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凶相毕露大杀四方
    ,更新快,,免费读!

    一个长着“孙长空”的英俊外表,一个拥有着与“孙长空”相类似的身手,同时面对这两个人的柳如音,脑海之中不由得卷起惊涛骇浪。他甚至有些怀疑,那一夜与自己行鱼水之欢的到底是真长空,还是假长空。

    一边回想着,柳如音的眼中已经渗出绝望的泪光,邱鹤针看到这之后连忙道:“师姐这是怎么了,莫非是被风吹了眼睛?”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柳如音立即调整状态,强颜道:“我没事,不用你来操心。”

    邱鹤针也不知道,这位所谓的师姐为何对自己这般苛刻,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放下来过。好歹,他在苍北苑之中也有女中圣尊的称号,哪里受过这种闷气。既然对方不识趣,她也无需去附和,索性不再搭理对方。

    这时,坐在前方的飞仙子,突然接过话茬,冷嘲势讽道:“还能因为什么,看到自己的相好一下子变成两个,她的心里当然不会好过。可是说到这里,我就有些好奇了,当初和你好的那个究竟是谁呢?”

    柳如音的心里本就不是个滋味,现在被自己的师父这么一通数落,更是雪上加霜。他甚至不再关心比赛的结束,飞似的奔往会场之外的通道之中。

    孙长空的身手着实灵巧,可遮天皇的攻势同样变得愈发凌厉。他每一次出手,都可以使得当场引起天兆呼应,时而电闪雷鸣,时而大风纷飞。刚刚还在寒冬腊月之中,顷刻之后便回到了和煦春风之中。而与此同时,空间之中或出现一些闪着异样光芒的巨形罡劲,或出现肉眼根本察觉不到的迅猛疾风,伤人于无形之中。孙长空虽然凭着感觉能够避开其中的十之**,但身上还是免不了挂了彩。不过好在,如今的孙长空是仙人之身,自愈速度已达到骇人的恐怖地步。看似致命的伤势转眼之间已经修复完毕,一点伤痕也瞧不出。

    “哈哈,原来这就是仙人之躯的厉害。遮天皇,这回你输定上了。”

    不得不承认,孙长空的表现确实让遮天皇大吃一惊。仙人之躯的强大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怎么也不想不通,前不久还只是一道游魂的他,为何这么快便拥有了仙人的力量。

    “你的身体是怎么回来,为何你会拥有一具仙人体?”

    面对遮天皇的质问,孙长空淡然道:“哼哼,老天看不过我被你镇压,所以派了天兵天将来助我一臂之力。所以说,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败于我手。”

    说话间,孙长空探出右手,而在他的带动之下,身后那道巍峨的光明迦楼王幻身立即发动,使出一记横扫千军,轰然掠向遮天皇所的区域之中。

    光明迦楼王体型巨大,哪怕是一条手臂,也能覆盖大半个擂台,如此一来遮天皇根本无法躲避,只能正面迎战。

    “少得意忘形了!看我的遮天功!”

    眼见强招来袭,遮天皇暂退半步,运掌凝气,一道黑色的气团赫然树立在掌心之上,幽暗且神秘,让人一眼看不穿其中的门路。而当肖日迦楼王的手臂来到跟前之前,遮天皇借势运掌,将掌心处的那道黑气轰然逼入到对方的手臂之中。紧接着,一连串密集而又剧烈的爆炸声接踵而至,强悍的能量当即将光明迦楼王的那只手臂整个卸下,随即消散于空气之中。

    光明迦楼王受创,孙长空自然也不会好过,在喷出一口鲜血之后,他的右臂之上竟是流淌出一道血泉,无力地耷拉在身体的侧方,垂头丧气的,好像死了一样。

    确实,他的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直到现在他仍能感觉到骨髓之中不时传来的微弱爆鸣声,那就是遮天功的强大之处。

    “哈哈,果然如此。你与那具不知名的幻身已经一命相承,你伤他便伤,你死他便死。这么说来,想要打倒那个大家伙,只要先击败你就可以了。”

    孙长空扬了一下嘴角,不以为然道:“别以为这点小伤就能让我束手就擒。不要忘了,我可是孙长空!”

    遮天皇环视四周,此刻人们的视线几乎全部落在他们二人之上,一刻也不肯移开。不得不说,他的心中还是有所顾及,不然现在的他早就和孙长空摊牌了。

    “说话注意点,不要忘记,这场比赛之后,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成为孙长空。而失败者只能沦为孤魂野鬼,甚至魂飞魄散。你现在如此嚣张,就不怕一会死得很难看吗?”

    孙长空冷笑了一下,继续道:“我都死了好几回了,就连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我也有举光顾过。你说这样的我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反倒是你,借由别人的身体继续在世上苟延残喘,就算活着也只能使用别人的身份,真不明白,这样子的你继续留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要我说,你不如早早地回到冥界,重回六道之中才算正途。”

    “你放屁!”

    遮天皇的态度大变使得孙长空不禁心头一颤。与此同时,孙长空居然感觉到脚下的大地竟然再次剧烈抖动起来,这让他原本动荡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更加狂躁起来。

    他总觉得这里将会有什么大事发生,而且近在眼前。如此真是那样的话,不只是他,所有来到苍北仙苑的观众都会卷入其中,成为牺牲品。想到这里,他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陷入完全愤怒之中的遮天皇气势大增,甚至可以说是和之前判若两人。如果说之前的他只是一个不出世的高手的话,那从现在开始,他的獠牙就要全部暴露出来了。

    “居然敢和本皇叫嚣,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遮天皇声如洪钟,气冲云霄,没有一丝一毫的征兆,天空之中立即风云涌动,一大片一大片的雷光从天而降,无情地劈落到周围的看台之上。

    “砰砰砰!”

    一时间,碎石烂瓦雨点一般散落下来,哭声叫喊声响作一团。会场之上再次沸腾起来,只可惜这次的事件远没有之前那般简单。

    “哈哈,都给我死,都给我死!”

    随着天雷不断击落,台上观众的死伤数量成倍增加。当场中众长老意识到事态不妙的时候,已然太晚了。即便他们摧动体内的灵气全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远远超越他们想象的能量轻而易举地便将他们制造出来的屏障一击击碎,残余的雷光之力继续窜入到观众席中,上演起一幕幕悲剧。

    一些心存正气的传薪者加入到保护观众的行列之中,而更多的却是和一般人那样,随着人流一同向往逃去。可不知是谁的主意,通往会场外面的通道竟被全部封死,就连会场上空的穹顶也被一股诡异的能量完全覆盖,使得任何人都休想逃出此地半步。

    “哈哈!想逃?都给我留在这里吧!”

    眼见场中的情况一发不可收拾,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一直稳居座上的白发童子终于待不住了,随即叹息道:“唉,早就知道今天不会太平,没想到还能遇上这么大的麻烦。陈立,你在这里待着吧,我去下面会一会那个皇者。”

    说话间,白发童子身形一晃,已然消失在陈立的面前。

    “小心!”陈立皱着眉头,随即看向赛场的中心位置。

    “你要做什么,难道的是疯了不成?”

    孙长空一声嘶吼没有想到作用,遮天皇低着头,口中不时传出几道阴恻恻的笑声,这使得空气之中的紧张气氛变得愈发浓郁,甚至让人有些窒息。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发白衣的白色身影霹雳乍现,出人意料地在半空之击中一掌,力量之强悍,哪怕是一同激起的气浪都将身前的擂台寸寸击毁。

    “这是!”

    遮天皇也没有想到白发童子会有这么一记出人意料的掌法。由于缺少防备,他的胸膛直接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掌力透心而过,竟是将遮天皇身后的一处看台轰成了废墟。

    “轰!”

    尘烟四起,炸鸣不断,白发童子乘胜追击,一连又发出了一十三掌。这十三掌,掌掌都有破天之力,哪怕是全部轰在大地之上,也可以让半坐苍北仙苑不复存在。可正是因为他仙人的身份,才能将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既能伤敌而又不不影响苍北仙苑下方的基础。从这一方面上来看,只拥有仙人之身的孙长空就要差得远了。

    遮天皇依靠着过人的身法勉强射过几记杀掌,但即使这样他的身上依然已经伤痕累累,其中一根肋骨甚至破体而出,直愣愣地插在背心处的脊椎旁边,差点伤到根本。

    遮天皇将那条断骨从身体之中用力拔出,语气阴沉道:“你是哪位,敢来坏本皇的好事!”

    白发童子轻捋发梢,语气平濙道:“呵呵,到现在居然还自称本皇,遇上我白发童子,就是这你的死期。”

    遮天皇眼中闪出一丝凶光,冷笑道:“白发童子?没听过,不过好大的口气。既然这样,本皇就和你好好玩上一下。”

    “砰!”

    超乎所有人的意料,遮天皇话音一落,一直凭空出现的巨大手掌直接将场中的白发童子拍落在地,恐怖的能量宣泄入大地之中,使得本来面积不小的擂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天坑一样的缺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