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方惜时重现人间
    ,!

    这后面的事情,天水道人就不知道了。事实上,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他便忘得一干二净,一点印象也没有。而逍遥意外身亡的消息也随即传了开来。当时,血嗜子与云影子都到过现场,只是洞内的事情却没有和外人透露,据说是因为里面的情况太过惨烈所以不忍直叙。

    逍遥子出事的那天,方惜时恰好有事没在仙苑之中。等他第二日归来的时候,却发现呼伦贝仙苑上下,随处都可以见到充满悲伤的白绫。

    作为逍遥子最为得意的门生,方惜时为他守了三年的陵,之后便在各位长辈以及师叔的推举之下成为了苍北仙苑历史上年轻最轻的弟子。当然,他能得到这个位置并不是偶然,就算逍遥子在世,他也会在不久之后将掌门之职传给对方。人生难得急流勇进,而急流涌退更是大智慧的体现。花开花落,潮涨汐退,这本就是大自然的规律。如果一个人在该他退居二线的时候却迟迟不退,那便要遭受上天的惩罚。

    然而,上苍的无情是常人无法想象的,逍遥子走了,却留下一个满心遗憾的方惜时。原本应该和同龄人一样,生活在无忧无虑的仙苑这中,那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可成为掌门的他之后,那些昔日看起来极为平常的事情却再也不能做了。他变得沉默寡言,不爱和人说话。他有时会失眠,白天也不会感到一丝一毫的困倦。他的眼中偶尔会渗出泪光,可那泪里到底饱含怎样的意义,谁也不知道,除了他自己之外。这也许就是身为掌门的方惜时,所谓的悲哀吧!

    天水道人瘫坐在草地上,看着那块旧得不成样子的墓碑,他的眼中不禁流露出悔恨的泪水。

    “大师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子哭得如此伤心,云影子走上前去,好生安慰道:“起来吧!这也怪不得你。谁让他是苍北仙苑的掌门呢!既然仙苑弟子有难,那他这个作掌门的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冲在最前方。师父知道你不是故意开启封印的,但我们同样也知道,封印之后的东西,究竟意味着什么。”

    天水道人猛然抬起头来,声音颤抖道:“师父,难不成我那时所到的地方就是……魔界?”

    云影子微微点了点头,证据沉重道:“即便不是真正的魔界,但也相距不远了。你所见到的,是当年人间几位巅峰高手,合力封印的十大魔将。这十位魔君,个个都有比肩仙人的超强修为,你师伯会陨落在他们手上也算正常。”

    “可是,当初我并没有看到什么魔君啊!”

    血嗜子轻咦一声,随即说道:“不是魔君是什么,真正的魔皇已经被四大高手联手击毙了。”

    天水道人回想着脑海之中的画面片断,他不敢确定,却又觉得不说出来不太妥当:“我看到了一只无比巨大的手掌,那只手掌只有四根手指,个头堪比苍穹。”

    血嗜子轻笑一声,淡然说道:“听到了没有云影子,和天一一样大,你这好徒儿病得着实不轻啊!”

    天水道人立即辩驳道:“我没病,我也没有说胡话,我真的看见了,我看到逍遥子师伯和一只巨手在战争。我敢肯定我的眼睛没有问题。”

    云影子叹了口气,轻拍着对方的后背说道:“孩子,我看你最近也太累了。法戒会的事我和你师伯也略有耳闻,那一战你应该受损颇多吧!今天你就别去了,我和去师伯,师兄去就好了。”

    云影子搪开对方的手臂,随即站起身来,厉声吼道:“师父,连你也不相信我!”

    血嗜子使用一股凶戾神光看向对方,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人的身影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对,是两个人。

    “天水说得没错,那只手掌真的存在。是你们的情报有误。”

    这下,不只是血嗜子,就连云影子也不禁看向身后的丛林之中。那两个人走路的声音很轻,若不是对方主动出声的话,很难被人察觉。而当对方从阴暗之中显现出本尊面容的时候,包括天水道人在内的四个人,脸上没有一丁点的意外,就好像他们早已猜到对方会到场似的。

    “方师兄,你终于来了。”火髯道人怪笑地说道。

    来人居然是方惜时,他真的没有死。可问题是,他既是安然无恙,又为何装死暴毙呢?

    方惜时看了一眼血嗜子手中的启天钥,微微地笑了笑,而后看了一眼身旁那个披着烟衣长袍,遮头遮面的神秘人,淡淡地说了一句道:“先不要动手,一会儿看情况再作打算。”

    那人对方惜时显得极为尊敬,虽然那家外衣已经将他包得严严实实,但从他的动作也能看出些端倪。

    血嗜子将启天钥往肩上一搭,满脸笑容道:“方惜时,你这是在搞什么鬼,昨夜你不是死了吗?话说你的奠堂还停在院子里呢、莫非,你是有什么心愿未了,所以诈尸了?”

    方惜时哈哈笑了几声,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向对方行了个礼,然后才道:“呵呵,师侄这点小把戏怎么可能埋得过您老人家的天之眼,我那么做只是为了骗骗孩子们罢了。”

    云影子接着说道:“所以你连自己的女儿方柔也不放过?你没看到她夜里哭得那副样子吗?你就忍心让他为你哭瞎了眼睛。”

    方惜时脸色一寒,愣了一下才悠悠地说道:“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她要怪我就随她去吧!反正,我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还是个未知数。”

    火髯道人快走了几步,来到方惜时的面前,声音略显着急道:“你怎么执迷不悟,我说过,那里不能去。去了就再也回来了。况且,师伯是否还活着还是个迷,万一到了那里什么也寻不着,那岂不是前功尽弃?”

    方惜时将手搭在火髯道人的肩膀之上,几乎脸贴着脸和他说道:“这是我的事情,和你们无关。那个魔窟,说什么我也要进去看看。”

    这时,云影子从后面赶了过来,身为师叔的他说话的分量自然是天水道人不能比的。不过这一回,云影子的声音就像寒冬里的湖水一样,冰冷刺骨。

    “你要去,我就将你的四肢折断。相信师叔的话,我绝没有和你开玩笑。”

    方惜时淡淡地笑了笑,看了一眼后面抗着启天钥的血嗜子,态度依然和气道:“血嗜子师叔也是这么想的?”

    血嗜子摇了摇头,而后道:“不,我没他那么仁慈。你要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身份,你要是死了,苍北仙苑将会群龙无首,甚至可能因此四分五裂。如果因为你的一己之私造成那样的严重后果,我宁愿现在一掌击毙了你。”

    方惜时的脸部肌肉不由得抽动了一下,他故意装出一副忌惮的样子,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那名神秘人的身边,才终于停下。

    “看来我们是不能达成共识了。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和你们浪费时间了,怎么,是我亲身动手,还是你们亲手将启天钥送到我这儿来。”

    听到方惜时如此大言不惭的逛言,云影子不禁轻蔑地笑了笑,挺直了腰杆说道:“小方,你不会是想忤逆自己的长辈吧?在我的印象之中,你并不是那么不懂事的孩子啊!”

    ‘方惜时再次抱拳行礼道:“请两位师叔多多海涵,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惜时能回来的话,一定上门负荆请罪。可是现在,我只能作一个不肖之徒了!动手!”

    方惜时的最后一句话是说给旁边那个神秘人听的。对侧的血嗜子听到信号之后,刚要反应,谁知那人居然已经闪身来到自己的身前,伸手就要抢自己肩上的启天钥。血嗜子纵横江湖上千载,什么样的对手没有见过,几百年前还与陈家老祖有过一面之缘,还差点大打出手。即便那样的情况之下,他也没有含糊过,换到现在,又怎么会害怕一个藏头露尾,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的鼠辈?虽然他的右手拿着启天钥,可是他的左手还可以使用。他的掌心之中,两颗仿佛浸了血的珠子拼命地转了起来,呼吸之间已经双双跃出了掌心,一齐射向那人的身上。

    “嗜血珠!”

    血嗜子虽没有见过这位神秘人,可对方居然在第一时间报出了自己的路数,当真让他惊这诧至极。而就在血嗜子尽力自己的两枚嗜血珠即将打在对方身体要害的时候,奇怪的现象发生了。

    原本瞄准胸前两大死穴——膻中、神阙的嗜血珠,兀自地向下一折,无一例外全都落在了地面之上。与此同时,那人闪出一脚,不偏不倚刚好踢中了血嗜子的气海穴。这下,血嗜子的内息立即乱成一了团,一股来自于外界的强烈灵气肆虐般地流动在诸多经脉之中,令其痛不欲生。

    “你……你究竟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嗜血珠!”

    血嗜子半跪在地上,手扶着受伤的患处,竭力调节着自己的内息。与此同时,只听那件宽大的长袍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叹息声。

    “呵呵,你这脾气还是一点也没变啊!小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