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白发之威
    ,更新快,,免费读!

    “前辈!”

    遮天皇的一掌便将白发童子打得不见了踪影,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孙长空当即大叫起来,希望能从眼前的深坑之中得到回应。

    然而,数息过去了,空气之中还是那般安静,没有丝毫的回音。孙长空心中已经料到,对方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小子,干什么这么垂头丧气的,我还没死呢!”

    就在孙长空以为白发童子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俏皮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吃呗起,而当他转过头他的时候,一个衣着褴褛,灰头垢面的半大“孩子”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在一番仔细观察之后,他才惊讶地发觉,面前这位居然就是刚刚那个被遮天皇一掌打入地下的白发童子。

    “前辈,你!你!”

    看着对方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孙长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白发童子也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怎么,我活着你还不高兴了?”

    孙长空连摆手道:“不不,晚辈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刚才的那一招来势实在太快,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前辈你居然……”

    白发童子恼怒道:“别前辈晚辈的,老子有看起来有那么老吗?再说,刚刚是我没有准备好,如果……”

    话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孙长空只觉得自己的脸庞好像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而他可以确信,自己的身边并没有其它人。

    赏他一耳光的只是一阵风,可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一阵风的力量居然可以达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方。他甚至没有与风头直面,单是被轻微地刮到一点,就够他缓上一阵子的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白发童子去了那里?

    当孙长空举目四顾的时候,他在远处看台下方的短墙之上找到了答案。一个灰色的,清晰人影居然嵌入在墙壁之上,可以看出直到现在他还保持着飞出之时的动作,四肢平展,摆成一个“大”字的模样,如果不谈现在形势的话,那将是一件十分搞笑的事情。

    “前辈,你怎么样!”孙长空高呼道。

    这时,只听短墙之中紧接着发出一道微弱且口齿不清的声音:“还……还好,就是舌头被咬到了。”

    白发童子使出全身的力气才将自己从墙壁之中分离出来,当他掉到地上,回身之时,孙长空惊愕的发现,对方前面的一两颗门牙居然被刚才的撞击磕掉了。怪不得说话如此模糊。

    当对方再次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孙长空不由得伸出手掌,指着对方的嘴巴道:“前辈,你的牙齿!”

    白发童子摸了摸空当当的前颚,故作冷静的样子说道:“呵呵,没什么,小时候吃枣坏了虫牙,刚要给它拔了,现在好多了。”、

    听到对方如此解释,遮天皇捧腹大笑道:“哈哈,你这个白毛小鬼,还真是会胡说八道。我第一次听人说门牙还会被虫蛀,真是笑死我了。”

    眼见遮天皇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不敬,白发童子竟没有像开始那样大动肝火,而是不紧不慢地微笑道:“呵呵,是不是很好笑,要不要我陪你一起笑啊!”

    白发童子的模样本来就十分的可爱,现在缺了两颗门牙之后,竟变得更加幽默了。他随着遮天皇一同大笑的样子,活脱脱的就像一个小丑。

    “无能之辈,让你晋入到了仙人之境又能如何,到头来不是照样得臣服于本皇的手下。白毛小鬼,识实务的跪倒磕三个响头,或许我会考虑一下将你收作门人。不然,你的下场将会和那些凡人一样,尸骨无存!”

    白发童子不再大笑,而是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摆出一副十分认真听话的样子。

    “你这建议听起来倒是相当不错,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遮天皇现在正处在用人之时,一听到白发童子改变了主意,喜上眉梢的他神激动道:“什么要求,只要本皇能接受的一定答应你。”

    “嘿嘿,这个好办。只要你现在跪下来,叫我三声好爷爷,我就听你的话。”

    面对白发童子公然挑衅,遮天皇的嘴都快被气歪。而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身体作出这样一副神态,就连孙长空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

    “我看你是活腻了!”

    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白发童子的周身竟然同时浮现出十枚等大等量的撼世神掌。这要是被全部击中的话,就算是仙人之身恐怕也要当初灰飞烟灭。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白发童子头顶上的那一袭白发陡然活跃起来,疯了似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肆意生长,几息之后便形成一团雪一般的丝绦。

    “呵呵,小把戏而已。看我怎么破了你的招式!”

    遮天皇心头一动,十枚蕴含着无尽能量的神掌轰然袭向中间的白发童子。火光夹杂着骇人爆炸声立即将赛场变作了人间地狱。放眼可见的,除了火还是火,空气之中便是弥漫着烧焦的气味。那是毛发燃烧时散发的味道。而现在,白发童子与他的那一头修长雪发全部没了踪影。

    “难道,前辈真的被挫骨气扬灰了吗?”

    就在孙长空为白发童子的悲惨遭遇悲痛不已的时候,遮天皇的背后上空,倏尔露出一角鬼魂一般的残影。这一现象虽然十分不起眼,但仍被眼急手快的遮天皇立即发觉。可当他准备回身防备之际,他竟愕然发现,自己的手脚居然已经不听使唤。

    “哎呦,怎么了我们的皇者,你怎么不动了?呵呵,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手脚都好像灌了铅水似的?”

    遮天皇不用看也知道,说话的正是之前应该死在自己杀掌之下的白发童子。虽然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可遮天皇并不想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他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身体究竟怎么了。

    说是灌铅,但遮天皇觉得自己情况比之还要严重数倍。现在的他就好像已经和自己的身体失去了联系一样,别说是挪动,哪怕是呼吸都变得万分困难。而在他的视线所到的极限位置,他看到自己手腕之上出现了一些蚕丝一样的线体。这些线体并不是单纯地依仗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穿过皮肤,进入到了身体之中。从内部控制了他的行动。他实在想不通,对方是何时将这些玩意投入自己体内的?

    “你这个白发小鬼,究竟对我的身体做了些什么!”

    这时,白发童子的口中发出桀桀的怪笑,他大模大样的从遮天皇的身后走出,一直绕到对方的面前,才伸手指着对方的牌子叫骂道:“你这个混蛋,刚才不是很得意吗?你打我啊!你打我啊!”

    说话间,白发童子踮脚一跳,抬起拳头便在对方的鼻子上狠狠砸了一拳。别看他的身材短小,可力量却不可小觑,再不济他也是仙人,随便的一拳之力也不是常人能够承受得住的。就算他是遮天皇也休想丝毫不损。

    于是在孙长空注视之下,遮天皇的鼻孔之中缓缓渗出两道血痕,鲜血一直流入口中,划出两条修长的轨迹,就好像是恶作剧一样。曾经不可一世的遮天皇,现在身遭如此羞辱,这时的他又该如何应对呢?

    方惜时看到心意已决的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不由得跺了下脚,高声吼道:“师祖,我们走!”

    萧然回头一看对方身边的情形,不由得为难道:“可是,启天钥还在那人的手里!”

    说罢,他的眼神重新落到了那名银甲男子的身上,一刻也不敢挪离,唯恐再生异端。可那人手持着启天钥,似乎一点胆怯的意思也没有。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的两位师邶已经双双使出杀抬,再不走可就来不急了。”

    在方惜时劝说之下,萧然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如剑道:“这个仇我先记下了,下一次见面,我定要让你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银甲男子不以为然地晃了晃手中的启天钥,士分不屑地回道:“好好好,我等着你。只要你能活到那个时候,我一定给你机会。”

    萧然终于满意地点了头,纵峰一跃化作一道黑风,猝然消失在空地之上。而方惜时的身手更是了得,在场几人只觉得眼前光影一闪,对方便没了踪影。

    “跑了,他们跑了。天水,火髯,你们快停下来!”

    云影子此话一出,天空之中立即“砰砰”掉下两枚重物,一个混身焦黑,一个一丝不挂,他们正是之前欲要施展合体神技水火同天的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多亏云影子有时阻止,才没有令二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可即使宋,如今的二人也是相当虚弱,没有个一天半天是休息不过来的了。而这时,之前跌入到灌木丛中的血嗜子好不容易爬了起来。不得不说,那些不起眼的荆棘实在是毒辣无比,才这么点工夫,血嗜子身上被扎的部位已经发红变肿,原本还算清晰的五官此刻已经挤成了一团,肿得和包子一样。

    “我说师父出手也太狠了吧,要不是我身体硬朗,岂不是要被他一掌打散了骨架。”

    云影子不由得笑了笑,这才看向不远处的那位银甲男子。

    “多谢这位兄台及时相助,要不是您的出现,这启天钥就被他们二人抢走了。”

    银甲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声音轻柔道:“不用道谢,我也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