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以武证身
    ,更新快,,免费读!

    三名仙人同台出现的情况,恐怕已经有几千年没有出现过了。毕竟这个世上的仙人太少了,毕竟他们极少有机会聚到一起。

    他们见面的时候,多数都会严阵以待,谁也不敢放松一丝一毫。而像陈立与白发童子这般能长久保存友谊的,实在少之又少。

    “哦?又来了一个一老朋友,石头老兄,不对,现在应该叫你千磊大人了,最近几年过得如何?”

    说话的白发童子,他知道凭现在的陈立根本无法与千磊为敌。保险起见他只得挡在前面,显出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

    “呵呵,白发老鬼,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越活越年轻,看来阴阳之术你已经研究到极致了啊!”

    千磊虽然在和白发童子说话,可从刚才开始他的视线便一定落在地上的嘲庸身上,生怕对方被人抢走。

    “几千年前耍的小玩意不值一提,只是现在的你看起来也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怎么,你也对这位陈家小少主感兴趣吗?”

    千磊摸了摸满是胡茬的下巴,笑呵呵道:“你不用担心,我没有打算和你抢这位少年。虽说他的资质实力摆在这里,但实在不符合我的胃口。”说着,他伸手指了一下地上的嘲庸,眼中发光道:“他才是我的菜。”

    说到这里,千磊不由得看向孙长空与陈立的方向,而当真正观察完毕之后,他的脸上明显出现了一种十分惊诧的神情。

    “你们……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一个是拥有仙人之体的凡人,一个却是虚有其表的仙人,呵呵,真是有意思。”

    陈立微笑着向前走了两步,抱拳恭敬道:“千磊大人,我们别来无恙啊!”

    见到对方这么说,千磊的脸色竟是变得格外难看,两侧脸颊都被憋得通红,好像随时都要动怒似的。

    “呵呵,好你个陈立,要不是老子当年跑得快,早就被天兵天将捉回天界,哪里还能有今日。不过,你也不要太得意,今天就算是有白发童子给你撑腰,你也休想轻易离开。”

    陈立又道:“千磊大人,当年的事情确实是个误会。我也没有想到那些人会一直跟着我,中间恰好遇到了你。当时的情况实在太过危急,为了自保我只能先行离开,绝没有栽赃嫁祸的意思。”

    千磊发狠地笑了笑,挥手不屑道:“不用狡辩,等一会大会结束我自会找个地方和你好好聊聊。”说完,他再次看了看地上的嘲庸,随即开口道:“我说白发老鬼,我这还没过门的弟子你什么帮我救醒啊!你那童颜白发功治这点小伤应该不成问题吧?”

    在对方近乎威胁的口气之中,白发童子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勉强地点了点头,随手指了一下扑倒在地的嘲庸,随着一道白光飞闪而过,前者身上的巨大创口竟然瞬间消失不见了。而他本人也随即回过神来。

    “我……我是这在哪里?”

    刚刚苏醒的嘲庸显然还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看着周围人们那股奇怪的目光,他竟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没穿衣服的黄毛大姑娘一样,一种许久未有的羞涩感一下子袭入到他的脑海之中。

    千磊探上前去,伸手拍了下对方的后胸留勺,故作怒相道:“蠢货,还不快来拜见一下我这个师父!”

    嘲庸刚要回头破口大骂,可一看对方的身份,他二话不说,当即翻身跪倒在地,磕头道谢道:“多谢师父救命之恩弟子没齿难忘。”

    千磊挥袖道:“我不需要你记住我的恩情。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千磊的受薪者,,同时也成为了皇室之中的一员。今后你的肩上将会多上一份使命,那就是保卫皇室成员的安全。听清楚了吗?”

    嘲庸抬起头来,用自己的余光扫了一眼玄武区域之中的其余四名皇室代表。不知为何,一看到这些人的嘴脸,他的心中便会立即升起一股莫名的厌恶感来。他可以为别人而战,但绝不会为这些养尊处优的闲人而战。

    然而,这个想法只在他的脑海之中停留了短短一念之间。毕竟人家已经拿出诚意邀请自己,如果再像之前的几位公然拒绝的话,恐怕会引得这几人勃然大怒,甚至还会贻害他人。想到这里,他只得咽下心中的恶气,强装笑颜道:“弟子知道。多谢师父提醒。”

    就在样,一场精彩却又意有未尽的大战终于结束,双方人员从各自的通道相继离场。而至此,传薪大会的正赛已经全部告一段落。最后的胜出者是方柔,沈万秋以及孙长空。因为陈少麟未能与嘲庸分出高下,所以双双淘汰,可以说是十分的遗憾。

    三位胜利者按照大会规则将会分别得到一枚由苍北仙苑奖赏的摩诃丹,服用一颗可以为自己增寿五百年,而且还可以大幅提升自身的修为。不过,修为的提升并不能使得修行者本身的境界发生改变,这在里量变引起质变的常理并不适用。不过即使这样,这所谓的摩诃丹仍然可以算是人间至宝,多少超级门派,多少名门豪族作梦都想讨得那么一颗,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再所不惜。而现如今苍北仙苑一口气便拿出了三颗作为奖品,实在是大方阔气。而在三人一起上台领奖之时,回到看台之上的孙长空立即发现了那名假冒自己数日的那名贼人,他就是遮天皇。

    对于遮天皇来讲,摩诃丹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其它对于其它二人的意义。现在的他虽然有孙长空的身体作为保障,但寄主原神已失,这具身躯就等于是一个死尸,过不了多久就会发臭腐烂。而在这种时候,摩诃丹的长寿之效可以起到起死回生的妙用,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就在遮天皇准备欣然接受大会奖励的时候,一道异样的声音突然从看台之上传了过来。

    “住手,千万不要把丹药给孙长空。”

    众人随着声音看向会场的观众席上。就在刚刚陈立等人落座的位置处,一个表情凝重的年轻人赫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是谁?为何说出那样的话?如果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理由的话,那我就只能按照门规对你做出相应的惩罚了。”

    正在颁奖的长老身体一停,将那眼看着就要落到遮天皇手中的摩诃丹,硬生生地又收了回去。这下,后者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激动之下整个身体更是剧烈地颤抖起来。

    “坏我好事,你这家伙难道是活腻了不成!”

    遮天皇抬眼一瞧,那人已经进入到擂台之上,正是之前伴在陈立旁边的年轻人。这下,不只是遮天皇,就连剩下的方柔与沈万秋都不禁看向的脸庞。

    他们想要看清公然在些捣乱的人究竟是谁。

    “你这小子,别以为有陈家老祖给你作靠山就可以无法无天。不要忘了,今天到场的有很多是多年不出世的绝顶高手。你要是胆敢越雷池一步,我定叫你有来无回。”

    长老的话字字铿锵有力,听到心里如同烙印一样,让人不得不铭记在心。而面对这样的警告,孙长空却是不以为然:“不要给他丹药,他并不是真正的孙长空。”

    沈万秋轻笑一声,不由道:“他不是孙长空,呵呵,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吗?再说,我在仙苑之中都没有见过你,你凭什么说这人不是孙长空。”

    “因为我才孙长空,他只是一个强占他人身体的贼而已。”

    方柔被眼前的事情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而沈万秋似乎也意识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于是紧接问道:“你说你才是孙长空,有什么证据!”

    孙长空迟疑了一阵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他的神魂虽然已经归位,但肉shen连同脑海之中的记忆还留在遮天皇的手中。所以无论他说什么,遮天皇都能准确无误地继续说下去,绝不会出现遗忘的情况。

    “抱歉,我并不能证明。因为他也知道我的事情,所以的事情。”

    沈万秋继续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酷道:“既然你说不出来,那我是不是可以认定,你这是在无理取闹,信口雌黄!长老,我看您可以把他请出仙苑了。”

    不用他提醒,长老自然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而就在他准备挥手示意其他长老一同上台擒下这名年轻人,听后发落之时,孙长空终于道:“且慢,我还有话要说。说完了,你们想送我去哪都行。”

    长老瞟了对方一眼,心想“料你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于是淡然道:“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不过如果你还拿不出一些有力的证据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来到苍北仙苑。”

    “请让我和这位名叫孙长空的仙苑弟子比试一下。如果他赢了的话,我自然毫无怨言,是杀是剐,悉听尊便。不过如果我赢了的话,那你们必须承认我才是真正的孙长空。”

    面对孙长空如此无理的要求,长老尴尬地笑了两下,随后恢复到以往严肃的表情,阴森道:“你是认真的吗?你可知道,这位孙姓弟子,拥有着不凡的实力,哪怕是我,也未必是他的的对手。而且就逄你能打得赢他,也不能证明你就是孙长空的事实。所以……”

    就在长老伸手呼唤其他场中长老的时候,一直站在那里沉默不语的“孙长空”,突然开口道:“好!我接受他的提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