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仙林军
    ,更新快,,免费读!

    这是一群谁也不知道的队伍,他们行如风,动如影,穿越森林如入虚无之境,跋山涉水亦是从容自若。如果真的有人发现了他们,一定会为之震惊,天底之下怎么会有这么一批训练有速的士兵。而如果他们将自己的来历道明的话,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他们就是天界的天兵,仙林军。

    为了更好地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被他人发觉,自打从天界下来之后,他们便使用秘法的投身在人间的凡人之上,以别人的面貌示人。而能够识别此彼此的也只有高高在上的仙宗与仙林军自己,其他人就算能够感应到他们身上的异样,也查不出任何端倪。这便是天兵的独到之处。

    这些人仙林军甫一降世便匆匆赶往苍北仙苑的后山处,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务必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到目的地,阻止方惜时的行动。不过因为下凡的时间偏差,他们竟是没有找到方惜时,反而听到了对方的死讯。这让身为此次行动仙林军的统领夏忘书十分头疼。

    “你们几个去灵堂的位置察看一下,我就不信天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们几个在仙苑的四周找找,也许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这次下凡的仙林军一共有十人,他们全部都是拥有着无限接近仙人修为的“半仙者”,距离所谓的仙人之境真的只有一步之遥。只要加以时日,自然而然会晋级。而想要加快晋级的进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立功受赏。仙宗十分大方,只要他们立下相应的功劳,便会受到极为丰厚的嘉奖,这里面便包括可以使得他们这些半仙者直接跃入到仙人之境的绝世神物,飞升丹。常人吃了之后修为将会直接晋入到半仙者的境界,而像仙林军宫上的天兵,则会直接成为不折不扣的仙人。更加重要的是,飞升丹里包括着人间所没有无极仙气,这是成为仙人的必备之物,缺一点也不成。这种宝贝一旦流入人间,必然会招得众方势力争相抢夺,哪怕是豁出一切也再所不惜。

    在他们下界之前,仙宗已经许下承诺,只要完全任务,做出贡献最大的那名天兵,可以直接获得三枚飞升丹。那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可以让三名半仙者直接成为仙人。同样也可以在保证自己晋入仙人之境的情况之下,让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一飞冲天,成为世人敬仰的仙家。如此令人垂涎的奖励,怎能不让他们全力以赴。眨眼的工夫,几名仙林军的天兵已经相继去往自己的探查位置,只有身为统领的夏忘书迟迟没有行动。

    他并不是无事可干,相反,就是因为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所以他才会停留在这里,等所以的天兵散去之后再独自行动。

    从刚才开始,他便在感觉到苍北仙苑的某个幽深的位置之中中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厮杀,不是传薪大会的会场,而是在后山之中一处十分静谧的丛林深处。单单只是粗略的估量,那里便存在着四五个修为与自己相差不多的人间高手。这些人同样与仙人之境相差不远,可身在人间的他们,注定要一辈子停留在现在的境界之中,无论修炼多久也不会有所改变。这就是人类的极限。

    仙路斩断,缺少无极仙气的他们永远也成为不了传说之中的仙人。只要他们一日到达不了那种境界,那这些人就不是他的对手。

    可以这么说,普天之下,他便是仙人之下的第一人。哪怕是拥有超乎想象的功法,开天劈地的神兵,即便是拥有仙人血脉的仙人后裔,统统不是他的对手。

    从某种意义来讲,他与下到凡间的仙人实力相当,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可一旦到了天界之中,实力的善战就变得显而易见了。这也是因为天人两界环境构成成分的本质不同所导致的结果。所以现在的夏忘书有恃无恐,就算碰到了千年前私自下凡的仙人,他也能够从容应对,进退匀可。而根据他的判断,方惜时便在那些强大的气息之中。

    “呵呵,兄弟们,这次就对不住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种道理远在数千年前你们就该知道的。三枚飞升丹,啧啧啧,多么诱人的赏赐,这下你们可不能怪我自私了。”

    说完,夏忘书纵身一跃,已然消失在了空地之上。可就在夏忘书离开不久之后,一道身影突然从大门的背后走了出来,看着刚刚对方所处的位置,沈万秋的嘴边突然露出丝狡黠的笑容,阴沉道:“这就是所谓的天兵吗?枉你们享受了天界那么多的优越条件,居然还只有这点水平。飞升丹,嗯嗯,听起来挺不错的,也许我能搞到一两颗。嘿嘿,看来事情变得有意思了。”

    说到这里,沈万秋同样翻身跃入空中,嗖地一下便飞向了丛林的深处。

    施展了窃天之术的天水道人,实力大增,虽说没有仙人那般强悍,但也已经相差不远。几址回合下来,方惜时已经有些抵抗不住,除刚才开始便一直没有反击的机会,只能被动挨打。而天水道人的攻势就如同涛涛江水一样,连绵不绝。似柔似刚,让人难以琢磨。原以为是力贯千钧的招式才一对招,却发现其中绵软无力。而看似轻描淡写的动作之中,却又隐藏着洪荒凶兽般的强悍力量,使得方惜时防不胜防。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水道人身上所谓的封印逐步解开释放,而每当解封的瞬间,天水道人的口中都会喷涌出大片的血雾。

    别人不知道,他的师父云影子却是再清楚不过了,那是天水道人的本命精血,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战斗。现如今,每当他多使用一刻窃天之术,他的寿命便会减少一些。从交手开始到现在,他已经先后消耗了自己整整二百年的寿命,这对于一个才活了不到三百年的修行者来讲,简直就是天大的损失。不过,到了这个地步,天水道人已经顾不得许多,虽然来不及观察另一边的战况,但为了不让方惜时插手,他只得咬牙坚持。

    “天水,不要再做无用功了,单凭现在的你充其量只能阻拦个一时半刻,而启天钥最终还是会落到我的手里。”

    天水道人转身一记阳关三叠,三道掌力,由远至近,由深入浅,一同袭向方惜时的胸前。作为师兄的方惜时,自然知道这一招的威力,连忙提身向后撤退,可谁承想,启动了窃天之术的天水道人,身法又有了质的飞跃,只见他轻身一晃,便来到了方惜时的身边。与此同时,那三记还没有来得及凝实的掌印紧随而至,“砰砰砰”三次爆鸣之后,悉数轰在了后者的胸膛之上。

    阳关三叠力道之强,内劲十足,乃是天水道人毕生之中,威力最强的一记掌法。哪怕是修为略胜一筹的方惜时也有些吃不消。他的口中虽然没喷血,但实际上体内已经出现了极为严重的伤势,只是他强行用内力压制着,所以才没有令伤情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没想到方师兄的身体这么硬朗,师弟我还真是有些小瞧了你呢!”

    天水道人虽然嘴里说得这么云淡风清,但心中却早已是骂声一片。他本想借助定次攻击将对方一举下。毕竟,这样的消耗战对于他这这种自残生命的一方极为不利。可事实总是这么残酷,方惜时还站在那里,表面上看去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而他这边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呵呵,天水,你就不要强撑着了。师兄知道你现在的滋味不太好过,与其和我作对,不如站在我这边,助我一臂之力。介时,等我救出我的师父逍遥子,我们苍北仙苑定然会上升到空前强大的境地。到了那个时候,哪个还敢小瞧了我们?”

    天水道人惨笑了一下,嘴边溢出一道血泉,瞬间他的整个脸庞之上都失去了血色,就连胸前的那枚铜制罗盘也失去了之前的光辉。

    “师兄,你就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了。我和师父师伯都知道,你的目的只是想救出逍遥子师伯而已。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要知道,打开魔界大门之后,谁能控制得了那样的局面。说不定,就因为你的一时冲动,便会使得整个人间再次坠到地狱之中,永世不得翻身。就算那样的放,你也不后悔吗?”

    听完天水道人的分析之后,方惜时目光不禁一滞,原本挺拔的身姿也突然颓废下来。

    “呵呵,你说后悔?要说后悔的话,我在百年前就该后悔了。当日你掉入到魔界与人间的封印夹层之中,险些丢了性命。而将师父引去你那里的,也正是我!”

    天水道人惊声道:“什么?是你!是你让逍遥子师伯过来救我的?”

    方惜时缓缓地点了点头,神情悲怆道:“当初都怪我自耍小聪明,以为跟在你的身后就能找到师叔所需的药草。可就在我尾随着你进入到那个洞口之后,我发现自己错了。我根本不该随你进去。当时的我眼睁睁地年着你拔出了还在封天匙状态下的启天钥,封印一破,你的整个人便被一道诡异的大风吸入了地缝之中。眼看我也被一并吞没,惊慌失措之下我使用了师父曾经赠于我的联络符,告知了自己的危急情况。那时的师父已经到了身随心动的超然地步,眨眼的工夫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简单询问了我一些情况之后,他老人家纵身一跃,便进入到了封印之中。之后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天水道人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半笑半怒道:“这么说,是你害死了逍遥子师伯!”

    这下,方惜时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