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仙苑前辈庞伟
    ,更新快,,免费读!

    银枪有没有击中要害,刺入了多少,火髯现在是生是死,后果又是如何,一瞬间无数的疑问同时钻入到天水道人的脑海之中,令他无比担心。而看对面银甲男子的神情,他似乎对自己刚刚的一招极有信心。

    “呵呵,被我的银枪击中的人,从古至今还没有能活命的。今天刚好,我倒要看看你们苍北仙苑的道人究竟有多少斤两,能不能打破我死银枪的魔咒!”

    云影子眉头一皱,不由地轻声道:“死银枪?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可在我的印象之中,好像并没有哪个门派会使这种兵器的啊!”

    这时,血嗜子已经悄然来到云影子的身边,附和着说道:“你老了,这都想不起来了吗?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当年我们的师叔就是死在这种兵器之下的。”

    云影子如梦放醒,眼中放光道:“原来如此!死银枪,触银则死,那火髯岂不是……”

    就在二人以为火髯道人必死无疑之际,一直躲在地上睥火髯道人突然发出一声呻吟,口中轻声道:“疼,疼,疼死我了!”

    这边,天水道人几乎已经可以断定火髯道人的结局,可当听到发声的那一刹那,他的整个人都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步便迈到了对方身边,俯身察看道:“火髯,你没死啊!”

    火髯道人伸手挥舞了两下,但并没有打到天水道人的身上,这时他自己都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依然十分虚弱道:“你这家伙就不能盼我点好吗?”

    说着,他伸手探入到自己的怀中,只听“咯噔”一声异响,那杆死银枪已经从他的身上脱落下来,在“叮叮”几声撞击之后,终于掉到了他上。而当火髯道人的手掌再次伸出体外的时候,一枚与天水道人身前放置的极为相似的铜制罗盘赫然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就是它,没有这个玩意的话,现在的我已经被人串成串了!”

    顺着对方的手掌看去,天水道人竟然发现那枚罗盘的中心天池位置已经完全损毁,下方的地盘更是被银枪戳得向内深深凹陷,形成一个小小的漏斗状态。正是它的出现才使得银枪的力道被全部抵消,可也是它的出现也使得火髯道人的胸口前方被挤成了一个相同大小的窟窿,好在伤口不深并不要紧。不过如此一来,火髯道人的内息已经乱成一团乱麻,没有个一时半会儿是梳理不清的了。

    眼见自己志在必得的一记死银枪居然没有夺去对方的性命,银甲男子张口吐了口浓痰,面色难看道:“真他娘的晦气。算你走运!”说罢,银甲男子遥空一招,那杆死枪枪已经回到他的掌心之中。

    “原来是你,居然是你,怎么可能会是你!”

    就在银甲男子刚刚准备进行下一轮攻势的时候,云影子指着对方的鼻子,一边向前走,一边如痴如癫地反复道。

    “呵呵,到现在才认出我的身份吗?不过也不能怪你们,毕竟我已经离开这里太无久了,不光是你,哪怕是苍北仙苑恐怕也忘却了我的名字。”

    “你就是庞伟庞师叔吧?当年一战,你错手杀了无由师叔,从那之后便销声匿迹。有人说你就引咎自戕了。有人说你受不了苍北仙苑的罪责逃亡蓬莱大陆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消失了上千年的你居然会再次出现在这片大地之上。不过从你的样子看来,你并没有传说中的那般英勇神武啊!”

    庞伟虎目怒张,尖吼道:“那只是个意外!我并没有要杀他,是他自己撞到了我的枪头之上。他们不信我,你们也不信我!”

    在天水道人的搀扶之前,火髯道人缓缓站起身来,一边轻咳一边冷嘲道:“上千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见证者多数已经不在,而当事人无由师叔更是命丧黄泉,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当然没人能反驳你了。”

    “你放屁!我庞伟生来就顶天立地,做过的事情从来都是敢作敢当。我说没杀就是没杀。就算把我的脑袋砍下来我也没杀。”

    看到对方的情绪如此激动,生怕这位前辈再生事端的云影子,连忙劝说道:“好好好,你没杀,你没杀,我们也没说人是你杀的不是?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千年来你究竟去了哪里,又为何会以这种面貌重新示人?在我的印象之中,师叔你可不是这番样子啊!”

    打来打去,庞伟与云影子等人似乎也变得离乡了许多,说起话来也不像之前那般保守了。

    “当初误杀了无由师弟之后,为了逃避仙苑的缉拿,我一路西去,想去蓬莱大陆避上一避。只可惜天公不作美,让我遇上了百年不见的瘟疫。那时两块大陆的边界处爆发了一场空前强大的伤寒,人得病之后无药可医,只能等死。为了不使自己区域之中的子民受倒传染,蓬莱大陆便将通往自己的方向的道路彻底关闭,违令者杀无赦。当时仙苑的人已经追到了距离我不到家百十里的位置处。当时进退维谷的我确实萌生过自杀的念头。可就在我来到悬崖边上,准备一了百了的时候,我碰到了自己的救星。不对,对于我来讲,他就我的精神支撑,我的唯一信仰。没有他,即便我还活着,也早成为一具行尸走肉。而也是他为我指导了前方的道路,告诉了我存在的价值与意义。而这次前来,我也是受他之托。所以启天钥,我必须带走。”火髯道人摸着自己杂乱无章的胡须,神情凝重道:“这么说来,就是师叔祖您身后的那位高人,指使您来拿这件启天钥,而您的本意并不是如此。”

    庞伟叹了口气,索性坐到了一旁的岩石之上,而他的随身兵器死银枪居然就被他随随便便扔在身边的空地之上,可手上的启天钥却是一刻也不敢放松。

    “本来,我是不打算回到这片伤心之地的。在这里,我经历了手足相残,同门反目,哪怕是我的最最信任的师父也将我视作了弑杀师弟的败类。可是他告诉我,这一回我必须要面对这一切,否则我的一生将生活在内疚之中。”

    听到这里,在场的四人不禁为这个曾经的同门,甚至还要叫一声前辈的人感到一些惋惜。先不说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单是这千年岁月的漂泊,就足以偿还他曾经犯下的罪过了。不过庞伟是这么说,他们就越对那位神秘“高人”充满好奇,而云影子甚至觉得,此前发生的种种事件说不定都和此人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

    “庞师叔,您说得这位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啊!有机会,你也为我们引荐一下。”

    庞伟连忙摇头道:“不行,这个可不行。我曾经对象千叮万嘱,绝对不能将他的事情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不然就要叫我受万剐体之痛。刚刚我其中已经触犯约定了,按照道理来讲是要受罚的。”

    “可是,您离开仙苑已经有上千余年,而启天钥与逍遥子的事情发生了才不过三百多年的时间,按照时间来讲,您与那位高人都不该知道这件事情。莫非,当时你和他之中,至少有一人达到过事发现场,甚至还了解其中的详情。不然的话,您怎么知道要来阻止方惜时呢?”

    庞伟迟疑了一下,但并没有找到一个令自己信服的解释。不过,那位高人在他心目之中的位置是不可替代的,哪怕是他的授业恩师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他对对十分信任,自然也不会揣测其中的隐情。

    “这些事情我不管,我知道的是,现在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好了,既然已经亮出身份,你们就不会再对我有所阻拦了吧!不然,就算师出同门,我也只能大开杀戒了。”

    云影子知道对方的话并不是单纯地吓唬自己,而是一种善良的提醒。可是事到如今,许多悬念还没有解开,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位“高人”究竟是好是坏,如果贸贸然将启天钥拱手送人,未免太过混账了。

    想过一番之后,云影子终于道:“这样吧!启天钥先放在您的手上,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庞伟不由问道。

    “你得带我们去往那位高人所在的地方。不然,我是万万不能答应让你就这么将启天钥带离苍北仙苑的。”

    庞伟的脸色瞬间便阴沉了下来,就连语气也是沉重万分:“如果我不同意呢?”

    云影子将外面的长衫轻轻摊开,露出其中绘有神秘图腾的身体:“那我就只能拼死一搏了。”

    庞伟咬了咬牙,他似乎知道云影子身上图腾的来历,所以刚才还自信满满的他如今竟显出一副忌惮的模样,就连声音也小了不少。

    “好吧!我本来就是一个有罪之人,就算像之前说的那样要受万刀剐身之痛,那也是我罪有应得。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到了那里之后千万不能有任何造次。不然,我也会和你们拼命的。”

    云影子淡淡地笑了笑,爽快道:“这个您放心,我们绝不会的。”

    说完,他又朝旁边的血嗜子等人使了个眼色,提声道:“你们也会和我一样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