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一对一的大战
    ,更新快,,免费读!

    被那些诡异的发丝侵入体内的遮天皇,并没有显出太多的忌惮,在稍事适应之后,他的脸上竟然再次浮现出以往的淡然。

    “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仙人,居然还懂得操纵神术,真是我感到意外啊!”

    白发童子得意地大笑了几声之后,然后才说道:“呵呵,对付你这种高手,不使出些非常手段怎么能行。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识出我的操纵神术。这么说来,你也是仙人?”

    遮天皇嗤笑一声之后,冷嘲道:“仙人?呵呵,就算作仙宗我也不屑。什么天界,什么仙人,全是一个个冷酷无情,杀人如麻的恶魔。”

    白发童子身体一震,脸上不禁流露出畏惧的神色。就在刚才,他在对方的身体之中感应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能量,如果将其完全释放的话,别说是他,哪怕是天界十斗神亲临恐怕也要九死一生。不过好在,对方的身体已经全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危机暂时解除。

    “我不管你究竟是哪路高手,但你就这么抢去了这小子的身体也实在太卑鄙了些吧!”

    遮天皇继续冷哼一声,继续道:“呵呵,你以为我很愿意待在他的身体里面吗?要不是被那群小人暗算,肉身被毁,我会和你这里耽误时间?识相的,你就快快离开。不然,别怪我出手无情。”

    说罢,遮天皇全身紧绷,突然间一道白光从他腕部的伤口之中飞射而出,落到地上。白发童子定睛看,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不正是他施展操纵神术的发丝吗?原来,对方破除自己的绝招竟是如此简单,枉他之前他那般得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留住这小子的命。不过你要是强行与我敌的话,那我就只能大开杀戒了。”

    面对遮天皇的警告,白发童子不由得为难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响亮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畔出现:“好了前辈,您就像他说的那样先离开这里吧!你放心,他留着我的性命还用别的用途,绝不会轻易下杀手的。而且就像他之所说,如果您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恐怕还会连累看台上的无辜群众。这么权衡下来,您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在孙长空劝说之下,白发童子不由得叹了口气,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也罢也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下去了。”

    说到这里,他猛然抬起头来,看向前方那位让他心生寒意的年轻人,一字一句道:“你要是胆敢痛下杀手,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让你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遮天皇微笑着点了点头,十分平和道:“好好好,我等你。”

    白发童子纵身一跃,已经回到陈立的身边,而赛场之上重新恢复到了以往一对一的战况。

    “好了,现在闲杂人等都走了。这下,我们可以好好打一场了吧!”孙长空摩拳擦掌地说道。

    “呵呵,不要逞强了,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你不会不知道。如果非要飞蛾扑火的话,那我只能满足你的要求。”、

    孙长空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目光如炬道:“那我倒要看看,谁是蛾,谁是火!”

    话音刚落,二人一同“消失”在赛场之中。可是侧耳倾听,却仍能收到二人对打时发生的声响。

    “砰!”

    一道紫色虎影突然凭空出现,连带着遮天皇也一同露出真身。而在虎影的前方,孙长空正以一击浑厚的直掌,轰然撞在对方的心口之上。

    “好家伙!”

    一拳,仅仅只有一拳,遮天皇竟被打得一连飞出十余丈,眼看就要掉到擂台之外,他竟翻身站起,沉腿一跺,硬是将自己的右侧小腿插入到石板之中,这才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形。

    看着遮天皇难看的表情,孙长空不禁讥讽道:“怎么,我的魁虎拳滋味还不错吧!”

    遮天皇伸手扫了扫之前受创的胸口,面色平静道:“角度还不错,火候还差一些。如果让你拥有了仙人修为,或许刚才的一拳还能对我造成一些伤害。不过,仅凭现在的你……”

    遮天皇眼中凶光一闪,而后飞身来到孙长空的面前,双掌齐落,直击对方的要害。

    “只有死路一条!”

    “砰砰!”

    不得不说,遮天皇这个人的心胸实在太过狭窄,而且睚眦必报。孙长空打了他一拳,他就必须也要打对方一拳,而且还要变本加厉。虽然是同时出招的两只手掌,所使用的力道却是截然不同,被击中的孙长空,身体立即变成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边旋转着,一边退向后方。

    这时,被遮天皇搞得晕头转向的孙长空好不容易停下来,而前者居然已经不期而至,继续以其凶狠的掌法对他连番镇压。

    “还手啊!你倒是还手啊!你之前的气势不是挺强大的吗?”

    孙长空的心中不禁叫骂道:“我倒是想还手,你倒是给我还手的机会啊!”

    遮天皇的掌劲如雨点一样稠密无间,更要命的是那一记记掌劲落在身上,都好似有万钧坠落,令他不得不双手抵挡。就算这样,他的掌骨仍然接连发出一阵阵脆响,再这么下去的话,就算是仙人之体也有破碎的一天。

    “光明迦楼王!”

    被逼无奈的孙长空再次使出无二真经图的力量,而与此同时巍峨的巨型幻身甫一出现,遮天皇的攻势立即衰退了不少。

    “又是这一招!”

    虽然遮天皇没有明着说,可是从他严肃的表情上看,他似乎十分忌惮这道幻身。而借着这个机会,孙长空终于脱身而出,远远地站到一边,大口大口喘起了粗气。

    “好险好险,如果再像之前那样继续下去的话,我就算有是不坏金身也得完蛋。”

    说着,孙长空举起那一双发红发紫的手掌,个别地方甚至已经渗出鲜血,可以说是惨烈至极。不过好在,仙人之体修复极快,几息之后已经完好如初,再次回到巅峰状态。

    “好了,现在轮到我了。”

    同样的情况,同样的套路,只是双方的位置互换了一下,光明迦楼王挥起那天柱一般的手臂,不断砸向对侧的遮天皇。由于光明迦楼王的拳劲无所不在,所以遮天皇索性也不再移动,只是站在那里用自己的肉掌苦苦支撑。

    “砰砰砰砰!”

    随着交手的进行,遮天皇的双臂之上不断有血雾喷出血外,个别地方甚至还有肉眼可辨的创口,一根根经脉硬是从里面分离出来,坦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哈哈,痛快,痛快!”

    眼见之前将自己打得几乎没有招架之力的遮天皇,此刻落到相同的地步,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孙长空乘盛追击,准备将对方一举拿下。

    “看我这招泰山压顶!”

    突然间,孙长空屈膝一跳,连同光明迦楼王一同飞上天空。而就在二者到达至高点的同时,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神秘力量居然瞬间加持在他们的身体之上,使其飞速下落,直奔下方的遮天皇。而后者此时的眼睛都已经杀红了,干裂的嘴色处终于迸发出一声怒斥:“少得意!”、

    说话之时,遮天皇猛然分开双脚,扎起了一个前马步,而后双手高高扬起,做出了一个托举的动作。见到这副情况的孙长空,不由得轻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自寻死路。”

    “轰!”

    眼见光明迦楼王的庞大身躯即将落到擂台之上,遮天皇居然以一人之力,将其与孙长空一同托了起来,而那原本几乎可以毁天灭地的拳劲也被一同泄入到大地之中。

    “咔嚓!”

    就在遮天皇全力阻止孙长空攻势的时候,脚边的一块石板立即碎成无数,紧接着未完全卸去的力道继续如洪水一般不断加注在他的身体之上,使其下半身隐入到擂台之下的泥土之中。看到如此精彩的对决,场上的观众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安危,纷纷探起脖子,恨不得走到跟前一睹为快。

    神来子终于被一阵喧哗吵醒了,看着周围的环境,他竟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

    “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怎么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扭头看向旁边,想要从那里得到一些答案。可让他感觉到莫名不安的是,原本坐在那里血嗜子与云影子也不见了踪影。

    “他们人呢?”

    在这之后,神来子更是发现,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双双消失,只剩下方柔一个独掌大局。他站起身来,环视周围,同样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影。难道,他们四个是去吃饭了不成?

    可就在这时,赛场之上的一声巨响将他的思绪重新拉回到现实之中。眼见场中二人斗得如此酣畅,他的注意力瞬间便全部转移到了擂台之上。

    不过,现在的擂台已经濒临毁灭了,无尽的能量不断涌入到这不过二三十丈见方的石台之上,着实也为难了它。事到如今,不只是擂台,就连台下的基础也不禁发出阵阵悲鸣,照这种情况下去,崩溃只是早晚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