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横眉冷剑
    ,!

    虽说沈万秋身受重伤,生命垂危,但此刻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他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生怕自己任何一点的震动加重身上的伤势。但即便这样,殷红的鲜血仍然是透个指缝向外流个不止,而他那张原本惨白带灰的脸颊也随之变得更加无神。

    他真的有办法扭转乾坤吗?

    中了自己的横眉冷剑还能存活下来,作为对手的瞿恨不由得心中生出一股敬佩之情。不过,相比较而言,由此产生的愤恨要更多一些。因为愤怒的缘故,瞿恨的两只眼睛已经充血泛红,原本自然的脸色也因为长时间的屏气而变得发紫发青,就好像中毒一般。见到这一幕的江患海显得尤为高兴,随即对王子诸葛神迹道:“看好了,瞿恨发力的时候到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索性就成全了你。沈万秋,受死吧!”

    瞿恨身形未动,但那密如蝗灾的众多剑气立时破空而出,无一例外,全部攻向擂台另一端的沈万秋。现如今,沈万秋的所有退路都已经被瞿恨封死,就算现在学得遁地之术,单凭那些剑气的威力也能将大地破出一个巨大的口子,令其无从藏身。战况到了这个地步,看台上的观众不禁为沈万秋捏一把汗,有的甚至背过身去,以防见到太过血腥的场面。

    “道人,这种情况之下,沈万秋还能有胜算吗?”

    在陈少麟的追问之下,王道人这才将严肃的表情稍稍收敛一些,叹气说道:“沈万秋自恃甚高,如果刚才他使出全力的话,那一记隐藏的剑气也许还伤不了他。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恐怕他已经回天乏术了。”

    陈少麟再次看向赛场之中的沈万秋,不知为何,当他看到对方凄凉孤独身影的时候,他的心中竟随之升起一股怜悯之情。

    “你可不能输啊!”

    “这么多的剑气,看来就是奔雷尊也无法尽数挡下了。既然这样,就只能使出禁术。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做一个障眼法,不能让人这么快看出我的底牌!”

    想到这里,沈万秋高举右手,一道惊天霹雳赫然降落,直接笼罩在他的身上。再看那条狂躁的电蛇迅速衍化,很快便成为一尊英明神武的巨型幻身。

    “呵呵,你以为奔雷尊能救得了你吗?我的剑气是不惧这些气场阻拦的!沈万秋,你输定了!”

    不等奔雷尊完全凝实,那多如牛毛一般的凌厉剑气俨然而至,并以毁天灭地之势,悉数再刺向奔雷尊的幻身之上。巨大的能量直接将那道由电蛇变幻的奔雷尊撕得粉身碎骨,其间溢出的电光像金针一样,撒向四面八方,引起不少的恐慌。

    多亏现场的几位仙苑长老联手,硬是在看台跟前建立起一道无形的屏障,刚好可以抵挡落下的无数电光。但即便这样,空气之中还是不禁腾起大片的水雾,那是高温之下,水气蒸发之后冷凝的现象。如此一来,整个赛场都被那团雾气所包围,单凭肉眼根本看不到场上的情况,更无从得知沈万秋是死是活。

    “连奔雷尊都失败了,恐怕这一次沈万秋凶多吉少了吧!”

    仙苑之中,两位德高望重的真人站在看台的角落处,面色一样的阴沉。在他们看来,自己门派之中的第一人沈万秋落得此等下场,当真令人难以接受。而且,沈万秋一旦失利,那就等于说是整个苍北仙苑的弟子恐怕都无法与瞿恨相抗衡。这样的事情摆在面前,确实让人恼火。

    “归灵掌!”

    突然间,雾气之中传来一声高亢的呼喊,与此同时,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大量水气迅速收拢,从方圆十丈,到方圆八丈,五丈,二丈,一丈,当雾气收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终于看清其中那道挺拔的身影。

    那是沈万秋,沈万秋居然没有死!

    对面的瞿恨还没有瞧出端倪,便觉得由正面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焚风,吹在脸上当真如同火烧一样。紧随而至的是一道泛着淡淡蓝光的巨型掌印。虽然没有领教过这所谓的归灵掌的威力,但直觉告诉他,这一招绝不能硬来。

    想到这里,瞿恨翻身暴退,速度之快,比那脱困的野兔还尤有过之。可是深谙通灵三掌多年的沈万秋早已将其运用得炉火纯青,眼见瞿恨要逃,他忽然双手一手,同时口中再道:“霰云掌!”

    霰云掌的威力虽不如第三掌归灵,但优势在于攻击范围极大。当沈万秋双手措分之际,那一枚凝实的掌印霍然被拆分成不下百道形状大小相同的掌影,只是外形有些飘渺,看起来不如归灵掌那么真实。而霰云掌一出,瞿恨直接被众多掌影团团包围,就连天上的太阳都仿佛被遮盖起来。

    天地失色,日月无光,瞿恨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坠入到地狱之中一样。随之而来的是那一道道连续不断的澎湃掌力,每当一记掌力落在身上,他便觉得自己的骨头便要折上一根。

    “砰砰砰砰!”

    掌力爆发之时所产生的强烈光芒,使得现场观众无法正视前方,只得眯着眼睛勉强观看。而这个时候,江患海的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从容,他甚至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

    “这也行么?”

    一共一百二十八记霰云掌,全部释放完毕。而在最后一掌发力之后,一个湿身“**”的血人从天而降,重重地摔在赛场之上。

    这人当然就是瞿眼。只见如今的他,从上到下没有一点活气,蓬乱的头发,夹杂着血污蒙在脸上,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更无从得知他的状态是死是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臂不经意地抽动了两下,看起来还有一息尚存。

    直到这时,沈万秋才从雾气之中完全走出来,不过这时人们惊讶地发现,沈胸口处的剑伤已经奇迹般地消失不见了,要不是那里的衣物破损,根本瞧不出异样。他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疗伤自愈的,实在难以理解。

    虽然失去了比赛资格,但成功进入霞宗的莫非烟,与其现任师父苍龙真人正在看台的中心位置,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场激动人心的比赛。

    当沈万秋重新以饱满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莫非烟的神情明显变得难看了许多。

    “非烟,你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看到自己的宝贝弟子面露不悦,一旁的苍龙真人当即关切道。

    莫非烟摇摇头,沉声道:“弟子无妨,只是沈万秋的套路让我有些看不太懂。”

    苍龙真人轻咦了一声,不禁问道:“哪里看不懂?”

    莫非烟道:“沈万秋明明知道他的奔雷尊挡不住那么多的剑气,却执意发动,毫了气力精力不说,还让自己门户大开,这是对决之大忌。以沈万秋的聪明,绝对不可能想不到。”

    苍北真人想了一下才道:“也许,那时的他也是背水一战,死马当活马医。谁承想老天眷顾,居然让他挺了过来,这才能够反败为胜。”

    莫非烟继续道:“师父您的也有道理。可是刚才的通灵三掌,他明明可以在对方出招之前使用,可为什么要等到奔雷尊被击破之时才姗姗发动。即便归灵掌得逞,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会被数百记强力剑气斩杀当场吗?还是说,他早就有所准备,知道自己有办法挡下所有的剑气?而从事实上来看,他确实做到了这点。那问题就是,他是依仗着什么让自己转危为安,甚至连之前的剑伤也一同治愈了呢?”

    这下,苍龙真人终于哑口无言,过了许久之后他才尴尬地笑道:“非烟,不要考虑那么多了。反正,现在与他对敌的也不是你。那个瞿家的独苗是活是死与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话说,咱们什么时候起程返回霞宗呢?”

    莫非烟沉默不语,苍龙真人也不好继续追问,只得稍后再说。

    为了确信不会出现嘲庸与朱大闯那场对决时候的情况,裁判长老落到台上,围着倒在地上的瞿恨走了好几圈,想要确定对方是否还能继续比赛。可经过种种迹象表明,现在的瞿恨非但不能战斗,恐怕连命都不保了。

    就在裁判长老当即宣告比试结果的时候,玄武区域之中突然发出一声异响,紧接着扑倒在地的瞿恨,身体开始剧烈抽搐起来,就好像鬼上身了一样。

    “怎么回事!”

    就在裁判长老准备上前一探究竟之时,地上的瞿恨如同机括一样霍然跃起,与此同时,大片的凶戾之气扑向四面八方,就连裁判长老也受到了波及。当他站稳身子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衣角已经被撒去了若干片,乍一看起来就好像被刀子划了无数道所留下的伤口一样。而在衣物破裂的边缘处,还有一些烟色的焦糊粉末,那是只有高温烧烤之后才能形成的物质。这下,瞿恨重新站立起来,裁判长老赶紧回到场外,只留下沈瞿二人待在赛场之上。这一时间,场中的气氛立即变得森然起来,尤其是瞿眼脸上的怪笑,竟让沈万秋看了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沈万秋,你输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