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出绝招
    ,更新快,,免费读!

    说实话,就连萧然自己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可以如此轻描淡写地将自己的手掌斩下来,而当“凶手”真正露面的时候,他的心中才升起一团不祥的寒意。

    “此人修为绝不在我之下!”

    萧然当然知道自己的水平,按照当今世上的修行者的整体水平来讲,仙人之下按照道理来不该还有人是他的对手。可一举之内可以轻取自己手掌的人,修为之高,虽说没有达到真正的仙人水准,但也相差无几,这么说来,此人又是何方神圣呢?

    “银甲,银枪,还有身上这份不可侵犯的圣洁之气,难道这人天界派来的?”

    银甲年轻人缓缓放下手中的启天钥,神态自若道:“怎么,是我亲自动手,还是你乖乖地将手里的东西交给我。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不是那种不识实务的人吧?不对!”

    年轻人再次打量了下面前的萧然,脸色登时难看道:“你不是这里的人,你是如何从冥界来到这里的!”

    年轻人的疑问同样也是云影子心中的好奇之处,他记得当初明明是他们师兄弟三人还有众位仙苑长辈亲手将萧然入敛的,除非是起死回生,不然绝没有可能在人间重见已故之人。话说回来,站在他面前难道只是一道鬼魂吗?

    萧然尴尬地笑了笑,只见他伸出那只仅有的左手,往自己右边的伤口处轻轻一搭,一只崭新的右手突然从手臂之中涌现出来,上面带沾着丝丝缕缕的黑色汁液,看起来十分恐怖。

    “这里面的详情我就不和你们说了,反正我只是受人之托,暂时返回人间。事情一旦完成,我自会离开这里,去往我该去的地方。”

    看着自己师父如此坦然将说出这席话,云影子的心中颇不是个滋味。想当年,对方行将就木之际,他还是一个年少无知的懵懂小学徒,无论是逍遥子还是血嗜子,他都远远不及。可那时的萧然对神来子分外宠爱,甚至不顾众长老的反对强行将他收作关门弟子。这对于神来子来讲,无异是再造之恩。

    可是,神来子拜入门下不久,萧然的病情便开始疾速恶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到了后来甚至连独立出行的能力都没有了。那时的神来子几乎天天陪着自己的师父,一守就是整整三年。这在期间,除了平时的课程之外,萧然还将自己往常修行时候的所见所悟,直接亦或间接地告之于他,这让神来子在今后的修行之路上几乎一帆风顺,极少遇到弯路。

    直到有一天的下午,萧然突然穿了一件青色的长衫出现在云影子的面前,并叫他与自己去后山走上一走。二人来到了萧然年轻时经常练武的湖畔,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个地方叫碧波潭。在那里,萧然给云影子讲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许多趣事,包括一些不可思议的奇遇。他甚至还提到,在碧波潭里住着一位能耐极大的凶兽,而正是拜他所赐,自己才能拥有今日的成就。

    夕阳西下,云影子直到现在还依稀记得当时师父萧然对自己所说的话:“人这在一生匆匆几百载,能够珍惜的时光并不多。许多在那之后都纷纷抱怨当初没能重视身边的人,走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不要走我的老路,不要等到什么都晚了的时候才想到迷途知返。先思而后行,不要给自己留下一辈子的遗憾。”

    当天晚上,萧然便悄然仙逝了。他走的时候十分安祥,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他的手中还握着自己当初进入师门时候,上一任掌门传于自己的戒天尺,用以警示规范自己的言行。至死,他也没有忘记先人们的教导,这让身为弟子的云影子等人十分震撼,心中的悲痛之情更是成倍激增。

    在那之后,他们师兄弟四人渐渐成了苍北仙苑的中流砥柱,而逍遥子更是继承了萧然的掌门之位,统领硕大的苍北仙苑,一做就是二百余年。可让云影子没有想到的是,几百年之后,他居然有幸在自己有生之年,与自己这次师父再次相见,这实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重逢之后第一幕,竟是以这种兵戈相向的形式为开始,实在有些讽刺。

    不幸中万幸的是,启天钥落到了那名银甲年轻人的手中。这件事情虽算不上是一件好事,但好在他也不再需要与自己的授业恩师骨肉相残,避免了悲剧的发生。而对于萧然的断腕之仇,他自是义无容辞,必须要为对方讨回一个公道。

    “你是哪里来的小贼,仙苑后山岂是你能来的地方!放下启天钥,然后自断一臂,我就放你离开这里。”

    银甲年轻人霍然转过身来,就像一只猛兽露出凶狠的獠牙一样,整个脸上都弥漫着枪身上那股森然的寒意。在这一刻,他与自己的兵哭银枪已经合而为一,他就是枪,枪就是身。

    “老人家,我看你长了一副聪明相,这嘴上好像并不灵光。你可知道触怒了本尊的后果吗?”

    “本尊”二字一出,云影子的心中立即咯噔了一下,后心之上立即淌出一片冷汗。能以这种称号自称的天底之下除了天幕尊府之外还真是极为罕见。可在他的印象之中,有这么一类人会用“尊”来称呼自己,他们当然就是天界中人。

    “你来自天界?”云影子不禁轻声问道。

    “呵呵,我劝你少知道一点,这样对你的性命有好处。不然泄露了天机,恐怕就想帮你都帮不了了。”

    正在与天水道人做着残杀搏斗的方惜时突然发现了银甲男子的存在,脸色大变的同时,他手上的套路立即转变,原本处于劣势的他立即扭转乾坤,硬是将火力全开的天水道人生生逼退了十余步。

    “好家伙,到了这种时候你居然还藏着杀招,方惜时,怪不得你才是大师兄!”

    罗盘在长时间的高速云转之下,表面已经变得无比炽热,周围的封印连同底下用来包裹身体布条甚至已经被少量烧焦,发出阵阵糊味。可即使这样,他仍然觉得有些隐隐压不住对方,稍事思考,他将心一横,回头朝火髯道人方向吼叫道:“火髯,别再浪费时间了,出绝招!”

    在天水道人的提醒之下,火髯道人不禁看向话音传来的方向,而后他用力点了下头,口中随即念道:“火魔无情,柔水有意。阴阳相合,天地皆泣!”

    口诀一出,炎髯道人身上的符纸居然在同一时间全部燃烧起来,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自己的身形也变得越发模糊,最终化仟一道熊熊烈焰,嗖地一下窜到天水道人的身前。

    方惜时眉头一皱,声音发狠道:“冷静一下,有事好好!你可知道,水火同天一出,你两个就没有回头路了!”

    方惜时一眼便认出,面前这一式正是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的组合神技,水火同天。原本处于两个极端的力量在引术的带动之下融为一体,形成一种天地之间从未有过的灭世之力,单从威力上来讲,就算是一般仙人的全力一击也未必有此等威力。可水火同天力量虽大,可代价同样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一人十甲子的寿命,那几乎等于灭顶之灾。现在他们二人已经有三百多岁的高龄,没有奇遇神丹的情况之下,修行者的寿命只能达到一千岁多一点,之后便会寿尽道亡,重坠轮回。如此说来,使用了水火同天之后,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也就离死亡不远了。

    他们二人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可眼前事态紧急,不容他们太长时间的犹豫。况且,现在大敌当前,这位银甲男子一看就不是善类,一会儿抢起启天钥来说不定会使出怎样的恐怖招式。先下手为强,于是乎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便决定放手一搏了。

    “水火同天!”

    一瞬之间,整个空间都好似沸腾了一般,剧烈的尖啸声与天地间所有的事物混作一团,化成一道高度螺旋的通天巨柱,赫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水火同天的威力实在过于强大。哪怕是距离极远的传薪大会会场,都不由得剧烈颤抖起来。那边孙长空打得正起劲,脚下的异常震动使他失去平衡,差点跌坐在地。遮天皇光犀利,伸手一指头顶苍穹,数道利剑形状的赤色霹雳,从天而降,悉数刺向地上的孙长空。

    别看孙长空一直以光明迦楼王护体,可他的身手丝毫都没有爱到影响,反而越发轻盈,快得有些超乎想象。眼见二人使用着远超同级弟子的强大招式,看台上的众位传薪者脸都吓白了。

    “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就有如此实力,哪怕是我等也要自叹不如了。呵呵,这样的人哪里还需要什么传薪者,干脆自立门户算了。”

    与这些人的想法一样,飘渺云巅的飞仙子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本不同意柳如音与孙长空事情,可现在对方举手投足之间展现出的实力都已经震古烁今,作为师父的她实在不知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拒绝了。

    “孙长空,孙长空,哪个才是孙长空!”柳如音的内心之中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