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意外退场
    ,!

    潘胜安的突然离场,使得全场所有人都不禁大吃一惊,而作为这次的大会的临时掌门人,方柔更是气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身上的伤口都裂开了好几处。

    “这个潘胜安到底在搞什么鬼,打得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

    因为血嗜子、云影子等仙苑高层不在场,剩下的几位长老只能互相商议了一下,而后对方柔道:“既然潘胜安已经主动离场,那就等于放弃了比赛的资格。所以这一场,应该是孙长空胜出。”

    听到这里,方柔这才安定下来,看着场中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年轻人,她的春心不禁泛一阵波澜。

    “好……好吧!孙长空,就是孙长空胜出。”

    在长老的宣告之下,遮天皇顺理成章地拿下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只是,他在离场之时注意到,在“潘胜安”离场后不久,那几道兼具相当实力的神秘人也一同匆匆离去,只留下那一群不明真相的观众。而与此同时,一直风平浪静的玄武区域居然出现了一道血色光芒。

    那是级别最后的赤色柳条枝,有人想将孙长空收入门下,使其成为自己的受薪者。众人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红光跃起的位置,这时只见一道修长的身影赫然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居然是江患海,诸葛神迹的老师,皇室之中的重要成员。被这样极具实力的人物相中,在别人看来,那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大大好事。可外人不知道,现在的“孙长空”为何会显露出一副极不情愿的神态。

    实际上,在刚刚比赛宣告结果之时,已经有不下十股势力已经对“孙长空”虎视眈眈。然而,当见到皇室成员出手之后,他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连丢出柳条的勇气都没有了。他们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出手的话,那就等同于和整个皇室相对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真的得罪了他们,早晚有一天自己将会失去立椎之地。

    看着赛场边缘处,那个一动不动的年轻人,江患海微微一笑,随即高声道:“孙长空,你可愿作我的受薪者?”

    听到对方如此发问,旁边皇室王子诸葛神迹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起来。

    “哼,这小子有什么出色的地方,居然能让老师如此看重!要是让他与我打过,不出十招,我就能要了他的命!”

    诸葛神迹虽然这么想,但没有直接说出口来。而江患海就像对方肚中的蛔虫一样,立即领会了诸葛神迹的心意,随即低头对他笑道:“王子,你也不要太过介怀。您与他,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都是我十分欣赏的一类。只是,您与他的专长并不相同,或许通过这个名叫孙长空的人,我能令您更快晋入到仙人之境。”

    仙人之境,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传神境界,诸葛神迹也不例外。可自从当年仙宗斩断仙路,断了人间的无极仙气之后,世间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新的仙人。而存在于人界的仙人,多年以来修为也迟迟不肯精进,甚至还有倒退的现象发生,当真令人头疼。而现在听到自己还有机会成为传说中的仙人,诸葛神迹立即将之前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脸上再次出现灿烂的笑容。

    “老师,这个叫孙长空的有这么大的本事?他能让我迅速成为仙人?”

    江患海沉吟了一阵然后道:“这个,其实属下也不敢确定。只是,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人间少有的仙气。与人间的散仙不同,隐藏在他体内的仙气乃是来自天界最为珍贵的道初仙源,那是只有天界原人才能拥有的宝贝。道初仙源不但可以使人类成为至高无上的仙人,还能自行衍化,形成无穷无尽的无极仙气供人修炼使用。如果能从这个孙长空的体内得到那么一星半点的道初仙源,那王子您早晚都会成为仙人。”

    诸葛神迹仔细观察了一番场中的“孙长空”,可是他并没有发现像江患海所描绘的道初仙源。不过,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驳,只得乖乖道:“一切都听老师安排,只要这个叫孙长空的能为皇室效力,那便是极好的。”

    “抱歉,我不同意。”

    也就是诸葛神迹刚刚话停之后的第二秒,遮天皇便回绝了江患海之前的邀请。这种公然拒绝的情况,观众也不是没有听过,可像江患海这种立足于初升大陆之上顶尖存在的巨擘被人婉拒,那却是相当的少见。而且如此一来,遮天皇就等于和皇室结下了仇怨。

    “年轻人,我没有听错吧?你居然敢拒绝江太傅,难道你不知道,他是当今王子的诸葛神迹的老师吗?连未来的人皇都要在他手下受教学习,你难道比王子还要高贵吗?”

    说话的是诸葛流芳,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靠如此方式来讨好江患海。不过,后者对此不以为然,甚至还春风满面道:“哈哈,有个性,我喜欢。如果他就是这么接受了我的邀请,反而我的心中还会有些许失望呢!”

    说完,江患海便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之上,不再说话。而这个时候,其它势力一看有机可趁,纷纷将手中的柳条枝投向场中,绿的,黄的,就连红色的都是有。不过,面对众传薪者的争相追逐,遮天皇却是熟视无睹,自顾自地走下了擂台。

    “嘿,这个孙长空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大的架子!难道,这个会场之中还有比江患海更加强大的存在吗?”

    “有!当然有!”

    起先说话的那人不禁看向自己的身后,只见一个不到自己胸口的半大孩子赫然站在自己的眼前,笑容相盈道。

    “谁家不懂事的小子,还不快点领走!”

    那人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想要上去推搡那名少年。可就在他出手出到一半的时候,另一只快如闪电的手掌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巨大的力道随即传入到骨头之中,并且发出“吱吱”的怪响。这下,那名男子再也支持不住,当即跪倒在地,一手扶着自己被制的手腕,一边哀求道:“放……放手!”

    这时,只听对方忽然冷笑道:“这么大的人了,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要不,我们出去会上一会?”

    男子赶紧求饶道:“别,别,我认输,我认输。是我不对,我不该以大欺小,以强凌弱。”

    少年连忙接过话茬道:“以大欺得对,以强凌弱却不恰当。”

    说罢,他将自己的脸贴向那名男子,两只清澈如水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阴森道:“我可一点也不弱哦!”

    突然间,男子顿时觉得手上传来一阵轻松,这下他再也不敢有半点怠慢,连滚带爬很快便消失在了观众席中,没有踪影。而就在这个时候,少年笑盈盈道:“道人,您好像吓到他了。”

    王道人低头看了一眼陈少麟,不以为然道:“呵呵,要不让他回来再打你一拳?”

    在王道人的陪同之前,王少麟终于来到了这向往已久的苍北仙苑。不过与他预想之中大不一样的是,仙苑并没有他所想象的那般神乎神迹,乍一看起来还不如一般的山水景色来得吸引人。

    “道人,这苍北仙苑也不怎么样嘛!害得我白激动了一场。”

    王道人淡淡笑了一下,接着道:“小子,不要妄下定论。苍北仙苑乃是初升大陆之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古老门派之一,底蕴之深,实力之强,完全超乎你的想象。”

    “哦?比我们陈家老还要强大吗?”

    王道人神秘地笑了笑,骄傲自得道:“那是自然!”

    陈少麟看了好一阵,但并没有瞧见自己的老祖宗和孙长空,时间一长,他不禁有些焦急起来:“道人,我怎么找不见他们二人,难道,他们并没有来这里?”

    王道人脸色一沉,一想到自己那位苦命的弟子,他的心中便不禁传来一阵剧痛。

    “照你之前所说,他们是来救所谓的鲛人。而鲛人一定会被交到皇室成员的手中。现在,皇室的人就在看台的玄武区域,他们二人要是来的话,肯定会达到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陈少麟又看了一会儿,不禁疑心道:“可是我也没看到什么鲛人啊!难道,他们把鲛人藏起来了不成?”

    “藏倒是不至于,毕竟几乎整旧初升大陆的修行者都知道这些年来皇室一直都在搜寻各地的鲛人。虽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原由,但只要是皇室想要的,别人就不敢染指。”

    陈少麟轻嗤一声,忿忿道:“这皇室到底有多大本事,居然让全天下人都怕他们?等我老祈求来了,一定让他们好看。”

    王道人赶紧捂往陈少麟的脸,然后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人发现他们的对话,这才舒气道:“你小子,怎么如此胆大包天。我告诉你,皇室的强大是你无法想象的。毕竟,他们是人间之中,极少拥有斩杀仙人实力的恐怖势力。”

    陈少麟身体一震,不由道:“斩杀仙人?你是的意思说,就连老祖宗来了也没有胜算?”

    王道人虽然不想承认,但想了许久之后他仍然点了点头:“应该是吧!”

    瞬间,陈少麟心中,陈立高大伟岸的形象立即崩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