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红妆
    ,!

    虽然不知道陈少麟口中所说的仙人血脉的动作机制,但现在的他已经别无选择,要不赢下比赛,要不被打败让人家拿下比赛,想到这里嘲庸的身上再次腾起一大波狂暴的灵气,与此同时周身的云影霞衣也有了动静,开始翻动飘逸起。

    “连我的破云天拳都能接得下,恐怕我只有使出杀手锏了。如果连这一招都拿你没有办法,我自己主动认输,你看如何?”

    陈少麟露出一抹妖魅的笑容,伸手罩住自己的下半边脸,轻笑道:“你是如何打算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凭现在的我,你是万万打不赢的。”

    嘲庸轻嗤一声,不屑道:“你就这么有把握?”

    陈少麟傲然道:“那是自然。我不但能够看透你的底子,而且还能知晓你体内所隐藏的力量。如果将那只猛兽释放出来,你的实力至少还可以提升一倍。”

    嘲庸眉头一振,面色难看道:“你……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说过,我可以看穿你的真实实力。在我的这双眼睛之下,无论你伪装得再如何巧妙,也休想逃过我的慧眼。”

    嘲庸睁上眼睛,用力点了点头,口中随即道:“好好好,算你厉害。不过,你也不要太得意,比试还没有结束,你也未必能打得过我!”

    陈少麟伸手一只手掌,勾了下手指,十分轻蔑道:“有本事就来啊!我等着你将我击倒呢!”

    嘲庸霍然出击,势头之大,用力之强,直接将脚下的石板踏得寸寸断裂。力量的余波渗入到大地之中,惊起一阵密集的颤抖,大地之母似乎也因为嘲庸的出手而为之恐惧。

    可陈少麟却是不以为然,至少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一个正处在激烈战斗之中上的修行者。嘲庸的速度虽然极快,但仍然追不上陈少麟的动作,一来二住还被后者落下老远,好不狼狈。到了后面,嘲庸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观众席上不时传向自己的讥笑。

    “这个大块头真是太没用了,连个孩子都搞不定。看来,苍北仙苑真的后继无人了。”

    听完观众的话,嘲庸突然停下脚步,仰天长啸道:“死来!”

    一瞬之间,天空之中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以嘲庸为中心,直径宽达擂台边长的巨型龙卷风突然出现,携着满天云彩,形成一个巨大的口袋,将二人牢牢地困在其中,谁都休想出去。

    陈少麟看到这个阵势之中,心中虽然略显焦虑,但为了不让对方得逞,他只得强颜欢笑道:“呵呵,怎么,你想和我同归于尽不成?”

    陈少麟伸手指了一下头上的风斗,玩世不恭地说道:“你想用它来对付我?呵呵,嘲庸,妄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没想到到头来居然如此愚蠢。事话告诉你,这样的风再来十场也休想伤我一根毫毛。而在那之前,你就已经栽在我的手里了。”

    面对陈少麟的警告,陈少麟伸手居然划破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与此同时,其中的血液像蒸汽一样悠然飘入空中,并与那道龙卷风融为一体。刹那间,原本灰烟色的龙卷风被染上了一股刺目的血红色,看上去就好像世界末日即将降临一般,实在叫人胆颤心惊。而作为对手的陈少麟同样不能幸免,看着天上那只倒挂着的红色口袋,他想到了当年初次看见杀鸡时的情景。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至今那天的画面依然保留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像烙刻在上面一样,永远也消退不了。可正是幼时的经历使得陈少麟的内心之中染上一种嗜血的原始兽性,也正是它才使得陈少麟一次次化险为夷。

    “这是云影霞衣的绝技之一,名叫红妆。进入其中的人将会在一瞬之间被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不知你这位陈家少主能否逃得过这一劫。想想,我还真有点期待呢!”

    嘲庸的表情还算正常,可行为就像是一个疯子,他又跑又跳,嘴里还念念有词。而与此同时,天中那枚血色的风口袋,轰然落下,而且越变越小,从遮天蔽日的规模到一丈见方只有了不到十息的时间。而当陈少麟真正抬起头来的时候,那只红口袋已经悬到了他的头顶之上,只得最后发动的机会。

    虽然不想那么做,但为了比赛的胜利,嘲庸只得咬紧牙关,狠心将那名为“红妆”的风口袋一股脑地罩向下方的陈少麟。

    “噗!”

    令大家始料未及的是,这“红妆”的招式虽然听起来十分厉害,但看起来确是相当肤浅。红色的卷风直接将陈少麟团团包围就连他脚下所站的地面都升起了大片的血色雾气。这下,他的下下前后,左右六个方位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这种情况之下,就连只苍蝇也逃不出去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异状发生了。

    站在“红妆”之中的陈少麟,身上那一袭白色的衣衫,立即初步染了一种淡淡的粉色。而随着时间的加长,这种粉色也是越来越深,最后成了与血相当的鲜红色,看着让人触目惊心。远远闻去,甚至还能分辨出一些微甜的血腥气,这样一来陈少麟似乎真的被“红”所装扮,成了一位即将出嫁的新娘。而他身上所穿的那件,则是真正的云影霞衣。

    原来,云影霞衣并不是给自己准备的,而是为了对手所创造,起到禁锢封锁的作用。而一旦人穿上了这件所谓的霞衣,那他的性命也就在同一时间交给了对方。因为现在只要一声令下,那件云影霞衣之中便会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并将其中的人瞬间绞杀,不费吹灰之力。而现在,陈少麟便处在这种极端的情势之中,丝毫不敢大意。可为了给自己争取自救的时候,他只得开口分散起对方的注意力:“没想到你这堂堂的内门弟子,居然还有这种见不得光的癖好。原来,你喜欢的是男人。”

    听到陈少麟这般诬赖自己,嘲庸又羞又气,随即为自己的行为解释起来。

    “少在那里胡说八道,这只不过是老子的绝杀罢了。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妖怪。”

    陈少麟被嘲庸一通诅咒,脸颊随即涨红,就像一个大姑娘一样。一渤好在,他即时调整好状态,声音沉着道:“呵呵,那我真的要感谢你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想让我带着这个玩意一直下去吗?”

    说罢,陈少麟伸手指了指自己衣服上的血色,一副真挚的模样说道。

    “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云影霞衣设计巧妙,发功更是自成一派。只要你一日未死,云影霞家的力量便会一直留存在你的体内,直到有一天全部爆发出来,将你毁灭殆尽。”

    “哦?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试试这所谓的云影霞衣的厉害,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嘲庸摇了摇头,表情冷漠道:“我就算不过去,照样可以发动你身上的云影霞衣。不信你看!”

    说话间,嘲庸在自己的身上轻轻点了一下,而同一时间,陈少麟的相应位置处居然涌出大量的鲜血,只是止血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就没事了。

    不过即使这样,陈少麟的脸色仍然变得空前的难看,他没有料到所谓的“红妆”居然还有这等诡异的功效,竟可以使自己的身体随意破损出血,而又不留下丝毫痕迹。如果对方想的话,他甚至可以因为失血过多猝死当场,且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局势的大逆转,使得陈少麟再次变得不安起来。

    “嘿嘿,刚才你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知道红妆的厉害了吧?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并没有那么恐慌。不过没有关系,你多戳几个血洞,你就知道什么是死亡的感觉了。”

    一边说话,嘲庸一边在自己身上的数处大穴猛点几下,这时只见对面的陈少麟身体不由得一颤,而后数道血泉从相应的位置处出喷洒而出,不只是衣衫,就连周围的地面都被染成了血的颜色。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陈少麟明明知道自己身负重伤,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不适的感觉。他只是觉得眼皮变得愈发沉重,神智也有些模糊,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栽便倒在地似的。

    “这……情况有些不太妙啊!”

    虽然有仙人血脉护体,失血的情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可这毕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将必输无疑。同时,在远处的看台之上,陈家老祖第一次半眯起眼睛,神态不再像之前那般从容自若,而是一副严肃冷峻的表情。

    “少麟,还在等什么,快点使出绝招。”

    陈家老祖的话使得旁边的孙长空不由得再次看向赛场之上,而就在这个时候,位于场中的陈少麟,身边四周居然腾起了大片的灵气,浑厚而又滂沱。

    “哦?想和我拼一拼吗?呵呵,恐怕你已经没有那种机会了。”

    这时嘲庸的脸上忽然升起一股淡淡的冷笑,随即伸手按在自己的膻中穴上,而对面的陈少麟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震,踉跄了几步之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哈哈,我赢了。”

    “呲!”

    就在嘲庸为自己的胜利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原本分部在场地四周的众多灵气化作一道破天之剑,直接刺破他的身体。血,自胸口处缓缓涌出。

    “怎么会这样!”

    嘲庸倒地,随即陷入昏迷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