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横眉冷千剑阵
    ,更新快,,免费读!

    瞿恨再次站在沈万秋面前的时候,立即展现出较之从前高出数倍强悍气息,以及无与伦比的巨大实力。仔细看他身体的胸前部位,竟有许多密而又序的细小裂口。沈万秋定眼一看,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就在这时,位于中心位置的一块缺口,突然绽放开来,一只令人匪夷所思的眼睛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怎么……怎么会……难道,这些裂口都是……”

    不等沈万秋下定结论,那些裂口已经相继舒展开来。果不其然,之前原本以为是伤口的众多裂迹,竟然是若干只一模一样的血色眼睛。如果这些眼睛都可以使用横眉冷剑的话,那整个会场岂不是都要被毁灭殆尽!

    看到瞿恨以这种妖异的形态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就连一直淡定自若的诸葛神迹也不禁倒吸口冷气,面色惨白道:“怪不得老师您对他如此看重,原来他的身体竟然隐藏着这等不为人知的力量。”

    江患海淡淡地笑了笑,口吻极为温和道:“作为瞿城主的独子,瞿恨拥有无人能敌的强悍身体,这也为我改造他的身体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听到这里,诸葛神迹不由得惊声道:“什么?改造!瞿恨会变成这种样子,全是因为老师您的功劳?”

    江患海掩面摇头道:“呵呵,功劳算不上,只是助他一臂之力罢了。这个孩子的身上本来就隐藏着一股外人所不知的神秘力量,只是碰巧被我发现了而已。之前的一个月,我为他打开了这种神秘力量的钥匙,而那些增生的眼睛就是力量的衍化的实体效果。怎么样,还不错吧?”

    诸葛神迹略显忌惮地看着场中的瞿恨,口中轻声道:“何止,何止,对于这家伙而言,能解拥有如此之多的眼睛,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啊!这么一来,那个所谓的仙苑第一弟子想难可就难于上青天喽。”

    江患海再次摇头道:“这倒未必,因为我看他身上那股诡异的气息,似乎也是某一远古家族遗留下来的强大功法之一。如果沈万秋能善加利用的话,并不一定会输给瞿恨。”

    这时,诸葛神迹残酷地笑了笑,凑到江患海的耳边小声道:“那照您看,他们两个到底谁是赢家呢?”

    这时,二人相视一笑,谁也不再说话。

    战况显而易见,如果只凭现在的沈万秋,想要战胜拥有不下五十只眼睛的瞿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那五十只眼睛只有一半可以正常动作、发动横眉冷剑,想要赢他也是痴心妄想。可就在这种极端的劣势之下,沈万秋本人却没有丝毫怯懦,脸上反而还显露出一丝不屑。

    “这就是你的底牌了吗?看起来是有点唬人,不过威力怎么样可就不知道了。”

    在沈万秋的嘲讽之下,瞿恨低头看了看胸前密密麻麻的眼睛,说实话就连他自己看着都有点眼晕了。不过由此带来的实力提升,也是十分显著的。

    “威力,呵呵。实话告诉你,原先的我与处在这种状态下的我相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而我瞿家世代相传的横眉冷剑已然进化到了横眉冷千剑阵的地步。现在的你想要赢我,绝无可能。”

    在瞿恨说话之间,沈万秋自己所处的地面四周竟然隐隐浮现起一条条蜿蜒多变的线条。这些线条互相交织,最终形成一张巨大的阵图,而这便是之前瞿恨所说的横眉冷千剑阵,一个依照上古除魔大阵九十九犁除魔大阵,按照一定比例缩小,简化,合并,梳理,最后形成的一道强大阵法。当初,瞿家人设计这套阵法就是为了抵御强敌所准备的。只可惜,当时的瞿厉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并没有与陈家老祖性命相搏。不然,就算自己不能幸免,也能让自己掉层皮。

    毕竟,那是依照九十九犁除魔大阵所创造的阵法,实力之强,不容小觑。

    瞿恨虽然天资聪慧,但说到底他从接触这套阵法到现在,不过才个把月的时间。这段期间当中,除了江患海的悉心调教之外,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横眉冷千剑阵之中。功夫不负有心人,直到昨日傍晚,他终于可以将这套阵法大致演练出来,可威力方面就要大打折扣,甚至还不如三眼状态下的横眉冷剑来得强大。

    然而,经过一宿的突击之后,现如今的瞿恨已经将横眉冷千剑阵运用得得心应手,虽不说住手捏来,但也不至于一个回合下来体力不支。

    可是,在刚才一番醋斗之后,瞿恨的体力仍然出现了大幅下降的情况。而现在又强行调用横眉冷千剑阵的他,额头上已然结出了豆大的汗珠,嘴唇也出现了干裂的情况。不过,对此瞿恨却是相当满意。他知道,对方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横眉冷千剑阵形成之时,就是沈万秋一败涂地之日。

    现在,赛场之上出奇的安静,沈万秋甚至可以隐隐听到对面瞿恨的心跳声,噗通噗通,迅速而富有活力,这就是年轻的资本。而在这种时候,他竟伸出手掌,看向自己的掌心。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掌心处竟写上了两个字:弃道。

    何为道,道便是事物运行的相应法则。而一旦丢弃了原本的道,那事物自然而然也会偏离原本的轨迹,从而进入到所谓邪门歪道之中。

    昨夜,沈万秋已经将弃道之法铭记于心,而他掌心之中,便是弃道的最后一关。只要将这张窗户纸戳破,从此他便再也不是修行者,头上的天界也会成为他永远达到不了的地方。这就是弃道的代价。而由此产生的弃道之力,则是一种和世人常识当中完全迥异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超乎自然,甚至不合章法。就比如日出东方,而这里面一旦被弃道的力量所渲染了之后,也许就会变成日出西方也说不定。

    简而言之,弃道所产生的结果就是将真理变为谬论,将谬论变为真理。而这也是弃道之法的核心所在。

    现在,只要一个念头,沈万秋心中的“弃道”二字,便会与他的生命合而为一,此生再也分不开。而一旦踏上弃道之路的话,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看着掌心处的文字,逃万秋惨笑了几声,随即自言自语道:“什么天道,什么天法,到头来不还是要破丢掉。想我修行者芸芸众生,数十兆人,居然为了一个虚假的真理不惜断情绝爱,泯灭六根,真是天大的笑话啊!”

    看着沈万秋近乎癫狂的样子,瞿恨在一旁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好不容易收回心思的话,这才怒声道“姓沈的,你少在那里装神弄鬼。横眉冷千剑阵一经布置,那就是要见血的。所以,就麻烦你成为阵法的祭品吧!”

    瞿恨伸手一指沈万秋四周的巨型阵法,与此同时,那些蕴含着远古诛魔力量的线条立即红光大作,大量的血水从中喷涌而出,倾刻间便将大半个赛场覆盖,淹没。

    到这里,之前的异样只不过是横眉冷千剑阵的起手式,直正的神威从现在才算得上开始。

    面对此时此景,沈万秋并没有做出任何逃跑的样子,这让一些为他担心的仙苑之人再次揪起心来。毕竟,幸运不可能每一个都降临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刚才,沈万秋凭自身力量在疗伤防御的同时,甚至还重创了瞿恨,这种事情实在有些玄之又玄,要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无法叫人相信。而想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斗到这种地步已经相当不容易了,要不就弃权吧!”

    看台之上,正在准备下一场战斗的嘲讽不禁暂缓了体内的灵气,双目如剑,霍然看向赛场之上。在他的眼中,擂台已经被一只红色的血魔完全占据,而作为对手的沈万秋则被包围的中心处,使其动弹不得。

    “哈哈,受死吧沈万秋!”

    现在,瞿恨的话比阎王令,判官笔似乎都要好使一些,因为沈万秋已经完全暴露在自己的攻势之前。而在他的高呼之中,横眉冷千剑阵终于发动,原本遍布的赛场之上血色幻影立即被无数淡蓝色的光束撕成碎片。远远看去,那些光就好像一枚枚细小的短剑一样,别看个头不大,但其中的力量却是异常恐怖。单独拿出其中一根出来,也不是一般天人境修行者所能抵挡得了的。

    在众多的蓝色光剑之下,无从闪躲的沈万秋瞬间便消失在强烈的光芒之下。无法估量的能量直接将大半个擂台轰成了碎片,而后挫成尘埃,令其化为虚有。而多余的能量无从宣泄,只得继续向更下方的大地之中扑去,不时便已在整个会场的下方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呲呲!”

    深坑的边缘处还有烧焦的痕迹,一股一股的黑烟不时从坑内向外翻滚而出,好像一只只刚刚解除封印的恶魔一样,油然升天。而在仅有的一块擂台边上,瞿恨看着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杰作,脸上近乎疯狂的笑容。

    “哈哈,死了吧!沈万秋!”

    “这话说得尤为尚在吧!”不知从哪里,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