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二章 天外来客
    ,!

    发现无欲死盯着自己的右侧不放,长发樵夫尴尬地笑了笑,随即道:“哦,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时间久到我已经记不得当时的情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习惯了没有它的日子。年轻人,你什么时候能习惯自己现在的身份呢?”

    无欲感觉对方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冷笑道:“我是什么身份我心里清楚,不用你来对我指指点点。况且,你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怎么还有心思来找我呢?”

    长发樵夫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断臂,仍然笑脸相盈道:“自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开始,我就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对于你我这样的人而言,平凡是我等享用不起的奢华。怎么,人间又要大乱了?”

    无欲摇了遥手指,纠正道:“不是大乱,而是一片大好。只要魔界大门打开,无论是人,魔,还是兽人,都将会重新回到这个世上。到时,大家就可以享受同一片天地,而不需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说,那样的世界好不好?”

    长发樵夫看了一眼无欲,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用一声叹息表达自己的同情之意,而后才缓缓说道:“当年仙祖创造世间万物,又立下天人魔暗四间,使众生少在各自的世界之中,互不打扰。这种平衡一直持续了几十万年,一直相安无事。然而,因为某几个人的自私心与邪恶念头,这种难得的平衡被打破了。所以,才会有了那一场人魔大战。那一场大战人类损失惨重,可受损最大的还要属魔人一族,几乎是灭顶之灾,几千年来都难得恢复元气。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无欲嗤鼻不屑道:“呵呵,还不是人类诡计多端,奸诈狡猾的缘故。当初要不是那几位人类高手联合对付魔皇,恐怕那一战孰死孰活还没有定数呢!”

    无欲本以为对方会同意自己的分析,谁知对方却摇头道:“不,并不是那样的。魔族成员虽然相比较于人类要少上许多,可却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好手,哪怕集结三五个修行者恐怕都不是一个魔人的对手。”

    “哦?既然这样,实力强劲的魔族为何会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呢?”

    “那是因为,魔人逆天而行。你要知道,凡事如果不按照上天的旨意任性而为,那就只要死路一条。当年的魔皇就是这般结局。”

    无欲轻笑一声,伸手指着自己道:“你的意思,现在的我就像当初的魔皇一样,是在自寻死路吗?”

    长发樵夫再次摇头道:“不,是所有意图打开魔界大门的人。这些人,都该死。因为他们都在忤逆上天早已算好的定数。”

    无欲看看四周,不由得嘲讽道:“你以为凭你自己一人之力,真的可以将我无欲置于死地吗?刚才的幻术确实让我有些意外,不过同样的招式,你休想让我上当两次。没了幻术,我看你怎么对付我!”

    面对无欲的胜利宣言,长发樵发轻捋银发,一脸笑容道:“年轻人,你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自己仍然陷在幻境之中吗?”

    这下,无欲脸上的得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心而生的强烈愤怒。他觉得自己正在被人当猴耍,而且一耍就是两次。

    “你这只缩头乌龟,有本事现身与我正面一战!”

    忿忿不平的无欲抽剑一挥,凌厉的剑气犹如一道巨大的锋利刀刃一样,轰然斩向面前的那位长发樵夫。可不等傲气抵达,那人连同周身的空间竟然浮现出数道如同水波一样的波纹,而那道来势汹汹的剑气甫一来到跟前,便立即被波纹的间隙所吞没,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下,无欲彻底没了脾气。

    “你使得是什么招式,快点给老子解开。不然如果让老子找到进庄的方法,不只是你,就连那群无辜的村民,我也要杀得片甲不留。”

    长发樵夫微微动了下自己的嘴唇,却是欲言又止。这回,他索性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几口气,从而稳定自己的心神。他一定是因为对方的话而动了肝火。不过可以看得出,这位樵夫修心的功力十分深厚,可以自由地控制自身情绪,不让负面情绪冲昏头脑,自己也不至于丧失理智。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事了。我问你,是谁派你来的?”

    看到对方这副表情,无欲的心中立即升起一莫名的骄傲感,只是随后便被他小心地隐藏了起来,不让长发椎夫发现自己的心理变化。

    “派我来的你,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他就是苍北仙苑的掌门,正义之师的领军人物,方惜时。”

    长发樵夫点了点头,好像早已猜到这个答案,于是道:“果然是他。我就知道,按照魔界那帮人的习性,肯定早就将赵家庄搞得鸡犬不宁了。可是他曾经答应过我,等他再次派人来的时候,会将吾儿孙长空一同带回来。现在看来,他似乎失信了啊!”

    一提起孙长空,那全长老樵夫的脸上立即闪过一丝悲痛,就好像刚刚戳中了他的要害死穴一相,要多难过就有多难过。不过即使这样,他也是立即收拾好心情,以那种超然脱俗的姿态呈现在无欲的面前。

    “你说,孙长空是你的儿子?呵呵,我们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怎么,你和我那孩子还有些瓜葛?”长发樵夫不禁道。

    于是,无欲便将原先在无妄修罗界之中的事情,原原本本地为对方诗述了一遍。当听到孙长空毁界逃回人间的时候,长老椎夫的神色明显黯淡了许多,年纪似乎也老了好几岁。

    “长空他怎么会做出如此人神共愤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无欲提起剑来,好好审视了一番之后才道:“这有什么难理解的,人为了活命,什么做不出来。况且,无妄修罗界中的子民本来就不应该生活在这个世上。孙长空的行为,刚好为老天除去一些没有必要存在的生灵,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这下,长发樵夫脸上的寒意又徒增了好几倍,这下就算是无欲收紧衣襟,身上也不由得打起寒颤。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因此结成冰粒了。

    “他是我的儿子,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他是我孙逸扬的儿子,绝不可能做出如此自私自利的恶行。我不相信!”

    听到对方这么说,无欲索性伸开双臂,一副淡然表情道:“看见我了吗?无妄修罗界本来是和这个世界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之中,可就是因为你的好个宝贝儿子,我才有机会转生到这个世上,再次见到久违的阳光。从这一点上来讲,我还要好好谢谢你的那位好儿子呢!”

    面对无欲的挑衅,那个自称为孙逸扬的樵夫霍然举起那只仅有一左手,而后用力一震,紧接着整个空间之中都浮现起大片的裂痕,天空像碎琉璃一样一块一块从二人的头顶上方坠落下来,与大地融化一体。

    随着空间的坍塌,无欲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激动的神情,因为他发现自己所处的幻境正在迅速瓦解,而真正的世界正在向他招手。

    “哈哈,终于回来了。孙逸扬啊孙逸扬,你要真是愚蠢至极啊!明知道待在幻境之中的我根本拿你没有办法。可现在你居然主动解决了幻术,将我释放出来。你放心,你再也没有机会使出刚才那样的招式了。看我的火焚四方!”

    在强大的高温能量之下,瞬间加热到极致的空气如同火药一样砰然炸开,最后剩下的那一段幻境残片也在爆炸之中一起毁灭,化作无数耀眼的晶体,落入泥土之中。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整个赵家庄除了孙扬之外已经全部撤离,剩下的只有满目的狼藉,看起来就好像刚刚被人浩劫过一样。

    无欲的嚣张是并不是无来由的,至少从现在孙逸扬的表现来看,对方并他没有构成太大的威胁,只要按部就班地做,打倒对方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不过,这一回他所带来的命令并不是刺杀,而是生擒。无欲要将孙逸扬尽可能完成地送回苍北仙苑,不然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无法想象的人间酷刑。方惜时做不出,但纳百川做得出。可现在的问题,纳百川去哪里了呢?

    同一时间,雷鸣帝立于九霄之上,极目远眺,只见他所在位置的正下方,赫然露出一截青色的岩体,那里正是人间的仙苑所在。而雷鸣帝是与天齐肩,傲视群雄。

    “可以了,动手吧!”

    此话一出。位于其身后不下五十名绝顶高手一同跳下云霄,蜂拥似的一齐冲向下方的苍北仙苑。眼前,他们个个英勇神武,神气飒爽,远远看去就像一颗颗流星一样,从人们的头顶之上飞逝而过。而对于站在大地上的众人来讲,这就是另一番难得的奇异景象了。

    他们好像看到了一场空前的流星雨,而与此同时,位于台上的两个受薪者,遮天皇与潘胜安已经初见分晓。

    遮天皇一掌直接将潘胜安击倒在地。后者口吐鲜血,神智不清,眼看不要不支倒地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从天而降,瞬间融入到潘胜安的身体之中。下一秒,理应昏死过去的潘胜安居然神奇地重新站立起来,气势更胜从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