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仙人体初显神威
    ,更新快,,免费读!

    不只是颁奖的那位长老,就连看台之上的陈立也没有想到,孙长空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而问题的关键是,对方还欣然答应了,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白发童子眯着眼睛,注视着擂台之上的那名假“孙长空”,面色不由得阴沉道:“夺取那小子的人,实在是深不可测。就算你为他塑造了仙人之体,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

    陈立叹惜道:“本来我答应过与他过来,助其一臂之力。可因为种种原因,我大部分修为都丧失了。现在只能看他自己的了。”

    白发童子冷笑道:“哦?你的意思是,万一一会儿打得不可开交,并不需要我亲自出马喽?”

    陈立尴尬道:“啊……哈哈,大哥你怎么这么了解小弟我呢。”

    孙长空与“孙长空”的对决,这在方柔与沈万秋的眼中,实在是有些可思议。不过看着二人互不相让的态度,待会的对决一定是分外精彩。

    率先开口的是沈万秋:“不管你们两个之中谁说的是实话,我都会另外一个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保证!”

    方柔的样子倒不是很严肃,毕竟他对孙长空的记忆已经完全消失,唯一让他感到留恋的,就只有心中那份若有若无的依赖了。

    “孙长空,加油!”

    方柔并没有对准二人之中的某一个说话,而是面对着空气,微笑着,神情十分淡然。不过在整个会场之中,还有另一个人,为此次对决感到万分激动。

    她当然就是柳如音。

    从刚才开始,她的心就一直乱跳个不停,好像随时都要从身体之中蹦出来一样。而他的双手因为过度紧张而被攥得发紫发青,指尖位置处甚至透出了一丝血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人为何自称也是孙长空!”

    飞仙子显然已经察觉到对方的异样,可因为之前的火气还没有消去,她也不去安慰对方,仍然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坐在那里,半分挪动的意思也没有。而在他身旁的另一边,刚刚入门的邱鹤针安静地站在那里,发觉柳如音的样子有些不同寻常,她显出一副殷勤的样子,好像十分关心地问候道:“师姐,你这是怎么了,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不等柳如音回答,飞仙子已经抢过话茬接着道:“不用管她,病的是他的心,你想医也医不好的。”

    邱鹤针不禁再次看向赛场之上那剩下的两个人,他煞了下眉头,不由道:“莫非,师姐和那个叫孙长空的小子有……”

    柳如音斩钉截铁道:“不用你管,再多嘴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邱鹤针的实力并不弱于柳如音,但好歹自己才刚入门,说起话来也没什么分量,为了长远考虑,想来想去的她只得将心中的闷气生生咽下。

    “好的师姐。”

    飞仙子的嘴上虽然不说,但心中早已在盘算着:“这个叫孙长空的年轻人从始至终身上都笼罩着一股黑暗的气息,看单从外表看去实在不像是什么正人君子。可这小子何德何能,为什么能将如音迷得神魂颤倒。难道,他还懂魅惑妖术不成?”

    这个时候,赛场之上的闲杂人等已经全部退下,只留有孙长空与“孙长空”两个人。

    “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遮天皇是吧,看我如何一血前耻,夺回应属于我的东西。”

    遮天皇淡淡地笑了下,不以为然道:“呵呵,小子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甚至还将自己的原神从肉身之中召唤了去,实在有些超乎我的想象。单从这一点上来看,你就资格站在这里。”

    孙长空轻哼一声,冷酷道:“少在这里假仁假义,设计夺取别人的肉shen算什么本事、今天,我一定要让你这个贼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遮天皇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身体呈现出这般变化,孙长空的心中实在不是个滋味。

    “这样吧!等事情结束之后,我定会将这具皮囊归还于你。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不禁轻笑道:“呵呵,怎么,你也有怕的时候。”

    遮天皇摇头道:“我只是不想让这具身体现在就受到损失,毕竟我还要用他干一番大事。”

    孙长空阴森道:“遮天皇,我对你的事情也略有耳闻。你要干什么我也能猜个**不离十。要和整个天界作对,那你是在自寻死路。如果我放任你去的话,岂不是让自己的肉shen往来火坑里跳?”

    遮天皇摇头道:“你还是不懂,我既然说过归还于你,本皇就一定会做到。”

    “哦?小偷的话什么时候算数过?呵呵,遮天皇,你也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今天无论何,你我也要决一死战。你我二人,只有一个能从这里走出去。”

    遮天皇叹了口气,稍显颓废道:“好吧!既然你不听我的劝告,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话之间,遮天皇身后的天空之上突然涌现出大量的乌云,乌云之厚,直接将天中烈日遮蔽起来,使得整个大地立即黯然失色。让人心悸的压迫感几乎袭入到每个人的心里,大家一个个面色惨白,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怪物一样。

    “遮天皇,别以为弄这些障眼法就能吓得住我孙长空。当初的我输给你,这一次同样的事情绝不会上演。看我的光明迦楼王!”

    孙长空话音刚落,周身之上随即涌现出大量金色的光芒,与此同时他背后的空间之中,缓缓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神鸟幻影,那便是光明迦楼王的雏形。

    然而,孙长空对此似乎并不满意,他眉头轻皱,轻咬了一下舌尖,一道精血夺口而出。刹那间,那只神鸟幻影速度膨胀,连同外表形态也一同发生剧烈变化。只见光明迦楼王的身体变得越发修长,并且生成了与人类相似的四肢与躯干。那一双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羽翼顺势向后伸展,刚好伏在背后之上,形成一个翼人的模样。

    再看那只鸟首,也在飞速变幻,时而变成一个四方大脸的大汉,时而变成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子。经过了一番异变之后,那张脸颊终于稳定下来,金色的长发,清楚的五官,还有那不可言表的无上威严,原来这才是光明迦楼王的真正形态。

    看到孙长空一上来便使出了这种压箱底的绝招,遮天皇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轻声道:“你以为这点伎俩就能斗得过我了吗?呵呵,你太天真了!”

    同样是孙长空的身体,遮天皇并不能使用无二真经图内的招式。这部神秘的功法就好像被加了一把锁一样,除了他原本的主人之外,谁也无法将其开启,哪怕他已经完全占领了孙长空的身体也不能例外。为了不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只得使用孙长空记忆之中的仙苑功法。虽说威力有限,但凭借他本身远在仙人之上的修为,也能发挥出惊天动地的效用。

    “看我的行侠仗剑!”

    遮天皇以指带剑,纵身掠向孙长空的方向,挥手疾斩。一时间,风云涌动,天地变色,呼啸的飓风平地而起,吹得会场飞沙走石,处处都呈现出一种荒凉的景象。

    面对这一招自己已经使过上千次的剑式,孙长空从容应对,身体急晃数次,已将那几道剑气避让开来。与此同时,那一道伟岸的巨型光影承接而至,堪比半个会场大小的拳大轰然砸向赛场之上的遮天皇,欲将其碾成肉酱。

    眼见重拳击落,遮天皇不闪不避,大袖一扬,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抗住了那一记似要毁天灭地的拳影。一时间罡气四散,狂风肆虐,哪怕是遮天皇,也无法将光明迦楼王全部的力量消化吸收。只听砰的一声怪响,用来挡住拳影的左手被瞬间折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他的手臂竟然骨折了!

    看着这一幕战况,孙长空的心中五味杂陈,他本应该为此感到庆幸的,可那毕竟也是自己的肉shen,被自己这般“虐待”过之后,自然有些于心不忍。可与此同时,遮天皇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飞身再上,几步之后便来到了孙长空的面前,使出一记杀掌,自他的头顶上方径直劈落。

    “翻天掌!”

    掌劲未至,孙长空的七孔之中已经渗出了鲜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凭自己的仙人之躯,居然也抵挡不了所谓的翻天掌。意识到危险的他一连退出十余步外,就在他以为自己暂时安全的时候,那股压迫性的力量再次从他的身后袭卷而来。

    “杀!”

    不时什么时候,遮天皇居然已经绕到了他的背后位置,并在后心之上重重拍下了那一记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翻天之掌。顷刻间,孙长空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被无数火箭贯体而过一样,体内的器官骨骼仿佛在这瞬间都被毁灭殆尽。他向一枚炮弹一样向方飞出了数十丈,要不是还有一丝意识的话,他就直接掉出场外了。

    “好家伙,好一记翻天掌。不过,我的仙人体也不是摆设。”

    孙长空轻拍了两下自己身体,随即站起身来。而在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包括遮天皇在内的众人惊讶发现,对方的脸上竟有出现半点不适的样子。

    孙长空居然丝毫未损,这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