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 比划
    ,!

    随着潘胜安地再次起身,那些原本因为他的安危担心的观众们立即发出雷鸣般的叫好声。可就是在他们之中,也有几个另类的人,他们的脸色像霜打得一样难看,嘴唇似乎有些微微泛青。

    “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附身到了受薪者的身上,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意思多了。”

    其中一个人淡淡说了一句,这时从后面猛然走过一个人来,强行将旁边的观众挤到一边,而后朝着之前说话的人笑道:“嘿嘿,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居然会使用转身之术,将自己的灵识注入到这些凡人的体内。如若不是仔细察看的话,根本发觉不了我等的存在。黄万,你看到纳公子的身影了吗?”

    名民黄万的那人举目四顾,再一番察看之后终于将目光定在了玄武区域之中的一角,而后淡淡地笑道:“呵呵,还是纳公子艺高人胆大,居然挑了一个会场之中最为凶险的地方。不过,俗话讲,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待会,纳公子从那里发动攻击的话,一定没有人能想得到。”

    说罢,黄万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位大汉,使了个眼色接着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你不觉得前排位置看起比试来更加一目了然吗?”

    二人心照不宣,对视一笑,然后双双朝前方走去。

    遮天皇是什么人,那是凌驾于仙人之上的至强存在,虽不及仙宗之神威,但也足以傲视天下。他本将潘胜安一招击倒。对方绝没有再次起身的道理。可令他没有料到的是,那个年假瘦削的身体居然又一次站了起来。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之间的破绽,但耳目聪慧的他立即便看出了其中的异样。

    “哦?居然被仙人占用了身体!这种转身之术我已经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今日竟能再睹神迹。不过……”

    说到这里,遮天皇振掌极挥,使自己的周身被一团澎湃的掌力所包围,不让对方有可趁之机。

    “就算是仙人又能如何,我遮天皇还有惧怕的人吗?”

    这时,“潘胜安”阴森地诡笑起来,笑声之凄厉,犹如深夜厉鬼一般,令人不寒而栗。与此同时,被仙人附身之后的他,气势陡然上升了数个境界,与之刚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这下,四面的观众不由得屏气凝神,想要看看这位比潘安还要貌美的男子会使出怎样惊天动地的招式。

    金衣屠手诸葛流芳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就在申城,他从仙苑弟子的口中上无意中听说了郭实与其他两位尊者一同暴毙的事情。对他来讲,这原本应该是一件大好事,可不知怎的,从那时起到现在,他的心就一直“砰砰”乱跳个不停,就好像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一样。

    “大伯,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焦躁不安,难道是昨天咆坏了东西,想要去上茅厕不成?”

    面对旁边嫣然的一番嘲讽,诸葛流芳并没有生气,而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口中淡淡道:“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大会现场有些冷清,好多应该到场的传薪者都不见了。”

    嫣然看了一圈之后这才同意点了点头,随即道:“哎,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万一是家里出了事,又或者门派中死了重要的人,所以不得不决定临时离开的呢?”

    “哎,你这小妮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乌鸦嘴的毛病!”对于眼前的这位打扮妖艳,长相出众的妩媚女子来讲,他除了叹气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办法了。

    “嘻嘻,大伯,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不解风情。难道,你要一直古板下去吗?”

    诸葛流芳再次叹气道:“我都是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活死人了,哪里还需要什么风情。好了好了,你还是安心看比赛吧!”

    嫣然轻咦了一声,不禁问道:“大伯,难道你的内伤还没有根治吗?不是说,只要你找齐十名鲛人,就可以换得一颗回魂丹吗?”

    说着,嫣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隔壁的江患海,看来这件事与他一定与他有关了。

    “哎,有些事情不能强求,我只能尽力而为,至于是生是死,那还要看老天的意思了。”

    嫣然皱了下眉头,再次道:“大伯放心,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就不相信,那些人还找不来几个鲛人。对了,我听说已经有人在往苍北仙苑这里赶来,他的身边好像有鲛人。也许,事情真有转机也说不定。”

    听着对方的话,诸葛流芳伸出右手来,只要在他手腕之上竟有一条细线一样的纹路。那条纹路呈血红色,虽然宽度不大,但却是异常显眼,就算离得一丈之远也能清楚看见。而当他翻开手掌的时候,就在掌心处的生命线上,同样也有一条相类似的红色纹路。这么看来,两段红线的距离已经相当之近,只差两指来宽便可以连接在一起。诸葛流芳自从被仇人打伤以来,每日身上的红线都会向前行进一些,速度虽不快,但架不住时间太长。日积月累之下,红线已经与他的生命线相差无久,而一旦二者合而为一,那他的生命也就等于走到了尽头。

    “谁知道呢,呵呵。”

    说话间,诸葛流芳不由得再次看向赛场之上,然而与刚才的情况截然相反的是,之前被一掌击倒的潘胜安居然后者居上,以其越发的攻势打得对手几乎还不过手来。

    “哈哈,没想到,这具身体如此灵便,使起来比我当年在人间的肉shen还要强上许多。嘿嘿,今天遇上我是你的不幸,快点投降吧!”

    “潘胜安”奋起一击,正好打在遮天皇的手臂之上,只听“咔嚓”一声,尺骨之上立即发出一道清脆的异响,然后整条胳膊便颓然垂了下来。

    “呵呵,这样就断了?实在是不堪一击啊!”

    面对“潘胜安”实则无名仙人的强攻,孙长空的身体会出现这种严重的损伤,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作为如今的主人,遮天皇显然并不想受人如此奚落。刹那过后,他已重新调整好状态,随即冷笑道:“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却知道你的身份。迅驰侯,好久不见啊!”

    “潘胜安”心中咯噔一下,恨不得立即冲上前去将对方了结。可仔细一想,他便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你认得我?我怎么不记得见过你?莫非……”

    “潘胜安”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年轻人,果然在其平凡的外表之下,他居然看到了一股超然脱俗的强大气息,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是仙人境界的至强存在。而从现在的状态来看,对方的实力似乎并不在他之下。

    “你究竟是谁?”

    面对“潘胜安”的质问,遮天皇并没有做出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怎么会从天界中私自下凡,难道你不怕仙宗怪罪下来吗?”

    进入潘胜安的身体,实际上是天界十斗神之一的迅驰侯显出一副淡然的样子,轻描淡写道:“呵呵,你居然还知道仙宗,我还真是有些意外呢!不过,你也应该了解,如果是他老人家派达下来的任务的话,我们就可以自由出入于人间与天界之中了,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遮天皇眉头收紧,不禁道:“这么说,是他让你下来的了?”

    说罢,遮天皇遥看四方,竟又发现了数道与面前迅驰侯修为实力相当的强大气息,见到这一幕的他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暗道:“这些人不会是来捉我的吧?”

    “你的问题我已经答远了,可你还没有告诉我,我想知道的答案。说吧,你是谁,是敌是友!”

    遮天皇面色一冷,刚要转身离场,可谁承想,就在他回身之际,不经意的目光居然瞄到了看台之上不远处的柳如音。

    柳如音正在注视着他,神光温柔而又坚定,热切之中带着一点点期盼。这下,遮天皇再也没有离去的打算,他心里清楚,自己绝不能在这位女子面前失了风度。

    遮天皇强装出一副笑容,皮笑肉不笑道:“我只是人间的一个散仙而已,并不归你们天界管辖。而且,我看你们摆出这么大的架势,应该也不是为了捉一两个散仙回去的吧?”

    迅驰侯得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道:“没错,我们这次来的目的确实不是为了捉人。不过,人间能肥育出像你这般境界的仙人,也算是罕见至极了。难道,你就不想归顺我们天界吗?”

    遮天皇故意装出一副惭愧的表情道:“呵呵,我孤家寡人一个,闲散习惯了,受不了天界之中的条条框框,还是人间更适合我一些。”

    迅驰侯重新审视了一番面前这位不知名的散仙,而后才道:“话说,你来参加这场大会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想争个虚名而已?”

    这时,遮天皇的脑海之中立即浮现出一件物品的雏形来,没错,他的目标就是那件神秘的宝物。

    “呵呵,你问我为了什么,也许,只是想玩玩罢了。”

    遮天皇不经意地看了一下头上的天空,却发现整个天空都变得黯淡下来。

    “终于到时候了,不和你玩了。”迅驰侯咧嘴一笑,身形已飞出百丈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