任务任务之后您能准许我离开门派,并且永远不提这件事情。”

    飞仙子爽快回道:“你放心,师父保证只要你拿到升云战法,这个秘密就会烂在师父的肚子里,被我带入棺材之中,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世上。这下,你满意了吧?”

    “可是,弟子脱离师门的事?”

    飞仙子脸色一变,再次冷酷道:“如音,你就这么讨厌为师吗?因为一个臭男人就你要离师父而去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柳如音的眼中已经满是泪光,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师父,弟子并没有那个意思。可是您也知道,飘渺云巅自创派以来便立下了门人永不成家的严苛门规。而弟子与孙长空确实是真心相爱,如果不能白头偕老的话,弟子宁愿一死了知。”

    “你这孩子和谁学的,怎么动不动就把死‘字’挂在嘴边。你都这么说了,师父当然不能拦你。说到底,作师父的,哪个希望自己的徒弟幸福一生?只是,师父怕你年纪太小,被臭男人骗了。毕竟,你经历的风雨太少,对于外界危险的防备意识还太微弱。这样子的你,师父怎么忍心将你交给一个生人?”

    柳如音斩钉截铁道:“不,孙长空并不是臭男人。弟子能感觉得到,他是真心实意对弟子好的。”

    飞仙子深深叹了口气,神情无奈道:“唉,都说女大不中留。没想到在断情绝爱的飘渺云巅之中也同样不例外。好吧好吧,你想去哪师父不拦你了,你有你的路,该怎么走,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谢师父!”

    说罢,柳如音霍然起身,笑脸相盈地看着飞仙子,一扫之前的种种不快。而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之中,邱鹤针已经将这对师徒的对话全部记在了心中,在知道了飞仙子的打算之后,邱鹤针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呵呵,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有事瞒着我。果然我这个受薪者还是外人啊!既然你们没有将我当成了同门,那我也就不需要讲什么情义了。你们不是想根本那套功法吗?我就偏不让你们如愿!”

    想到这里,邱鹤针转身进入到走廊之中,一眨眼的工夫便不见不踪影。

    不时,走廊之中再次出现了两道人影,赫然是之前才经历了一番大战的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这对师兄弟。

    在经过了短暂的修整与梳洗之后,二人装作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再次回到会场之上。而在这个时候,朱雀区域之中正在寻找他们的神来子一眼便瞧见了他们的所在,于是一个瞬身便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两个让我好找,这段时间你们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