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传授
    ,更新快,,免费读!

    云影子说完之后又继续补充道:“看你们这对难兄难弟半死不活的,就别去了,我和血嗜子就足够了。”

    天水道人不由道:“那怎么能行,万一去了遇到什么险情,咱们四人还算有个照应。这一趟前去说不定就是去赴鸿门宴,谁能料到之后发生的事情。不行,这个提议我坚持反应。”

    火髯道人看了一眼天水道人,同样说道:“虽然我和天水师弟素来不合,但在这件事情上我俩的观点是一致的。要不都去,要不就都不去,怎么能让您和师父二人舍身犯险呢?”

    看着他们四人争执不休的状态,忍了许久的庞伟突然插嘴道:“好了好了,想不想去,我也没有强逼着你们。既然你们还是信不着我,那我还是离开算了。”

    说着,庞伟将手中的启天钥往肩上一抗,大步流星地就要往丛林之中走。云影子连忙改换脸色,一副谄媚的模样说道:“别别,师叔你怎么说发火就发火呢?我们这些小辈的就是毛病多,您多担待。就这么说定了,我和血嗜子跟前去,天水和火髯就先回去疗伤吧!”

    说话间,云影子悠悠地扭过头来,一脸慈祥的笑容说道:“我说,你们两个不要不知好歹了。让你们回去不是让你们去偷懒,别忘了仙苑里面还有一件大事正在进行,传薪大会还没有圆满结束,你说我们这些做大的都不在场,你让一个才失忆没多久的方柔如此主持大局?”

    “可是,那里不是还有神来子师叔吗?有他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吧!”

    天水道人的话几乎将云影子的脸都气青了,他用力握了一下手掌,而后怒不可遏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难道你一定要把为师活活气死不成?”

    说着,云影子竟然真的咳嗽起来,虚弱的表情无丝逼真,脸上竟是一点血色也没有。看到这一幕的天水道人当时就慌了。

    “师父,您别动肝火,弟子听你的话还不成吗?”

    这时,火髯道人又瞅了天水道人一眼,将声音压低到几乎只有他自己和旁边的人才能听到:“你怎么变主意了,那我到底是听你的还是听师叔的?”

    天水道人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脸,恶狠狠地回道:“你爱听谁的就听谁的,反正他们去意已决,你我都根本拦不住了。”

    这时,站在稍微靠后一点的血嗜子缓缓走上前去,一板一眼地说道:“不要发搞得这么悲情,好像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高人的洞府,而是杀头的刑场似的。再说,老夫和云影子的实力你们还不够了解吗?普天之下,哪怕是仙人临世,只要我们不想,他也休想轻易夺走我俩的性命。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就算我们发生了冲突打不过对方,也可以使出金蝉脱壳借此逃生啊!所以总而言之,我们这次前去一定是万无一失,你们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话刚说完,血嗜子朝火髯道人使了个眼色,口中随即道:“你小子给我过来,我有事和你讲。”

    这时的血嗜子与云影子极为默契,前者刚一说完,后者便接着道:“刚好,我也有几句交待给天水的话,那我们就暂且分开一下吧!”

    双方点了点头,分别朝丛林的两侧前进,而那些带有剧毒的荆棘之刺居然都失去了效用,还没等到接触到他们的皮肤,便被其中散发出来的强劲罡气摧毁殆尽,成了一束束秃枝。

    走了有个十几丈的距离之后,血嗜子率先停下脚步,伸手拍了一下火髯道人的脑袋,一脸怨恨的表情说道:“你这家伙刚才凑什么热闹,莫非你以为我和你云影子师叔此去凶多吉少?”

    火髯道人赶紧回道:“不不,弟子不敢。只是那位高人实力深不可测,说不定仙人之境对于他而言也是如同儿戏一般肤浅。而如果这种情况下您二老前去找上门,那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血嗜子吹胡子瞪眼地说道:“那照你的意思讲,你们俩去了就能解决问题了呗?还是说,你认为我和你师叔的实力不够资格?”

    火髯道人被血嗜子的无理取闹彻底打败了,他尴尬地苦笑了一阵这后,这才慢慢缓过状态,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这回咱们谁都别去。”

    “那启天钥怎么办?就让他这么带走?”血嗜子怒意横生道。

    火髯道人几乎跛脚地回道:“师父你怎么这么糊涂啊!现在那人的实力未知,如果说他的实力平平的话,那就对我们没有威胁,就算放任启三钥落到他的手里,估计也兴不起什么风浪。而万一那人真的像您所说那般无故强大的话,那仅凭我们几个,至少现在的修为水平来讲,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现在我们直愣愣地去找人家,那无异于羊入虎口,以卵击石。就算牺牲了您二老的性命又能如何呢?所以,听我一句劝,您和云影子师叔再考虑一下。”

    火髯道人放下以往的自尊架势,重新变回那个乖巧懂事的小学徒。可血嗜子却领情,甚至连外表上的怒意也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你这小子叙时候变得这么胆小怕事了,你看我血嗜子是怕事的人吗?告诉你,别说还同有确定那人的实力水平,就算他真的有那么神乎奇迹,我也照样去会一会他。或许,他真的知道我们所不知道的,一些关于苍北仙苑的隐情……”

    说到这里,云影子的思绪一下子掉入到了自己的思想旋涡之中,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挣脱出来。不过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是,诸代仙苑掌门几乎没有一个好下场,要么就是少亡,要么就是意外死亡。有的死了还能收回尸首,有的甚至连根腰带没留下便消失不见了。他总觉得,这些所谓的巧合总有着他所遵循的一定的规律。而一旦捋清了其中的脉络,说不定他就能避免悲剧再次发生了。

    “可是师父……”

    火髯道人还想争取一下,可谁承想血嗜子却从衣袖之中抽出一卷墨宝,体积不大,但其中的内容似乎很多,这些哪怕是从侧面的粗看之下也能瞧出个一二。

    “来,把这个收起来!”

    火髯道人接过那副墨宝,声音颤抖道:“这……这是什么东西?很值钱吗?”

    血嗜子连犹豫都没有,抬手便在火髯道人的头上赏了一巴掌,随即怒气冲冲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改不了贪财的臭毛病。我们修行之人讲究清心寡欲,你整天张口闭口把钱挂在嘴边,修为怎么可能会有长足的进步。”

    稍事平复之后,血嗜子这才接着说道:“这卷轴里面所记载的是就连我和你师叔都不知道的一些内容。这里面包括几场比较大的战役,还有参战人员的武功套路,如果稍加利用的话也许对你们会大有裨益。”

    “那您和师叔为什么不打开看一下,也许也会对你们的修行有所帮助呢?”

    一边说着,火髯道人一边尝试着从侧面向墨宝内部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拿眼一甩短短两行字,他便已经听到三个曾经令人如雷贯耳的响当当名号了。

    “萧啸天,魔皇,仙宗,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而这卷墨宝又是出于谁人之手呢?”

    血嗜子不耐烦道:“你管那么多干嘛,你就给个痛快话,要还是不要。”

    “要要要,这个一定要的。多谢师父!”

    行礼完毕之后,火髯道人伸手就要找开手里的卷轴,可血嗜子伸手一遮,竟又将半展的墨宝重新收了起来。

    “这里面情况复杂,有时候回去再看。不和你多说了,估计云影子那边也交代得差不多了。”

    师兄弟不愧是师兄弟,当血嗜子已经将所要交代的事情全部道出之后,那边的云影子也说得差不多了。

    “有些事情还是得像你这种沉着稳重的人来做主,火髯虽然年长于你,可心机这方面可远不如于你啊!”

    天水道人低着头,翻了下白眼不太情愿道:“师父,您这是在骂我吗?”

    “呵呵,你感觉师父是在骂你吗?有些事情,心机多少得看当时的情况,虽然这个词语大家都比较抵触,但关键时候说不定能救自己,救别人一条性命。”

    “所以说,您将我唤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知道自己的优点,对吗?”

    知道对方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云影子叹了口气,从身上摸出一件物品。

    那是一块半大的玉佩,边缘位置有很清晰的磨损痕迹,一看就是之前受外力折断过。如此说来,他所见到的玉佩只是原件的一个部分而已。

    “师父,几十年不见,没想到你养成了一个收集玉石的爱好啊!”

    “呵呵,你师父我还没有那么清闲。现在我能和你说的说法是,这玉佩背后同样也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甚至不下于这次方惜时背后的事情。如果能将玉佩之迷解开的话,说不定你会有一场意外的奇遇。”

    天水道人咽了口唾沫,瞬间他感觉到整个嗓子都燃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