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师徒一战
    ,更新快,,免费读!

    方惜时不是不想为自己证名,可他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为自己辩驳。是啊!如果不是他将师父召唤到那个山洞的话,苍北仙苑就不会损失一位那般伟大的一名派门,而他也不会小小年纪继承师父未了的心愿。

    是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所以他才想要挽回这一切。

    “天水,我不否认自己的罪行,但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应该去往封印的夹层,将师父拯救回来。哪怕他老人家现在已经身遭不测,我也应该将他带回来,与他曾经付出过无数汗水热血的苍北仙苑永远在一地,再不分离。叶落了就该归入根里,而不是盘旋在空中。”

    天水道人声嘶力竭道:“就因为这么个小小的愿望,你就要拿全天下人的性命去赌吗?你可知道,魔界再入人界将会引起多大的灾难,又有多少人为之丧命,你有想过吗?”

    方惜时摇头道:“那些事情我想不了,也不愿去想。凭什么总是我们去为他们着想,而他们却不能迁就我们?难道我们修行者,或者说能力过大的人,就要承受这种痛苦吗?我当了一二百年的掌门,实在是太累了。如果说现在我的身份不适合做这件事的话,那我宁愿不要这个掌门的虚名。”

    天水道人瞪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位熟悉却又陌生的人。他仔细回想着二人之间的种种事情,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是从何时变成这副自私自利样子的。事到如今,方惜时心意已决,要想阻止悲剧的发生,就只能痛下决心,一举击溃对方的战意,甚至是生命。

    “既然你这么冥顽不灵,那就只能断绝关系,斗个你死我活了。接招吧,方惜时!”

    说话间,天水道人胸前的罗盘内盘飞速旋转,与此同时大量的光束,随即涌入到身上那些布满符咒的地方,使得符纸之上神采奕奕,光芒四射。

    “哦?终于认真起来了吗?天水啊天水,这些年你的进步真不小啊!”

    就在二人准备放手一搏之际,一道黑影突然闯进了两者的视线之中,在一番翻滚之后,那道黑影终于平稳落地。

    “师父!”

    天水道人看到半跪在地的云影子,不禁大惊失色,他实在想不通,身为这个世上至高存在的云影子,为何会成为眼下这般狼狈的样子。

    出于好奇,天水道人回身看向自己的后方,在那里,身着黑衣的神秘人正在与血嗜子与火髯道人师徒二人进行着激烈搏斗。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以二敌一的己方,居然还落居下风,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不支倒地。

    “方惜时,你是从哪里把这个老东西请回来的,他要是不露面,我都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个师父了。”

    “师父的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天水道人不由道。

    看着这对苦命师徒双双惊愕的表情,方惜时显得极为满意,他看着远方的那名黑衣人,语气略带敬畏道:“呵呵,能请到师祖确实让我也很意外,其中自然也付出了汪小的代价。不过现在看来,所以有付出都是值得的,有了肃师祖坐镇,你和血嗜子师叔恐怕都无计可施了吧!”

    就在方惜时刚刚语毕之后,萧然一记重掌又将火髯道人当场掀翻在地,紧接着踏出一步,欲要将其一脚毙命。多亏火髯道人反应及时,倒地的瞬间向旁边滚了几下,这才捡回了一条性命。不过,那一记落在背后的掌力还是太过恐怖,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散,感觉道自己体内那股时不时便会发作一下的掌力,火髯道人连忙盘膝打坐,运功调息,借此化解体内的残余的力道。

    没有了云影子与火髯道人的协助,血嗜子凭人一之力直面自己的师父萧然,当真是苦不堪言。他的嘴角处还在流血,头上的汗珠更是下雨一般往外淌,一来二往,他已经被逼到了丛林的入口处,在他身后,是一片布满荆棘的灌木丛。这些植被多含剧毒,有的可以让人身体麻痹,有的甚至会危及生命。

    血嗜子知道自己不能再退了,于是乎他掌中的噬血珠突然间血光大作,连同周围的空气也被染成了娇艳欲滴的红色。见此情形,萧然踏步急退,却不曾想还是慢了半拍。

    “师父,领教一下弟子多年的修行成果吧!血噬八荒!”

    血嗜子一语划过,那些原本沉浸在空间之中的血光就好像活了一下,不再像之前那样直来直往,而是成为一条条好像真实存在的藤蔓,一眨眼的工夫便将萧然的四肢牢牢捆住,使其动弹不得。

    随着萧然的每一次挣扎,那些血光藤蔓便会越发收拢,片刻之后已经将他的手腕脚踝勒得血肉模糊。血嗜子并不想这样,但对方咄咄逼人的攻势令他不得不使出这样的绝招。而在确定制住对方之后,血嗜子这才舒了口气,随即将目光放到对方手上的那件启天钥之上。

    “师父,得罪了。现在您可以把手里的启天钥交给我了吧!”

    “小红,你在干什么呢?”

    不知从哪传来的一声呢喃像风一样吹入到血嗜子的耳朵之中,使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而就在这时,一只厚重有力的大掌忽然落在了他的另一旁的肩膀之上,给他一种久违的温暖与慰藉。

    “砰!”

    一掌劈落,血嗜子七孔之中顿时血流如注,而他的身体更是在关空之中扭成了一个畸形的模样,翻滚着跌入到那片浓密的灌木丛中,一下子便没了踪影。

    萧然就在站在血嗜子刚刚所在的地方,而原本被噬血珠所困的“萧然”居然已经凭空消失,就好像从来没有被困住一样。血嗜子的倒下,使得战况再次陷入了僵局之中,火髯道人明白,自己不能有所保留了。

    道袍被他一手撕落,呈现在萧然面前的是一具同样布满封印,但结构更为复杂的巨大的阵法。

    “以身为阵,以灵为法,呵呵,是谁给你出了这么个好点子,我真有些佩服了呢!”

    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位徒孙,萧然的目光随即挪向另一边的云影子,可这时的他似乎也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在不经任何的辅助之下,云影子的身体居然凭空飘了起来,而在他地件宽大的道袍之中,不断有雾气一样的白烟涌现出来,不时便将他的身体包裹其中,只留下一个头颅露在外面。

    “哦?身化五行?没想到你的修为已经到了通天的地步,要是仙路未断的话,也许直接就升入天界、成为仙人了。真是可惜啊!”

    在萧然的夸奖之下,云影子却是丝毫高兴不起来,反而冷冷地回道:“师父,我不知道方惜时用了什么方法将您重新唤回到这个世上。可您要知道,这家伙的现在的行为与毁来人间,涂炭生灵没有什么两样。他为了救自己的师父逍遥子,已经完全疯了。”

    云影子本以为自己的话多少会起到一些作用,却不曾想对方竟然这样回道:“他的想法我都知道,后果我也清楚。不过,既然他是苍北仙苑的现任掌门,那我就有义务帮助他。即使,我已经不应该留在这个世上。”

    说着,萧然看向远处正在与天水道人激烈战斗的方惜时,神情不由得变得伤感起来。

    “可怜的孩子,让你背负了这么多的责任,确实也应该放一放了。”

    知道自己的话于事无补,云影子微微地点了点头,神情万分沮丧,他知道,今天自己与对方只有一个能活着离开这里。而无论是胜是负,他都会抱憾终生。

    “师父,既然你助纣为虐,那就不要怪作弟子的大义灭亲了。看我的……”

    话音未落,云影子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空地之上传来一道极其危险的杀气,出于自我保护的他下意识地向旁边猛地一闪,一道白光几乎擦着他的肩膀呼啸而过,当即击中了萧然那只握着启天钥的手掌。手掌断腕斩断,没有鲜血飞溅,没有痛苦呻吟,有的只有飘散在空中的朵朵黑气。别说是火髯道人,就连云影子也没有见过种场面。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这就是师父复活的原由吗?”

    “是谁!给我出来!”

    被斩落一手的萧然怒不可遏,曾经被喩为喷火狂狮的他如同苏醒了一般,巨大的声浪如同海啸一般,轰然冲向那片空地之后的茂密丛林。

    “嗖!”

    在场的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然落到了萧然的旁边,俯身拾起了那柄挂着一只断掌的启天钥。透过启天钥上的反射,位于后方的火髯道人居然看到一个身着银甲,手持银枪的高大身影。

    “是你将我的手掌斩断的?”萧然阴沉地问道。

    “呵呵,你应该感到庆幸,不然现在的你已经身首异处了。”

    面对这位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却是极为嚣张的年轻人,萧然心中那团沉寂已久的战火终于熊熊燃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