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升云战法之威
    ,更新快,,免费读!

    看着两位长辈离去的身影,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的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凄凉,此时此景的悲壮,更是令他们心神难宁,总觉得这二位去了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似的。

    “好了,别再看了,都看不到人了。就像师父们说的那样,传薪大会还没有落幕,我们必须回去辅助方柔主持大局。”

    火髯道人或许没有发现,天水道人的眼角已经渗出了一丝泪光,只是不太容易察觉罢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无故落泪,难道真的有什么坏事将要发生?

    孙长空与遮天皇的大战仍在继续,此刻大会现场已经让他们二人杀得天地变色,风呼浪嚎。而最最无辜的擂台更是被斩得七零八落,无数的碎石散落在空地四周,就好像一个个阵亡的战士一样。

    “好小子,几日不见没想到你已经进步到了这种程度。看来,我夺走你的肉shen果真是一个明智之举。”

    孙长空面色冷峻,不敢有丝毫怠慢。而相比较起来,遮天皇却要从容许多了。单从这一点上来讲,后者就要比前者高明不知多少倍。所以现在的孙长空甚至连话都不想说,生怕任何赘余的动作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少得意,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惹上我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了!看招,妖圣咆哮功!”

    说话间,孙长空顺势猛然张开嘴巴,一道无比强大的气流顿时从中呼啸而出,肆虐的风力几乎将空间之中所有的灵气全部吹散,只剩下中间的遮天皇,面对面地站在那里,目露凶光。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那股神秘的力量又是什么东西,为何我在他的记忆之一点也搜寻不到相关的信息。”

    原来,无二真经图的力量是与孙长空魂魄相辅相成的,遮天皇虽然夺走了他的躯壳,但并没有掌握他的灵魂。所以其中关于无二真经图的内容他也一概不知。而面对这突来的妖圣咆哮功,不知其中玄机的他还在思考接下来的对策,可当他尝试提气运功之时,他才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和外界失去联系了。

    “灵气,灵气去了哪里?”

    修为达到遮天皇这般地方的高手,不仅体内拥有庞大数量的灵气,还能依靠天地间的能量,为自己不断补充战斗所消耗的灵气。如此一来,只要精力充沛,他就像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木头人一样,绝不会出现力竭的情况。

    之前遮天皇所施展的功法无一不是消耗极大的招式,即便他的身体容量大得惊人,但仍然抵挡不了过度的使用,一来二往便产生了内虚的情况。而当他准备与天地相融,从空间之中获取灵气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本分布在周围的灵气已经悄然消失不见了。

    “该死!”

    遮天皇首次骂出一句脏话,可想而知此时的他是有多么气愤。而面带冷笑的孙长空则奋起直攻,光明迦楼王的身影不断出现在各个位置,使得遮天皇无处可逃。

    “哈哈,认输吧!”

    孙长空攥拳攒劲,与此同时光明迦楼王的幻身之上金光大作,无比神圣的气息立即倾注到四面八方,给人一种温暖和煦的感觉。而在这种正义的力量之下,遮天皇的实力却再次出现衰减,而且幅度极大,眼看连御风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汇集了孙长空全身力量的骇世一拳终于轰然落下。

    “杀!”

    此时此刻的孙长空神武无比,脸上的肃穆让人为之屏息。而那一记几乎与擂台同般大小的拳影从天而降,径直砸向遮天皇的头顶。

    “少得意!”

    生死时刻,遮天皇昂首挺立,双掌急舞,掌影翻飞,那些由他激出的掌劲最终在半空之中凝结成一枚浓厚的掌印,登时与上方袭来的拳影撞在了一起。

    然而,首次的对冲并没有引起爆炸之类的剧烈异样。因为现在双方的力量相差实在微弱,所以两个力量也是旗鼓相当,谁也不怕谁。在这种情况之下,一拳一掌两股完全不同的力量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种极为难得的平衡,这时只要一方稍一懈怠,便会立即被眼前的两股力量一同吞没。

    “这个怪物怎么还有这么多的灵气,再这么下去形势不妙啊!”

    孙长空之前的计策虽然已经奏效,可眼前看来遮天皇的情况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糟糕,甚至已经出现回春的迹象。如果现在他不能一举拿下的对方的话,恐怕输的人就是他自己了。

    “哼哼,如果没有之前的地狱之族,现在的我还真拿你没有办法了。不过有了干娘的升云战法,就算腾不出手来,我也照打不误。看招,云来势剑!”

    孙长空眉头一挑,一道无形无体,甚至连气息都不存在的剑意随即破空而出。势剑不受任何形式的力量所阻挡,直接刺在了遮天皇的胸膛之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上方的拳影立即向下又前进了足足三丈。而他的掌印此刻竟是变得几乎透明,眼看就要支离破碎了。

    “这小子年纪轻,为何能使出如此高深的剑招,真是让人恼火!”

    虽说势剑凌厉非常,可遮天皇,或者说是孙长空的本尊的体质却是相当强悍的,尤其是在沾染了兴浪兽的精血之后,偶然得到了“再舟”神力,拥有迅速愈合的神奇力量。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不能全力疗伤,单凭这所谓的“再舟”,也能暂时镇住体内的伤势,使其不至于进一步恶化。

    发现自己的云来势剑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之后,孙长空的脸上不由得阴沉下来。他知道对方的体内发生了什么,如此一来他只得硬着头皮再来一次。

    “杀!”

    “嗖嗖嗖!”

    这次,孙长空一次吏出了三招云来势剑,分取遮天皇的颈,胸,腹三处要害。他已经可以断定,这一次攻击之后对方就算不死,也会失去所有的战力。

    然而,当他自以为无坚不摧的云来势剑穿过对方身体的时候,原本站立在擂台之上的遮天皇居然幻化成一缕缕黑色的轻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是!”

    “哈哈,孙长空,你输了!”

    声音来自身后,孙长空甚至不及回头,便使用云来势剑猛得向背后发起猛攻。“嗖嗖嗖嗖”数次急啸闪过,孙长空已经顾不得许多。哪怕不能刺伤遮天皇,也要将他逼离开自己的身体。可这一次,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遮天皇的鼻息,对方居然已经俯在他的耳边。

    “砰!”

    一招过后,孙长空急速坠地,而之前的一拳一掌两股能量也终于消失殆尽,只剩下微弱的火光停留在半空之中。

    “咣!”

    孙长空落地时的速度极快,以至于他的头撞在地面之上,竟然发生了一声如同金属碰撞时发生的尖锐声。而经过再三“蹂躏”之后,背负着整个赛场的地基不堪重负,终于完全崩塌,成了一座真真正正的废墟。

    现在,遮天皇仍能感觉到胸前不时传来的刺痛,好在他修为高深,再加上本身的自愈能力,这样才转危为安。而相比起来,孙长空的情况就不是那么好了。虽说他已经拥有仙人之体,可遮天皇的修为同样是不折不扣的仙人之境,如此一来二者抵消,孙长空该承受多少力道就得承受多少。

    “起来吧起来吧!我知道这点冲击根本对你构不成威胁。”

    在遮天皇的激将之下,地上一地碎裂的巨石被整个击飞,孙长空从下方直接跳离出来,再次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哦,这小子也太坚强了吧!如此强大的力道居然都没有对他造成致命伤害,真是怪物啊!”

    人们的惊叹声不绝于耳,而孙长空自己也没有想到所谓的仙人之体居然如此强健,在他看来甚至无法击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他真的有赢下比赛的可能。

    “来来来,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多少气力。”

    孙长空淡然地笑了笑,伸手做出挑衅的勾手指动作。

    “呵呵,还真是让人不爽啊!既然你一心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话间,遮天皇猛然从地面之上腾空而起,与此同时位于天上的众多阴云迅速收获,很快便形成了巨大的云朵。

    看到这一幕的孙长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就在这时看台上的陈立却是抢先惊呼道:“什么!居然是遮天幕!”

    孙长空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之前战斗的一幕幕场景再次回荡在他的脑海之中。

    “遮天幕,遮天皇,吞天兽,兄弟,怪不得吞天兽会拥有遮天幕,原来这一切都是遮天皇搞得鬼。看来,这一次的对决并没有我想象得那般轻松啊!”

    孙长空苦笑了下,将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可与此时他的周身空间之中竟是浮起一块一块的云彩,不时便幻化成一件无缝云裳,穿戴在他的身上。

    “嘿嘿,干娘,我真的要多谢你的倾囊相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