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家长
    ,!

    方惜时一招之间便已将天水道人重新逼入到了绝境之中,修为之高,当真让人始料未及。眼见自己的徒儿马上就要被众多杀气屠戮当场,作师父的云影子霍然起身,遥空拍出了掌。那记掌法的力量十分巨大,瞬间便将围绕在天水道人身边杀气冲散开来,露出其中混身浴身的本尊。

    “天水,你怎么样!”

    为了不让方惜时继续攻击对方,云影子一连使出七记杀招,招招致命,绝没有半点留情的余地。在这种情况之下,就连方惜时也不得不重视起来,只得应付着向后撤退,不与其正面迎战。

    天水道人深吸了口气,这时持在胸前的那枚铜制软盘再次运转起来,与此同时,原本被森然杀气刺伤的部分随即韧度自愈起来,不超三息的功夫便已经止血结痂,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痒。

    “不用担心我师父。别小看了窃天神术的力量,这点小伤还算不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广告分神的缘故,云影子的出手稍稍比之刚才慢了那么半拍。然而,眼急手快的方惜时立即抓到了这一破绽,连消带打居然反攻出了三十来招,云影子躲闪不及,不幸中了几记掌法,待他重新落地之际,他的脸色已经灰白得让人心悸,天水道人觉得自己的师父恐怕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天水道人连忙来到云影子的身边,扶住了对方摇晃的身体。而云影子则强行憋住一口真气,不让体内的淤血溢出嘴外。

    过了好一阵,云影子才终于缓声道:“不行,现在的方惜时势头正盛,凭你我二人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你先走,去仙苑以西的三百里外的赵家庄,去找一个姓孙的人。”

    天水道人乍一听有些糊涂,于是回道:“张家庄去找姓孙的?您不是在和我说笑吧?我知道了,您一定是想借故把我支走。不行,说什么我也要与您并肩战斗,您就不要再骗我了。”

    就在云影子刚要破口大骂对方的时候,方惜时却突然接过话茬道:“呵呵,师叔并没有骗你,那里确实有姓孙的人家,而且只有唯一的一户。”

    “姓孙的……这人究竟是谁?”天水道人不由问道。

    方惜时淡淡道:“呵呵,他是我们仙苑弟子之中的一位家长。”

    天水道人仔细回想着自己脑海之中的讯息,再联想到这次传薪大会的过程,一个人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孙长空!他是孙长空的家人!”

    赵家庄地处偏远,与世隔绝,外人前来根本找不到入庄的路,所以庄内人与外界也极少联系,所以这里的人思考比较闭塞,民风也较为淳朴,做起事也相当直接。外来者胆敢擅入其中,就会遭到全庄人的惩罚,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不保、而按着方惜时之前所授意的事情,无欲顺着崎岖的山路一路前前行,此刻已经来到了所谓的入口跟前。

    那是一个烟漆漆得不见五指的山洞。山洞四周长满了碧绿色的苔藓,其中不时出吹出一些带着浓郁湿潮气的冷风来,吹在身上,格外刺骨。

    “真不明白,那个方惜时好不容易将我唤醒,不让我去杀人战斗,却令我来这荒郊野外寻什么姓孙的人,真是不知道他的脑袋里在想什么。不过,既然是纳公子的命令,也只能这么办了。不过,那个赵家庄真的在这里吗?”

    无欲站在洞外观察了好大晌,终于在这个时候,山洞之中传出一串缓慢而又规律的脚步声。

    “呦,还真有人,刚好缺个带路的。呵呵,你就认倒霉吧!”

    一步,两步,三步,随着脚步声的临近,无欲渐渐退入了丛林之中,想要来一招守株待兔。可不知怎的,明明听着那人已经来到了洞口边上,里面却迟迟没有人影走出。时间一长,无欲有此不耐烦了,想要前去看个真切。却不料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来源的一只手掌突然拍在了他的后背之上,那一掌虽然力道极弱,但在无欲看来,却是格外的可怕。他甚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已经被对方一掌击破了。

    “是谁!”

    无欲大喝之际身体顺势向前滚了数次,一直来到三丈之外这才从地上重新站起身来。可令他颇为意外的是,原本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竟是一个身背柴火,手持砍刀的粗犷樵夫。

    说是粗犷却不如说他是不拘小节,他的外表与着装确实有些寒酸,可更让人为之注意的,是他那一头苍白色的长发。他的白发很长,十分之长,长得即使打了节,挽到头上,余下的发丝仍能垂到脚跟处。按理来讲,常人的头发长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因为营养元气等因素而停止生长,而像这樵夫这种情况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无欲被眼臆这位长发椎夫的装扮着实吓了一跳,可稍稍回神之后,他便恢复了以往的神光,故作镇定道:“你……你是谁,为何这般鬼鬼祟祟,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

    樵夫爽朗地大笑了几声,随后用那只拿着砍刀的手,指着对方道:“是你自己疏忽大意,怎么能怪我。再说,你又是谁,为何会来到赵家庄的附近。我劝你还是速速离去,省得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无欲轻蔑地笑了笑,伸手掸了两下沾在身上的尘土,盛气凌人道:“这位大叔,我看你是没有搞清现在的情况吧!你以为,拿那么一把破砍刀,就真的……”

    说到这里,无欲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不因为别的,因为那把砍刀真的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距离脖颈已经不到一匝来长,分分钟就能将他的头整个削飞。无欲想不通,那样一柄平淡无奇的砍刀,是如何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

    和刀一起来的还有那个长发樵夫,这下他看得更加仔细了,原来那人只是看起来有些沧桑,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紧致的肌肤,稚嫩的面庞,还有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无欲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他怎么会看错人呢?

    “嘿嘿,看得出你有点本事。但我再说一句,最好不要在赵家庄附近动用武力,不然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

    无欲下意识地吞了下口水,而后才木讷地回道:“你刚才使得什么妖术,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才一说话,无欲竟发现原本站在自己面前的长发樵夫竟然浑水消失不见了。而与此同时,他的后心处立即传来一阵瘆人的寒意,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他可以确信,现在有一柄十分锋利的兵刃正在和他的身体紧紧相贴,只要自己亦或对方稍一用力,他的身体便会立即多出一个血洞。

    无欲这下真的不敢再动了。可就在这时,一道绵长而又透着寒意的鼻息忽而落到的耳畔边上,吹得他湿身毫毛战栗,就像一头头受惊的马驹,恨不得马上夺命狂奔。只可惜,他已不能动了。

    “小子,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走还是不走啊!”

    无欲颤抖的下巴微微张了一下,却没有说出话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他发现自己眼前所见的事物不知从何时起变得模糊起来,就好像幻境一样,给人一种不真实的错觉。出于自身的好奇心,无欲尽量将自己的头部向后扭去,可令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本来应该站在自己身后的长发樵夫竟然再次不见了踪影。

    难道,对方是一只鬼魅不成?可这光天化日之下,一般的魂魄早就已经灰飞烟灭,就算道行再高上一些,也无法直接暴露在阳光之下,不然同样有魂飞魄散的危险。如此说来,那个长发樵夫到底是什么妖物呢?

    当无欲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后心处的寒气似乎又一点一点地恢复了,对方就好像在与他玩捉迷藏一样,这让他觉得有些蹊跷。正当无欲准备向前继续行进,察看附近情况的时候,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然后他便发现自己居然再一次回到了之前寻见山洞的最开始的位置之处。

    他居然又回来了,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准备之下,瞬间回来了。无欲摸了一下满心冷汗的额头,这次,一道灵光从脑海之中一闪而过,时间虽短,但仍被他敏锐的手法捕捉到了。

    “原来是幻觉,那一切居然只是我的一时臆想。我的天啊!这个世上居然还有能迷惑我无欲的事物存在,我一定要!”

    无欲才迈出一步,却又发现,自己竟然进入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村落之中。视野所见,全是农夫劳作的样子。女人则在家中忙着些力所难及的农活,顺便带带孩子。看着这样平平却又祥和的生活,无欲的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涟漪。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世外桃源啊!

    “年轻人,你还是进来了。”

    随着声音向后看去,无欲再才发现了那位长发樵夫。只是和之前幻境之中所见不同的是,对方的身材似乎缩小不少,而更让他在意的是那条空当当,随风飘动的右侧袖管,椎夫原本用来握刀的右手已然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