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萧然
    ,!

    小红这个称号,血嗜子已经相当时间没有听到过了,尤其是这样的字眼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便是令他震惊不已。他的记忆一下子被拽回了上千年的遥远时空之中,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学徒。而每当听到“小红”两个字的时候,他的面前都会呈现出一张慈祥和蔼的面孔。

    “师父!”

    血嗜子不由自主地念出了那个与自己阔别已久的称号,他甚至已经这两个字该如何去读,可当他说出话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眼睛之中已经满是泪水,积压在心中多年以来的悲伤一时间有了爆发的前兆。

    那个神秘人仍然没有除去身上的烟袍,不过这回他的身体之中明显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数息之后他才终于道:“小红,你的修为似乎并没有精进多少啊!”

    血嗜子连忙站起身来,神情激动道:“师父,真的是您?您没有死?”

    那人沉默了一阵,然后轻叹了口气才道:“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再问了。听话,把启天钥给我,我和方惜时绝不会为难你们。”

    血嗜子看了一眼手中的启天钥,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挣扎的目光。他知道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对方意味着什么,师命难为,可如果因为自己的缘故使得天下苍生坠入到万劫不复之中,那好宁愿做一个欺师灭祖的不肖弟子。

    “师父,这件事情弟子真不能答应你,哪怕您是萧然。”

    “萧然,萧然,好久没人唤我的名字,听起来太让人怀念了。”神秘人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这才将目光重新聚焦到血嗜子的身上,并且一字一句认真道:“方惜时苍北仙苑的掌门,他的话那就等于开山祖师萧啸天的亲令。难道,你们还敢忤逆不成?小红啊小红,不要逼我亲身动手啊!”

    神秘人虽然一丝未动,但血嗜子可以清晰感应到对方的身体之上忽然升起一股慑人的气势,就连自己三魂七魄都要被其逼出体外,可谓是气焰涛天,实属罕见。

    “师父,如果任由方惜时胡来的话,魔界大门将会由此打开,介时群魔入界,涂炭生灵,后果不堪设想。师父,您要三思啊!”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小红。你的职责就是听从掌门的安排,按令办事就可以了。至于后果如何,那是方惜时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师父!”

    血嗜子刚要继续哀求下去,可谁成想,那人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相信,眨眼间已将启天钥从自己的手中夺了过去。而另一侧的云影子与天水道人二人合力阻拦方惜时,但仍然未能打断对方的计划。在这种情况之下,方惜时固有的神技时间掌控者被发挥得淋漓尽致,两记重掌杀下,云影子师徒二人已经双双倒地,嘴中溢出不少的鲜血,虽然未受太重的内伤,但也不能正常运气发功了。

    “师父,您没事吧?”

    云影子的修为虽然要高于天水道人一筹,但无奈在他这般修为之下,千年的高寿已经让他的身体不再像从前那样强壮健硕,更何况他所面对的是方惜时这种无限接近于仙人的对手,身体所受的创伤更是无法想象。不过令他更加再意的是,对方眼中所散发出来的冷酷神光。他从未见过方惜时这般样子,难道对方已经彻底疯了不成?

    “方惜时,不要执迷不悟了。就算让你进入了魔界,逍遥子师兄也早已归天,你又何必呢?”

    方惜时仰了下头,不以为然道:“哼哼,如果不是你们几位师叔拦着,魔界大门也许早就被打开了。不过在看来,就算过了数百年的光阴,我的师父逍遥子仍然存在于这个世上,我可以确定。因为他老人家与我之间有一种奥妙的联系。只要他还活在这个世上一日,我就能感觉得到。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闯一次龙潭虎穴。”

    云影子苦笑着摇摇头,这时天水道人艰难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而后才漠然道:“师兄,我没有想到我们几个会有今日这种你死我活的时候!不过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只能舍身相陪了!”

    说话间,天水道人褪下了他那件海蓝色的道袍,和火髯道人的身体类似,他的身体之上也布置着数道由黄色符纸所构成的神秘封印。只是与前者不同的是,天水道人的封印是按照五行八卦的卦象所布置。而在他胸前心口的位置处,赫然阵列着一枚铜制罗盘。罗盘一共有十八层内盘组成,内盘与内盘之间相互配合,可以衍化出无穷无尽的卦象。而随着卦象的变化,天水道人身上的封印也会随之变化,可能是位置,也可能是封印力量的大小,甚至可能会幻化出本身并不存在的虚妄,只是现在还看不出来罢了。而看到自己的弟子亮出这一身密密麻麻,绘之精妙的封印之后,云影子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

    “天水,这可万万使不得。你也知道,师父将这窃天神术附在你的身上,是为了应对无法保量的空前大劫才事先准备的。可眼前并没有到那种地方,你还要意气用事啊!”

    天水道人淡淡地笑了一下,神情从容道:“师父,您就不要为我担心了。自从那一天我背负了这一身的秘法之后,我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日。只是我不没有想到,将我逼入绝境的居然是我一直尊敬的方师兄。”

    说罢,天水道人将头扭向前方的方惜时,语气冰冷道:“师兄,你让我好生失望啊!”

    话音刚落,天水道人的眉心中央突然眺出一道金光,这道光就像一枚闪闪发亮的金豆子一样,嗖地一跳,便跃入到身前的罗盘之中。而在那道光的摧动之下,精密的罗经仪终于动转起来,与此同时,位于他身上的八道封印一起移动,天水道人的身体立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积土!”

    天水道人发出一道歇斯底里的嘶吼,与此同时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迅速膨胀起来,不时便已有之前的两倍之大。和他相比起来,方惜时就像一个孩子一样,甚至连他的腰间都够不着。见到这一幕的云影子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于是忿忿道:“方惜时啊方惜时,何苦要让自己手足相残呢!逍遥子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这样景象的啊!”

    “你闭嘴,我师父没有死!”

    说话的虽然是方惜时,可动手的却是天水道人。猝然动身的天水道人行如闪电,力能撼山,一拳挥下,单是余力的气浪便足以割肉削骨,更何况是身中此招的方惜时。那一记重拳之后,整个空间之中的灵气都在瞬间压缩,最后化作一点之上的骇世之力,全部宣泄在方惜时的身体之上。

    可是方惜时毕竟是方惜时,他在平时就十分珍惜眼前的时间。在他的眼中,一息可以当作二息度过,而只要他想,且灵力充沛的情况之下,他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直到自己油尽灯枯为止。那一拳他是无法抵挡,但那并不代表他没有办法闪避。当天水道人那大到与自己脑袋齐平的拳头来到身前的时候,他立即使用时间掌控者,让自己有了逃难的机会。不过即便这样,他仍能感觉到耳畔传来的阵阵灼热,那是拳头自耳边擦过之后留下的余温。

    方惜时以为这下自己安全了,可他还未来得及解除时间掌控者的效用,那只树枝一般的木粗壮胳膊竟是轰然拍向自己的侧方。他几乎听到了自己身材之中,诸多骨骼破裂,粉碎的声音,连同许多细小的骨渣刺破皮肤,撒落在地的尖啸声,一同涌入到他的耳蜗之中。他不敢相信,天水道人居然可以摆脱时间掌控者的束缚,难道对方已经突破了仙人的境界。

    眼见方惜时翻着跟头在地上不断翻滚的场景,天水道人的脸上不由得升起一股得意的笑容。此前,大家都说方惜时是他们之中修为最主,,实力最强的修行者。现在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大声告诉别人,他,天水道人一样可以将方惜时打倒在地,甚至要对方性命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怎么样,方惜时,你的时间掌控者对我好像并不管用啊!”

    天水道人甚至觉得自己已经锁定了胜局,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自己一臂轰倒的方惜时居然再一次站了起来,带着一身的血污和泥土,伴着死亡与绝望向噩梦一样出现在天水道人的面前。

    “呵呵,你的表现确实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正是这样,你我间的对决才有意思。再来!”

    方惜时信手一挥,不少百道杀气立即将前方的天水道人围得水泄不通。大量的杀气使得空间的温度骤降数成,哪怕是轻微的呼吸都难结出大片的冰雾。好端端的苍北仙苑立即变成了极寒地狱。

    尖啸连连,破声不止,鲜血飙飞,甚至来不及落到地上,便结成了浑然一体的冰雕。冰雕之上有一具红色精灵的尸体。尸体之中还在散发着余温与未竭的活力。

    天水道人倒退了几步,原本充溢的精力立即萎靡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