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恨之切
    ,!

    遮天皇的意外胜出,让比赛的进程又加快了不少,而接下来出场的,便是上一次与莫非烟打得天浑地暗,最终赢下比试的沈万秋,至今为止众人心中仙苑弟子的第一人。

    然而,当沈万秋走上赛场的时候,观众立即发觉,今日的他竟与昨天的他有着天壤之别。

    一改往常和善的外表,此刻的沈万秋眉宇之间流露出一股骇人的寒意,无神的双瞳之中就好像被草灰蒙蔽了一样,死气沉沉,没有神光。当然,最让大家为之惊叹的是那一身即便不接触也能清晰感觉到的森然杀意,单是这一项就足以让许多好手忘而却步。

    “这个沈万秋到底吃了什么药,怎么气息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和之前的简单判若两人!”

    就在看台之上传薪者为沈万秋的出现窃窃私语之际,另一名参赛者也登上了擂台。不过,此人一经出现,立即引起了不小的冲动。

    “这个人,难道是瞿厉的独子瞿恨?”

    在一个中年男子的提醒之下,大家这才认出台中那位一脸怒相的年轻人。他就是当日被陈家老祖灭门、仅存下来的瞿恨。话说,当日他被送出陈王城之后,究竟又经历了些什么,又为何会出现在苍北仙苑的传薪大会之上?

    当看到瞿恨出场的时候,玄武区域之中,作为此次皇室下派的成员之首,江患海的脸上突然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而这时,旁边的诸葛神迹轻声道:

    “老师,您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培养了这个家伙,不知效果如何啊?”

    江患海微笑道:“王子看下去就知道了。或许,这个孩子真的能让你眼前一亮。”

    认出瞿恨的不只有那些观众,沈万秋也不例外。只是,这时的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冷笑着道:“怎么,家都没了,想到我们苍北仙苑寻求庇护吗?”

    瞿恨一听这话,脸上立即跳起四道青筋,面红耳赤道:“就凭你们!实话告诉你,江大人已经收我为义子,现在我可是皇室的人了!”

    说完,瞿恨随即看向玄武区域,朝五位皇室成员的位置点头示意。

    他本以为,沈万秋听到自己进入皇室的事情之后会对自己有所忌惮。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淡漠道:“你去哪里和我无关,只是你不要一想天开,以为有了江患海为你撑腰,你就可以天下无要敌了!”

    瞿恨愣了一下,而后才认真道:“和我打,就等于与整个皇室作对,难道你想得罪皇室不成?”

    沈万秋不以为然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然后语气轻蔑道:“我倒很想试试。”

    “你这是找死!”

    盛怒之下,瞿恨心中所有的怒气都化为了自身的力量,进而凝作一枚深厚强大的拳头,骤然轰向沈万秋的眉心。就在众人期待想见沈万秋该如何化解这一记强攻之时,后者居然只是单纯地抖了抖手,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将自己的袖口往对方的拳头上一裹,于是乎瞿恨整个身体的重心都发生了偏转,连人带拳头一同跌落在地。重拳上的余力更是将地面砸出一个一人多粗的深坑,这一幕让观看比试的众人不由得心中一惊。这要是打在人的头部位置,岂不是要当场毙命?

    可是,即便是如此强力的一击,仍没有让沈万秋失了方寸,反而是应对自如。而被一招卸去拳力的瞿恨,此刻变得异常狂躁,愤怒的神光之中更是染上一种好似剑罡的可怕气息。

    “死开!”

    只是被简单地瞪了一眼,沈万秋立即觉得混身上下好似有千万把利丸袭来一样,令他不得不急速后撤。而即便这样,前方的衣物还是被那道诡异的目光撕破了好几个豁口,好在并没有伤及皮肉。

    “哦?这是瞿家的横眉冷剑?果然名不虚传!”

    沈万秋虽然没有见识过过那擅的横眉冷剑,但从刚才招式发动的条件与时机来看,应该是没有错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脚下步调变化的速度也快上了整整一倍。

    瞿家的横眉冷剑之所以让人闻风丧胆,那是因为其几乎没有时间的发招前奏,以及毫无间隙的攻击频率。二者相叠加,便造就了这世上最快的剑气,使得敌人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力。

    瞿恨的横眉冷剑虽没有达到那种传神的地步,但沈万秋应付起来仍然十分吃力。许多时候,他的脚还没有来得及落地,剑气已经先行一步将下方地面戮出一个大洞。几番周旋,沈万秋那边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去,而瞿恨却仍然游刃有余。

    “哈哈。上一场看你和莫非烟斗得不是很热闹吗?把你之前的时间掌探者与奔雷战法都拿出来吧!我想看看,这两样神功能不能与我瞿家的绝学相提并论!”

    沈万秋使了一个翻身,刚好落到瞿恨的面前。与此同时,他伸出一指,面色冷酷道:“你不配!”

    虽然只有一指,但其上所蕴含的肆虐能量已经让在场众人大惊失色。瞿恨再次使出横眉冷剑,想要借此击破对方的攻势。可谁承想,那一指之上的威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剑气发动的瞬间,强大的抬坐力直接将瞿恨的整个人掀飞了出去。

    沈万秋居然只靠着一根手指便接下了那一记横眉冷剑,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刚才沈万秋使的是什么招式,之前我怎么没见过?”

    待那人说完之后,旁边的友人道:“确实,这样的套路沈万秋之前并没有展现过,可在上一场与莫非烟的较量之中,即便是那般激烈的战斗他也没有使出今日的招式,难道他是刚刚学会的吗?”

    先前说话的那人,不禁看向场中的沈万秋,可就在这时他的视线不禁放到了对方周身上的那股诡异气息之上。

    “也许,是那些阴沉的气息使他发生了改变。不过不管怎么样,横眉冷剑被破解的瞿恨,恐怕大势已去了。”

    赛场之上,沈万秋傲然站立在擂台中央,而在不远处,是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的瞿恨。

    差一点,那一指之力便要击穿他的胸膛。而在这种巅峰对决之中,一个小小的失误便有可能将自己推向死亡。他确信,如果指力击破身体那他自己将会必死无疑。好在,刚刚被击飞的瞬间,他强行扭转身体,避开了那险之又险的一指,这才能安然无恙。

    话虽如此,被沈万秋一指击退的瞿恨,仍然是满腹怒火,旁人甚至可以发现,他的头发竟然一根根地站立起来,真是应那句“怒发冲冠”。

    “你刚才使的是什么招式,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在瞿恨的质问之下,沈万秋翘起自己刚刚使用过的那根手指,阴恻恻道:“一种可以将你送你地狱的招式。”

    “好,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反正接下来你无论使出怎样的神技,都无法逃过我的横眉冷剑了。”

    说着,瞿恨伸手在自己的眉心处轻轻一划,一道血口立即绽开。就在众人为其如此作为而迷惑不解的时候,令大家难以置信的奇事发生了。

    只见瞿恨眉心处的伤口猛然向外一翻,一枚崭新的眼珠赫然出现在他的额头之上。

    瞿眼居然变成卫个三眼人。

    纵观历史长河,具有三目之人也不是没有存在过。可这些人,无一不是那个时代屈指可数的至强存在,甚至晋入到了传说中的仙人境界,受万人敬仰。

    可是瞿恨的情况与那引起天生异禀的奇人不同,他的第三只眼睛并不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而是后天修炼嫁接而生,实力如何,还真不好预测。不过,当三只眼的瞿眼重新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的时候,观众席上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哦?居然有三只眼,有点意思!”

    瞿恨残酷地冷笑了笑,而后手指对方道:“沈万秋,准备接受我瞿恨的怒啸吧!”

    说话之间,瞿眼头上三只眼睛同时发动横眉冷剑,如果说之前双目状态下的横眉冷剑战力为一的话,现在的他的战力就是十。虽然只加了一只眼睛,但横眉冷剑的威力暴增了数倍,而且攻势愈发凌厉,已然到了密不透风的恐怖地步。三束剑气一同袭来,沈万秋再次施展提指法。可令他不曾想到的是,就在他钭三道剑气全部避开之后,隐藏在三者这中的第四道剑气赫然显现,以迅雷之势直逼沈万秋的死穴。

    “时间停止!”

    危难之时,沈万秋被逼无奈,只得施展方惜时之前传授给他的不世秘法时间掌控者。如此一来,瞿恨是不能移动了,但那道夺目而出的剑气却已经阻拦不下。

    “呲!”

    一道尖啸声突然从沈万秋的身体之中跃然掠出,而他本人则手捂心口,一连退了十几步才停下了身子。看到这里,台上的江患海终于爽朗地大笑几声,神情悠然道:“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血顺着沈万秋倒退回去的轨迹洒了一地,就连赛场边上裁判长老都认为沈万秋已经必败无疑了。

    “哈哈,沈万秋,最终还是我赢了。”

    当瞿恨发出胜利宣言之际,另一边的沈万秋则是剧烈地咳嗽了两声,随即惨笑道:“那可不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