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卖鲛人
    ,!

    当发现自己的破云天拳失去了以往慑世神威的时候,就连一直坚信自己必胜的嘲庸心中,也不禁为自己画下了一个大大问号。陈少麟到底有何出众之处,为什么能正央接下自己的至强一拳。

    随着拳上力道的不断宣泄,赛场之上的强光这才渐渐收敛起来,最后化作两道人影,呈现在众人的面前。被一袭云裳包裹的当然是嘲庸,可令大家始料未及的是,原本还只是少年模样的陈少麟,居然已经长成大人一般的样子,原本单纯烂漫的神情之中又增添了不少的情愫。

    大家实在无法想象,在经历了刚刚那般空前的大战之后,陈少麟居然还可以保持毫发未损的状态,这样的事情简直可以堪称奇迹。而其余坐在看台上的传薪者也不禁对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布点产生了兴趣。

    “这才是那个新任陈家少主的真面目吗?除了长得有些不太正派之外,似乎还挺有实力的。更何况,他的背后有陈家整个家族作为靠山,更有陈立那位大救星保护,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如果能和他有点关系的话,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

    这时,一些小型门派的传薪者已经开始对陈少麟产生了好感,只要时机合适他们便会手邀请。不过与陈少麟相比起来,嘲庸显然更加受人关注,这些人之中便包括这次皇室代表之中的千磊。

    别看千磊长得年轻,实际上他已经是个年逾五十的中年人。从第一眼看到嘲庸开始,他便对这个体型与自己相当,块头甚至还要大于自己的小伙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致。这些年来,千磊在初升大陆也尝试过寻找自己的衣钵传人,只可惜他所找到的那些,要不是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要不是就是空有一副好身体,却资质平平,后续的成长性有限,根本不能满足他的要求。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次千磊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仙苑,果然有了意外收获,而嘲庸就是他的目标。

    从刚才开始,嫣然就一直在怂恿他投出柳条枝,可他知道自己的手中只有一个名额,保险起见,他必须要全方位地看过嘲庸的表现才能做出决定。

    从之前的对决来看,嘲庸的战力强大,身手敏捷,反应也相当迅速。可能是因为所修行的功法心法有关,嘲庸的招式之中变数较少,这样便给了对手可趁之机。如果可以将这一点弥补的话,他的整体实力还能再上一个台阶,即使赶不上沈万秋也能有一较之力。

    不过,就在刚才嘲庸使出云影霞衣之后,他的看法就改变了。原来嘲庸也会使得极富变数的招式,这倒是令他颇为意外。到了现在,这位年轻的苍北仙苑弟子,身上几乎没有任何缺陷,唯一少的可能就是真正的战斗经验、这里说的战斗经验并不是指擂台上那种点到即止的比试,而是真刀真剑,你死我活的真正实战。只有那样的极端情景,才能让修行者与自身的武学合而为一。也只有那样,修行者才能将自己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

    好在,陈少麟的实力不俗,甚至逼得嘲庸必须全力以赴。这样一来,虽不如实战来得那般激烈,但也能为积攒战斗技巧起到极大的帮助。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嘲庸,千磊的神情不禁欢愉起来。

    “没错就是这样,不要管他是谁,只要你使出全力,那便有机会开发出体内隐藏的未知力量。好家伙,你倒是真让我眼前一亮呢!”

    就在千磊自言自语之时,一个年轻人突然从走廊之中探出身来,二话不说直挺挺地走向他们。然而,那人还没来到跟前,便被两名护卫联手拦下了。

    “皇室成员所在区域,闲人不许入内。”

    “呵呵,麻烦您通报一声,就说小的有东西要呈给江大人。”

    那两名护卫不是傻子,这些年来江患海一直在找什么他们十分清楚。看这年轻人皮肤黝烟,身体干瘦,应该是沿海的渔民。两名护卫相视一眼,随即怪笑道:“呵呵,通报这事情确实可以,不过……”

    说着,那人抖了抖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那人立即心令神会,赶快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倒出几锭金子,谄笑道:“二位,请笑纳,麻烦通报一声,就说锦锂堡韩广生有事求见。”

    接过金锭子的护卫掂了两下手里的金子,显得颇为满意,但又怕让自己瞧了自己的心思,于是连忙恢复到以往的严肃神态道:“嗯,你也不要怪我们。这个年头给皇室当差的俸禄都少,要不自己找点油水,都不够养家糊口的。好了,你在这里等着吧!”

    说着,那名护卫将手里一块个头最大的金子扔给了另一名同伴,可即便这样他手里的金子总数还是要远远多于对方。

    被施以金子的那名护卫敢怒不敢言,只得将这口恶气生生咽下。待对方走远之后,他这才低声骂道:

    “养家糊口?呵呵,娶了四个姨太太我也没见你赡养过自己的老娘,真是畜生。”

    韩广生就在跟前,听着对方这么评价刚才那名护卫,他也只能尴尬地笑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过分举动,生怕引起对方不满,耽误一会儿进贡鲛人的大事。

    “江大人,外面有个姓韩的,说有事和您通报,不知……”

    江患海被那名护卫唤回神来,这才如梦方醒地看了看四周,几乎忘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你说的那个人可是韩广生?”

    “是的大人,他是这么自称的。”

    江患海霍然起身,激动道:“快,引我前去。”

    看着江患海渐渐远去的身影,嫣然忽然轻轻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对一旁的诸葛流芳道:“大伯,看来你的机会没了,有人捷足先登啊!”

    诸葛流芳知道对方话里的意思。原本他想借鲛人一事向江患海要两粒治疗内伤的灵丹妙药。可现在别人把鲛人主动送上门来,他就是再找到也已经晚了。可有些时候天意就是如此,天要谁死谁还能不死?与其自寻烦恼,不如放得开一些,享受眼前的一草一木,也算落个清闲。

    江患海甫一出现,韩广生这边直接跪倒在地,神态恭敬道:“江大人!”

    “免了免了,有事到里面去说。”

    江患海去走身旁的护卫之后,这才与韩广生走到一条无人的岔路之上,而后低声道:“你爹这次怎么没有来,有什么事情吗?”

    于是乎,韩广生便将之前的事情,添油加醋,又更改了许多细节这才告知给了江患海。一听到有人敢劫他所要的鲛人的时候,江患海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种令人心悸的神情:“呵呵,那小子难道不知道我江患海是什么人吗?敢和我抢东西,他难道不想活了吗?”

    韩广生再次道:“这个您就有所不知了,那家伙身手了得,而且又有些小聪明,要不是小人技高一筹,恐怕还真着了他的道了。”

    江患海沉吟一声,故作伤感道:“可惜了你爹为我的事情兢兢业业数十载,最终却落得了这么个下场,真是天妒忠良。你放心,回到皇室之后,我一定为你爹立一个光荣碑,使他受千万人供养。”

    韩广生再次俯身,感激道:“多谢江大人。”

    “好了,废话不多说,现在鲛人在哪里?”

    韩广生怪笑了一下,这才道:“您放心,我藏鲛人的地方别人一定找不到。而且在来这之前,我已经喂他咆了不少的蒙汗药,一时半会绝对醒不过来,省得节外生枝。”

    江患海满意地点了点头,轻拍着韩广生的肩膀和蔼道:“干得不错年轻人,只要你一心为我办事,荣华富贵,保你享受不尽。”

    “多谢江大人。”韩广生第三次谢道。

    与破茧成仙状态下的陈少麟稍稍交手了几十回合之后,嘲庸越发了解到,自己面前这位白发男子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绝顶高手,实力甚至不在自己之下。哪怕是全盛状态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云影霞衣之中所蕴含的力量一点一点被消耗殆尽,外表的颜色很快便由乳白色变为灰白色,就连嘲庸本身的脸色也受到了影响,看起来略显虚弱。

    可与他相比起来,陈少麟却是越战越勇,一路直上,乘胜追击。他已经微微感觉到自己略占上风,再这丢下去,对方必败无疑。

    在接连的消耗之下,嘲庸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趁着一个对掌的机会,他不禁开口道:“你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为何实力会猛增这么多?难道,真的是仙人血脉的缘故?”

    陈少麟挥袖狂扫四周的尘埃,这让让自己有了一个相对干净的落地环境。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屑的笑容,而后挺胸抬头,傲然耸立道:“仙人血脉固然重要,可缺少一个与之配套功法的话,同样无法充分发挥体内的仙人血脉。不过,最为关键的是,老祖宗今日也到达了会场。如果他老人家今天不在话,我只是之前你所见的那个什么也做不了的臭小鬼,只得任人宰割。不过现在好了,有了老祖宗亲临现场,就算是方掌门上到台上,我也有信心与之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